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の秘密

我所堅持的也不是那一層可有可無的保鮮膜,或是堅持女性應該對性采取保守的神聖態度。

(這樣的的話,身為男性的我不就沒搞頭了。)

原因很簡單,基於生理結構方面的差異性。

第一,體力較弱的女性有被強迫的可能性,就是所謂的性騷擾,性侵犯。

雖然,我表面上看起來淫蕩下賤非常,事實上,對於這種卑鄙的行為卻是極為痛惡。像是小日本常演的鬼畜輪奸、電車癡漢等下流情節,我都照三餐含淚研究,藉以找尋女性抵御的法門,與砥砺男性挺立不屈的氣節。

第二,女性有懷孕的顧慮。

(想不到我會這麼正經吧?)

關於這點不需贅言。

*** *** *** *** *** ***

把以上兩點插入眼前的情景,根據我的觀察,雖然,兩人之間是沒有前者的問題存在。

(呼……呼……妹妹的模樣還真浪……)

從第二點來看,房裡的嫩腳小鬼猴急的態度實在不像有保護措施的樣子。

如此一來,身兼男性同胞與兄長雙重身份的我,有必要出面主持正義,維護秩序。只是,妹妹的臉皮很薄,以前一點小事都鬧得雞犬不寧,小女生受到這種刺激,恐怕有自殺,或者是殺人滅口的可能性。

一瞬間,我腦中已經有了周詳的計畫……

默默拎起背包,穿好鞋子,重新走到家門外,長長地呼了一口氣,我慢慢按下門鈴。

門裡傳來一連串聲響,金屬撞擊聲,跌倒聲響,夾雜男性的慘叫與哭嚎。

十分鐘之後,門緩緩開了。

妹妹盡力保持冷靜,可是她的圓臉紅的像是太陽一樣,平日整齊清爽的短發四散如雜草,臉上的蜜粉因為汗水而褪色,柔亮的唇膏也僅殘留下嘴邊的一角。

制服的領口依舊大開,山巒起伏在我面前蕩漾,鵝黃色的胸罩一邊尚未喬好,當中的春光隨著她急促的呼吸若隱若現。

空氣中彌漫著香甜的奇妙香味,仿佛水果剛剛成熟的的芬芳。

近距離的接觸,方才的一切都更加真實起來了,自她出生到現在,我第一次強烈地感受到妹妹的女性身份……

“哥,是你喔。”妹妹的眼神閃爍,小聲說道,“你怎麼按電鈴啊?”

妹妹的聲音有點甜,很柔媚、很女人的感覺,與往常的蠻橫大不相同。

“鑰匙忘在宿舍裡面了。”我脫下球鞋,反手把背包甩在沙發上,不經意地問道,“你今天下午不用上學喔。”

“嗯,今天是期中考。”

“那你怎麼那麼慢才來開門?”

我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罐冰涼的芬達。

“呃……我在房間裡……沒聽到……我正在聽音樂……”

妹妹支支吾吾的模樣,半點沒有平時伶牙俐齒的叼蠻,讓我心中暗自偷笑,當然,表面上我裝作很酷、很嚴肅,一副毛利小五郎破案時的吊樣。

B君從妹妹房間裡走出來,一臉尷尬與精力無從發洩的衰樣,長褲的拉鏈居然還沒有完全拉上。

身高一百七左右,戴著黑色的粗框眼鏡,模樣普通,看起來是稍微比我聰明一點點的樣子。

“小君,我先回家了。”B君小聲說道,“……大哥……掰掰。”

我用眼角的餘光瞄了B君一眼,然後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跪安吧,不,我是說有空再來玩。”

小王八蛋!

下次再來我家玩我妹,看我怎麼伺候你!

B君黯然離開了。

妹妹瞪著我,大聲吼道:“你干嘛對人家那麼凶!把學長都嚇跑了!”

哇!

倒底是誰底比較凶啊?

老子盡力成全你的斯文,你居然還有臉敢怪我,真是個骼臂向外彎、大腿張開開的死丫頭。

“碰!”

