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の秘密

緩緩剝開花瓣,粉紅色的秘肉暴露在明亮的燈光下,我溫柔地挖弄著溫軟的蜜穴,從深處湧出大量濃稠的花露,肥厚的黏膜燙的駭人,鮮美的嫩肉纏著我的手指不放,仿佛軟體生物般抽搐。

靈活的舌頭在花房中攪拌,嘴裡的味道逐漸變的濃厚,空氣中也彌漫著發情的氣息。舌尖刺激著閃著淫穢光澤的秘核,修長的身軀蜷曲扭動,完全動情的胴體完全不聽主人使喚,努力分泌著淫蜜。

「我知道妹妹最愛的男人就是哥哥,對嗎?」

「不要臉!」小茹全身酸軟地依偎過來,卻擺了一個可愛的鬼臉。

「茹,你自己有沒有自慰過啊?」我笑道,「小茹的身體那麼好色,一定常常躲在房間裡自慰喔。」

「胡說八道,哥哥是色狼!變態!」

用力把長腿分開,讓秘部徹底綻放開來,我拉著小茹的玉手去碰觸已經粘糊糜爛的肉洞,淫笑道:「乖,聽哥哥的話。」

修長的食指鑽入蜜洞,來回抽弄,中指則靈活地在核心上撥動,原本勉強的動作馬上變的熱衷而狂野,悅耳的哼聲不經意地從小嘴裡流洩出來,「咕噜……咕噜!」淫猥的聲響從自行蠕動的美麗肉洞中傳出來。

食指與中指巧妙地夾住小巧的突起,熟練地搓揉,順時針旋轉著膨脹紅腫的櫻桃,熱切地安撫自己敏感的美乳,上下規律的動作讓妹妹陶醉不已,腰部與隆臀以妖魅的姿態扭動著。

「屁股搖的那麼淫蕩,茹根本是癡女嘛。」

「其實,人家一直偷偷幻想跟哥哥做愛。」在羞怯與快感掙扎之下的小茹突然告白,一直瀕臨理智崩潰的妹妹終於忍不住坦白出羞人的真心話。

「人家犯錯的時候,希望哥哥能狠狠打人家的屁股,怎麼樣用力都沒關系;假如小茹很乖,人家想要哥哥的親吻,要舌頭伸進來的那種吻;還有小茹的身體每次被哥哥碰到,就會好熱、好癢,好想要哥哥的……」

「人家知道自己長沒有巧崴學姐漂亮,身材也不如學姐棒,哥哥千萬不要討厭小茹喔,小茹會努力減肥的……」

「茹!哥哥愛你!你是最美的女孩,哥哥一輩子都愛你!」

我一把握住小茹空閒的乳峰,使勁地捏著,欣賞著成熟的乳實不停變化成淫糜的形狀,品嘗著彈力與柔軟度的角力,另一手則覆蓋著隆起的臀丘,五指全都陷入充滿彈性的臀肉裡,仿佛要結合成一體。

拍打與揉捏的粗魯動作發洩著這段日子以來,我對妹妹壓抑的所有淫欲,令人癡愛到發狂的胴體則誠實地反映著我的感情。

「人家想要哥哥的肉棒……插進來……喔喔……人家好熱……喔喔!」小茹的呻吟洋溢著小女人的嬌媚,笨拙地摸索著硬挺的肉棒。

濃郁的分泌充分代表了適當的時刻已經來臨,堅硬的肉棒高舉成九十度,馬眼溢著象徵欲望的分泌,對妹妹的愛意與肉體的渴望已經密不可分。

妹妹羞澀地平躺,胸部急促地抖動,雙腿大方展開,缤紛艷麗的粉紅色樂園之中居然隱約可見一層乳白半透明的薄膜。

「小茹還是處女啊?」

「嗯嗯……哥哥要溫柔一點喔……」

凶狠的龜頭頂著完全張開的肉門,深入的動作原本想停緩下來,妹妹的深處卻像是有一股吸引力,令我無法自己。

「感覺怎麼樣?」

秘境承受著第一次強大的侵入,抽搐的身軀不能掩飾妹妹的恐懼,我盡量想獻出溫柔,可是,狹窄到難以前進的花徑卻讓我不得不狠心。

「好……奇怪……的感……覺喔。」小茹的嬌吟尖銳而羞澀。

妹妹咬牙強忍痛楚的模樣令我無比心痛,銷魂的快感卻不停由狹窄肉壁的磨蹭間洩出,讓我忍不住要發射了,輕撫著因劇痛而扭曲的俏臉,粗魯的肉棍猛然貫穿刺,飽滿的股間慢慢溢出醒目的血珠。

