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の秘密

在幾輪愛撫之後,妹妹幾乎喘不過氣來了,我收回魔掌,讓她稍微喘息。

妹妹輕輕搖著頭,用小手擋著根本無法掩飾的豐碩雙乳,趁著她擋護著雙乳的空檔,我的視線轉移到下半身,一口氣拉下了妹妹的長褲。

象牙白的絲質內褲,濕濡蘊含著水氣,飽滿可愛的唇形映在三角的頂端。

我的喉嚨感到一陣干渴,咽下一口唾液,來回舔著干燥的雙唇,此時,我正面臨著人生重要的選擇。

絕對不是分手之後,因短暫空虛寂寞造成的後遺症,也不是對性感肉體感官上的衝動。一部份是出自於對於妹妹身體的好奇心作祟,小時候撫摸妹妹的那種同時來自心靈與生理的舒適感,突然間再度被喚醒,不自覺沈醉在模糊而朦朧的界限,另一方面,雖然我內心不願承認,可是,捧在手心中珍愛的寶物,即將任其他人搓圓捏扁,失落感與嫉妒讓我失去了方寸。

可是,任何解釋與藉口,面對眼前的事實沒有任何意義了。

尤其是妹妹被最信任(!?)的親人下手,一定會讓她精神崩潰,結果是受不了打擊逃家或自殺,也可能種下恐懼男人的種子,變成女同志。

大力搖著頭,企圖喚醒埋藏在妹妹魅惑之下的理智,與妹妹相處的時光像是走馬燈晃過眼前,我終於做好了決定。

注視著顫抖的雙手,我恢復了冷靜,緩緩脫下妹妹的內褲……我忘了……我這個人一向沒有什麼理智……褪下了最後一層屏障,從妹妹神秘的溪谷間,牽連出幾道透明的銀絲,漆黑茂盛的芳草圍繞在隆起的部位,我的小妹妹已經完全成熟了。

我沒有使用蠻力分開妹妹的雙腿,舌頭輕柔地從膝蓋一直舔到三角的沃谷,汗水從妹妹潔白的肌膚中溢出來,我舔過的所在,留下一片鮮艷的紅。

“啊!”

妹妹終於失守了……通往美麗夢境的大門,隨著我耐心的愛撫而敞開,妹妹的防護逐漸崩潰,閉合的雙腿不停顫抖,大腿跟部湧出無盡的甘美。

我抬起妹妹的腰部,讓神秘的三角地帶在我面前綻放,細致的紋理與皺折有如藝術品,小口隱約張開,撲面而來熱氣與濕氣,模糊了我的視線,撥開草叢,直接碰觸著飽滿的花唇。

融化般的觸感,細嫩又充滿生命力,粉紅色怕羞的嫩肉像是活物似蠕動。我挖弄著深處的最敏感的肉芽,頓時,如噴泉濺出大量黏稠的淫汁,舔食著妹妹的甜美分泌,比起她的香津,這又是另一種滋味。

“不要舔那裡,很髒啊……”

妹妹像只熱鍋裡的蝦子,白皙的肌膚不斷轉紅,身體彎曲到幾乎要折斷了。

“不會,很美,豬豬的身體非常漂亮。”我輕輕在妹妹白嫩的屁股上拍了一掌,說道,“哥哥要進去了……”

“不行……不行……”

持續著無意識的呼喊,在肉芽上經歷了一小次高潮,妹妹正處於輕微的失神狀態。

我滾燙的龜頭頂在豐厚的肉唇上,堅硬的頂點已經稍微進去了,我有如拉滿的長弓,蓄勢待發。

“豬豬……哥……哥……愛你……”我在妹妹耳畔,輕聲說道。

“哥哥,求求你要溫柔一點……”

妹妹說出了開啟禁忌的咒語,我勃起的肉棒頓時更加凶猛,奮力插入濕潤的蜜穴中。溫暖潮濕的肉壁環抱著我,每一次摩擦都產生奇妙的快感。

但是,沒有想到,除了摩擦系數極高的花徑,還有一層薄膜阻擋我的去路。

妹妹果然還是處女……心裡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慚愧。

“啊……啊……啊!”

