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性愛日記(1-6)

我聽到健群的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覺得好羞恥,本想起身逃離,但上身被健偉哥用力的壓著繼續大力幹著,淫叫聲也因此停不下來。

「你別誤會,這騷貨不是我馬子,她沒穿胸罩也沒穿內褲,就跑上來找我,不是擺明送上門叫我幹她嗎?我如果不幹她,豈不是太對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

「哥,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明知道我喜歡小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喔!健群你別傻了好不好,你沒聽到她的叫床聲有多浪嗎?你以為她有多純情喔!你如果看到她剛才飢渴的求我幹她的賤模樣,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幹!有多賤了,她這叫婊子裝純情,你還當她是貞潔烈女喔!」

我被健偉哥一講,覺得羞恥的無地自容,沒想到居然被一個愛慕我的人,看到我被幹的浪蕩模樣,更慘的是,我因被幹的無法控制不斷的淫叫,而無法辯駁,這無疑是呼應了健偉哥的說法。

這時我也看到了健群露出了卑視的表情,健偉哥的下身快速的抽插著我,而健群終於受不了了,他丟下藍球走向我,健偉哥也將我從書桌面拉起,讓我跪趴在椅子上,仍然從後面幹著我。

健群走到我面前,便脫下運動短褲,掏出他的大雞巴,就往我嘴裡送,他們兄弟倆一前一後的抽插著我。

沒多久健偉哥漸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他快射了,他捧著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幹著:「小騷貨,幹死你,你這個臭婊子,射在你裡面好不好啊?」

我被他這樣的猛幹法,無法承受的放開健群的大雞巴開張了嘴:「啊…啊…好…啊…我是安全期…你射在裡面沒關係…啊…啊…」

接著健偉哥便頂住我的小穴,不客氣的在我小穴裡灌滿了他的精液,當健偉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雞巴時,健群便將我拉起,用力的甩在床上,他站在床沿抬起我的雙腳,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狠狠的將雞巴插進了我小穴裡,一下下用力的頂著:「操,賤貨,虧我還這麼喜歡你,沒想到你這麼賤,既然你這麼欠人幹,今天我們兄弟就操死你這個不要臉的濫貨!」

健群邊說邊用力的幹著我,我的屁股也因此發出了啪啪的撞擊聲,我沒想到平常斯文溫和的健群,此時卻變得像一頭猛獸一樣,我覺得我快被他給幹穿了。

「啊…啊…健群…啊…小力點…慢點…啊…啊…我會給你幹死的…啊…啊…」

「對!我今天就要幹死你,你這不要臉的婊子,這麼欠幹,這麼賤,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訓你,媽的,下賤的濫貨!說,被我們兄弟幹的爽不爽,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你的賤穴沒男人幹不行啊?」

「啊…啊…健群…不要這樣對我…啊…啊…我已經夠丟臉了…啊…啊…」

「操!你說不說你,你不被我幹死不甘心是嗎?」

說完他更猛力的頂著我的小穴。

「啊…啊…我說…我說…啊…我下賤…我欠幹…啊…我是不要臉的婊子…啊…我沒男人幹不行…啊…啊…我被你們兄弟…幹的好爽…啊…啊…」

我說完時,健群的臉上更顯示出不屑的卑視表情,而在一旁觀戰的健偉哥也開口了:「健群,我沒說錯吧!這騷貨夠賤夠浪吧!你看她被我們幹的爽成這付德性,你信不信,以後我們想幹她時,她一定馬上自動送上門來,這種免費的婊子,我們不幹她,那不是太白癡了嗎?」

我在健群的狠幹之下高潮不斷,羞恥之心早已拋到腦後,無意識的不斷淫叫著,健群將我翻身趴在床沿,繼續從後面用力幹弄我,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蕩的晃動著,他漸漸加快速度:「操!欠人幹的小母狗,我操死你,賤貨,不要臉的婊子!」

