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の秘密

呆呆地望著妹妹,全身上下不停抑止地顫抖,手腳卻無法自制地托起秀氣的下颚,慢慢地靠近過去。

我們的唇徹底連成一體。

精致的觸感、甘美的滋味從甫接觸的那一點開始擴散開來,將一切不安與猶豫徹底吞沒。

從來不曾嘗過如此的滋味,比起我過去親吻過的任何唇,妹妹的味道是如此獨特而迷人,仿佛把我整個人吸進去,朦朧不真實的感官刺激令人迷醉。品味著滑膩飽滿的唇瓣,嘴唇貼合的銷魂噬骨,專屬於妹妹的味道不停從中滲透過來,無法形容在口腔裡徘徊的感覺。

小茹輕輕發出一聲嬌哼,半依偎著我的嬌軀仿佛軟了起來。

嚴格遵守妹妹的指導,放肆的舌頭趁機鑽進小嘴裡,吸吮著口腔裡每一分的柔軟與香甜,蜂蜜般唾液流入喉中。強硬的攪拌著小茹的香舌,無畏她的抗拒與閃避,饑渴地吸著濕滑的小舌。

唇分。

透明黏稠的口水由我們相連的唇間拉出銀絲,滴掛在小茹的嘴角,閃耀而淫猥的景象完全不該存在於兄妹之間。

胸膛毫無保留地壓迫著妹妹渾圓飽滿的嬌乳,可以感受到乳球正擠成淫靡的形狀,強勁的彈性帶來更直接的感官享受,我清楚地感受到彼此激烈的心跳。右手不知不覺侵犯著肉感的豐臀,不規矩的指尖在豐腴的臀肉上躍動,大腿磨蹭著妹妹股間的禁區,左手不知何時托著妹妹顫動的乳峰,溫柔地按揉著。

整個人壓著嬌小的身軀,當小茹出現一絲空虛,我會用盡心思安撫,當妹妹產生一絲掙扎,我則紳士地給予她喘息的空間,無須言語和暗示,突然之間,我感覺彼此斷裂的默契仿佛在此刻重新被接合起來。

我們再度吻在一起,耳畔回蕩著妹妹的嬌吟,嗅著妹妹的體香,擁抱著妹妹的胴體,從四面八方感受著妹妹賜予的快慰,我發現自己完全不在意肉欲的滿足與官能的宣洩,只是毫不保留地釋放心中的感覺,宛如愛侶般親暱地品味著禁忌而純粹的快感。

「小茹,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說什麼,但是一股自然衝動驅使之下,我只想順應這股真實的衝動,發洩出心底最真實的想法。

可是,小茹卻翻身躲開,緊緊摀住我的嘴,表情難以解釋的複雜。

「嗯,就是……這樣,你已經完全……學……會了,明天好好加油吧,希望哥哥能跟巧葳順利地交往下去。」

妹妹頭也不回地跑進房裡,「碰!」用力地關上門。

刹時間,我仿佛懂了,仿佛又完全不懂……

*** *** *** *** *** ***

一個晴朗無云、非常適合約會的日子。

巧葳穿了一襲連身的雪紡洋裝。

骨感粉嫩的香肩畢露,繞頸的系帶環過天鵝般優雅的長頸,略低的領口展露著平日罕見的性感,裙子的長度猶在膝蓋上方,裙擺內搖曳的玉腿穠纖合度,典雅的露趾涼鞋有一點悠閒感,更顯俏皮,不堪一握的腰身點綴著無瑕的曲線。

純淨雪白的衣裳襯托著巧葳脫俗出塵的麗質天生,粉嫩的柔肌則絲毫不遜於一身打扮,清麗的不食人間煙火,宛如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小公主。

只見過潔淨素雅的巧葳,從來沒有看過如此精雕細琢的巧葳。

「好看嗎?」巧葳輕巧地轉了半圈,蓬鬆的裙擺飛舞。

「嗯,很漂亮。」我偷擦去臉上的汗水。

笨拙地拿出藏在背後的花束,不如小茹所說的那般華麗誇張。畢竟,面對女店員讪笑的表情,漲紅臉的我根本說不出口浪漫過頭的九十九朵玫瑰,只是請她幫忙搭配約會用的普通花束。

