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性愛日記(1-6)

陳老師接著將我拉起身,要我雙手扶著跳箱,從後面又繼續幹著我:「我操你媽的幹死你,沒見過像你這麼賤的婊子,我幹死你這條欠人幹的小母狗,我幹死你!」

我被陳老師這樣幹了沒多久就又高潮了,我兩腿發軟便跪了下去,陳老師索性壓著我屁股繼續猛力的幹著。

「陳老師真有你的,體育老師就是不一樣,你看她被你幹的腿都軟了,厲害喔!」

小傑在一旁叫好著,陳老師像是受到鼓勵一般,對我更加猛力的抽插。

「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我又丟了…啊…啊…老師饒了我…啊…啊…我快給你…幹死了…啊…啊…」

我受不了連翻的高潮向老師求饒著。

「我就是要幹死你,你這個欠人幹的臭婊子,幹死你這個賤貨!我操!操死你!」

陳老師漸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終於在我騷穴裡射出了濃濃的精液,當陳老師抽出雞巴時,小傑和小志上前,捌開我大腿,三個人欣賞著精液從我騷穴緩緩流出的樣子:「我操!你們看這婊子的騷穴,流出精液的這付德性,說有多賤就有多賤!」

小傑還故意捏了我陰蒂一把,讓我忍不住哀叫了一聲,我躺在海棉墊上喘息著,默認的承受了他們對我的羞辱。

「陳老師如何,這馬子騎的爽不爽啊?」小傑淫笑的問。

「爽,好爽,沒想到我們學校會有這麼賤的女學生,幹的我真是他媽的爽!」陳老師已完全不顧形象的回應著小傑。

「那我們現在是一國的囉!下次有機會再一起玩吧!」小志拍馬屁的說。

「嗯!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誰都不准說出去!今天要不是沒時間,我非連幹她三炮不可,幹到她用爬的回教室,哈!」

陳老師也得意的回應他們,他們三人接著站起穿好衣服,便丟下我離開了體育倉庫,我伸手撫摸著被他們幹的又紅又腫的騷穴,想到剛才陳老師的大雞巴,不禁又興奮了起來。

5~屁眼被暗戀的學長開苞

自從被小傑他們弄到體育倉庫去幹過之後,小傑他們對我的輕佻舉動也越來越不避諱,也有好幾次利用午休時間,輪流把我約去體育倉庫又幹了好幾次。

我已經被同班五個男同學給幹過了,我怕再不久,恐怕全班男同學都會幹過我了,那我豈不真成了小傑口中的破麻了,我心想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或許等我交了男朋友,他們就會不好意思再騷擾我了。

而我也一直暗戀著三年級的銘成學長,最近也常與他在校園不期而遇,每當他面帶微笑的跟我打招呼時,總叫我臉紅心跳不已。

終於有天我在往福利社的路上又遇到了他,他看四周沒有什麼人,便開口對我說:「小雪,放學後你有空嗎?我想約你去看電影!」

我有如小鹿亂撞般欣喜若狂,但又要掩飾心中的興奮,便含羞帶怯的回答:「嗯…有啊!」

「那放學後我在校門口等你,我今天有開車來!好嗎?」

「嗯!好!」我用我自認為最甜美的笑容回答他。

「那我們放學後校門口見囉!」說完他給了我陽光般的笑容便離開了。

我此時的心跳的好快,沒想到暗戀了學長許久,今天終於美夢成真了,放學後我依約到了校門口,還故意在小傑他們面前上了銘成學長的車。

銘成學長很健談,我們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在西門町看完了電影,在萬年大樓小吃街吃完晚餐,我們又開車上陽明山看夜景,今晚上山的人並不多,我們站在觀景台角落,銘成學長溫柔體貼的摟著我,當我接觸到他深情的眼眸時,心跳的狂亂不已。

他一低頭就吻住了我,當他的唇壓著我的唇時,彷彿有一道電流直竄到我心底,我情不自禁的回應著他,他緊緊的摟著我的腰,我的雙手也攙繞住他的頸子,在我們熱吻的同時,他的手也不安份的撫摸著我的屁股,還不時輕重不一的揉捏著。