終於他頂住我小穴低吼一聲,將精液射進了我小穴裡,我也同時又達到了高潮,雙腳無力的抖著,腦筋也一片空白,他抽出了雞巴,回頭用不屑的眼神對我說:「幹!賤貨,怎樣?被幹的爽不爽啊!媽的,臭婊子,你真的有夠下賤耶!」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健偉哥的房間,此時的我還在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溫,心裡不知該恨健偉哥幹了我,讓我這般騷浪模樣給健群看到,還是該自認活該,誰叫我自己不穿內衣內褲送上門讓他們幹。

我覺得羞恥,但又在他們兄弟的狠幹與言詞羞辱之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不知我是否會像健群哥所說一樣,隨時送上門來讓他們幹,我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麼賤嗎?

3~樓上兩兄弟的再次姦淫

媽媽在房間外叫喚著:「小雪,我跟林媽媽要去社區活動中心,時間快來不及了,你幫我上樓去叫林媽媽快一點。」

我一聽愣了一下,一想到那天被健偉、健群兩兄弟羞辱的情景,頓時心中百味雜陳,不知上了樓他們會用什麼態度面對我,因此也猶豫該不該上樓。

媽媽看我沒有反應,便催促我說:「快一點去啊!你在發什麼呆?」

「喔!我這就去!」

我百般不情願的起身走了出去,上了樓到了林媽媽家門口,我鼓起勇氣按了電鈴,出來開門的是健群,他看到我便冷冷的問道:「有什麼事?」

我幾乎不敢正視他,低聲的回答:「我媽媽說要去活動中心的時間快來不及了,要我上來叫你媽媽快一點!」

此時屋內傳出了林媽媽的聲音:「健群,是誰啊?」

「是樓下的小雪啦!她媽媽說要去活動中心的時間來不及了,叫你動作快一點!」

「喔!我馬上就好了,健群請小雪進來坐啊!去冰箱盛碗綠豆湯給小雪喝。」

林媽媽說完時,只見我媽媽已急匆匆的上樓來:「林太太,你是好了沒,快一點啦!」

我媽媽才說完,林媽媽已走出客廳:「好了啦!看你催的跟什麼似的!」

林媽媽跟我媽正要走時,看到我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對了!小雪,你媽媽跟我出去了,只剩你一個人看家啊?」

「對呀!」我邊回答邊想跟著下樓。

「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飯好了,飯菜我已經煮好了,待會叫健群用微波爐熱一下就可以吃了,鄧太太你說這樣好不好?」

林媽媽轉頭徵詢我媽的意見。

我媽一口就答應:「好啊!順便叫健群幫小雪溫習功課,健群,小雪就麻煩你囉!」

我著急的說:「媽,不用啦!我自己煮泡麵吃就好了啦!」

「哎呀!吃泡麵那會有營養啊!你不要跟林媽媽客氣啦!就這麼說定了!」

當林媽媽剛說完,只見健偉哥也正好上來回來,林媽媽馬上對健偉哥說:「健偉啊!我跟鄧媽媽要出去,小雪今天就留在我們家吃飯了,你們兄弟倆要好好招呼人家喔!聽到沒?」

健偉哥聽完眼睛一亮,看著我曖昧的回道:「你放心,我們會好好呼她的,絕對會給她有賓至如歸的享受!」

看著健偉哥曖昧的眼神,而健群在此時,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笑,我心底湧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我看著我媽和林媽媽放心的下樓走了,我趕緊找藉口要回家:「我看不用麻煩你們了,我回家自己煮泡麵吃就行了!」

當我正想逃離時,健偉哥擋在了我面前:「這怎麼可以呢!我們已經答應了我媽要好好招呼你呀!我們怎能言而無信呢,健群你說是不是啊?」

健偉哥用眼神示意著健群。「對呀!大家都已經『那麼熟了』,你客氣什麼?」

兩人說完便將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廳,進到了客廳我戰戰兢兢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我緊張的直冒汗,不知他們下一步會對我採取什麼行動,健偉哥向健群使了個眼色便走進房間,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我害怕的低頭避開健群的眼神,當健偉哥再由房間走出時,手上不知拿了什麼東西,此時健偉哥坐至我身旁,馬上就毛手毛腳了起來,手不客氣的在我奶子上亂摸:「怎樣?小賤貨,上回被我們幹的爽不爽啊?回去有沒有很想我們呀!很想再被我們幹吧!」

