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の秘密

妹の秘密 I

與大多數人相同,我生長在一個平凡的四人家庭。頑固又嚴厲的老爸,唠叨而且煩的要命的老娘,還有一個妹妹……妹妹與我相差三歲,我現在大二,妹妹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不像我是在聯考前猛抱佛腳,才勉強抱到一個三流私立大學,妹妹的成績非常優秀,就讀市內最頂尖的學府,而未來的志願是醫科。

從懂事以來,她就變十分用功,與完全不知長進的“哥哥”天差地遠,近年來,她每天上課、補習、念書所花的時間幾乎可比我上線加掛B……聽說中國人傳統的觀念是“重男輕女”。

可是,這種歪理我們家可以說完全不能成立,不,應該說是恰恰相反。或許是老爸、老媽一直期待如小公主般乖巧可愛的女兒,或許是不成材的不肖子跟女兒實在差距太遠,簡單講,我在家中的地位根本就是賤民階級。

日常生活中,從老媽餐桌上的菜肴直到電視遙控器的操縱權,幾乎全都依照妹妹的喜好,更別提味覺白癡的妹妹最喜歡的食物居然是青椒、豌豆和紅蘿卜,根本就是衝著我來的,就算故意選也沒有那麼准啊!要不是現在用功的她停止看電視,我才有一絲生存空隙,不然同時被剝奪物質食糧與精神食糧,我非得要撞牆不可了。

從小到大,無論是課業、操行成績與才藝,我都被迫與妹妹比較,落敗的我動辄就被口頭批判或扣零用錢攻擊,活像繼父加後母的雙重攻擊,讓我有生為灰姑娘的錯覺,要不是男女有別,很可能我必須穿妹妹淘汰的舊裙子上街。

而妹妹對我的態度也是非常沒大沒小、極度目中無人,活像有這種哥哥是她人生中的污點,我甚至在電話中,聽她一直稱某人為Loser,結果搞了半天才知道。

……原來,我就是“某人”。

人生沒有永遠的下坡,生命總會找到出路。

雖然,我的大學雖然距離家裡不是很遠,以獨立自主為理由堅持住校後,我頓時像是飛出了監牢的小鳥。大學生涯雖然不如想像中那麼玫瑰色,總比在家中悲慘的黑白生活顯得繽紛多彩。

如今,我已經告別了新生的青澀,朝老鳥邁進,也有了學長的頭銜可以騙學妹了,生活當然更加糜爛了。

故事也在此揭開序幕……

*** *** *** *** *** ***

任由溫暖的陽光把我照醒,從宿舍的木板床上爬起來,鬧鐘的短針正指向一點鐘,破爛的皮夾中只剩幾個銅板作響。

生活費好像快要見底了……嗯,也該是回家去盡一點為人子女的孝心的時候了。

把不知道放了幾天的冷吐司硬塞進嘴裡,立刻騎上破舊的愛車,緩緩駛向我溫暖而溫馨的家。

什麼?

我怎麼不去上課?

蹺課是不好的行為?

隨便使用“蹺課”這個詞匯,對廣大的莘莘學子來說是一種侮辱。

所謂學校所排的課表只是提供參考罷了,充其量是個目標,sosing.com或者說是理想,就像每個電視台從早到晚也都有排列節目表,並不代表觀眾必須守著電視把節目一網打盡啊;餐廳的菜單也有很多選擇,難不成要我們必須全部點嗎?

斟酌幾個適合我們的項目,稍微來兩下子,也就盡到我們的本份了。

畫面來到家門口,才剛剛踏進家門,我立刻有了驚人的發現,妹妹上學所穿的黑皮鞋居然整齊地躺在鞋櫃上。

咦?

像妹妹這樣死板的好學生也會翹課喔,該不會是被她哥傳染的吧?

我們實在不能低估一個害蟲對環境的影響力……可是,轉念一想,剛剛在路上好像有見到幾個高中生,當時我還在覬覦她們穿制服清純又誘人的模樣,一邊暗暗吞口水呢。

應該是期中考,或是高中生放什麼鬼溫書假吧。

心中才稍微放下一塊大石……

哇,怎麼鞋架上還有一雙球鞋!

拿起來跟自己的腳掌一比。

……小兩號以上。

照理來說,懶得運動的老爸應該沒有球鞋才對。

一股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我躡手躡腳地進了家門,果然,我偵探般的直覺無誤,從妹妹房間傳來奇妙的聲響……輕聲接近妹妹的房間,急促的喘息越來越清晰。

唉,連門都不關好,會不會太囂張。

把家裡當成賓館了嗎?

從微掩的門縫看過去,穿著卡其色制服的男生緊緊壓在妹妹身上,正在大逞獸欲。

靠!還是名校耶。

居然做出這種禽獸的行為,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歇斯底裡的妄想瞬間交織在腦海中……

*** *** *** *** *** ***

場景:妹妹的房間。

人物:妹妹、不知名男同學B君。

“學長,人家有很多不懂的東西,學長要教人家喔。”妹妹害羞地說道。

“嘿嘿嘿,那我先教你圓面積的算法吧。”

隔著神聖的校服,B君直接握住妹妹渾圓豐滿的乳房,大力的揉捏起來。

“首先要找到圓心……”

B君的怪手伸進上衣裡面,激烈地動作著,一件純白的胸罩從制服裡慢慢滑了出來。

“喔……喔……喔!”