「喔喔……痛……痛痛……啊啊啊!」

面對妹妹的哭喊,我幾乎反射性地要將肉棒抽出,但是,下一秒鐘翻騰起來的官能快慰卻徹底淹沒了一切,痙攣的蜜境帶來夢幻般的快感,每次抽插都有融化一樣的美妙刺激。

我狂吻著妹妹,確認著深怕是虛幻的愉悅。

「喔……那裡被塞的滿滿的……喔喔……哥哥的肉棒一直……插進來啊!」閉緊雙眼的妹妹發出模糊的哼聲,纖腰也流暢地挺動了起來。

「舒服嗎?」

「好痛……好熱……但是……好舒服喔……」小茹忘情地哭喊。

「從今天起,如果茹不乖的話,哥哥就會用肉棒好好懲罰你喔。」我加速腰部的擺動,說道:「如果妹妹很乖的話,哥哥也會獎賞小茹最愛的肉棒,反正,哥哥每天都要跟茹做愛,好不好?」

小茹光滑的胴體上佈滿晶瑩的汗珠,厚實柔軟的乳房壓在我臉上,下半身巧妙而熱情地扭動,堅硬的肉棍一口氣挺到最深的底部,狠狠戳在肉心上,強烈的酥麻快感讓我們同時發出放聲尖叫。

妹妹以實際行動做出最誠實的回答。

我含著發硬的乳珠,抱住妹妹的粉臀,扎實地進行活塞運動,身體碰撞的激烈旋律回蕩在屋裡,心中終於產生了佔有妹妹的真實感。

「還會痛嗎?」

妹妹眼眶泛紅,給了我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輕輕地搖頭,眼角的淚光卻忍不住順著粉嫩的面頰滑落。

用盡全身上下全部的愛戀,給妹妹一個幾乎會窒息的深吻,把她整個人抱在懷裡,兩個人躺在地板上,我一面吻去她臉上的所有淚滴,一邊默默從玄關的角落裡撿起准備好的一把花束,珍重地放入小茹手中。

九十九朵火紅鮮艷的玫瑰花束。

妹の秘密 III

人生總是會面臨許多尷尬。

勉強衝進廁所,終於舒坦之後,猛然發現衛生紙用光了;對著美女擺出自認最帥的笑容,離去時才發現一直沒拉上褲子拉煉。

某些尷尬讓我們羞愧臉紅,令我們無地自容,使我們不敢踏足某地、面對某人,可是,某些尷尬卻是更加意義深遠,而且永遠無法挽回。

──昨晚,我跟妹妹做愛了。

*** *** *** *** *** ***

躺在單人床的左半邊。

在二十三分鐘前,已經完全清醒,不過我既不敢睜眼,也不敢起身,甚至還偷偷裝出依然熟睡的沉重呼吸聲。

身旁躺的不是別人,就是我的妹妹。

依然在熟睡的妹妹。

其實,快速拿起床邊的襯衫、牛仔褲,然後奪門而出,所需的時間大概不到一分鐘,但我怕的就是四目相對的刹那,還有妹妹不可預期的表情。

酒醉、胡鬧且意氣用事的夜晚過去之後,原本平凡單純的兄妹之間剩下滿滿的尷尬。忍不住懷疑妹妹也在裝睡,畢竟從小到大,她從未放棄捉弄我、跟我斗嘴的機會,從某種角度來說,現在是非常好的機會讓我羞憤到自殺。

所以,決定把發球權不負責任地讓給妹妹,等待她先清醒過來,讓她先面對彼此間的尷尬,對於我始終如一的任性,猜想妹妹已經習慣了吧。

過了半小時。

想尿尿不敢動,背後超癢不敢抓,無法形容此刻又悶又難受的心情,更別說今後該如何面對我跟妹妹超級尷尬的未來。

──人如果不想後悔,最好別作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 *** *** *** *** ***