我死命的掙扎著:「健偉哥不要,你放手,我要回家了,求你讓我走!」

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說:「臭婊子,你裝什麼裝,上次不是說被我們幹的很爽嗎?今天我們就再讓你爽一次啊!再裝就不像了!」

說完便上前與健偉哥合力壓制我,開始動手脫我的衣服,我死命掙扎,但仍不敵兩個孔有武力的男生,沒多久襯衫和裙子已被脫下,而前罩式的胸罩已被打開,掛在奶子兩側,內褲也已被褪下,掛在左膝蓋上,樣子淫賤極了,我的眼淚也急的掉了下來:「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對我…」

「幹!又在婊子裝純情了,你今天怎麼穿了內衣褲啊?裝矜持呀!」

接著健偉哥便從後面抱著我,雙手開始搓玩我的奶子,而健群則是將我的雙腳打開抬起,一腳放在沙發扶手上,一腳放在茶几上,兩手捌開我的小穴,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健偉哥也開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頭,舌頭含住我的耳朵舔弄著,我那裡承受得住上下夾攻式的挑逗,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來:「呃…呃…不要…呃…不要…呃…呃…別再弄了…呃…呃…」

他們倆聽到我的呻吟,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使勁的挑弄我,健偉哥得意的說:「操!小賤貨,被我們弄的很爽吧!想被我們幹了是吧!」

「呃…沒有…呃…我不是小賤貨…呃…我不是臭婊子…呃…求你不要再弄我了」

「幹!還在裝,等會就讓你知道厲害,健群玩死這個賤貨!」

健偉哥一說完,就將手中的跳蛋交給了健群,健群二話不說,便將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隨即打開了電源開關,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動的刺激,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饒著:「啊…啊…不要…啊…健群…快拿出來…啊…啊…這樣我會死的…啊…求你…快拿出來…」

他們根本不理會我的求饒,健偉哥繼續用舌頭舔弄我的耳朵,一手搓揉我的奶子,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個奶頭,一手揉著我的陰蒂,我的小穴在多重刺激之下,淫水已不斷的由小穴湧出,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馬上就用言語羞辱我:「賤貨,這麼快就濕了呀!你這個穴真是名符其實的婊子穴耶!」

我被刺激的情慾高漲,全身騷癢難耐,對健群的羞辱不但沒有反駁,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蕩:「啊…啊…好癢…啊…好難受…啊…啊…快…快幹我…啊…啊…」

「媽的,真是賤耶,想我們幹你?可以啊!想被幹就自己捌開你的婊子穴呀!」

健偉哥從我背後把我的雙腳高高抬起,將我的的小穴淫蕩的朝向健群:「小賤貨,你看你這個姿勢,真是他媽的有夠淫蕩的耶,兩腳開開,下面的嘴巴流著口水,好像叫人快點用大雞巴餵飽它,真是給它賤到一個不行!」

我看著自己淫賤的姿勢,趕緊羞恥的別過臉去,健群見狀便抓著我的下巴面向他:「幹什麼?不敢看自己的賤樣啊!你不是想被幹嗎?還不自己捌開你的婊子穴,說些淫蕩一點的話求求我,老子聽的爽才幹你!」

這時我已被跳蛋的震動刺激的淫水直流,小穴像火在燒一般,屁股也受不了的扭個不停,我只想被大雞巴插進去,狠狠的抽插一頓,便毫不考慮的將雙手伸向流著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開,抬頭用渴望的眼神求著健群:「健群…求你…把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婊子穴…狠狠的…幹我這個…欠人幹的…賤貨…」