他的舌頭靈活的在我口裡翻攪著,非常有技巧的吸吮著我的舌,他的手伸進了我裙子裡,手指就隔著內褲搓揉我的陰蒂,我感覺到一股熱流由體內湧出,頓時內心一股慾望油然而生,我知道我的內褲已經濕了,但我本能的拉住他的手阻止他繼續的侵犯,吻了許久他終於放開了我,我羞怯的不敢抬頭看他。

他拉起我的手就往車子走去,上了車我仍然不好意思看他,他將車開往停車場角落,他停下車身子便向我靠近,他激情的吻住了我,同時順手將我座位的椅背放倒,他翻身爬至我座椅上,身子壓住了我,手也不規矩的在我身上亂摸。

我已被他吻的意亂情迷,完全忘了抗拒,直到他將我上衣扣子解開,並打開我的胸罩,握住我的奶子搓揉時,我才意識到我的上身已完全暴露在他面前:「學長…不要…我們才第一次約會…不要這樣…」

「小雪,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學長仍然沒有停手,輕重不一的揉捏我的奶子,還更加舔弄吸吮著我的耳垂。

「呃…喜歡…呃…小雪暗戀學長…好久了…」

我在他的挑弄之下,恍惚的回應著。

「既然喜歡我,那就不要拒絕我!難道你不想被我幹嗎?」

說完學長便我行我素,沿著我耳垂吻至頸子而下,用舌尖逗弄我的奶頭,進而含住吸吮了起來。

「呃…呃…學長…呃…呃…不要…呃…我會…受不了的…呃…呃…」

我已被學長吻的情慾高漲,也怕若拒絕了學長,學長會不再與我交往,便放任他繼續對我的輕薄舉動,學長更進一步將手伸至我裙底,手指勾開我內褲邊緣便穿了進去,我的騷穴早已被學長挑逗刺激的淫水直流。

他用兩隻手指毫不費力的就插了進去,他一面吸吮著我的奶頭,手指一面的對我濕淋淋的騷穴抽插著,我隱約可以聽見,我騷穴的淫水在他手指的抽插之下,所發出的淫蕩水聲,我忍不住淫叫了起來:「啊…啊…學長…不要…啊…啊…好癢…啊…啊…」

學長看到了我如此反應,便故意在我耳邊吹著氣用言語挑逗我:「有多癢?是不是癢到想被我的大雞巴幹?要不要學長幫你止癢,要的話跟學長說喔!」

我承受不住學長如此的挑逗,便鎖著眉頭閉上雙眼,嬌羞低聲的吟喘著:「呃…呃…要…呃…呃…學長…我要…」

「要什麼啊?你要看著我說啊!說清楚點,要不我怎麼會明白!」

學長仍不放過我,食指和中指扣住我的騷穴,大姆指按住我的陰蒂搓揉,逼著我說

我只好張開眼睛,用飢渴的眼神望著學長:「呃…呃…學長…呃…我要你的…大雞巴…幹我…呃…呃…」

學長顯然很滿意我的答案,抽出手指扯下我的內褲,我本能的抬起屁股方便他脫下,雙腳也迫不及待的打開來,他弓起我的雙腿看著我的騷穴,淫笑的掏出他的大雞巴,就頂住我的騷穴插了進去,他用力的往上頂著,嘴裡也不放過我的奶子繼續吸吮著,我被他頂的放聲浪叫了起來:「啊…啊…學長…你好棒…啊…啊…小雪被你弄的…好舒服…啊…啊…」