妹妹奔回房間,重重關上房門。

我仿佛可以聽到枕頭蓋住頭後,隱約傳來的哭泣聲……

*** *** *** *** *** ***

其實,妹妹長的是還不賴啦。

並不是美艷亮眼的超級美人,或是讓人想入非非的性感尤物,平心而論算是可愛型的小美女。

明亮如少女漫畫的大眼睛,小巧秀氣的鼻子,薄薄的、嫣紅的粉唇,都算得上高標准,雖然,她被嬰兒肥纏身的圓臉,略顯肥壯的手臂、大腿、肚肚都不能算完美。

可是,不完美的妹妹也有屬於她的致命武器……妹妹胸前的一對超級木蘭飛彈,我想根本用不著出動無敵鐵金剛,就可以直接解決雙面人了。從尺寸、形狀到集中度、挺度,別說同年擊的少女,縱使日本寫真偶像也不過如此,加上青春無敵的水嫩肌膚,無辜清純的可愛表情,嬌憨無邪的笑容,應該是某些男性的最愛吧。

(事先聲明,本人一向偏愛妖艷的熟女,絕不是戀妹的類型。)

印象中我永遠的妹妹已經偷偷長大了,下午的遭遇可能會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吧,不,也可能會更火辣、更刺激(例如,皮鞭、手铐之類),我不願意但也不由得把妹妹與性聯想在一起……請不要誤會,我可沒有什麼不軌的想法或舉動,相反的,在妹妹的性啟蒙方面,我還應該算是受方呢。

早年,妹妹就偷偷翻看我的“珍藏書籍”,藉以了解人體的奧妙。

問我怎麼會發現的?

非常簡單。

平常我看完A書總是隨手亂扔(衛生紙也是一樣),但是,那天回家時,A書居然全體封面朝上,書脊向南方,整齊畫一,當中幾本所發生的“怪奇黏頁事件”也被小心翼翼地揭開了真相。

(關於這點我倒是很想向妹妹討教。)

當時,我並沒有前去興師問罪,或是要求妹妹分攤書錢,我希望是她沒有破解我電腦中的密碼,看到我電腦中收集的色文精華。

例如:《哥哥的電腦……病毒》、《我與我的妹妹,雨文》等等。

前文描寫情窦初開的妹妹偷偷使用哥哥的電腦,卻無意中了電腦病毒,讓哥哥的論文作業付之一炬(還有硬碟裡的收藏),哥哥一氣之下,對妹妹進行慘絕人寰的“報復”手段。內容精彩刺激,最適合剛剛與妹妹吵架後洩恨之用。

《我與我的妹妹,雨文》一文則是情節感人肺腑、賺人熱淚,充滿真摯感情的好文,敘述淫蕩妹妹挑逗哥哥,而正直的哥哥寧死不屈、大義凜然的故事,且看妹妹邪惡手段層出不窮,哥哥雖然肉體最後淪陷了,始終保持精神的純潔。讀後感同身受,十分能夠產生共鳴。

我實在不願意那些淫亂的色文,玷污了純純的兄妹之情。請相信哥哥只是仰慕其中的文采,對於兄妹間暧昧的行為絕對沒有任何變態的興趣。

可是,從今天起,天真無邪這些形容詞,對妹妹來說也該劃上句號了。

我注意到妹妹今天妹妹穿的不是她最愛的粉紅色Hello Kitty,而是相當性感的內衣,至少以妹妹的身份而言算是了。

我以名偵探柯南的名譽發誓,妹妹於某種程度上早已經准備好迎接全新的人生(當然,妹妹可能不只熱身好了,早已經偷偷“完成”了……)。

收拾起感傷,我不自覺站在妹妹房間門口。

雖然心情十分復雜,我依舊有些話想要叮咛妹妹,無論是以兄長的身份,或是男人的立場,我都希望她能珍惜與保護自己的身體,做個好女人。

輕輕敲了聲門,我直接走了進去,帶上了門,還按上了鎖。

如果平日我沒有她口頭上的答應,就隨意進她房間,一定會被罵到臭頭,甚至家法伺候,凶惡的妹妹就差在門口掛上一張警告牌:“狗與哥哥不得進入!”

可是,妹妹今晚很安靜,只是默默凝視著我,不發一語。她沒有開口,我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坐在一旁。

老實說,我蠻喜歡進妹妹的房間。

比起學校女同學雜亂到發霉的屋子,妹妹粉色系的房間不但擺設井然有序、干淨整潔,而且總是洋溢著牛奶般淡淡的香味,我想所謂“乳臭未干”應該就是這個意思了。

終於,在我們視線交集的第三次,我吞吞吐吐地開口道:“有件事我想跟你討論一下。”

“……什麼事?”