健偉哥聽我說完,在我耳邊羞辱我說:「哇拷!真有你的,這麼不要臉的話都說的出口,你真不是普通的賤耶!健群,你還等什麼?幹死這個不要臉的賤貨,操翻她的婊子穴!」

健群像勝利者似的站起,脫下他的短褲,扶著他那硬邦邦的大雞巴,毫不客氣的對著我的小穴猛刺了進去:「操死你這個淫婦,幹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婊子,操!」

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頂著,我被頂的連聲求饒:「啊…啊…不要…啊…健群…不要…啊…啊…小力點…啊…啊…別幹的那麼狠…啊…啊…我會死的…啊…啊…」

「操!才沒插幾下就發浪了,真是賤耶!操死你這個欠人幹的婊子!」

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開的雙腳,下身用力的頂著我小穴,健偉哥則用雙手使勁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舌頭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不時的在我的耳邊說些羞辱我的話:「小賤貨,上次被我們幹完,是不是嘗到了甜頭,你想再被我們幹很久了吧,是不是每天自己摳著你的小騷穴,幻想被我們幹情景啊!」

我已被健群幹的意亂情迷,不停的呻吟著:「啊…啊…啊…我…啊…。啊…啊…」

健偉哥手指持續的揉捏著我的奶頭:「是不是嘛?別害羞啊!有想就要承認呀!」

在健群的猛幹和健偉哥的淫言穢語之下,我也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啊…啊…是…啊…啊…我被你們…幹的好爽…啊…我天天想著…再被你們幹…啊…啊…」

「操!賤貨,你媽怎麼把你生的那麼賤,這麼欠人幹!操死你這個臭婊子!」

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每一下都頂到了我小穴深處,頂的我發浪的淫叫:「啊…啊…啊…對…我賤…我欠幹…啊…啊…快操死我…啊…啊…」

「媽的,你看你這個婊子樣,浪成這付德性,真是賤透了,心理想被大雞巴插,想到要命,剛才還裝什麼矜持,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

健群更加猛力的頂著我,我小腹一陣抽搐就高潮了,健偉哥此時推開我對健群說:「健群,換個姿勢吧!叫這條發情的母狗跪著,我要幹她上面那張嘴!」

健偉哥說完,健群便把我拉起,將我身體轉身跪趴在沙發前,健偉哥也脫下褲子,掏出他的大雞巴,伸手按住我的頭,讓我趴在他的下身,他的雞巴就立在我面前:「小賤貨,想不想吃健偉哥的雞巴啊!想的話就快舔喔!」

健群在我身後又將雞巴插了進去,我的慾望已淹沒了我的理智,想都沒想的就張口含住了健偉哥的雞巴,開始吸吮了起來:「唔…唔…呃…呃…唔…唔…呃…呃…」

「喔!真爽,這小賤貨真會舔,舔的我爽死了,媽的,這婊子一定常常吃雞巴,要不怎麼那麼會舔!真他媽的有夠爽!」

健偉哥被我舔的受不了,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頂著我的嘴,幾次都差點頂到了我喉嚨,我被他們兩人前後不停的抽插著,有點吃力但又有快感,幹了好一會,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大力的揉捏著,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幹死你,臭婊子,我操!操死你的婊子穴!」

我受不住健群這般快速的抽插,又再次達到了高潮,接著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他趴在我背上喘息著:「幹!操這婊子,操的真是他媽的有夠爽的!」

當健群將雞巴抽出時,健偉哥將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他則站起身按住我的頭,死命的用雞巴抽插著我的嘴,沒多久他就將我的嘴,緊貼著他的雞巴底端,在我口腔裡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喔!爽!真是爽,沒想到這賤貨上面這張嘴也這麼好幹,真是爽呆了!」

當健偉哥將雞巴抽出時,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我全身一軟無力的倒臥在地板上,小穴裡健群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來,他們兩人在一旁看著我這淫賤的模樣,健偉哥得意的說:「操!你看這臭婊子,上下兩張嘴都流著我們的精液,這付樣子真是賤透了!」

健群也附和著說:「媽的,這種送上門來,求人幹的免費婊子,真是賤的有夠徹底的!」

我趴在地上喘息著,心理不斷的問自己,為什麼這麼賤,難道我天生是個婊子命?