「這是送給我的嗎?好美喔,是我最喜歡的香水百合耶。」

非常意外的,充滿驚喜的美麗笑容蕩漾開來,由心海掀起無限漣漪,白膩的粉頰透出一層紅潤,我不由得看到癡了。

呆望著捧著花的絕世佳人,瞬間,原本有點尷尬的氣氛轉變,仿佛花瓣滿天飛舞的浪漫場景,一場單純的邀約突然產生了約會的微妙感覺。

一出純愛電影。

大螢幕上俊美的男女戀人由於連串的誤解而分離,卻因為一場奇跡似的巧合再度結合,糾結煽情的劇情讓全場的女性同胞如癡如醉。

突然回想起小時候第一次跟妹妹去戲院看電影。小茹的視線被前排的大頭擋住,什麼都看不見,我只好把她抱在膝上,直到看完電影,兩腿全麻了。

當時小茹滿足的神情突然清晰起來,仿佛就在面前,嬌憨可愛的小圓臉,緊拉住我的衣袖,一面問著劇情的天真模樣充斥在腦海裡。

恍惚之間,漆黑的劇院燈光亮起,觀眾們開始散場……

「好可憐喔。」巧葳用粉色手帕拭淚,翹麗的睫毛上沾了水鑽般的淚滴,白皙的面頰上還留著幾道淚痕。

「嗯,真有趣,不,我是說真感人。」

不敢直視眼光閃閃的巧葳,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們隨著擁擠的人潮,慢慢離開被回憶填滿的電影院。

漫步在東區最熱鬧的大街上。

「阿鄭,你好像很熱,要不要喝一點冰沙?」

濃郁的香蕉冰沙遞到嘴邊,彎曲的吸管上還留一枚淺淺的芳唇印記,我帶著些許遲疑,含住比冰沙還甜的滋味。

香蕉的甜美化開,冰涼的口感再度開啟了塵封的記憶。

從前,貪吃的妹妹最愛吃冰了。每一次我們買冰棒的時候,小茹匆匆吃完了自己的那枝冰,都會跑過來舔我的冰棒,最後,我的冰棒通常整枝都會莫名其妙地落在她手裡。

我一面發愣,一面吸著冰沙。

「嘻嘻。」展露著迷人的甜笑,巧葳不經意地挽住我的臂膀,柔軟的嬌軀偷偷倚偎過來,仿佛熱戀中的情侶。

比想像中更豐滿的椒乳微微湊過來,輕輕頂到腰側,觸電般的感覺令人怦然心動,醉人的香氣彌漫開來,嗅著發絲散發出的芬芳,令人陶然迷醉,不知不覺中,我居然摟著巧葳不容侵犯的細腰。

「我很少跟男生一起出去玩呢,不,其實,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跟……男生……正式的……約會呢。」巧葳紅著臉,小聲細語,「人家一直很欣賞……阿……鄭呢。」

欣……賞……我?

「看起來呆呆、傻傻的,不太起眼,卻讓人感覺很有安全感。就算是做一些辛苦的勞動雜務,也總是一臉笑咪咪的。」

「那是因為我什麼都不會,只好做出笨力氣的雜務啊。」我搔著頭回答。

巧葳認真地搖著頭,說道:「你知道嗎?我有一個哥哥,大我五歲。一臉呆呆憨憨的樣子,看起來既不帥氣,也不聰明。」

「從小到大,大家都讚美人家像是小公主,笑稱哥哥反而像是我的跟班,呵呵呵,可是,我最喜歡的人就是哥哥。」

完全陷入回憶之中,無法自拔,巧葳滔滔不絕地說著。

「小時候,總是跟在哥哥屁股後面到處跑,有一次,我們偷偷跑去工地玩,我不小心絆倒了,哥哥為了保護我,整個人立刻撲過來,弄的滿臉都是血,我嚇得哭了,還在流血哥哥卻摸著我的頭,溫柔地問我有沒有受傷,最後,哥哥整整縫了七針,留下好大的一塊疤痕。」

