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の秘密

回到自己房間,剛才香艷的畫面還清晰地印在記憶裡,渾渾噩噩的我無意識地握緊下身,不停湧出的快慰幾乎要令我休克。

盯著電腦裡金發碧眼的大波美女,我專注地搓揉著硬直的肉棒,固執的欲望卻難以被滿足,腦中影像突然間變成妹妹出浴的身影。

驚恐的我努力想甩去不該出現的畫面,滾燙的情欲卻是對此特別有反應,不停衝擊中樞的快感強烈幾乎要射精,酥麻的滋味貫穿了全身。

小茹扭腰擺臀,慢慢朝我走過來。

「哥,人家的乳頭都硬起來了唷,那裡好癢。」

紅著臉的妹妹脫去身上輕薄透明的上衣,露出成熟豐滿的女體,搖著白嫩的乳實,妹妹大膽的曲起雙腿,淫靡的粉紅肉縫在我的眼前張開,夢幻般的色澤與新鮮感仿佛是從未被踏入的秘境,乳白色的黏稠蜜汁從中流洩出來。

「哥哥,人家下面流水了,人家好想要哥哥的肉棒。」

小茹激烈的扭著腰,玉指將自己羞人的部位徹底翻開,嬌聲呻吟:「喔喔喔喔,哥哥,人家被大肉棒插的好舒服喔,又熱又硬的肉棒好像要把人家的哪裡插壞掉了啦,喔喔喔喔,小茹不行了,喔喔喔!」

終於,沈溺在妄想中的我徹底宣洩出不該存在的淫欲……

*** *** *** *** *** ***

前言:有人在提問、猜測妹妹的秘密倒底是什麼?

老實說,妹妹根本沒有秘密。

這篇文跟周董的電影完全不一樣,周董把「不能說的秘密」當作主題,敝人只是拿「妹の秘密」充當標題而已。

請不解的讀者把「妹の秘密」當關鍵字拿去搜索一下,應該就可以知道敝人為何將文如此定名。

*** *** *** *** *** ***

走進便利商店,買了一張魔獸月卡。

面對自己幾周前脫序的衝動,認真地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大概是身為宅男的悲哀吧,不自覺地變的如此饑不擇食,連妹妹都淪為性幻想的對象。

古語云:「宅男兩三年,妹妹賽貂蟬。」

於是,我決定讓自己變的更宅,以達到宅族「無欲無求」的最高境界。

沉迷網路游戲應該是宅男的重要指標,我開始廢寢地忘食地沉迷魔獸,而成果也是非常卓越,除了翹課過度恐遭退學之虞,與嚴重營養不良、睡眠不足等後遺症之外,對小茹莫名其妙的遐想果然降到最低。