妹妹的淚花四濺,肉棒突破了少女的象征,繼續邁進,一片潮濕從我們的接合處溢出來,帶著濃厚的血腥味。

我不敢看,只是默默地、緩緩地挺動著……妹妹的表情充滿痛苦與掙扎,絲毫不見任何性交帶來歡愉,可是,她狹窄的秘徑箍住我入侵的龜頭,好像是小時候愛黏人的她總是纏在我身邊。

當時我只是感覺到厭煩,尤其與一群男生在一起玩的時候,可是,現在我使勁抱住妹妹,享受著兩人合而為一的甘美滋味。

慢慢地,妹妹的悲鳴聲逐漸輕了,規律的喘息跟比蜜還甜的哼聲萦繞在房間裡,我改變了姿勢,抱起妹妹,讓她的雙腿跨過我的身子,兩人面對面,坐在我身上。

妹妹似乎對這種姿勢感到十分難為情,側過臉,不願正面對我。

我吻著妹妹鹹鹹的淚水,感受著妹妹急促的心跳,熊腰一挺,火熱的肉棍長驅直入。全身乏力的妹妹立刻癱我身上,兩手環著我的脖子,倚在我強壯的胸膛上,妹妹的重量幾乎全都加在兩人連結的肉棒上,強烈的快感一波一波衝擊著我的身心。

“豬豬,你自己也要動一動。”

“……嗯……”

妹妹低著頭,雙峰彈跳著,害羞的小屁股往下一沈,一瞬間,我挺立的槍頭仿佛在火焰中,接受著鑄煉,強勁的電流貫穿我們之間。

兩人的體溫不斷上升,妹妹僵硬的身軀也滑潤起來,隨著我的突刺激烈地反應著,房間裡彌漫著淫穢的香味,“噗嗤……噗嗤!”猥亵的聲響如同交響樂章,我華麗又絢爛地演奏著妹妹完美無暇的身體。

“哥哥,豬豬太舒服了,豬豬快要死了……”

妹妹的身體開始瘋狂地旋轉、扭動,下流的腰部擺動有如舞蹈一般,緊密的磨蹭刺激,把我帶到最高點,我與妹妹都無法顧忌是否叫的過於激動,超過房間隔音的能力。

全心投入忘我的境界,享受著極致的歡樂,雖然,我誠摯地期望這一刻成為永恆,但是,我操勞過度的肉棒卻不這麼認為。

深入體內的肉棒開始不規律的顫動,我想即使是妹妹也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

妹妹慌張地哭道:“不……能射……進來……”

一直陶醉在快感中的我能夠反應的時間不過幾秒鐘罷了。我咬緊牙關,企圖控制下半身的爆發,只是妹妹激動到哭泣的反應,只會造成肉棒更加銷魂的刺激。

從前,我非常羨慕男優這個工作,如今,我終於體認到,妄想把快要發射的肉棒從濕膩溫暖的蜜穴中拔出來,這項任務有多麼艱钜……曾經堅持兩項對女孩子小小的溫柔,如今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竟然全都違背了。

我認輸了……乳白色黏稠的精液不停噴射,無數的種子鑽入妹妹的體內,事實上妹妹的蜜穴正疾速地收縮,像是幫浦般壓搾我的分身,直到枯萎干涸,我卻又忍不住激出體內最後一滴,仿佛要把鮮血都射進去。

終於,我在我最疼愛的妹妹身上,劃下了永不磨滅的痕跡,我徹徹底底擁有了自己的妹妹。

對不起。

哥哥不但是個笨蛋,還是個變態、色狼、淫魔、無賴……

*** *** *** *** *** ***

“起床了,懶蟲,你想要睡到什麼時候啊,要吃飯了。”

妹妹的呼喊把一切帶回現實,我逐漸從朦朧的夢境中清醒。

妹妹頑皮的表情帶著孩子般燦爛的笑容,已不是剛才羞怯滿足,沾滿淚痕的小女人狀;我不是置身在妹妹的神秘花園中,而是躺在自己垃圾堆般的房間裡。

“哥,你的襪子那麼髒,你還敢穿上床。”

妹妹用力推開我,拉扯著被子。

當棉被一掀開,空氣中立即彌漫著濃厚的栗子花香。

堅硬的東西高高撐起四角褲,尤其帳棚的頂端還是一片粘糊糊,把灰色的褲裆渲染成深黑,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噴發中的岩漿正在向四周蔓延……

貧僧法號“夢遺”。

有沒有搞錯?