「小雪,你的奶子好大好軟,騷穴也好緊好會夾,學長也被你弄的好爽!」

學長對我那對34D的大奶子愛不釋手的用力揉捏著,下身不忘使勁的深深頂著我。

「啊…啊…學長…你好厲害…啊…啊…小雪快給你…頂死了…啊…啊…」我忘情的淫叫著。

「小雪,你的小騷穴被學長幹的爽不爽?快說些淫蕩點的話,學長會更興奮!」學長強勢的命令我。

「啊…啊…學長的大雞巴…把小雪的騷穴…幹的好爽…啊…啊…幹死小雪了…啊…啊…」我不加思索的討好學長的浪叫著。

「說的好!再來,再多說點!快!」學長露出了霸道的眼神,讓我更加癡迷。

「啊…啊…小雪的騷穴…是專門給學長幹的…啊…啊…小雪要天天…給學長幹…啊…啊…」

也許我真的生性淫蕩,這樣的話我想都沒想就說了出口。

「好!夠淫蕩,我喜歡,我也要天天幹你這個小蕩婦!」學長繼續用力的頂著我。

「啊…啊…我是個淫蕩的小蕩婦…啊…啊…我要學長…的大雞巴…幹死我…啊…啊…」我已被學長幹到沒了矜持,不要臉的話不斷的脫口而出。

「好,我就幹死你,操死你這個小蕩婦,我操!操死你!」學長更猛力的頂著我。

「啊…啊…學長…我不行了…啊…啊…我要丟了…啊…啊…啊…」

在學長的猛力到抽插之下,我的小腹一陣收縮便高潮了,學長接著又將我帶到後座,他將前座的椅背向前傾倒,要我趴在椅背上,他便跪在後座繼續從我背後將他的大雞巴頂了進去,他幾乎每下都插到底,我被他插的快感連連,屁股也被他撞的啪啪作響。

「啊…啊…好深…啊…插的好深…啊…啊…學長插死我了…啊…啊…」

我浪叫著,屁股也不斷迎合他的抽插。

「真沒想到你這麼淫蕩,這麼好幹,小蕩婦,喜歡不喜歡被我這樣搞啊?」

我被他插的是不停的浪叫,淫水也不停的由騷穴沿著腳下流:「啊…啊…小蕩婦喜歡…被學長幹…啊…啊…用力…用力幹死我…啊…啊…」

「哇!真欠幹耶,你的騷穴真緊,夾的我爽死了,我就插穿你這個小蕩婦的小騷穴,操!」

學長漸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感到小腹又是一陣收縮:「啊…啊…學長插的我…好爽…啊…啊…快一點…不要停…啊…啊…我要死了…啊…啊…我又要丟了…啊…啊…」

「操!真好幹,小蕩婦等等我,我也要射了!」

學長猛力的加快了速度,終於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學長抵住我騷穴,將精液全射進了我體內,便抱著我溫柔的親吻著,此刻的我感到無比的幸福。

週末,學長邀我一起去北海岸看海,順道去礁溪過夜洗溫泉,我也欣然同意了,我騙我媽說要去同學家玩。

星期六一大早,我精心的打扮自己,上身穿了小可愛,外加一件小襯衣,下身穿了一件超短迷你裙,裡面則穿了丁字內褲,當我一上了學長的車,學長張大了雙眼,讚歎的看著我:「小雪,你今天穿的好辣喔!」

「會嗎?你不喜歡喔!」我故意裝傻的說。

「喜歡啊!喜歡到想馬上幹你!」學長邊說邊將手往我奶子上捏了一把。

「哎呀!討厭啦!這是大馬路耶,不要亂摸啦!人家本來就是穿給你看的嘛!快開車啦!要不等會被我媽或是我哥看到就慘了啦!」

學長聽我說完,馬上加速將車駛離了我家巷口,車子一直開到重慶北路交流道口,學長將車靠在路邊,這時上來兩個人,是他的同班同學,我有點訝異:「學長,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嗎?你怎麼沒有告訴我,還有其它學長要一起去?」

「小雪,跟你介紹,坐右邊的叫阿風,左邊的是阿川!他們家都在礁溪!只是順道搭我便車回家,而且我如果開車累了,他們還可以跟我換手輪流開,所以我才沒告訴你啊!你不會介意吧?」

