淫虐白衣天使

第三章 十字架的磨練

離上次被院長調教痛苦的回憶已經隔了好幾天,但奈美心中的結還是一直放不開來,擔心著這星期六院長叫她去休息室後可能會受到的恥辱。

(啊...好不想要去和那變態的院長見面哦...但我又一定要請他幫忙去向股東們謝絕升遷的推薦...唉~)

(如...如果我接受升遷的調職,那就不用受他的控制了。)

雖然奈美之前選擇了聽從未婚夫的喜好,但內心深處其實還是想要愛情跟事業一起兼顧。

(我是不是該嘗試跟俊夫溝通看看呢?搞不好他這次也會答應呢?)

奈美的未婚夫-俊夫,一直很反對奈美在婚後還打算繼續工作的念頭。但經過奈美多次的說服,好不容易才同意讓她保持心愛的工作,但前提是不能影響到家庭。

眼看著明天就是跟院長約定好的星期六,奈美下定決心的撥了通電話給她的未婚夫。

「俊夫,你今晚有空嗎?」

「我晚上已經有跟客戶的應酬。怎麽妳有事嗎?」

從電話筒的另一端傳來俊夫疲憊的聲音。爲了成績的壓力,俊夫最近幾天都在忙著修改許多客戶要求的程式。

「嗯...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不過你沒空的話就算了。」

奈美疼惜未婚夫的疲憊,體貼的說。

「沒關係。我應酬完大約11點,我再接妳上山看夜景好嗎?」

溫柔的俊夫在平常的事上都很體貼包容奈美,除了之前堅持奈美婚後辭職之事例外。

「好,那我等你的電話囉。」

奈美挂下電話,開始思考晚上要如何向俊夫開口有關可以使她逃離院長魔掌的升遷之事。

到了半夜,俊夫接了奈美往山上的路開去。最近的早晚溫差較大,一到晚上山上的濃霧就使可見度降低了許多。不過開在熟悉的路上,這些霧對俊夫來說感覺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所以奈美,妳今天急著找我是想要討論什麽呢?」俊夫直接切入主題。

「嗯...其實...我想找你談一下有關我工作的事。」

「妳決定結婚以後辭職了嗎?」俊夫高興的以爲奈美終於想通要接受他的要求。

「對不起...其實我今天要跟你討論的是...有關我升遷的事...」

奈美有點心虛的提起,因爲她知道討厭她在外工作的未婚夫絕對會聽了不高興。

「升遷?什麽升遷?」

「現在小兒科的護理主任在下個月就要被調到東京的醫院去,所以醫院的股東們指名我來替補這護理主任的缺額。」

奈美解釋著,「我..我知道你一定會不高興,可是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呢?」

帶著些期待的眼神漂向她那心愛的未婚夫。

「主任!?妳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喜歡妳在外面拋頭露面的工作,妳竟然還想要升主任!」未婚夫激動的連聲音都提高了些。

雖然很多事情他都順著奈美,希望她高興就好,但工作這件事是他唯一想要堅持的要求。自古以來,女人本來就應該待家裏好好的讓男人養,哪有在外面拋頭露面的道理?

「俊夫,我會努力不讓工作影響到家庭的。股東那邊也一直在給壓力,請你站在我的立場爲我想一想吧。」

知道未婚夫一定會反對的奈美垂死的說服著。

「妳的立場?那你有沒有想過我的立場?」

平時溫柔的未婚夫火氣也終於上來了。

「從開始交往到訂婚,妳明明一直都知道我不喜歡妳工作。上次之所以答應妳婚後不辭職是我對妳的包容,不希望妳太失望,但妳現在竟然變本加厲的要求升遷!」

「不...不是的,升遷的事不是我要求的!」

奈美急忙的解釋,可是她怎麽可能讓未婚夫知道如果她拒絕升遷所要付出的代價呢?

「妳這樣叫我的面子要放在哪里?讓人家知道我的老婆竟然在外辛苦的作主任工作,好象我養不起妳一樣。妳是不是要讓我在別人面前挺不起頭!?」

「不...不是的俊夫,求求你聽我解釋。」

從來沒有看過未婚夫那麽生氣的樣子,奈美慌了起來。

「沒有什麽好談的了。在結婚跟升遷之中,妳只能選一個。」

充滿怒氣的未婚夫拋下了最後一句話讓奈美去做選擇。

「嗚...」

被未婚夫少有的怒氣嚇到的奈美,掉下了慌張的淚水。表面上是無法在愛情與事業中選擇,但只有奈美瞭解她的掙扎其實是怕被院長虐待。

(我...我該怎麽樣讓俊夫瞭解呢?我愛他~可是如果要拒絕升遷的話,代價是我要再度出賣自己的肉體給那變態的院長啊...我該怎麽辦?)

在兩人爭吵的時候,心思被轉移的未婚夫沒注意到在前方濃霧下有著一個彎曲的轉彎處。在意外發生的前一刻才回神的他急忙的將方向盤打死,防止車子墜下山,但車子卻無可倖免的擦撞上另一邊的山壁。

在車子撞上山壁之前,雖然前一刻才跟奈美有所摩擦,但下意識未婚夫還是緊緊抱住了奈美,替她承受了所有的衝擊。

(奈美,我一定會好好的疼惜保護妳的...)

在迎接黑暗來臨的前一秒,未婚夫在心中再度對奈美說了一次他的諾言...