……唉。

身為一個男人這種事情還真不好開口。

擦了額頭的汗水,我小聲說道:“是……關……關於……性教育……”

終於說出口了!

解脫的快感就好像憋尿了幾個小時之後,突然獲得釋放,可是,我還沒有尿完,嘴裡的話都還沒有說完……

“變態!”

高八度的尖叫聲之後,粉紅色的奇蒂貓枕頭不偏不倚砸在我臉上。

“喀嚓!”我的眼睛摔落,發出清脆的響聲。

我靠!

當一個總是不正經的哥哥,首次想要正經地談論某個重要的人生議題時,這是當人家妹妹應有的態度嗎?

總有一天她被男人拋棄了,變成沒人要的大肚婆,那時淚眼汪汪地要我這個大哥陪她去墮胎,我是絕對不會理她!

“哥哥是色狼!”

小臉蛋整個紅了起來,妹妹撿起枕頭再度激動地甩在我頭上。

其實,妹妹“稍微”失控的反應,除了我“反常”的行為之外,聰明的她可能猜到我目睹下午的事情,藉生氣來掩飾她心中的羞愧,理所當然地惱羞成怒,而我身為他成熟又理性的兄長,是不好意思還手的。

我擋也不擋,呆呆地任她發洩,反正枕頭打起來也不很痛。

大概是用力過猛,突然間,妹妹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朝我跌過來,我連忙飛身接住她,兩個人摔成一團。

後腦一陣劇痛,我勉強睜開眼睛,飄揚的發絲晃過眼前,妹妹正面對面伏在我身上,雖然,頭腦還是昏昏沉沉,可是,身上卻感受到強烈的熱力……兩團的軟肉就緊緊貼在我的胸口,奇妙的彈性與柔軟充分顯示,除了一件輕薄的襯衫外,胸前的聖域沒有任何掩護。

妹妹居然沒穿胸罩!

應該是豐滿的妹妹對胸前的束縛特別反感,想在家中稍微放鬆一點。可是,依個人觀點,比貧乳還要悲哀的就是下垂的巨乳了,如果平時不好好托高維持,將來定會像天心般垂的厲害,到時候就後悔莫及了。

當然,那時我沒有想那麼遠的未來,連十分鐘後的事都不願去想,與妹妹的雙腿糾纏著,她柔軟的面頰擦過我的下颚,濕潤的唇輕觸我的脖子,她身上淡淡的幽香不停鑽進鼻子裡,仿佛置身幻境中。

妹妹呻吟了一聲,逐漸回過神來,扳起臉孔,噘起小嘴,正要開口,卻也發覺了某些不自然……男性本能的生理現象正摩蹭著妹妹溫暖的腿臀側,她的俏臉頓時紅了一片。

無意間看到或碰到妹妹傲人的身體,下半身進而高高奮起,絕對不是沒有過的經驗,但我始終沒有對妹妹產生半分绮想,純粹由人體的不隨意肌產生的反應,就如同尿床一般身不由己。

可是,我現在的感受卻是從未感受過。

奇異、強烈、不潔的想法充斥腦海,並隨著彼此接觸面積的擴大,時間的延長,炙人的溫升,使彼此間的濃度不斷增加,劇烈的化學反應讓一切變的不穩定也不確定,仿佛隨時會爆炸。

“快點起來啦,你壓得人家好痛!”

我狼狽的挪動身體,由於兩人躺下來的某個角度,一個拇指大小、非常清晰的吻痕映入眼簾,烙在腦海中的影像再度浮現起來,莫名的情緒點燃了引信,我的心情無可言喻,厚實的雙唇突然覆蓋在妹妹的櫻唇上,狂野地痛吻著她。

順著完美的唇形游走,緩緩剝開兩片鮮美的唇瓣。

妹妹應該是被我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呆了,我們的舌頭都卷在一起了,她才如驚醒一般企圖去推開我。

當然,妹妹力氣再大,也比不過我這個早晚打籃球的陽光男孩。

或許是怕咬傷我,妹妹的小嘴並沒有很緊,輕易撬開她的牙關,我的舌頭長驅直入,在她的口腔裡肆虐。

妹妹很香,嘴唇非常軟,連口水都甜滋滋的,比我交往過、親吻過的任何一位女孩都還要棒。

“嗚……嗚……”