「嗯!阿風學長,阿川學長你們好,我是小雪!」

我微笑的跟他們打招呼,希望能給他們一個好印象。

「小雪,我們早就久仰你大名了,你長的真漂亮,身材又好,難怪我們銘成會看上你,你們倆真是郎才女貌喔!」

我被他們誇的心中一陣竊喜:「那有啊!是學長不嫌棄我才對!」

「好啦!別再哈拉了,再不出發等要就塞車了!」

學長制止了我們的客套話,便開車上了高速公路,沿路上我們有說有笑的,阿風和阿川也說了很多他們班上的趣事給我聽。

我們中午在鼻頭角吃了海鮮再繼續上路,車一直開到了龍洞風景區才停下休息,阿風和阿川識趣的說要自由活動半小時,學長拉著我到觀景台角落看著海景,他從背後環抱著我,嘴唇不時在我耳邊磨蹭著,他突然含住我的耳垂,我打了個冷顫,便閉上眼享受著他的溫柔調情,他邊吻邊移動身子,最後將我轉至他面前,他由我的耳垂漸漸吻至了我的唇。

我們忘情的熱吻著,完全忘了這是個公共場所,他的手不安份的伸進我迷你裙裡,手指也按在我股溝上,我感到我小穴裡一陣熱流湧出,他的手指也移到我騷穴口,勾開我的丁字褲不斷的挑逗著,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他進一步將手指插入騷穴轉動著,我被他的這個舉動搞的情慾高漲,我雙手環抱著他的頸子,不停顫抖著,我可以感覺到他下身的雞巴已勃起,不時的頂著我的騷穴磨蹭著,我的下身也不由自主的迎合他扭動了起來,心中有股莫名的衝動,真想學長現在就將大雞巴插進來狠狠的幹我,直到我不經意張開眼睛,看見不遠處有一堆男女對我們指指點點,我才警覺這裡是公共場所,便趕緊推開學長:「學長不要,那邊有人在看我們耶!」

「怕什麼?就讓他們看啊!他們看的到又吃不到,我就在他們面前幹你,哈死他們!」

學長得意的看向那堆男女,手指仍插在騷穴裡轉動著。

「不要啦!很丟臉耶!」我用力掙脫學長,趕緊整理了一下服裝儀容。

「好啦!好啦!那我們去找阿風跟阿川!」

學長拉著我就走,我躲在學長身後,快速的通過那堆男女面前,我的餘光仍可看到他們臉上都帶著淫笑,找到阿風和阿川之後,我們繼續往礁溪的方面前進。

阿風自告奮勇要開車,阿川也識相的坐到前座去,把後座留給我們,車子開動之後,學長將我摟在懷裡,下巴還不時的在我耳邊磨蹭著,由於剛才被學長激起的情慾仍未褪去,我不禁呡著嘴喘息著,學長將我的手拉至他的褲襠上撫摸著,我可以感覺到學長的雞巴已經硬的嚇人,學長含著我的耳垂輕聲的說:「小雪,我好硬好難受,幫我吃雞巴!」

我嚇了一跳,便附在學長耳邊悄悄的說:「不要啦!前面有人會被他們看到的!」

「不會啦!你假裝趴在我腿上睡覺不就得了!好嘛!」

學長說完沒等我同意就拉開褲拉鏈,將勃起的雞巴掏了出來。

「小雪,你困了就趴在我腿上睡一下吧!」

學長刻意的說給阿風和阿川聽,手也同時將我的頭往他雞巴押下。

我為了討好學長,便認真的握著學長的大雞巴又吸又舔,我含著學長的龜頭吞吐著,弄的學長好不快活,我很懷疑阿風和阿川,真的會不知道我們在後座幹的好事,但為了討學長歡欣,我也不顧一切豁出去了。

我又吸又舔賣力的吃著學長的雞巴,學長忍不住按住我的頭上下晃動著,對著我的小嘴做起了活塞運動,我也賣力的配合著他,希望讓他得到最大的滿足,學長的雞巴不停的頂著我的小嘴,手還不安份的掀開我裙子,露出我的屁股,隔著丁字褲摳著我的騷穴,我的屁股忍不住扭動了起來。