*** *** ***

救呼車將奈美及未婚夫送到了她工作的醫院。比起推進手術房全身是血的未婚夫,受到保護的奈美除了驚嚇以外就只有點皮外傷。

(嗚~~都...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讓俊夫生氣,他就一定不會發生意外了...)奈美流著淚自責的想著。

在熬過漫長的數小時後,幫俊夫動手術的富田醫師疲憊的走了出來。

「奈美,我們已經盡力了,請妳要有心理準備。」和奈美同屬外科的富田醫師和她已經同事多年,一直很欣賞奈美認真工作態度的他不忍的向她說明。

「妳未婚夫的腦部受到了極大傷害,我們好不容易才使受傷的部位止血,不過有許多細小的破裂血管我實在沒辦法修補。講起來慚愧,但我的技術實在無法修好他所有受創的部位。」

「富田醫師,求求你!你一直以來都那麽的照顧我,求求你幫我救救俊夫!」

聽到壞消息差點暈倒的奈美靠著最後一絲希望哀求著。

「奈美,我很抱歉...我實在沒有辦法。」

富田醫師無奈的說,但數秒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麽般建議著,「不過,院長他腦科的經驗及手術技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可是他已經收刀多年,不知道他答不答應幫妳未婚夫動手術。」

原來院長在多年升遷以前,曾經是知名的腦科權威。在他高超的手術刀下曾成功動過無數個高難度的腦部手術,使他在國際上也是極受尊敬的醫師。

(院...院長!?我...)原本是因爲不想請院長幫忙才會和未婚夫起爭執的奈美,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要請求院長救她未婚夫一命。

這時俊夫的父母親終於趕到了醫院,一見到奈美就開始罵。

「妳這個掃把星!我就知道妳不應該跟俊夫訂婚,如果不是帶妳出去,俊夫就不會遇到意外了!」

奈美跟俊夫要結婚的事一直沒有受到男方家庭的祝福。從小就在高級社會中成長的俊夫,照理說應該要跟能與他匹配的千金小姐結婚的。沒想到俊夫爲了和奈美結婚而第一次反抗了父母的決定,使他父母對奈美非常的反感。

「對..對不起...嗚~」

這次的意外的確有部分是因爲她而引起的,導致奈美更加的自責無法反駁未來岳父母的責駡。

天色雖還黑暗,但接到富田醫師的電話後就趕到醫院的院長這時來到了奈美跟俊夫父母的面前。

「院...院長...求求你救救我未婚夫!」

已經沒有別的選擇的奈美把最後希望放在院長身上,希望院長願意重拾手術刀爲俊夫開刀。

在俊夫父母面前有著和藹笑容的院長,聽到了奈美的哀求時,在金框眼鏡後的雙眼快速的閃過一絲與外表不搭稱的邪惡光芒。

「嗯...讓我想想...妳未婚夫的手術非常棘手,我不確定成功的機會能多大。」

院長面露難色的說著,「奈美,請你跟我到辦公室來,我需要跟你討論一下手術相關的技術要求。」

「我們可不可以也一起去?」俊夫的父母心急的問到。

「因爲手術技術種種過於專業,我和有護理經驗的奈美討論會比較恰當。」

院長禮貌的拒絕,「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讓你兒子恢復健康的。」

「那...那就拜託院長了。」

俊夫的父母親狠狠的瞪了奈美一眼,隨即謙卑的向院長鞠躬。

進到了院長室後,院長隨即露出了之前隱藏的猥褻笑容。看著奈美的淫亂眼神像是奈美已經是他的囊中物一般。

「呵呵...我是可以救妳的未婚夫...不過,這次妳打算要付出什麽代價呢...呵呵...」

院長用變態的眼神將狼狽的奈美從頭到尾看了一眼,眼光在她高挺的雙乳及豐滿的臀部上還多停留了點時間。

(嗚~沒想到最後還是要拜託院長...俊夫...我該怎麽辦?)

奈美強忍著院長羞辱的目光,內心掙扎著。

(俊夫他..是爲了保護我才受傷的...我...)

「我...隨便院長你要我做什麽都可以...求求你救救他吧!」奈美拋開羞恥感的哀求著。

「既然妳這麽有誠意,我就好好的考慮看看。畢竟以一個醫生的立場來看,助人爲快樂之本嘛...」院長虛僞的笑著。

「不過,這個手術有一定的難度,所以我還是要要求一定的回報。」邪惡的笑容下,院長從口中說出殘忍的條件。

「如果手術成功了,我要妳和未婚夫解除婚約,來當我的專屬性奴,直到我厭倦妳爲止。」

原來之前院長還是顧忌到奈美那有錢的未婚夫,而不敢要求她當自己的長期奴隸,現在終於逮到了機會將奈美完全的收納於自己的淫威下。

「和俊夫解除婚約!?不...我不要!」

聽到院長殘忍條件的奈美無法接受的拼命搖頭,「我愛他啊...我怎麽可以離開他...!?」

想著想著,奈美著急的眼淚更是一串串的流落下來。佈滿雙頰的淚水顯得皮膚更加滑嫩,朦朧的淚眼更是散發出一種說不出來的美感。

「那妳不管未婚夫的死活囉?原來妳也沒想象中的愛他嘛。」

(俊...俊夫...如果不是因爲跟我吵架...如果不是因爲要保護我...你也不會受傷...都是我的錯...嗚~)

「如果妳答應我的條件,至少妳那未婚夫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妳真的要那麽自私的見死不救嗎?」更加自私的院長冷冷的說著。

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使罪惡感更加鞭策著奈美,讓她失去了冷靜思考看清事實的能力。

(我愛你啊...俊夫...我該怎麽辦?我...)