「一直到國中,我還是好喜歡哥哥,還傻傻的想跟哥哥結婚呢。後來,他去美國念書,變的不容易聯絡,兩年前,哥哥在洛杉矶娶了金發碧眼的美女。」

巧葳勉強的笑靥中藏不住一絲遺憾與落寞。

「那時我還忍不住哭了呢。」

火熱的身軀貼緊,冰涼的圓耳環碰撞著我因緊張而顫抖的面頰,青蔥般的指頭輕撫著我額角上的小疤,巧葳柔聲耳語傳入耳畔。

「這是去年搬鋼琴撞傷的吧?」

「啊……是啊。」我傻笑說道,「都怪我太粗魯,差點撞傷小玉學姐。」

「那是為了要保護小玉學姐才弄傷的吧。」巧葳竟然在傷疤上輕輕一吻,微笑地說道,「其實,阿鄭跟我的大哥……一樣溫柔。」

櫻唇貼著耳垂,玉頸後側的幽香更加濃郁,濕軟的觸感像是觸電一樣。

兩人的視線正對,她突然紅著臉,閉上星辰般的眼眸,悄悄地噘起泛著柔亮光澤的粉唇,仿佛正負極磁性吸引,兩人逐漸以完美的角度嵌合起來。

含蓄而熱情的吸啜送來夢幻般的悸動,飄然暈眩的味道跟妹妹的香甜完全不同,巧葳的紅唇沒有妹妹的柔軟,卻更加飽滿、更有彈性。

天空飄落雨絲。

充滿詩意的雨點打濕了我們單薄的外衣,柔順的發絲在雨線間飛舞,濕潤的雨珠順著巧葳的臉頰滑落。

默默指向前方,巧葳細如蚊聲地說道:「我們可以去那裡避一下雨。」

缤紛的霓虹招牌閃爍,煽情的文字赤裸裸地勾勒著愛情賓館的看板,令人臉紅心跳的情節仿佛浪漫的韓劇。

總使我再笨上十倍,也瞭解巧葳對我的暗示。

水晶般透明無瑕的面頰紅的像是熟透的草莓,巧葳依偎在懷裡,微微發顫的身軀似乎混合了緊張和興奮的複雜情緒。

「像哥哥一樣的疼愛我,好嗎?」巧葳的尾音不停顫抖。

看似單薄的身軀其實非常有料,柔軟到仿佛會融化的椒乳半主動地迎上我的手掌,傳來難以言喻的觸感,側面零星的接觸變成正面全面性的貼合,火熱的體溫燒灼著我的胸膛,巧葳虛幻的美以無比真實的模樣撲面而來。

抱著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哥哥」兩個字卻像天邊閃電劃過心頭。

朝著目標慢步,混亂翻騰的思緒逐漸變成一片空白……

*** *** *** *** *** ***

推開家門,拖著沈重的腳步,頹然跌坐在地上。

「哥,你怎麼淋的那麼濕?」小茹驚訝地望著全身濕透的我。

「怎麼搞成這樣?」小茹用大毛巾擦拭著我濕冷的身子,著急詢問:「約會發生什麼意外了嗎?」

擺了一個有點苦澀的笑臉。

「她說喜歡我。」

我的語氣淡然而豁達,冷靜地仿佛訴說著別人的事情一般。

「我們接吻了……她還暗示我們可以……去賓館……」

「真的嗎?哥哥,恭喜你啦,想不到哥哥怎麼行,全校第一美女居然說喜歡你耶,哈哈,還馬上就帶去賓館了喔,呵呵呵,動作還真快。」

面色蒼白的妹妹顯得有點兒歇斯底裡,笑容完全擠成一團。

「可是,我拒絕了。」

「啊!你發什麼瘋啊!」

「嗯,我可能真的瘋了。」凝視著剔透無邪的雙瞳,我笑道,「我說……我心裡已經另外有……喜歡的女孩。」

「你胡說什麼啊,你一直暗戀喜歡的人就是巧葳啊,哪裡還有什麼另外喜歡的女孩,哥哥根本是在騙人嘛,耍帥也要有個分寸啊。」

「沒有騙人!」

緊緊握住小茹顫抖的小手,在她來不及反應的時刻,將她整個擁入懷中。

溫柔地親吻著柔潤的雙唇,舌頭硬生生擠進小茹來不及緊閉的小嘴中,雙手緊緊環抱住嬌小的身軀,品嘗著令人瘋狂的深吻。

妹妹用力推擠著強壯且充滿侵略性的肩膀,指甲狠狠刺劃破肩頭,留下數道血痕,不安分侵犯領地的唇被咬破,夾雜著混濁不清的呻吟,鹹熱的腥味伴隨著妹妹香甜的唾液在口腔裡融合。