4~校園淫辱

漫長的暑假終於過去了,學校也開學了,校園生活一如往常,並沒有多大的改變,唯一改變的是小傑他們幾個人看我的眼神,多了些許的曖昧。

回想起那次在KTV裡被他們輪姦的情景,讓我不禁臉紅心跳,深怕他們在班上亂傳話,把我說成是個淫亂不堪的女生,那該如何是好,每當他們帶著淫笑把眼神投向我時,我內心都到無比的羞恥,只能迴避他們的眼光來做掩飾。

但他們並沒有就此做罷,每當在經過我身旁時,總喜歡故意用手肘撞我的奶子,有幾次甚至直接伸手亂摸,並在我耳邊說些不堪入耳的話:「小賤B,上回被我們幹的很爽吧!豪哥跟龍哥問你幾時再出來讓我們輪姦啊?你現在有沒有濕呀!要不要今天放學就跟我們走,我們去那天的KTV,叫裡面所有的服務生都來幹你好不好啊?」

我總是面紅耳赤低頭無語,因為我怕我若反抗,他們會在全班同學面前,將那天的事說出來,讓我無地自容,所以我只好默默忍受他們肢體上的輕薄,以及言詞上的羞辱,但沒想到他們看我沒反抗,反而變本加厲。

有次一早才剛到學校,班上還沒有很多人來,他們一夥人把我圍在教室後頭角落坐位上,小志從我背後抱著我,六七個人全都伸出魔爪,在我身上毛手毛腳,有的人還把手伸進我制服內,抓著我的大奶子。

小傑更是將我裙子掀起,把我內褲扯開,手指就伸進我小穴抽插,我被他們幾個人玩的一直淫喘,但又不敢叫出聲來,深怕被其它同學發現,小志在我耳邊還不時的吹氣:「小賤B,被那麼多人摸,爽不爽啊?要不要到體育倉庫去幹一炮呀?」

小傑此時也貼在我耳邊說:「小賤B,今天我們來玩點刺激的喲!」

說完便從口袋拿出跳蛋,直接就塞進我小穴裡,並打開了開關開始震動:「小賤B,你今天就戴著這個上課,不准給我拿出來,要不然我們就把你那天在KTV的賤樣詔告天下,聽到沒?」

說完就叫我自己穿好衣服,他們才一哄而散。

整天上課時,我小穴內的跳蛋不斷震動刺激著我,弄的我坐立難安,我的內褲早已濕透了,而小傑、小志他們也不時的轉頭觀察我的反應,每當看到我鎖緊眉頭,兩腳發抖的樣子,他們就會露出勝利的淫笑。

到了午餐時間,我終於受不了了,我跟著小傑和小志到福利社門口,便上前求他們:「小傑,求求你,讓我把跳蛋拿出來,我受不了了,這樣我沒辦法上課,我求你拿出來好不好?」

小傑、小志兩人相視淫笑著:「拿出來,好啊!就在這拿吧!」

我緊張的說:「不要,這裡那麼多人,很丟臉的!」

「嫌人太多啊!那好吧,我們去體育倉庫拿吧!」

話一說完兩人便將我拉往體育倉庫方向,體育倉庫位在校園後方,除了要上體育課之前,要去搬體育器材出來,平時沒有什麼人出入。

進了倉庫,我被他們一把推倒在海棉墊上,兩人撲上來就是一陣亂摸,並解開我的襯衫扣子,硬是將胸罩扯下,張口就吸吮起我的奶頭,手也不時的摳著我的濕穴:「呃…不要…小傑…小志…不要…呃…呃…這裡是學校…不要…」