這時,奈美的腦海裏又想起了未婚夫常對她說的一句話:

『奈美,我一定會疼惜保護妳的...』

想起說著這句話散發著溫柔表情的未婚夫,奈美止住了不停的眼淚。

(俊夫,一直以來你都那麽保護愛護著我,現在換我來保護你了。)

(即使沒辦法和你度過下半生的日子,但只要能知道你還健康的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我就滿足了...)

下定決心的奈美,拭去了眼淚將目光對上了金框眼鏡下邪惡的光芒。

「院長,我接受你的條件。我願意用我的自由來換許俊夫的性命。」

「好。妳果然是個有情有義的女人。」院長像是早就料到奈美會答應一般,嘴角微笑的說著。

「不過在我動手術之前,總要跟妳要點訂金吧。」世界上果然沒有那麽簡單的交易,「把妳的內褲跟胸罩脫下來交給我。」

「什...什麽!?」

還穿著昨天下班來不及換下的護士服的奈美,由於白色制服的質料十分單薄,平時都只敢在白衣下穿淡色系的內衣遮住隱密的部位。

「趕快脫。妳動作越慢,時間拖著越久,我就越沒有把握手術會成功哦。」

威嚴的低沈聲音毫不留情的催促著。

(嗚...好丟臉...)擔心未婚夫的奈美強忍著羞恥,快速的將白衣下成套的粉紅色蕾絲胸罩及內褲脫了下來,交給院長。

「嗯...還溫溫的。」

變態的院長將奈美的小內褲貼在臉上,鼻子還湊上去聞了一下,「奈美小姐妳好象上完廁所都沒擦乾淨哦,內褲上還有點尿騷味呢!」

「別再說了...求你趕快進手術室吧...」

「呵呵...妳的未婚夫如果知道幫他動手術的醫師,口袋裏竟然有自己美麗未婚妻的內衣,不知道會怎麽樣哦?」

帶著邪惡笑容的院長將奈美的內衣塞進了手術服的口袋。

「我現在就去幫妳無緣的未婚夫動手術,妳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 *** ***

在手術房外面與俊夫父母等待消息的奈美,感到每分每秒都像度日如年般的難熬。

因爲內衣被院長拿走,單薄的白衣下隱約的看的見奈美雙峰頂端略帶粉色的乳頭,而鼠奚處毛髮的顔色也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來。

(好奇怪...下面涼涼的感覺...)

因爲坐在椅上而稍微卷起的裙子,使沒有內褲保護的屁股有部分直接接觸到了冰涼的鐵椅。

奈美彽著頭,雖然秀長的烏黑秀髮遮住了乳頭的位置,但下體透出的發色使她感到不安,雙手緊緊的壓著下體的位置,怕被人發現白衣下的暴露秘密。

(嗚...俊夫正在手術室裏面努力著,而我竟然沒穿內衣的與他父母坐在外面...好丟臉...)被羞恥感籠罩的奈美難過的眼框又紅了起來。

「奈美姐!」

同事兼好友的藤香早上來上班時就聽到了奈美出車禍的消息,關心的跑到手術室前尋找奈美。

「我聽說妳未婚夫的事了。奈美姐妳一定要堅強,我相信有妳的愛,俊夫一定可以撐下去的。」

以爲奈美紅著眼框是因爲擔心心愛的未婚夫,藤香安慰著她。

「奈美姐妳有什麽地方受傷了嗎?怎麽一直按著下腹呢」

擔心奈美有受傷的藤香,發現她不自然的緊緊用手掌按在下體的位置。

「嗯...我...只是肚子有點不舒服,可能昨晚吃壞了吧。俊夫保護了我,所以我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傷...」

怕被藤香發現白衣下赤裸秘密的奈美,心急的只能掰了個沒有說服力的理由。想到俊夫是爲了保護她而受傷,她的眼框又再度泛紅了起來。

「妳別太自責了,這並不是妳的錯啊。」

藤香沒有懷疑奈美的理由,關心的安慰著,「我就在外科的護理站,妳有任何需要幫忙的事就來找我吧。」

過了漫長的四個半小時,院長終於從手術室出來了。

「院長,我兒子他還好吧!?」俊夫的父母憂心的問著。

「手術非常的成功。不過由於失血過多及腦部血管有受到傷害,要等他清醒之後才能實際評估受到損害的程度。」

「謝...謝謝院長!」俊夫的父母及奈美聽到好消息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他還在昏迷狀態,不過你們可以進去看他了。」院長對俊夫的父母說,隨即轉向臉上淚液才幹的奈美。

「妳跟我到辦公室一趟,我要交代一下妳未婚夫復原要注意的事項。」

「一定要現在嗎?我可不可以先去看看俊夫?」

擔心未婚夫的奈美,心急的想要陪伴在他的身邊,與他一起度過充滿痛楚的時刻。

「妳認爲現在還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嗎?我美麗的小性奴。」院長表面上帶著斯文的笑容,在奈美耳邊輕聲的說著。

(嗚...俊夫...我已經不能屬於你了...嗚...)

「趕快跟我上樓吧。妳乖乖聽話的話,我可以考慮等會兒讓妳下來看看他。」

說完,院長就轉身向五樓辦公室的方向走去。跟著院長背後離去的奈美,心中對於未來的命運感到無比的不安。

*** ***  ***  ***

又再度進入了院長室旁邊黑暗的休息室,這次奈美的心境跟以往有所不同。

(啊...我完了...以後就要永遠當院長的奴隸...唉...)

(幸好俊夫沒事了...能救他的話,我變成什麽樣都無所謂...)