“學長再教你‘三角形’的計算吧。”

“學長壞死了,人家不來了。”

“這個部份可是很重要,一定會考的喔。”B君分開妹妹的雙腿,故作正經地說道:“考試零分也沒有關系嗎?”

“……”

一陣混亂。

衣衫凌亂,氣喘吁吁的妹妹驚呼道:“啊!學長把人家的鉛筆弄斷了啦。”

“嘿嘿嘿,沒關系,改用學長的這一根吧!”B君淫笑道。

B君露出粗大恐怖的“鉛筆”,慢慢朝妹妹逼近……

*** *** *** *** *** ***

從妄想中回到現實。

B君激烈地親吻著妹妹,妹妹也熱情地回應著,帶著鼻音的哼聲性感而且嬌媚,與平日孩子氣的她截然不同。

莫名其妙的好奇心吸引我繼續欣賞眼前的淫戲。

這時候,好像是故意表演給我看似,B君抱起妹妹的嬌軀正朝著我。

制服扣子已經解開三顆了,深深的乳溝緊緊咬住B君的手指,在邪惡的撥弄下,左邊渾圓的乳球輕輕巧巧地彈了出來,綻放在空氣之中。

鵝黃色縷空的半罩杯完全不能遮掩住妹妹胸前的景色,在雪白飽滿的圓弧頂端,精致的乳輪當中,淺粉紅的乳頭嬌嫩可愛,B君的大手粗魯地揉著妹妹的豐乳,頭一低,好色的大嘴企圖襲擊妹妹微微挺立的乳頭。妹妹一聲嬌吟,立即扭身躲開,羞澀地倒在床上。

妹妹白皙無瑕的大腿全都暴露出來,雖然,衣物都還穿戴在身上,可是誘人的部分大都展露在男人的視線內,B君一邊撫摸著妹妹豐腴光滑的大腿,一邊在裙子內探索。

妹妹咬著下唇,緊緊按住下半身的裙子,像是在努力守護著少女最後一分矜持,可是,她豐滿的右乳隨著B君亵玩,上下不停地跳動,充滿淫穢的意義。

鵝黃色的內褲已經被拉下一角,裙內應該已經呈現一個危險的狀態……

老實說,看到這裡,我都快要噴鼻血了。

看見自己妹妹的實況轉播,刺激的程度實在不輸給凌辱女友,我內心的矛盾與掙扎,實在是筆墨無法形容。

(如果是看到妹妹單純自慰的話,可能就比較沒有心理上的負擔,感覺應該會比較香艷吧。)

這個時候,我想要提出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 *** *** *** *** ***

身為一個總是“性”致勃勃的青年,假設正在房間裡興衝衝地自我解決,突然間,娘親推門撞破眼前的慘狀,這時我們該怎麼辦?

道歉?

為青春期的性衝動道歉?

那全世界九成九的男性都該被拖去槍斃,剩下的同胞我在此誠摯地為他們默哀三十分鐘。

心懷愧疚?

難道要泛著淚光,哽咽地說道:“我犯了全世界男人都會犯的錯,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敢個大頭啦!

信不信小爺我十分鐘之後,就再來一次!

老實說,我認為把大家陷入僵局的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一個有“禮貌”的老媽,應該假裝自己正在找隱形眼鏡,最好眼睛貼著地板上,或者假裝自己壓根忘了帶隱形眼鏡,再一路跌跌撞撞地“摸”出房間,最好還補上說:“媽什麼都沒看見,乖兒子繼續……”

如此才符合社會正義與倫理規範。

什麼?

你說你的母親大人並沒有近視,眼力一級棒。

而且你正在“火箭發射”中。

呃……呃……那關我鳥事?

假使因為您的射精行為,配合某種程度的巧合,正好非常遺憾地造成體內受精,請那時再打電話給我。雖然,那種狀況我建議您打電話給婦科醫生比較好。

反正我娘有戴隱形眼鏡,最重要的,我也沒那麼蠢。

總而言之,重點不是這個蠢假設,而是存在於彼此之間的默契,或者應該尊稱為“國民生活禮儀”。

像我如果在午夜欣賞電視節目時,聽到室友房間有什麼怪聲,我也是默默把電視的音量調高幾格,等待一切風平浪靜。

我認為這是與人相處非常必須而重要的常識。

扯遠了點,回到妹妹房間門口。

那照我的理論,把上述的公式套到眼前的情況,我不但不能夠打擾她們的興致,好像還應該點上蠟燭,擺上鮮花來營造氣氛,甚至自掏腰包買瓶香檳幫忙助興才對。

錯!

因為以上的理論是套用在男性身上。

不……不,我絕對不是支持女男不平等的沙豬。

許多方面,我非常肯定女性對社會的無私奉獻,例如寫真偶像與AV女優,這都是男性所無法取代的卓越貢獻。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