「怕什麼?現在是午餐時間,大家都在吃飯,不會有人來的,就算有人來了,大不了叫他一起幹你不是更好!」

小志也附和著:「對啊!讓你在學校嘗嘗大鍋炒的滋味,不是很爽嗎?別裝了,你現在想被幹想到要命,還裝什麼純情!」

小志一說完,便將雞巴掏了出來坐在椅子上:「小母狗來啊!想我幹你就自己爬過來,幫小志哥我舔雞巴!」

我覺得羞恥極了,但在他們的撫摸及跳蛋在小穴裡震動的刺激之下,生理上的慾望已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便發浪的跪爬向小志,扶著他的雞巴,飢渴的張口就舔,小志則一付很享受的樣子:「喔!小賤B你真會舔,舔的我爽死了,你看看你自己舔雞巴那付飢渴像,真有夠賤的!」

小傑也跪在我身後,扯下我的內褲,將跳蛋抽了出來,手指便插進小穴裡不停的抽插,小穴裡因跳蛋震動刺激的關係,淫水早就氾濫了,當小傑手指在我小穴抽插時,不斷的發出漬…漬…漬…淫蕩的淫水聲:「小賤B,你有沒有聽到你的騷穴被我插出來的淫水聲,你說你自己賤不賤啊!」

「唔…唔…賤…我好賤…唔…唔…我賤透了…唔…唔…」我舔著小志的雞巴,忘情的回應著。

「我操!真他媽有夠給他賤的!活像個欠幹的婊子!」小傑得意的羞辱著我。

這時小志的雞巴已被我舔到硬的發燙,他受不了的扯著我的頭髮,按住我的頭,不住的上下搖晃著,一個勁的就往我嘴裡抽插,小傑也將雞巴抵住我的小穴,扶著我的腰猛力的一插到底,他用九淺一深的方式幹著我的騷穴:「操你媽的臭婊子,這樣幹你爽不爽啊!你的賤B是不是被我操到爽歪歪了,幹!你的騷穴夾的我雞巴爽死了!我幹死你這條發情小母狗,我操死你!」

我被他幹的快感連連,但嘴裡含著小志的雞巴,無法發出聲音,只能唔…唔…唔…的呻吟著,小志也按著我的頭,死命的抽插著:「我幹穿你的賤嘴,媽的!我插死你這個欠人幹的臭婊子!」

小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我嘴裡射精了,小傑此時便叫小志站起來,小傑從背後抱著我坐在椅子上,兩手捧著我的奶子,就用力的向上頂著我的騷穴,我也不由自主的迎合小傑,上下起伏套弄著他的雞巴,我的大奶子也因上下晃個不停,小志在一旁看著我這付賤樣,忍不住又開始羞辱我:「哇靠!小傑,你看這小賤B的樣子真賤耶,居然自己動起來了,你看她嘴角不只流著我的精液,大奶子還被你幹的晃個不停!小賤B,我從沒看過像你這麼賤的婊子,你的樣子好淫蕩好賤喔!怎樣!你的賤B被我們小傑哥幹的爽不爽啊?」

「啊…啊…爽…啊…啊…好爽…啊…啊…小賤B被你們…。幹的好爽…啊…啊…」

我被小傑幹到高潮,兩腳不停的發抖,竟不知羞恥的回應著小志,小傑更是使力的揉捏我的奶子,更加猛力的向上頂,頂的我不停的浪叫,這時倉庫的門突然打開了,體育科的陳老師驚訝的站在門口:「你們在幹什麼?」