並不在乎奈美心情的院長,一進門後就下了第一個命令。

「把胸前的頭髮移到背後,雙手交叉著放在腦後。」

遮住胸口的頭髮移開後,在白衣下粉紅色的乳頭看得更加清楚。敏感的乳間因直接與粗硬的制服布料摩擦多時,早已經挺立了起來。擡起放在腦後的雙手更加突顯了雙乳的豐滿。而少了手掌的遮掩,位於纖細的腰下方秘密處的陰影也隱約的從白衣透露出來。

(呵呵...這個美人兒從今以後就是我的了...)

院長滿意的看著全身都散發出性感的奈美。象徵護士身分的白衣在院長的淫威下,早已失去了純潔。

「過來到十字架前站好。」院長指著面對窗外的高大木制十字架。

奈美第一次進來休息室時就注意到和這個充滿刑具的房間不搭掉的地方。當初還以爲院長是教徒,所以才會在房間做了一個比人還高的十字架。

(這...到底是要做什麽呢?)

不知道院長到底有什麽企圖的奈美,不安的走了過去。

在十字架前站定後,院長把奈美白皙的雙腿稱開,將她細小的腳踝分別固定在左右兩邊地上的鐵環裏。扣好後還拿出兩個小型的U型鎖,將接扣處鎖緊。

左右邊的兩個鐵環大約分隔了三公尺的距離,奈美修長的雙腿向外撐到了極限,才剛好扣進了鐵環裏。像是在半劈腿的奈美,大腿內部的肌肉被迫緊繃了起來,小巧的腳掌也只能用力的抓著地上保持平衡。

這時院長將兩片複健室常見到的電療貼片,從胸口的開口進去貼上奈美的高峰上。貼片是剛好蓋住粉紅色乳暈的大小,緊緊貼服在她細嫩的肌膚上。

(這...這是...)

奈美不安的看著院長每一個動作。才剛答應成院長永久性奴的她,咬著牙強忍著毀約的念頭。

院長接著拿出了一條普通的麻繩,熟練的手法繞過豐滿乳房的上下方。繩子最後穿過雙乳中間,固定在脖子後方。被麻繩擠壓的雙乳顯得更加挺立,麻繩在白衣外使奈美的純潔形象添加了不少淫亂感。

「看起來好象很辛苦呢。」院長看著奈美努力保持平衡的狼狽樣,邪惡的嘲笑著,「我就好心讓妳輕鬆一點吧。」

說完,院長又從牆上拿下數條不同長短的鐵鏈,來到了奈美面前。

第一條長鐵鏈將奈美的腰部緊緊的固定在十字架的主幹上,第二條短鐵鏈則是捆繞著奈美纖細的雙腕,將手繞過十字架固定于背的下方。手腕固定的位置,大約是奈美挺胸後長髮的尾端所能接觸到的高度。將腰部及手腕固定好後,院長像之前一樣拿出多個U型鎖固定住了鐵鏈的尾端。

完成了捆綁,從遠方看來,奈美跟十字架的合體有如“木”字一樣的形狀。然而不知院長的意圖爲何,奈美只有腰部以下被固定在十字架上。

滿意的看著奈美不安的神情,院長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向十字架面對的百葉窗前,一口氣將遮蓋房裏淫亂景象的窗簾給拉了上來。

「不...不要!!」

面對著窗戶被淫虐的捆綁在十字架上的奈美,看到院長的舉動心急的叫了出來。

(怎...怎麽可以!?)

沒有窗簾遮掩的窗戶,原來竟然面對著醫院後方的公衆小花園。雖然今天是星期六比較少人走動,但有心的人只要往上一看,就能看見奈美在五樓休息室裏的淫蕩模樣。

「不要...你答應過我不在公衆...」奈美急的快哭出來的作垂死的掙扎。

「沒有在公衆啊,妳現在可是在我的私人休息室呢。」

院長殘忍的笑著,不告訴奈美其實窗戶的玻璃早有經過特別處裏,是從外面看不進來的單向材質。

(好...好丟臉...)奈美不知如何反駁院長的狡猾,心急的怕自己的淫亂樣會被外人看到。

「不過如果妳真的會害羞的話,我就好心幫一下妳吧。」

院長虛僞的笑著,隨即從牆上拿下了一個黑色皮制頭套。黑色的頭套照在奈美的頭上,皮革密合的貼上她的肌膚,只留下兩個洞讓峭立鼻子呼吸及小巧的嘴巴露出。在額頭的位置,還有著一個銀色的鐵環,不知道是做什麽用途。

「妳看,這樣子不就看不到了嗎?」

說完,院長又拿出了個U型鎖將頭後方的接隔處給鎖住。雙眼被頭套蓋住的奈美瞬間陷入了黑暗,看不見周圍的恐懼讓她感到更加的不安。

「我...我不是要這樣...嗚~」

在頭套下的奈美終於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淚。潮濕的淚水使得皮革粘在細嫩的肌膚上,無法透氣的感覺讓她感到更加的不舒服。

(俊夫...我該怎麽辦...)心底的不安加上努力保持平衡的折磨,使奈美的心忍不住的向心愛的未婚夫求救。

這時,看不見院長動作的奈美又再次聽見了鐵鏈摩擦的聲音,這次還加上了容器碰撞的聲響。

(又...院長又要做什麽了?)看不見的奈美,聽覺變的特別敏銳。強烈的不安在此刻已經慢慢轉換成了恐懼。

原來院長從角落拿來了一個中型水桶放到奈美面前,還拿了幾袋冰塊倒入了水桶裏面。冰塊將水桶幾乎填滿,溶化掉後至少會成爲4公升的水。

接下來院長又拿來了一條長鐵鏈,先是穿過頭套在奈美額頭位置的鐵環,然後另一端再套過了水桶兩旁的環洞。將鐵鏈拉緊鎖住後,水桶大約在奈美下體的高度。加滿冰塊的水桶至少有4公斤,重量迫使只有在額頭有著力點的奈美上半身向前傾,以減輕水桶的地心引力。但無論奈美如何往前,鐵鏈的長度還是無法使水桶放回地上。