周末,晚上,七點半。

妹妹說家裡的熱水器壞掉,要來我這來借浴室。

當然,我沒有理由拒絕。

「嘩啦……嘩啦……」浴室裡傳來激烈水聲,還混著幾句悅耳的歌聲,我默默躺在沙發上喝啤酒,欣賞著無聊的電視節目。

自從上班之後,妹妹漂亮了不少,不,應該說會打扮了不少。

懂得用俏麗的卷發遮蓋不夠瘦的臉蛋,懂得用濃厚的眼影與口紅勾勒更完美的五官線條,也懂得小露乳溝,增添女性致命的魅力。

終於擺脫了從小到大始終有點男孩子氣的形象。

「唉,我家的爛熱水器沒事就壞掉,真氣人!」

滿嘴唠叨的妹妹用毛巾擦拭半濕的頭發,身上只穿了件寬鬆,直到膝蓋的白色T恤,一雙長腿意外地筆直勻稱,下半身顯然只穿了件小內褲吧。

只見她豪放大方地側坐在沙發上,純白的上衣裡面沒有胸罩的痕跡,雙腿交叉翹起來,鵝黃色圓點內褲馬上曝光給我看。

從沒預期妹妹會穿什麼蕾絲、縷空的性感內衣褲,不過,她如孩子般的隨性自然卻是出乎我的想象。

「喏。」若無其事的我遞了罐冰啤酒給妹妹。

「呼!」妹妹一口氣喝光整瓶啤酒,順手拉開第二罐的拉環,笑道,「剛泡完熱水澡,喝冰的啤酒最爽了!」

「你居然在看台灣偶像劇喔?真夠台。」

「鄉親啊,這就是愛台灣啦。」我沒好氣地回答。

「這麼無聊,虧你也看的下去,有沒有什麼好的影片可以看啊。」大口豪邁地灌著啤酒,一面不停搖頭歎氣,妹妹留意到放在台子上的幾片光盤。

「這些都是A片耶……」妹妹翻閱著片名露骨的光盤。

嗯,沒有錯,當中除了一片是國際大導演所拍的巨片「色●戒」之外,其它整迭毫無遮掩的都是各式各樣的A片。不要怪我為何如此不小心,獨自居住的單身男子沒有理由要把色情光盤妥善收藏,來造成自己的不便啊。

「其實,我長那麼大還沒看過A片。」妹妹小聲說道。

嗯,其實,你的哥哥長那麼大,也沒玩過3P呢。

「所以呢?」我強壓下心中OS的渴望。

「可以看嗎?」妹妹的表情相當正經。

雖然有點猶豫,面對已成年的妹妹,我沒有理由反對。難不成,要語重心長地跟妹妹說:「很多情色場面都是因為兄妹一起看A片,一不小心亂倫了,所以我們還是別看比較好吧。」

基本上,這好像是心裡有鬼的戀妹控說的台詞。

所以,能做的僅是把妹妹手中立花裡子主演,帶點SM情節的癡女片,輕巧地換成由吉沢明歩擔綱的新片。

摒息以待,好戲登場。

只見吉沢展露甜美迷人的無敵笑容,穿著一襲漂亮的洋裝,擺著各種撩人的姿勢。當然,她沒有穿著洋裝太久,兩位僅著內褲的彪形大漢左右夾攻,一邊上下其手,一邊寬衣解帶,背景音樂漸熄,畫面中充滿淫猥的喘息與呻吟。

「她的胸部好像有點不太自然。」妹妹的語氣也非常不自然。

「嗯,網絡上有人說吉沢是假奶。」

「是假的喔,可是隆的不錯耶,形狀大小都漂亮。」

「喜歡的話,你也可以去隆啊。」我偷瞄了一下妹妹的胸。

「哼!才不用呢!人家都贊美我是難得一見的美胸!」

由側面觀察,妹妹的胸確實頗有份量,不過,我的腦中全都是她小時干癟枯萎的印象,說什麼「美胸」,打死我都不承認。

「什麼?美胸?」口氣相當不屑輕蔑,帶有嚴重挑釁的意味,「哼!街坊鄰居還尊稱我一聲「神雕大俠」呢。」

「不信你過來摸摸看!」

啊!?

不知道是妹妹喝了太多啤酒,有點酒醉,喪失理智了,還是真的有非常多人贊賞過她的美胸,導致她自信心過盛。

只能說雖然妹妹的外表漂亮、女性化了一些,但是,從小就不服輸的男孩子氣還是一點都沒收斂。老實說,對妹妹的胸部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面對她挑戰式的挺胸,我也不須要因此退卻啊。