「不行啊,不可以!」

小茹一口咬在我的手臂上,留下清晰漂亮的齒印。

可是,激烈強硬的撫弄並沒有因此退縮,我繼續熱吻著妹妹,大手更積極地開始放肆,敏感的小茹逐漸投降,放棄了強硬的抵抗,只是發出高亢的嬌哼,任由固執的手掌在性感帶周遭愛撫。

「喔喔……那裡不可以摸……會有反應的……啊啊……喔喔喔!」

熟練地解開鵝黃色的挖背小背心,繼續扯開可愛的粉紅圓點胸罩,熱情的眼光凝視著勉強遮掩的嬌乳,頑皮豐滿的雙峰不但掩蓋不住,反而被倉促的防護擠成更淫糜的形狀,櫻色的乳尖翹起,隨著急促的呼吸左右震蕩。

「茹,哥哥每天都在幻想小茹的裸體。」

一手托住粉嫩的乳球,享受豐乳飽滿的份量,任由美乳在掌心抖動,左手則調皮地掐住粉紅色的櫻桃,慢慢扯動著,吸著逐漸膨脹的乳輪,以舌尖挑逗著成熟的甜美櫻桃。

「小茹的乳頭硬起來了……」

右手大膽地伸進妹妹的裙底,一口氣拉下短裙,分開緊夾的大腿,手指默默停放在象徵禁忌的誘人門扉前面。

「我們是……兄妹啊,不可以……做這種事……情啊!」

「不!因為小茹是我的妹妹,我才會愛上你!」停止了熱烈的揉弄,我認真地凝視著在懷中無助的妹妹。

妹妹睜大了噙著淚水的雙眼,不敢置信地望著我。

「哥哥,你不要亂說啊,人家是你的妹……妹……啊啊啊!」

棉質的褲底已經濕透,彌漫充滿了香甜微酸的氣息,具有奇妙黏性的分泌從股間拉出閃亮的絲線,淫靡的氣氛與妹妹可愛的表情毫不相稱。

「我是認真的,小茹討厭哥哥嗎?」

妹妹沈默了三分鐘,側過小臉,搖動著滿頭紅棕色的發絲。

「那麼,喜歡哥哥這樣子……愛……小茹嗎?」

指頭慢慢侵入,內褲底部逐漸浮現嬌嫩绮麗的形狀,進入半公分的指尖感受到莫名的灼熱與彈性,逐漸陷入的手指與由四方包覆過來的嫩肉緊密地貼合,幾縷黑色的芳草從旁冒出來。

「哥哥……好奸……詐……完全不考……慮人家的心情……嗚嗚……」小茹的啜泣不知道是因為心情或肉體上的刺激,只見淚水如打開的水龍頭般湧出。

「小茹永遠是哥哥最寶貝的妹……妹……」憐愛地吻著妹妹嘟起的小嘴,我柔聲安慰道,「對不起,傻哥哥把你的公仔送人了,哥哥以後絕對不敢了。」

小茹擦著淚水,仰頭迎合深吻,小聲問:「兄妹真的可以做……愛……嗎?」

「傻瓜,妹妹一輩子都是屬於哥哥的,哥哥絕對不准別的壞男人碰小茹一根手指頭喔!」我一路從小嘴吻到小茹蘋果般紅潤的臉頰。

「連手指頭都不行?」

「哼,連指甲都不行!」我貪婪地吸著小茹玉蔥般的手指。

「嘻,只會胡說八道,人家才不相信呢。」

「那哥哥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好嗎?」稀疏而柔順的漆黑絨毛平躺在贲起的肥沃丘陵,優美飽滿的兩片肉唇隱約張開,晶瑩剔透的裸體正等待我的疼愛。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