「嗚...」奈美後頸不常用的肌肉此時被迫用著力,支撐著連接在額頭的重量。

院長此時拿出了兩根細長的透明水管。第一根水管一端放進水桶裏,而另一頭則是接進了奈美小巧的嘴巴中,用膠帶固定著。而第二根水管的一頭還是一樣接到水桶裏,但另一端卻是對準奈美的尿道口,用透氣膠布在下體固定著。

(爲...爲什麽...院長在對我做什麽?)看不見院長動作的奈美感到非常不安。

「我現在會在妳身上放四把鑰匙,這四把鑰匙能幫妳從十字架上解脫。」院長邊將鑰匙放在奈美身上不同的部位,邊說明著。

「第一把鑰匙就在妳的發尾,可以解開固定妳手腕上的鎖。」院長將一把小鑰匙用橡皮筋綁在烏黑秀髮的發尾,「妳要想辦法減輕水桶的重量,挺直上半身,手才可能構到發尾尋找鑰匙哦。」

「當妳手上的鎖被解開後,第二把鑰匙就在妳右邊的腳踝上。」院長把鑰匙輕輕插入固定右腳踝的鐵環中,「它可以解開妳腰上的鐵鏈。」

「第三把鑰匙可以解開妳雙腳的鐵環,」小巧的鑰匙被院長丟進水桶裏,穿過冰塊間的空隙掉到了桶底,「妳要想辦法解決掉桶裏的冰塊,才有辦法找到鑰匙。」

「而第四把鑰匙可以解開連著水桶的鐵鏈。」院長將鑰匙較細的半邊插入了奈美因大腿內側用力而連帶緊縮的菊花,「用力夾住,如果掉下來的話妳可能就找不到囉。」

「啊!」

金屬鑰匙的插入給奈美的菊花帶來一股冰涼的感覺,忍不住收縮的肛門,卻被細長鑰匙上凹凸不平的齒痕而折磨著。

(可..可是我的頭套也被鎖住...哪把鑰匙可以開呢?)

對黑暗感到恐懼的奈美,其實最希望解開的是緊貼在頭部的皮革頭套。

「當妳四個鎖都解開後,能解開頭套的鑰匙就被我藏在這房間的某個地方,妳要自己摸索找出來。」

「嗚~嗚~」被迫插入水管且被膠帶固定住的小嘴,傳出無效的抗議聲音。

「啊...差點忘記了,」院長突然邪惡的笑了一笑,隨即從抽屜取出了一個造型特殊的假陽具,「怕妳在解鎖的時候會太無聊,我還幫妳準備了些娛樂呢。」

這個假陽具上面是模仿禿鷹的造型,頂端是鳥嘴微微向下勾著,而在離根部約5公分的上方,有著一塊微微突起的圓圈,像是禿鷹沒有毛髮的頭部般平滑。

但最特別的地方是跟假陽具根部所連接的兩撮羽毛,向外展的短羽毛就像禿鷹雄偉翅膀的縮小版一樣。

「這陽具的名字叫做“美式雄鷹”,是從國外進口的哦。」將假陽具緩慢的插入奈美的肉洞中,院長說明著,「這可是現在銷售的最好的型號呢。在網上都要排隊才買得到,妳看我對妳多好。今天就讓它陪妳一起展翅高飛吧!」

(嗚...好奇怪的感覺...)

深深插入的假陽具,雖然直徑沒有很粗,但卻十分細長。頂端微勾的鷹嘴,剛好觸碰到奈美的子宮口,造成了刺激。

(嗚...頂...頂到了...)

「我動了一個早上的手術,現在要躺下來休息一下。等我醒來的時候,妳最好就已經解開所有的鎖,否則要我出面的話,代價可是會更高的哦。」

淩晨就起床幫俊夫動手術的院長,略帶疲憊的說著。

在上床前,院長還不忘開啓了乳暈上電療貼片的電源,跟假陽具的開關。

(啊...嗚...)電源一打開,微微的電流立刻通過貼片進入乳頭,帶給奈美從未體驗過的刺痛快感。

假陽具開始轉動後,微勾的鷹頭旋轉的刺激著她的子宮口。原本不知道作用微凸起來的禿鷹頭,隨著旋轉持續的劃到奈美陰道上方的G點。

而最讓奈美感到刺激的,卻是陽具根部所連接的兩撮羽毛。這兩撮羽毛的長度與硬度都不相同。上方的柔軟短羽毛不斷有規率的挑逗還在包皮下的敏感陰核,而下方的羽毛卻較長而且較硬,長度剛好劃過會陰處觸碰到插著鑰匙的肛門,略硬的羽毛帶給菊花無比的刺激。

而受到羽毛撥弄的菊花,忍不住的收縮抗拒挑逗的快感。但隨著每一次的收縮,金屬鑰匙上凹凸的齒痕卻更加折磨著肛門內的嫩肉。

(嗚...好難過...我快受不了了...)

全身敏感處都被刺激到的奈美,在抗拒快感的同時,還需努力的用盡腳拇指的力量抓牢地板。雙腿被撐到極限的她,大腿內部的肌肉已經因用力過度而開始微微的抽筋。而被水桶重量向前拉的上半身,也漸漸的感到疲憊。

(不行...我一定要趕快解開鎖,才能脫離現在的困境...)