「是你逼我的喔!」我只好“勉為其難”朝妹妹的雙峰抓下去。

原本以為隔著外衣,只是無傷大雅、象征性的碰一下,甚至會沒有感覺,卻忘記了剛洗完澡的妹妹穿的很輕便,沒有胸罩阻隔,乳房的觸感幾乎毫無保留地傳達過來。

「喔!喔!」飽滿、彈手的感覺殘留在手心,美妙的程度真的嚇到我了,雖然不到爆乳的大小,超群的柔軟度與驚人的彈性都難以想象。

「怎樣?知道厲害了吧!」望著我驚愕的表情,妹妹得意的嗆聲。

「嗯,確實蠻好摸的,算是美乳……」尷尬的讓我放手也不是,只好繼續在她胸前放肆,而順手的觸感令我不由自主緊握住整顆乳球,五指逐漸深埋,盈盈一握,恰到好處地嵌合,美妙的感覺引導我沉默地搓揉著。

情況變的十分微妙,而且難以下台。

可能是類似愛撫的搓揉,真的讓妹妹產生了微妙的感覺,漲紅的小臉開始滲出汗珠,妹妹似乎也感覺到一絲尷尬,得意的語氣中開始有點變化,說話的聲調不自覺帶點妩媚的鼻音,可是,妹妹沒開口要我放手,還不停地說嘴自誇。

「很軟,很有彈性吧?」

「……呃……呃……」舒服到快要勃起的哥哥真的無言以對,只不過,再摸下去很可能會發生什麼慘案啊。

──出面化解危機的是男優猛烈的顏射。

「啪!」一陣激射後,吉沢明歩滿臉都是黏稠的污白,還一臉滿足的舔著剛剛才發射的肉棒,吃著龜頭上的殘精,表情有夠淫亂。

「片子演……完了……」我趁機放開妹妹的令人愛不釋手的美胸,坐到沙發最另一邊的角落去。

終於,澡洗了,啤酒喝了,A片也看了,胸也摸了,時候也不早了,妹妹看起來卻沒有任何要回家的打算。

「再看一片吧。」

妹妹軟綿綿的聲調有種說不出意外的媚(醉?)態,臉上浮現三條線的我依舊沒有反對的理由,可是,想不到她好死不死居然挑到一片妹系的片。

「呃……這片不太好耶,畫質有點差,我們換一片吧。」

「不要!我就要看這片!」妹妹莫名其妙地堅持。

好啊,看就看啊,誰怕誰啊!

白皙纖細的身型跟無辜的眼神,略帶蘿莉風的女優非常有男人想象中妹萌的感覺,尤其不經意抬腿露出裙底的可愛內褲,更是挑逗引人。

──老實說,這位女優有幾分妹妹的味道。

劇情當然很白目。趁著妹妹出門,飾演哥哥的猥瑣男優借機吸舔著妹妹的長笛,惡心地發出各種怪聲,還翻箱倒櫃地找出妹妹的胸罩內褲狂嗅猛聞,最後還躺在妹妹床上,用粉紅色的小內褲包著肉棒,瘋狂打起手槍來。

房間裡盡是我倆粗重的呼吸聲,氣氛尷尬到一個不行,如果此時地上有一個洞,我一定會把妹妹推進去,狠狠地埋起來。

「你以前有沒有做過這種變態的事情啊?」

「我像這種人嗎!」

「蠻像的啊。」妹妹用眼白瞄著我,忍不住偷笑出聲,「難怪,我以前的內衣常莫名其妙變的髒髒的。」

不過,妹妹的囂張與不齒維持不到十分鐘,因為接下來劇情立刻換到另一幕場景:「お兄さん~」妹妹女優一面呻吟,一面熱烈地手淫。只見妹妹女優將雙腿分成大膽的M字型,粗大的熒光按摩棒一口氣插進小穴裡,還熱衷地自行搓揉著嬌小的雙乳。

「嘿嘿,你以前有沒有做過這種“變態”的事情啊。」我一面挖鼻孔,一面輕描淡寫地問道。

「才……才……沒有呢!」妹妹拼命解釋,小臉卻越變越紅。

「嘿嘿,難怪你小時候每天都鎖門,不讓別人進房間,還故意把音響開的很大聲,原來就是這個原因吧。」

「不是啦,都是你每次都跑到把我房間吃東西,弄的又髒又亂,我才把房間鎖起來的啦!」妹妹大聲咆哮。

「自慰其實不是壞事,你不用不好意思啦。」

在兄妹斗嘴的同時,片子進入下一階段:哥哥借口照顧發燒的妹妹,先把妹妹脫個精光,開始不斷毛手毛腳,不過,妹妹居然沒有反抗,還對惡心的中年男優來場深情告白,接下來就進入精彩的本番。

──激烈的兄妹性戰讓我們同時閉上嘴。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