身為一向只擔心彈藥不足的荒淫大學生,居然會像個蹩腳的國中生一樣,完全讓男人的尊嚴掃地。

當我還在因為現實的殘酷,暫時出現記憶體不足、程式暫時停止的狀況,只見妹妹捏著鼻子,神色自若地脫下我腌制數天的鹹菜襪子。

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

“快點滾出來,飯菜都要涼了,我肚子餓死了,不等你了。”臨走前,雙頰紅到不太自然的妹妹還用眼角餘光偷偷盯我的下半身,凶霸霸地說道。

我點點頭,露出苦澀的笑容……

不愧是品學兼優的模範生,不枉費我平日的潛移默化,她果然是我可愛又聰明、懂“禮貌”的好妹妹。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將如同我們之間點滴的回憶,永遠成為妹妹與難忘的小秘密吧。

“當心越吃越胖喔。”

望著妹妹的背影,我小小聲自言自語……

(全篇完)

*** *** *** *** *** ***

後記:

本文算是稍微改變風格之作,原本只想表達的輕鬆一點,卻身不由己地寫成現在這付模樣。

原本的設定幾乎全改(原本主角僅比妹妹大一歲吧),橋段、心裡獨白也修了好幾回,大概多寫了一個星期,也多了好幾千字。

所謂“脫缰野馬”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關於亂,敝人不是沒有寫過,但是,敝人只是喜愛那背德的刺激感,往往不著墨在真實的愛情,敝人期望除了單純的肉欲與戀愛感覺外,營造出不同於一般的氣氛,至於成果如何,還得視您的看法了。

人物背景是敝人蠻喜歡的一個AV女優:蒼井そら,連名稱也是一個AV系列。

請多指教。

謝謝。

妹の秘密 II

血緣是很奇妙的關系。

世上數億的生命全是截然不同的個體,僅有極少數因血緣相系。

血緣讓我們自然的、無私的去依戀愛護彼此,無形的牽絆把彼此的靈魂緊密串聯於一體,交織出永遠無法分割的情感。

諷刺地,血緣往往阻斷了心中最真誠的愛戀感覺……

*** *** *** *** *** ***

「媽,你在開玩笑吧?」

我的聲音激動到破音,手不由自主抖起來。

「就算妹妹也考上T大,也不需要搬來跟我一起住吧?」

「但是,她年紀還小,又是女孩子,一個人住外面很危險啊,跟你住同一戶生活方面可以互相照應。我剛剛已經跟房東談過了,你的室友這學期不是要搬家了嗎?正好讓妹妹搬過去。」

「可……可……可是……可是……」我整個人結巴成一團。

「作哥哥的不照顧妹妹,要誰來照顧妹妹啊,如果你不顧兄妹之情的話,就別怪老娘不顧母子之情,下學期學費與生活費你就自己想辦法吧。」

一聽到學費與生活費,我立刻肅然起敬。

「其實,照顧妹妹本來就是我的本分,做大哥的實在是責無旁貸,跟妹妹同住更是輾轉反側,求之不得,我恨不得妹妹明天就搬過來啊!」

「非常好,你搬出去住了幾年,總算是變成熟了,媽感到很欣慰,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妹妹周末就會搬過去。」

「喳,小人遵旨,請老佛爺慢走。」我捏著嗓子說道。

「嗯,小鄭子,你跪安吧。」

「喳!」

掛下電話之後,心中忍不住干聲連連。

學校旁,破舊髒亂的宵夜面店。

「別人都是跟女友同居,夜夜春宵,過著風流快活的日子。」

阿浩帥氣地抖著煙灰,一面大口扒著沾滿煙灰的魯肉飯,不屑地說:「你好歹混到大四了,都幾十歲的人了,居然淪落到跟妹妹同住一個屋簷下,你是「妹妹公主」看太多了喔?」

「話不是這樣講啊,作哥哥不照顧妹妹,要誰去照顧她啊,如果我不顧兄妹之情的話,豈不是豬狗不如的畜生!」

小丁好整以暇喝著台啤,淡淡地問:「其實,有的沒的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妹到底是不是正妹啊?」