從方間中央的床上傳來院長有規率的呼聲,證明他已經陷入了熟睡的狀態。想要趕快趁院長睡覺的時候找回自由的奈美,在抗拒快感及挑戰身體極限的同時,努力想著脫逃的辦法。

(過重的水桶使我的上半身挺不起來。可是要拿到在發尾的第一把鑰匙,我一定要挺起背,手才碰的到頭髮。)奈美開始動起腦筋。

(我如果能把水桶的重量變輕,脖子就可以支撐著使背能夠挺起,拿到第一把鑰匙。)

於是,奈美透過院長連接在她嘴裏的水管,開始努力的喝入水桶內已經溶化的冰水,希望減輕重量。無奈的是,無論奈美如何拼命的喝,冰塊溶化的速度卻遠比喝下去的速度慢。

(啊...趕快溶化吧...拜託...)

時間過了一個小時,奈美即使持續的喝著溶化的冰水,但減輕的重量卻大約只有四分之一。

(嗚...俊夫...我好難過哦...嗯...)

因一直喝著冰水的原故,奈美的身體感到寒冷的想發抖。然而在她乳頭、肉洞、陰核、及肛門上的刺激卻一直都沒有停止。在寒冷水溫與灼熱快感的煎熬下,奈美突然開始感到膀胱散發出想要釋放的訊息。

(不...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喝下那些水...我不行尿出來..)

注意力受到膀胱膨脹的影響,而且怕會尿出來的原因,奈美喝水的速度開始減慢了。然而,由於冰水漸漸累積在水桶中,下降的溫度使得泡在冰水中的冰塊溶化的速度也同樣開始減慢。

(好...好重...不行...我還是要趕快喝...)

被尿意圍繞的奈美,垂死的想要趕快將水桶的重量減輕,好拿到第一把鑰匙。

隨著尿意的增加,她的注意力漸漸轉移開乳頭和下體的快感,及雙腿用力過度的抽筋。

又過了30分鐘,好不容易喝完約半桶水的奈美,終於忍不住直逼的尿意。

(我不行了...已經忍不住了...啊...)

霹靂趴啦的水聲傳入了奈美的耳裏,金黃色的尿液隨著接在尿道口上的水管狂噴進含有冰塊的水桶中。灼熱的聖水剎那間快速的溶化了許多的冰塊。

(嗚...好不容易才喝下去了半桶水...)

感到水桶中的重量又重新增加了許多,奈美難過的哭泣著。

(怎...怎麽辦?難道我要把我自己的尿給喝下去嗎?)

被溶化的冰塊稀釋了奈美的尿液,在水桶裏呈現閃亮的淡黃色。

(好難過...我快不行了...)

實在忍受不了全身上下各種刺激與痛楚,奈美沒有別的選擇的再度挑戰喝下了尿液與冰水的綜合液。

(鹹鹹的...好噁心...我竟然在喝自己的尿...)

由於溫熱的尿水加速了冰塊的溶化,這次奈美只花了30分鐘就喝掉了約8成的水。

(嗯...)

因支撐水桶重量多時而早已疲憊的後頸,這時終於有足夠力量來擡起已變輕的水桶,使上半身能夠靠緊十字架站直。好不容易挺直了背,被固定在十字架上的手終於能觸碰到烏黑秀髮的發尾。

憑著記憶,奈美很快的就找了被院長綁在頭髮上的第一把鑰匙。在摸索解開手腕上的鎖的同時,心中松了一小口氣的奈美,注意力又回到了不斷在刺激全身敏感處的玩具上。

(啊...我怎麽會有快感...嗯...舒...舒服...)

不斷被電流襲擊的乳頭已經挺立的充血了起來,使被麻繩捆綁的雙乳添加了無比的淫蕩感。從肉洞源源不斷流出來的甜美蜜汁,也弄濕了連接在假陽具上下方的羽毛。

(嗚~快...轉快一點...)

快達到高潮的奈美下意識的扭動著屁股,但被緊綁在十字架上的腰部卻不允許任何幅度過大的動作。

擔心自己淫蕩的樣子會被窗外的人看到,奈美的心跳越來越快,但羞恥感也使快感越來越清晰。

(啊~~)經過將近2小時的刺激,奈美達到了第一個小型的高潮。

(嗚...我竟然...)奈美回神後羞愧的想著。

(俊夫還在昏迷不醒,而我竟然在窗前被捆綁成這樣還達到了高潮...俊夫...我對不起你...)

解開了手腕的鎖,雙手重拾自由的奈美開始彎下腰,想要構到放在右腳踝的鑰匙。

(嗚...)

但綁在腰上的鐵鏈限制了奈美的動作,努力下腰的奈美,無法在雙腳撐開的情況下保持平衡的拿到鑰匙。奈美不純熟的動作,加上被鐵鏈捆綁的身體,有種淫亂的狼狽感。

(加油...我一定可以的...)

經過多次的努力,奈美終於拿到了在右腳踝的鑰匙,解開了腰上的鐵鏈。

身體離開十字架的奈美,馬上換了下一個目標,雙手伸向了折磨她多時的水桶,想要找出在桶底能解開腳環的鑰匙。因雙腿被迫分開多時,大腿內側及腳底的肌肉都已經抗議似的不停抽筋,讓奈美感到無比的難受。

(嗚...好冰...)

無奈水桶裏還剩下約兩成的水。含著冰塊的水溫度極低,奈美纖細的手無法抗拒寒冷,沒找多久就被迫離開了水桶。

(唉...還是要把水桶裏剩下的水給喝完...)