妹妹嘴裡模糊不清地發出一連串無意義的呢喃,貼緊我的嬌軀逐漸軟化,我一手扳開妹妹的小手,兩人的上半身零距離地貼合著,另一手環著妹妹的腰,把她擁上床鋪,讓妹妹大字型平躺著。

藉著胸膛的壓迫,妹妹的美乳,特別突出的兩點讓人格外銷魂。在兩人胸前幾乎緊貼的空間中,充滿份量的乳房以不可思議的柔軟度擠壓變換出各種形狀,相當於質量轉換的巨大能量撞擊著我的胸膛,我的心跳一瞬間靜止。

好像晚餐沒吃飽似,我的大嘴湊在妹妹的頸子上,輕輕咬了一口,貪婪地吸舔著她吹彈可破的面頰。

妹妹的運動神經雖然不錯,卻是非常怕癢。

輕舔著她的耳珠,並朝耳內吹氣,舌頭順勢滑過她敏感的脖子,手指輕騷著妹妹腋下的細縫。

妹妹雖然立刻夾緊了手臂,可是,我的手指已經鑽了進去,包在溫暖細嫩的所在,指尖隨意撥弄,妹妹狼狽地呻吟著,顫抖的身子也不知道應該鬆開,還是繼續夾緊。

我則繼續向妹妹最大的弱點進攻……腰際的兩側。

“好癢,不要啦……好癢……”

妹妹在我懷裡激烈的扭動著,一邊發出細碎並帶著哭音的笑聲。

哼!B君懂得這種“技巧”嗎?

你的一切還是哥哥最了解吧……不管是否願意,當我舔著她的腳底與趾縫,妹妹還是向我屈服討饒了。

“哥哥,我以後不敢了,原諒人家。”

“對不起,饒了人家……”

只要妹妹開始求饒,我就會稍微手下留情,取而代之的是如情人般溫柔的愛撫,比起她最討厭的搔癢,妹妹自然而然投向另一方,不符合兄妹關系的對話與動作持續進行,官能的愉悅逐漸征服了敏感的妹妹,她開始對我的撫弄熱烈地迎合著。

“豬豬,哥哥弄得舒不舒服?”

“豬豬”是對小時候體態稍微豐盈的妹妹,故意取來氣她的綽號。

每次這樣叫她,妹妹都會大發脾氣,甚至不理我,可是,看她氣嘟嘟的可愛模樣,我反而會有種異樣的高昂情緒。

然而,自從國二之後,一方面是力行減肥的妹妹極可能因這個綽號違背她不殺的誓言,另一方面,男女間差異的讓我們疏遠了,我沒有立場也失去勇氣如此喊她了。

這個連我自己都以為早已遺忘的綽號,我卻十分自然地脫嘴而出。

雙眼半開半阖的妹妹微張著小嘴,勉強地搖著頭。

我微微一笑,慢慢解開她襯衫當中的幾個扣子。

縱使是平躺著,天賦驚人的乳房依舊集中的高挺,有若聳立的山峰,舌頭舔著不會融化,還逐漸挺茁的棒棒糖,誘人的香甜在嘴中擴散,香嫩的乳頭在我舌上打轉,我像饑餓的嬰兒吸吮著櫻色的乳輪。

完整的噬痕印在雪白的乳房上,左右對稱,我積極找尋下一個下手的位置。

我也要在妹妹的身體上留下痕跡……原本只有豆粒大小的粉紅色珍珠膨脹了好幾倍,握住無法掌握的豐乳,滑嫩的乳肉從指間跳了出來,我的動作也慢慢粗魯起來了。

“豬豬,把舌頭伸出來。”

經過一番猶豫,妹妹慢慢吐出一小截粉嫩的小舌,舌尖對舌尖,我輕啜著融合著兩人口水組成的美味汁液,我的雙手與大嘴同時享受著雙重的快感。

妹妹眼眶裡滾動著淚水,她緊閉著眼睛,咬緊下唇,仿佛逃避現實一般,事實上,她的身體正因為哥哥的撫弄而激烈地痙攣,淫糜的哼聲也一直沒有間斷。

看著妹妹緩緩滑出的一滴淚珠,我心中升起一分不忍,可是,心中的魔鬼卻也在我耳畔不停耳語:從小到大,看過、摸過、還咬過,難道因為它今天“腫”了起來,我就得背負亂倫的罪名?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