「同學,你要不要湊滿五百五十五元,可以換一個奇蒂貓公仔喔。」便利商店的可愛女店員微笑地背誦著最新一期的促銷活動。

「那再加上這一本「魔獸制霸●種田種到死●大全集」吧。」

「謝謝惠顧,請抽一張閱換卷。」

從簡陋的厚紙箱裡,我竟然抽出一張金光閃閃,亮到不行,表面還有經過鏡面3D處理的華麗閱換卷,只見上面寫道:奇蒂貓龜甲縛造型黃金珍藏限量版。

「這……是……三小?」我的臉上浮現三條線。

「啊啊啊啊!恭喜你,超限量版!」店員用高八度的不停尖叫。

「我不要這個,可以換一個正常一點的嗎?」

「同學,這是超超超珍貴的限量版耶,百萬分之一的機率,堪稱奇蒂貓公仔中的霸主,ebay上的拍賣價格已經破萬了。」

接過店員因感動而顫抖的手遞來的閱換卷,滿頭霧水地離開。

周六晚間。

妹妹呆在家裡,無聊地沒有任何活動。

「對了,我剛剛去便利商店買東西,順手抽中了什麼「奇蒂貓龜甲縛造型黃金珍藏限量版」的鬼玩意……」

話還沒說完,妹妹已經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我面前。

「公仔呢?」小茹一臉期盼。

「因為實在太珍貴了,所以三天之後,才會由奇蒂貓股份有限公司亞洲分部直接空運到台灣,然後再通知我去領取。」

我面無表情地忠實轉述店員的說辭。

「快把閱換卷交出來!」

「不要!聽說在網路上可以賣到破萬耶。」

「每天早上你賴床,是誰叫你起床的啊,期中考的筆記弄丟了,是誰幫你從垃圾堆裡找到的啊,還有上個月的機車罰單是誰借你錢繳罰款的啊。」

假裝沒聽到妹妹的話,我努力為了拍賣價一萬元作最後的掙扎。

「不然我把你國小就夢遺,國中還尿床的糗事全部公開喔!」面目猙獰,眉宇之間充滿殺氣,小茹凶狠地威脅道。

屈膝跪下,我痛哭流涕說道:「請大小姐多等三天,小的再雙手奉上。」

「乖……乖,這樣才乖啊。」輕輕摸著我頭,像是在拍一只看家的忠犬,哼著歌的妹妹得意地往浴室走去。

大概要來一場開心的美容泡澡吧。

望著小茹的笑臉,心底的失落其實帶著欣慰的情緒。

哥哥的尊嚴,零元;便利商店的奇蒂貓抽獎卷,五百五十五元;奇蒂貓龜甲縛造型黃金珍藏限量版,一萬元;兄妹之情,無價。

但是,正當我徜徉在兄妹情之中,某種邪惡的念頭突然侵入。

小、茹、要、去、洗、澡、了、耶!

腦海中出現妹妹超寫實的裸體影像,第一時間產生了生理反應,沉睡已久的邪惡欲望居然一口氣佔領理智,令我束手投降,而且長期的宅男式修身養性並沒有壓抑下不良的淫欲,心髒繃繃跳的悸動反而比之前更強烈。

不行啊……我要去刷英雄副本……我要去種田……我要打競技場……我要三階的鍛造錘……我要單挑一粒丹……

偷看自己妹妹洗澡,我還算是人嘛!

「不是偷窺!你只是恰巧走進浴室裡啊。」心底的謎之音突然插嘴。

不是偷窺?只是恰巧?

謎之音繼續游說:「是啊,恰巧經過,恰巧看到而已。」

好像蠻有道理的喔,我們共用一間廁所,我隨時都擁有使用權啊,不小心看到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啊,難道天底下有當哥哥的故意去看妹妹的裸體嗎?

耳邊傳來迷之聲大力的鼓掌聲。

不,我絕對不可以做那麼不正派的事情。

「嘿嘿,小茹現在應該在洗胸部吧,又大又圓,好想咬一口啊……」謎之聲的語氣說不出的無恥。

我以前沒的選擇,現在我想做個好人,我不是妹控,我是警察!

當我終於下定決心堅守兄妹關系的本份,絕不當一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卻發現自己站在浴室門口,正推開門。

浴室彌漫著水汽,隱約見到玲珑的身影,興奮的情緒被鼓動到最高。

對不起,小茹請原諒哥哥,哥真的不是故意要偷窺的。」我一面在心中真誠地自白,一面強忍著不讓鼻血噴出來。

只見妹妹一身整齊,正在梳頭發……

「哥,你要上廁所喔,先等五分鐘,人家梳一下頭。」小茹熟練地梳理著俏麗的短發,一邊塗著泡沫發雕。

「嗯嗯。」我面無表情地回答。

一個人在浴室,呆站在馬桶前五分鐘,嗅著浴室裡淡淡的殘香。所有所失的我正准備回房間,看個A光,稍微發洩一下,卻看到小茹大剌剌坐在客廳。

妹妹穿的無袖短衣非常透明,肉光致致極為誘人,完全沒有胸罩的束縛,胸前兩點隱約激凸,短褲則比一般的熱褲短窄貼身,加上褲管提高、側削的設計,看起來根本與內褲無異。

不設防的美態讓我看到停下腳步,而且妹妹還拿著一瓶莫名其妙的透明乳液不停往身上塗,優美的曲線畢露,油亮光滑的肌膚閃耀著猥亵的光澤,原本青春健康的身軀卻有種說不出的淫靡氣氛。

「那是什麼啊,油膩膩的看起來好惡心。」我言不由衷地說道。

「哼,說了你也不懂。」小茹說道,「對了,哥,過來幫人家壓著腳。」

於是,一身單薄性感的妹妹開始在哥哥面前,做起仰臥起坐了。

「仰臥起坐對瘦小腹最有用了。」

握著穠纖合度的小腿,堅挺的雙峰在眼前劇烈搖晃,從寬闊的領口可以清楚看見誘人的乳溝,呼之欲出的美乳因為激烈的動作,展現更立體性感的媚態。每當妹妹仰起上半身,幾乎給我要撞過來的錯覺。