已經喝了數公升的水,奈美雖飽但還是強迫自己把剩下的冰水給喝下肚。

從空水桶中拿到了鑰匙的奈美,隨即解開了兩邊腳踝的束縛,使身體恢復了自由。

(還有要解開額頭上的鎖,才能把水桶移除...)

這個鑰匙被院長塞進了奈美可憐的肛門裏。顫抖的手指伸向了還在微微抽動的肛門,靠著露出的頭慢慢的抽出了鑰匙。

(嗯...嗯...啊~~)

隨著金屬鑰匙的抽出,凹凸的齒痕刮著敏感的肛內肌。下意識的收縮牽連到了旁邊的陰道,縮緊的陰道被突起的禿鷹頭給刺激到,快感從下體傳到了全身。

(啊...我又要泄了...啊~~)

鑰匙從菊花離去的那一剎那,陰道內微勾的鷹頭因收縮更加刺激到敏感的子宮口,奈美達到了第二次的高潮。

(呼...呼...呼...)這次的高潮似乎來的比上次激烈。

奈美用力的呼吸想要吸入更多氧氣,但緊緊捆綁在胸前的麻繩卻限制了肺部的彈性空間。

(嗚~俊夫...我真的對不起你...我是個淫蕩的女人...不配被你如此的愛護...)

拿出肛門內的鑰匙,奈美將額頭上連接著水桶的鎖給解了開來。微微的便臭味還從鑰匙上傳來,使她感到更加的羞恥。

全身都恢復自由的奈美,將折磨她多時的假陽具拿了出來。甜美的蜜汁隨著假陽具從花穴內漏了出來。而刺激乳頭的電療貼片因爲在被麻繩捆綁的衣服下,無法構到後背解開麻繩的奈美只好放棄,繼續抵抗從高峰傳來的刺痛快感。

雖然身體恢復了自由,但奈美的雙眼還是處於黑暗的不安中。院長將頭套的鑰匙藏在房間的某個角落,雖然休息室沒有很大,但對眼睛看不見的奈美來說,無理頭的摸索可能永遠都尋找不到。

(俊夫...我該怎麽辦...)心急的奈美在心中呼喊著未婚夫的名字,希望他能幫忙她脫離痛苦的現境。

盲目的摸黑在房間尋找了十幾分鐘,找遍全房卻沒有收穫的奈美開始動腦,推理著院長有可能會將鑰匙藏在的地方。

(奸詐的院長會不會把鑰匙藏在自己的身上呢?嗯..一定是這樣子的。)

平著記憶及院長的打呼聲,奈美爬上了在休息室中央的大床,來到了院長的身邊。

(鑰匙到底會在哪里呢...?)

奈美纖細的手伸向了院長的胸前,有規率的呼聲證明了他還在熟睡,使奈美的膽子大了起來。

(嗯...沒有在上衣的口袋...到底在哪里呢?)

看不見的奈美盲目的摸索著,手移到了院長的腰部。

(也沒有在西裝褲的口袋裏...)

奈美的雙手順勢往下,來到了院長的大腿。

(也沒有藏在褲管裏...怎麽會...)

輕巧的手摸到了院長的腳部,爲了要找鑰匙的奈美慢慢的脫下院長的襪子,一股汗臭的味道隨即傳進了她的鼻子裏。

(嗚...好臭哦...院長一定都沒有洗腳...)

雖然受不了臭味,但急迫的奈美將白嫩的手伸向院長充滿污垢的腳,開始摸索尋找最後一個鑰匙的蹤迹。

(沒有在腳指縫裏...沒有...全部都沒有...怎麽辦...)

這時院長的呼聲中斷了一下,翻了個側身後,平穩的呼吸聲又再次傳進奈美的耳中。

摸遍院長身上可以藏匿鑰匙的地方,找不到的奈美開始心急了起來。擔心院長就快醒來的她,絞盡腦汁的想還沒有找過的地方。

(不...不會吧...應該不會在那吧!?)忽然想起院長身上,還有一個沒有摸索的部位。

沒有別的選擇的奈美將小手伸向了院長的褲襠,想要檢查看鑰匙有沒有被藏在內褲的禁地裏。

(爲什麽我要做這種事...俊夫...我該怎麽辦才好?)

解開了西裝褲的拉煉,奈美的手伸進了院長的內褲裏,開始尋找著鑰匙的蹤迹。

(沒有在屁股這裏...沒有粘在肉棒上...)

將院長下體幾乎摸遍的奈美,還不死心的繼續找著。

(到底在哪里呢...?)

(啊!!找到了!!)

在院長下體被粗刺毛髮包圍的睪丸旁,奈美摸到了和溫柔肌膚觸感不同的金屬鑰匙。

(終於找到了!我終於可以解開頭套了...)

已經被頭套折磨多個小時,因潮濕淚水使得皮革更加的沾粘臉頰上,奈美白嫩的肌膚已傳來無法透氣的不適感。而失去視覺的奈美,在陌生的休息室內感到無比的不安與恐懼。

將鑰匙從院長的內褲裏拿了出來,奈美用著還略帶余溫的鑰匙解開了頭套上的最後一個鎖。

(能重見光明的感覺真好...我做到了...俊夫...)

經過了無比煎熬才重得光明及自由的奈美,好不容易才適應周圍的光線,然而第一個眼看見的卻是院長淫亂的眼神及笑容。

「小美人兒,妳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脫我的衣服啦。難道我專門買給妳的假陽具還不夠滿足妳的需要嗎?」

原來從奈美上床時就清醒的院長,一直裝睡享受著奈美粉嫩小手在身上的觸感。被解開的褲襠下,那暗紅色的巨棒早已硬的挺了起來,還有些閃亮的透明液體從馬眼流了出來。

「不是的,我只是要找鑰匙而已。」像是秘密被發現般的奈美臉紅的解釋著。

「妳就別害羞了,妳有需要的話就直說啊。我心地那麽善良,一定會讓妳感到滿足的。」

看著奈美因汗水而微濕的白色制服,院長用眼神姦淫著她。

(嗚...真的不是...俊夫...我沒有那麽淫蕩...)