兩道期盼的眼光同時射過來。

「當然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的正妹啊!」

我嚴正聲明:「我敢說沒有任何女人比我妹妹更適合「正妹」這個稱號!我們家姓鄭,她又是我妹,當然是不折不扣的「鄭妹」啊。」

阿浩跟小丁同時轉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際,只見天邊飄下一朵落葉。

「預祝你跟妹妹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美滿生活吧……」

提著外帶的馄饨面,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異常複雜。

老實說,妹妹到底是不是正妹,我真的不敢確定。大學之後,不常回家的我跟妹妹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匆匆一見或寥寥數語也沒有留下啥深刻的印象,跟一般女高中生似乎沒太大分別。

記憶之中,妹妹長的算是眉目清秀、五官端正,身高大概一六五左右,體型如果拿刈包來比喻的話,應該是瘦肉夾一塊爌肉,清爽中帶點油膩,就算不是正妹,肯定也不是恐龍妹。

唉,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就算妹妹是無敵正妹,作哥哥的又撈不到好處。

古語云:「虎毒不食子。」

就算是恐龍,應該也不會餓到生吞了自己的親大哥吧?

*** *** *** *** *** ***

周末早晨六點半電鈴聲瘋狂大響,硬生生把我吵醒,才把大門打開一個縫,只見一團粉紅色的身影竄進來。

「快點來幫忙搬行李!」小茹叉著腰說道。

強睜開睡眼朦朧,我仔細端詳了一下久違不見的妹妹。

印象中略肥的體態變的輕盈纖細,消瘦的瓜子尖臉沒有分半累贅,大眼粉唇都在標准之上,淡妝的臉龐雖然算不上明艷絕倫,卻有少女特有的清秀,可愛的小虎牙則為萌發中的俏麗娉婷,保留一絲稚氣未脫的清純。

波浪短發清爽可愛,一身短褲短T則顯得青春煥發,玲珑的身腰曲線表露無疑,尤其飽滿的雙峰似乎沒有因為擺脫嬰兒肥而縮水,依舊驕人,此時,不得不承認妹妹是一個讓男人心動的小美女。

「哇!你的行李也太多了吧。」

「後面還有一整車的東西呢。」小茹瞪了我一眼,嘟著嘴,順手把兩個重的要死的大行李袋仍給我。

花了整整一個上午,才把大小姐的行李搬運放置完畢。

「宿舍使用公約:一、髒內褲、臭襪子不准到處亂丟;二、馬桶蓋平常一定要蓋上;三、不准帶怪人回家;四、……五十七、垃圾分類要確實。」

妹妹拿出一本比字典還厚的宿舍使用公約,還要我蓋手印畫押。

「大概先這樣就好了,對了,你可不准偷看人家洗澡喔。」

喂!喂!

這間屋子怎樣都是我住了三年的宿舍,戶籍上我也算是戶長吧,這樣不給我面子,我怎麼忍的下去!

「對了,先提醒一下,媽有說過,要是哥敢欺負我,立刻取消生活費。」小茹躺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喝著冰可樂,輕描淡寫地說道。

什麼!

想不到妹妹外表變可愛了,胸部長大了,居然連性格也扭曲了,不懂得敬老尊賢就算了,還會借聖旨威脅哥哥,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哥,你在碎碎念什麼?」

「沒有啦,小的是在想等下的晚餐,大小姐想吃點什麼?」

「有什麼好吃的啊?」

我一臉卑微地說道:「想吃樓下鼎鼎大名的鹵肉飯加蛋配貢丸湯,還是對街遠近馳名的加面不加價的吃到撐陽春面?」

「聽起來都很難吃。」

「怎麼會呢?都是附近榮獲金牌獎的美食啊。」

「叫披薩外送好了,本小姐今晚懶的出門。」小茹嘟著小嘴說道,「為了慶祝人家喬遷之喜,當然由哥哥付錢喔。」

「遵命……」

我摸著薄薄的皮夾,開始為未來的人生擔憂。

*** *** *** *** *** ***

清晨。

我睡眼惺忪地刷著牙,一面端詳著掛在浴室裡的粉紅色胸罩。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