小志見狀便衝向陳老師,從口袋抽出彈簧刀架在陳老師的脖子上,一腳勾住門將門關上:「陳老師,你眼睛瞎了呀!我們在打炮你看不出來嗎?」

「你們太大膽了,怎麼可以在學校做這種事,小雪,是他們強迫你的嗎?」

陳老師雖被刀架在脖子上,仍強做鎮定著。

小志更強硬的架住陳老師:「誰強迫她了,是她求我們來這裡幹她的,不信你自己問她!」

小傑仍不停的頂著我,在我耳邊逼著我說:「小賤B,你自己跟陳老師說,說你有多欠人幹,多想天天被雞巴插,說你自己有多賤,賤到求我們一起幹你的!快說啊!」

我已被小傑幹到神智不清的胡言亂語回應著:「啊…啊…陳老師…啊…我很賤…很欠幹…啊…啊…想天天被雞巴插…啊…啊…是我求他們…啊…啊…來這裡…幹我的…」

陳老師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你怎麼可以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陳老師你耳朵聾了呀!你沒聽到她自己承認她很賤很欠幹嗎?你信不信,她欠幹到連你都可以幹她,你要不要試一試啊!」

小志顯然是想把陳老師給拖下水。

「我…我才不會做出這種有辱師尊的事,我要報告校長,把你們通通記大過處份!」

陳老師顯然也心慌意亂了起來。

「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要記大過大家一起記!」

小志持刀押著陳老師走到我面前:「小賤B,把陳老師的雞巴掏出來,給我好好的舔一舔,我倒要看他多會忍!」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小雪,不要!」

陳老師驚慌失措的阻止我。

此時的我已情慾高漲,早沒有了羞恥之心,再加上怕陳老師去向校長告狀,便聽從小志的指示,伸手拉開陳老師的褲拉鏈,將他的雞巴掏了出來。

陳老師是練體育的,身材非常健壯,他的雞巴就跟他的身材一樣又粗又大,含在我嘴裡顯然有些吃力,心想等會要被如此的大雞巴幹,不禁令我興奮起來,我賣力的對陳老師的大雞巴又吸又舔,舔的陳老師忍不住喘息了起來。

小志看出陳老師的反應,在他身後挑逗著:「怎樣?陳老師你是不是被她舔的很爽啊!想幹她就別客氣呀!反正是她自願的,你放心,我們都不會說出去的!」

陳老師終於忍不住我的舔弄,他抓住我的頭,雞巴死命的在我嘴裡抽插著,而小傑仍坐在我下面猛力的向上頂,這付景象真是淫亂極了,我心理不斷的吶喊:『我真的好賤,被他們幹的好爽,好想陳老師的大雞巴快些插進我的騷穴,狠狠的幹我,為什麼我這麼不要臉,這麼欠人幹!』

我就這樣被他們一上一下幹了好一會,小傑抱著我的腰站起身,在我身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幹!幹!幹死你!小賤B,我來了!」小傑終於在我騷穴裡射精了。

當小傑拔出雞巴時,陳老師便迫不及待的將我推倒在海棉墊上,架高我的雙腳,就把他的大雞巴狠狠的刺了進去,我的騷穴被這樣的大雞巴插的緊實的不得了,我忍不住淫叫了起來:「啊…啊…老師的雞巴…好大…好厲害…啊…啊…插的小雪…好爽…。啊…啊…」

「呃…你的騷穴好緊,夾的我好爽,媽的,小女生的騷穴就是不一樣,好緊好會夾,夾的我爽死了!我操你媽的幹死你!」

陳老師此時已不顧形象的蹂躪著我。

小傑與小志在一旁拍手叫好著:「對!陳老師就是這樣,幹死她,不用跟她客氣,就當她是婊子一樣的幹就對了!」

陳老師幹的起勁,伸手在我的奶子上大力揉捏著:「哇!奶子好大好軟,現在的小孩發育真好,你每次上體育課跑步時,奶子晃來晃去的,晃的我都忍不住想把你抓來狠狠的操一頓,沒想到今天真的讓我幹到你了,我操死你這個欠幹的大奶妹!」

陳老師發狠的幹著我的騷穴。

「啊…啊…大奶妹喜歡…被老師幹…啊…啊…老師的大雞巴…好厲害…好會幹…啊…啊…老師…幹死我…啊…啊…」我發浪的回應著。

小傑、小志在一旁看的不住狂笑:「哈!好一付師生淫亂圖,真夠絕的!陳老師加油啊!用力幹死這個臭婊子!」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