「大概作二十下,就會感覺肚子像被火燒一樣,很有效喔。」

其實,我的小腹也有一團火在燒,卻是熊熊的欲火。

翹臀來回挺動著,姿勢讓我產生意識不良的聯想,尤其氣喘吁吁的妹妹還不時發出幾聲妩媚的嬌吟。汗珠從柔肌上冒出,包裹著股丘的短褲內清楚浮現私密而飽滿的形狀,貼身透明的衣服幾乎喪失實際作用。

催眠自己不是對妹妹有情欲,只是單純迷戀小茹绮麗的胴體,只是單純的雄性與雌性的本能吸引。事實上,銷魂的快感已經徹底征服了我,不自覺地跨線犯規去撫觸妹妹的嬌軀,探索著妹妹容忍的底線,沈溺在甜美的滋味之中。

手指輕輕掃過妹妹的小腹,可以清楚感受到纖細腰肢的擺動,熱度十足的魅力勾引著我繼續在誘人的臀腿附近作怪,下流的目光死命盯住高低起伏的美好部位,不安分的肉棒早已經硬到發疼了。

或許是作賊心虛,總感覺小茹其實看透了我不純的心機,只是一向刁蠻的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呻吟中參雜了幾句的低語。

耳垂紅透,小茹的粉頸染上誘人的顏色,嬌小的身軀微顫抖。

看著妹妹掙扎的模樣,讓我心生憐意,硬生生切斷心底謎之聲的鼓動,變態般的衝突逐漸平息……

*** *** *** *** *** ***

提著夢幻逸品,奇蒂貓玩偶。

大頭貓搭配上華麗的龜甲縛,還有璀璨奢華風的金色加持,果然是藝術的極致組合啊,一想到妹妹接過公仔的燦爛笑容,嘴邊忍不住洩漏出笑意。

當我歡欣鼓舞地返家時,突然有一道倩影從天而降,闖入視線中。

「阿鄭,好巧喔,幾個禮拜不見了,咦,這是奇蒂貓龜甲縛造型黃金珍藏限量版嗎?」

巧葳瞪大了明亮的雙眸,連平日溫柔婉約的音調都尖銳了幾分。

努力擺出最自然的笑容,我像個機器人般笨拙地點頭。

「好棒喔!之前,我為了收集全套的公仔,三餐都吃便利商店呢,結果還是沒有抽到這只限量版的,嘿嘿。」

長發隨風飄揚,巧葳美到讓人不敢直視。

「三個禮拜都沒來社團聚會了耶,上個禮拜還是你最愛的莫札特喔。」

勉強避開百萬伏特的電眼,我壓抑著抖音說道:「最近,我都在打魔獸,不是,我最近在忙著念書。」

「看不出來,你那麼用功喔,偶爾參加一下社團活動調劑一下也無妨啊,大家都很想念你呢。」巧葳的語氣居然有一絲調侃的意味。

「限量版呢,真好,下一次有機會借給我看看,好不好?」

霎時之間,懾人的甜美笑容像一只箭穿透心房,令我心跳停止,我顫抖結巴地說道:「……巧……葳……」

巧葳眨著足以刺人的超長睫毛,星辰般閃爍的眼波拋出一個問號。

「這個……公仔……送給你……好嗎?」

「啊!這怎麼好意思呢,這麼珍貴的東西……」

「我只是隨便抽到的,你喜歡的話,請拿去吧。」一股熱血往腦袋裡衝,眼前的景物都變的通紅,我可以清楚聽見自己超激烈的心跳。

「阿鄭,謝謝你了,我真的太喜歡奇蒂貓了,謝謝。」

凝視著巧葳的笑臉,傻笑的我同手同腳僵硬地轉身,沒想到,居然纖纖玉手簽住我的臂膀,將我拉回來。

「阿鄭,下周末你願意跟我去吃個飯,當作謝禮嗎?」

聽到最後幾個字,我已經快要昏過去了,好像要爆炸了一樣,仿佛漫步在云端,整個人輕飄飄、軟綿綿,一點力氣也沒有。

還沒打開家門,小茹已經衝出來了。

「哥哥,外面很熱吧,真是辛苦了,要不要喝一點冰可樂啊?」

小茹端坐在玄關門口,迎接滿身大汗的我。

「人家今天特別作了你愛吃的豪華什錦義大利面,還有又香又脆的炸雞,還有超級辣的麻辣火鍋,今天晚上我們開開心心地大吃一頓!」

突然之間,我從擁抱著美夢的天堂掉落到無間地獄。