奈美難過的在心中向未婚夫解釋。但是親手將院長的褲子解開及摸遍他全身的奈美,辯解的心聲並沒有什麽說服力。

「呵呵...妳都已經那麽濕了...是不是想要溫熱的巨棒插入啊?」

院長充滿毛髮的手指伸進了奈美的肉洞裏抽插著,因假陽具的刺激而早已不斷流出的蜜汁,隨著抽插發出了趴滋趴滋的水聲。

「啊...嗯~~」

才剛達到兩次高潮的奈美,肉洞習慣性的纏住了院長的手指,隨著抽插的動作而不停收縮著。

「妳還真是騷啊...妳未婚夫看過妳這麽淫蕩的樣子嗎?」

院長邊持續著抽插的動作,邊興賞著奈美因肉欲而開始墮落的神情。

(俊夫...我是被逼的...啊....)

不願意承認的奈美在心中反駁著。

「我看差不多可以插進去讓妳飛上天了吧。」

將佈滿愛液的手指抽出了花穴,興奮的院長握著因剛起床而充滿精力的肉棒,來到了奈美的肉洞口。

「不...不行!!」

雖被院長調教了多次,但從來都沒有做到最後的關頭。對奈美來說,神聖的肉洞是未婚夫的專有權。

(俊夫...救救我啊~)

院長早已充血的龜頭在花瓣處摩擦了幾下,隨即擠入了奈美那已泛濫的溫熱肉洞裏。

「啊~妳的小穴真是緊啊...吸的我好舒服...妳的未婚夫還真是幸福啊...」享受的院長邊說還邊持續的抽插著。

(俊夫..我再也配不上你了..我的肉洞已經被院長給弄髒..嗚..)

連最後的防線都被突破的奈美,難過的落下了美麗的眼淚。

「嗯...嗯...嗚~」

院長從背後插入,一次比一次深的刺向奈美的深處。兩人私處拍打的聲音,不斷的從她的耳中傳入,加深了羞辱感。院長下體粗硬的毛髮,隨著每一次的抽插,都刺激到奈美充血的敏感陰核。

(啊...怎麽會...)

對快感並不陌生的奈美,再度感到無比的舒服感從下體傳開。

(我可能真的是個淫蕩的賤人...俊夫...我對不起你...)

「嗯...啊~」

院長突然用力一頂,刺激到了奈美的G點,泳擁而出的甜美蜜汁從兩人的交叉處溢了出來。

「我的小性奴,屁股扭大力一點。」

拍打著奈美豐滿的雙臀,院長殘忍的命令著。

(好...好舒服...)

漸漸被快感征服的奈美,下意識的開始扭動白皙的屁股,貪心的期待更多的快感。

「呵呵...妳未婚夫有看過妳這麽淫蕩的樣子嗎?」

「求求你...別...別說了...」

(俊夫...你忘了我吧...我已經不再是你所愛的奈美了...)

「告訴我妳舒不舒服啊?」院長帶著淫亂的笑容問著。

「我...我不知道...嗯...」

被羞恥的快感包圍著,奈美的頭腦已經漸漸失去了清晰。

「不知道的話我就當妳是不舒服哦,既然這樣我就停止吧。」

殘忍的院長說著就把沾滿奈美愛液的肉棒給拔了出來。

快到高潮的身體被突然中斷,奈美心急的哭了出來。

「拜託..嗚..你插的我好舒服哦..求你再插進來..求求你...」

被欲望控制的奈美,扭動著高挺的雙臀,求著院長再次填滿她空虛的肉洞。

(我...我竟然變成這樣...啊~)

再度將巨大的肉棒插入了奈美的體內,院長突然加快了節奏,快速的進行活塞動作。

「嗯...嗚...啊...」

院長一次次深入的動作都頂到了陰道深處,而每次抽出的動作則是強烈到差點卷出內部敏感的肌肉。在快速又扎實的抽插下,過多的快感使奈美徘徊在高潮的邊緣。

(不...不行...我...我要泄了~~)

「嗯...啊~~~~」

隨著院長最後的一頂,奈美飛上了快樂的頂峰。陰道忍不住的快速收縮,帶給在穴內的肉棒最甜美的刺激。

「我也要射了...妳好好的接受我的種子吧~」

濃稠的白色精液隨著陰道的收縮進入到子宮的深處。滾燙的噴射讓在高潮中的奈美不住的打了個顫抖。

「從今天起,妳人生中的主人就是我了。」未軟下的分身還留在體內,院長殘忍的提醒著奈美。

「如果妳乖乖的聽話讓我高興,我會讓妳的日子好過一點的。」

(俊夫...再見了...)

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奈美留下了閃亮的淚水在心中向心愛的未婚夫告別。

(我已經是院長的人...不再屬於你了...嗚...我愛你啊~)

白皙的雙臀被院長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肛門下意識的收縮了起來。

「好了,別再賴床了。」院長看著奈美難過的眼淚,殘酷的催促著,「趕快起來穿好衣服,下去看看你那無緣的未婚夫吧。」

(但只要能知道你還健康的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我就滿足了...)

拭去淚水的奈美調整好心情,將衣服整理整齊,帶著滿身疲憊離開了淫亂的休息室。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