我想這樣的情景,前座的人不可能看不到的,但我的頭和屁股都被學長控住,就算我想反抗也掙脫不了,我只好任由學長為所欲為,終於他抵住我的小嘴噴出了濃濃的精液,我還不小心吞了些進去,剩餘的就從我的嘴角流出,學長體貼的拿面紙幫我擦拭,我就像個小女人似的趴在學長腿上喘息著。

當我從學長大腿上爬起時,阿風和阿川不約而同回頭對我投出了曖昧的眼神,嘴角還帶著一絲淫笑,我趕緊將被學長掀開的裙子蓋好,羞的低下頭不敢正視他們,學長則是得意的緊摟著我。

我們沿路走走停停欣賞著北海岸的風光,到了礁溪學長便先送阿風和阿川回家,接著帶我到附近吃完晚餐之後,我們再找溫泉飯店住下。

進了房間我們理所當然先泡溫泉浴享受一番,進浴室前學長摟著我:「小雪,我今天要操你屁眼!」

「啊…會很痛吧?」我嚇了一跳。

「你沒被玩過屁眼嗎?那太好了,我今天就幫你屁眼開苞!」學長露出壞壞的眼神。

「可是…我怕會很痛!」我有點害怕的。

「只是一開始而已,之後就會很爽了,就跟第一次插穴一樣!你試過之後一定會愛死它的!」學長仍不放棄的說服著我。

「嗯…那你要輕一點喔!」

我怕拒絕學長的話,學長會不高興,就決定順他的意,學長似乎早有準備,從背包拿出兩瓶浣腸,他說插屁眼前要先灌腸比較衛生。進了浴室學長先幫我灌腸,等確定我將腸子裡的排泄物拉光了後,用水稍做沖洗,我們就互相為對方身體沫上沐浴乳。

當他的手沫在我的奶子上時,還不時的在乳頭上打轉著,我忍不住輕哼了一聲,手也不自主的在學長的雞巴上套弄著,學長似乎有意挑逗我似的,故意在我奶子上輕重不一的揉捏著,我累積了下午未完的情慾,身子一軟便靠在學長的身上喘息著。

我放開握在學長大雞巴上的手,緊摟著學長呻吟著,學長的雞巴頂在我的小穴前抖動著,他的手繞至我背上撫摸,沿伸至我下身,在騷穴口撫弄著,我知道我的淫水又開始氾濫了。

我的呻吟也隨著他的挑逗升高,他含住我的耳垂進一步升高我的情慾,我終於忍不住淫喘著:「呃…呃…學長…呃…呃…我要…我要…」

「要什麼啊?說清楚點!」

學長明知故問,手也加重了在陰蒂上挑逗。

「呃…呃…我要…我要你…幹我…」

學長得意的淫笑著,拿起蓮薘頭將我們身上的肥皂泡沖乾淨之後,便坐上馬桶上面命令我:「想我幹你就自己騎上來,我要看你這小騷貨有多淫蕩!」

我實在太喜歡學長了,我為了想抓住學長的心,對他的要求百依百順,我打開雙腳跨在學長身上,扶著學長的大雞巴,對準騷穴慢慢坐了下去,學長扶著我的腰往下用力一沈,整隻雞巴一插到底,我忍不住淫叫了起來:「啊…插到底了…頂的好深…啊…啊…」

我雙手搭在學長肩上,上下擺動套弄著學長的大雞巴,隨著快感的增強,我擺動的速度也漸漸加快,學長看著我瘋狂的騎在他身上,我的大奶子就在他面前淫蕩的晃動著,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騷貨,你的騷穴有這麼餓嗎?吃我的大雞巴吃的那麼急,你看你的大奶子晃的好賤喔,真是淫蕩的不得了!」