「公仔呢?」小茹問道,「喔,你是特別收藏在包包裡吧,嗯,專家指出太陽光直射可能會導致公仔變質、塗料褪色,想不到哥哥那麼有心。」

「呃……這……個……嘛。」

「哥哥,你別賣關子了啦,人家嘴上不說,心底真的非常感動。」

小茹滿臉甜笑,挽著我的手,低著頭,居然有一絲羞澀。

「從搬家過來,哥哥就一直照顧我,雖然有時候不太可靠,哥哥的心意人家都感受到了,這一次又甘心情願送給人家這麼棒的禮物,我真的好開心喔。」

「謝謝。」小茹冷不防在我臉頰上留下一個輕輕的吻。

整個人像是被拔插頭的電腦,徹底停機,努力想找尋一些藉口,例如,在路上遇到瘋狂的奇蒂貓粉絲,被搶劫一空,或者是飛機失事,空運失敗,公仔已經沈到平靜的太平洋底了。

但是,我不由自主地說了實話……

「呃……呃,我把玩偶送給巧葳了,而且她還答應跟我約會呢。」

總是完美無瑕的笑容一瞬間僵住。

從未看過小茹臉上有過如此複雜的表情。

「送給巧葳了啊,喔喔,還要跟你約會,很好啊。」小茹飛快地又擠出了燦爛的笑臉,笑道,「沒關系啦,不過是一只玩偶而已,人家完全不介意的。」

可是,剛才訝異、委屈、失望、心疼混和的表情卻深印在我的腦海裡面,一次又一次反覆播送,完全揮之不去。

「這頓晚餐就當成慶祝你的約會好了。」小茹拿起炸雞,狠咬了一口。

晚餐時,妹妹不停夾菜給我,溫柔地像是一個「普通」的妹妹,豐盛的餐桌上充滿了她的笑聲,看似溫馨的場景卻比起跟她吵架更讓我難受。

感覺妹妹失落的不是珍貴的奇蒂貓玩偶,小茹真正在意的似乎是一種無法開口的情緒,也是我一直避免去正視、一直逃避的情緒。

強顏歡笑背後,一層無法言喻的隔閡在我們之間展開。

表面上,我們依舊如常,打鬧拌嘴,可是兄妹和諧美妙的默契卻已經徹底被我撕裂,彼此微妙的感情變質成尷尬而令人心痛的關系。

周五晚上。

「哥,你明天就要跟巧葳約會了吧。」晚飯之後,小茹出奇地沒有「躲」進房裡,還主動跟我攀談。

「是啊。」我心虛地回答。

「記得買一束花給她喔,要又漂亮又大又奢侈的那種,最好讓巧葳都拿不動的那麼大一束。」小茹順手給了我一張花店的名片。

「我覺得巧葳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女生。」

「傻瓜,花不是買給女人看的,是給旁人看的。女人喜歡的不是花本身,而是喜歡炫燿被人寵愛的感覺。」

「是喔……」

「什麼都不懂,活該你沒人愛。」小茹嘟著嘴,繼續追問:「對了,你們明天的約會計畫呢?」

「應該就是看電影、逛逛街、吃飯吧。」

「你漏了最重要的一點。」小茹輕輕指了自己柔嫩的櫻唇。

「你是說……接……吻嗎?」

「用力握住我的手腕!」小茹拉著我大手,摟住柔軟纖細的腰肢,小手輕輕扶在我的肩頭上。

「不能一昧溫柔,這種時候就要發揮男子氣概,要強硬一點,不能讓女孩子產生猶豫。尤其是像巧葳這種大小姐,你溫柔地對待她是沒用的,一定要表現出男子氣概,才能讓她動心!」

距離小茹的鼻尖只有一公分,淡雅的香味不停往鼻子裡鑽,我無法認真去聽妹妹的話語,暈陶陶的感覺包圍著我。

「一開始別伸舌頭喔,等到女方態度有點鬆動,就大方地舌吻下去!」

妹妹像是專門指導接吻的老師一樣,態度嚴厲的讓人想偷笑,可是,面對此情此景,我不但完全笑不出來,還有一種莫名的情緒。

「哥,你現在可以先練習一次。」

「練習?你的意思是?」

小茹默默閉上眼睛,睫毛顫動,吹彈可破的唇瓣散發誘人的光澤。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