「啊…啊…小騷貨喜歡…吃學長的雞巴…啊…小騷貨最愛…被學長的大雞巴幹…啊…啊…」

我在學長面前的表現已越來越放蕩,我就像匹脫韁的野馬,在他身上狂奔著。

學長這時露出使壞的眼神:「我今天就餵飽你的騷穴,我叫你吃大雞巴,我叫你賤,我叫你淫蕩,我幹死你這個欠幹的小蕩婦!」

學長一手抱著我的腰,一手捏著我的奶子,含住我的乳頭用力吸吮著,下身也不停的向上頂著我。

我騎在學長身上的動作越加的狂野起來,極盡所能表現我的淫蕩:「啊…啊…對…我賤…我淫蕩…我欠幹…啊…啊…快幹死我這個…不要臉的賤貨…」

學長索性將我上半身向後仰,兩手扶著我的腰使勁的頂撞我的騷穴,他的雞巴有節奏的深入我的騷穴,我雙腳緊緊的環扣住學長的腰,雙手緊抓著學長的手,迎合著他的大雞巴深深的頂入我的騷穴。

我的上半身懸空不住的晃動著,我可以想像我的模樣有多麼淫賤,隨著學長頂撞的速度加快,我小腹很快就抽搐高潮了:「啊…啊…小騷貨不行了…學長幹死小雪了…啊…啊…我要丟了…啊…啊…」

學長等我高潮過去,便把我拉起身,讓我兩手扶著洗臉台背向他:「還沒完呢!幹完騷穴再幹屁眼,讓你嘗嘗屁眼被開苞的滋味!」

學長的手在我的騷穴上抹了一些淫水,隨手塗在我屁眼上,手指用力撐開我的屁眼,就將龜頭慢慢的擠入,我從沒被幹過屁眼,龜頭初插入時像撕裂般的疼痛,我為了滿足學長,便咬緊牙關不敢叫出聲來,隨著學長的雞巴越插越深,我的屁眼覺得腫漲的不得了,讓我痛的直冒冷汗。

「小騷貨,你的屁眼好緊,夾的我好爽!」

學長將雞巴插在我騷穴裡,並不急著抽插,幾分鐘過去,我的屁眼也漸漸適應了雞巴插在屁眼裡的感覺,已沒有先前那樣的難受,學長看我似乎是適應了,便開始慢慢的抽插著,我也微微痛苦的呻吟著。

學長抽插了沒多久,我感覺到隨之而來的陣陣快感,我騷穴內的淫水不斷的湧出,沿著大腿內側不斷的流下,學長知道我已開始產生快感,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手指也同時揉著我的陰蒂,在雙重的刺激下,我也放聲淫叫起來:「啊…啊…學長你的雞巴…把小雪的屁眼…插的好爽…啊…啊…」

「怎樣?沒騙你吧!被雞姦的感覺很爽吧!你看你被幹屁眼的樣子有多賤啊!來!表現的淫蕩點,把你最賤的樣子給我看!」

我將一隻撐在洗手台上,另一隻手移至腰上,拉起學長的手蓋在我的奶子上搓揉著,屁股也迎合學長的抽插不停的扭動著:「啊…啊…小雪喜歡被學長幹…啊。。。啊…小雪像婊子一樣賤…一樣欠幹…啊…啊…用力…用力幹小雪的屁眼…啊…啊。。。」

「操!真賤耶!你看你這樣子多像婊子,多欠幹啊!」

看來學長喜歡在幹炮時,說羞辱對方的話,來增加快感,我也盡力的配合著學長。

「啊…啊…我要學長…像幹婊子一樣幹我…啊…啊…學長快幹死我…用力幹死我這個…不要臉的婊子…啊…啊…」

「我操你的婊子樣,我操死你這個欠幹的賤貨!我操!操死你!」

學長發狂的幹著我的屁眼,我的屁眼緊緊夾著學長的大雞巴,學長終於守不住精關,抵住我的屁眼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學長趴在我背上喘息著:「小騷貨,你的屁眼真好幹,幹的我好爽!」

「學長,我也是,我被你幹的好爽!」

我也喘息的回應著,接下來我們一起坐在浴缸內,藉著泡溫泉浴消除激情過後的疲勞,我覺得開心極了,雖然我騷穴的第一次不是給學長,但我的屁眼卻是讓學長開苞的,有如處女為心愛的人獻身一般的心情。

我覺得學長不只是個好情人,在做愛時的那股霸氣更是叫我著迷,我想我真的好幸運,遇到一個這麼完美的情人,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