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姦熟母的體罰

對這樣不肯說話的女人,強迫插入肉縫裡是非常簡單,但這種性交,連動物都做得到。

我的嗜好是讓女人親口說出請求性交的話。

只要女人稍有被虐待的慾望,越受到強迫的要求,越會興奮。淫液的量也會大增,陰戶更能縮緊。

忍耐男人的虐待和強迫,且拼命反抗的女人,是最具性感和美感。

「你這個倔強的臭女人!想要皮鞭了嗎?還是想用火烤你的乳房和陰戶呢?」

想到在電話裡聽著這邊的聲音而進行手淫的少年,不由得說出淫猥和刺激的話。

堀女警說,少年奉獻童貞,體驗到男性歡樂的生母是強度的被虐待狂。

她將相反形式的愛交給少年,但他看到受到父親虐待的美麗母親淫浪的姿態,使得他虐待狂的本性在身體裡抬頭。

用雙手捏弄勃起的敏感乳頭,手指插入肛門,拔下一蹉陰毛。

「啊….不要這樣….我說!插進來吧!在冀的面前我要盡到做妻子的責任,也玩弄我的屁股吧!盡量的虐待我吧!」

香代子被我玩弄肉芽後,狂亂的對著電話大吼。

我聽著少年近似啜泣的興奮聲音,將火熱的肉棒插入到肉縫的根部。

「啊….太好了,老公!插吧!把子宮挖出來吧。」

龜頭衝到尚未懷孕的子宮時,香代子揚起眉頭,發出狂亂的叫聲,下意識的抬高屁股,上身猛向後仰。

肉縫裡的壁肉緊緊纏繞在肉棒上,像要吸人子宮口般的蠕動。

「啊….小翼….媽媽快要羞死了….饒了我吧….我還是做不到….因為我是翼的媽媽,求求你,不要讓我那樣做 我願意用嘴和手安慰那孩子….我是你的妻子…千萬不要較叫我和冀性交吧…」

香代子的眼睛失去焦點,聲音沙啞,表現出她期望被虐待、在心愛的兒子面前被丈夫強暴,要求她和兒子性交,完全陶醉在這樣的母親角色之中。

肉洞不斷痙攣收縮的美感,和淫亂的叫聲也使我進入恍惚的境界中,忍不住開始猛烈抽插。

「不行!一定要做到。讓翼成為大男人是你做母親的義務。你知道冀現在在做什麼吧?明天開始你就要為他做這件事。用你的手和嘴,還有陰戶和這!」

我輕咬勃起的乳頭,同時把手指深入肛門裡攪動。

「啊….不要….饒了我的屁眼吧!」

香代子瘋狂的喊叫,屁眼和肚子猛烈跳動。

陰戶裡的肉夾緊脈動的肉棒,達到快要斷裂的程度。

「你對翼說,要做他的奴隸。」

我說完,從肉洞裡拔出肉棒,猛烈插入後門裡。

「啊….太慘忍了….今晚不要弄我的屁眼,還是插入前面吧!你無論如何都要我做翼的愛人嗎?你簡直是魔鬼!你已經不愛我了….啊..我不想活了!在讓我和那孩子性交之前,你親手殺了我吧!我不想讓那孩子看到我淫亂的樣子….」

瘋狂般的慘叫聲,因性感達到高潮,變成斷斷續續的聲音,身體開始顫抖。

我粗暴的拔出肛門裡的肉棒,再刺入陰戶裡,嘴靠在她的耳邊悄悄說:

「說呀,要讓翼射出來。」

香代子以充滿罪惡意識及畸戀慾望的眼神看著我,然後以顫抖的聲音對我說:

「好吧!我願意做翼的性奴隸。小翼,媽媽要把陰戶給你!隨便你弄吧..在爸爸的面前用力虐待我吧…」

「媽媽….啊….我要射了!.我….」

尚未成熟的美少年的可愛聲音,在快感中顫抖。

「啊….小翼,射吧!啊….媽媽也不行了….要洩了..」

發出軟弱無力的啜泣聲後,香代子全身痙攣,淫液噴射在夾緊的肉棒上,然後仰起的身體軟弱無力的倒下去。

數秒鍾後,少年發出少女般的嗚咽聲,我被引誘得也開始射精。

聞到自己精液的腥臭味,產生有如翼的年輕精液噴射在香代子三角褲的錯覺,我就將自己的身體壓在香代子身上。

在我進入甜美的睡夢前,不禁想起今天才見面就發生性關係的花井宛子,可是應該見過面的酒保原口是誰都想不起來,我的記憶力大概是年齡之故衰退了吧。

*** *** *** *** *** ***

1-2

不停的電話鈴聲使我醒過來,嘴裡罵著拿起電話,看床頭的鬧鐘,已經十點半。

「是我,你還在睡嗎?你不在辦公室,我以為又鑽到那個女人的被窩裡去了。昨天晚上大概把我忘得一乾二淨,和可愛的太太親熱了吧。」

充滿諷刺和忌妒的聲音。這是城之內美香的電話。

微微聽到人吵雜的聲音,還有廣播的聲音,以及噴射機的聲音,此時我才完全清醒過來。

「我現在在成田機場,搭中午伊比利亞航空公司的班機去西班牙,我想在出發前,告訴一下心愛的人,大概十天左右就回來了,你若有外遇,我可不答應。」

比香代子更像老婆的美香的聲音,被著陸的噴射機聲音所掩蓋,我的心情也開始惡化。

我真不明白那些人被關在如棺材的飛機裡十幾個小時,去外國有何意義呢?

我就像自己坐在那種飛機上,心跳加速,拿電化的手掌滲出汗水。向身旁看去,沒有看到香代子,也不像在客廳裡。

「小心一點,希望你安全的回來。我愛妳」

說話的聲音不似我的個性,有一點發抖。

槍彈和武士刀我都不怕,可是連我的親友搭飛機我都感到害怕。

「原來死神的使者,鬼神都不怕的刑警也有弱點。我走了,再見。」

留下笑聲,電話掛斷。

我當然知道美香去西班牙出差的任務。

去西班牙西南部的漁港拉克尼亞市,從數年前成為南美哥倫比亞的毒品走私和巨額黑錢的洗錢地點,不僅是歐洲各國,連遙遠的美國,以及包括日本在內的亞洲各國,都受到毒品的威脅。

美香雖然沒有說,但這一次的合作調查是以西班牙警方和國際刑警組織、美國聯邦麻藥取締局為主。而歐洲和亞洲各國的麻藥搜查官也參與,形成世界化的規模。

本來我也想去,但上司知道我有飛機恐懼症,所以沒有派我。我只有留在東京,和最近顯著增加的中國大陸及南美的毒梟們作戰。

為自己的飛機恐懼症嘆一口氣,點燃一支煙來到客廳時,看到餐桌上有一張便條。

『我去美容院和購物

香代子』想到香代子的陰唇因為想念美少年而一直濕潤到黃昏,勃起的肉芽受到三角褲摩擦時,我的肉棒開始猛然勃起,使我露出得意的微笑。

一面吃準備好的咖啡,以及三明治和沙拉,一面看這一天的報紙,社會版的報導引起我的注意。

標題是『色情攝影家恐嚇大明星』,內容是掌握大明星級的女演員或偶像的弱點,強迫拍攝色情錄影帶或寫真集,而且還敲詐巨款的色情書刊出版杜的攝影師被逮捕。

提出控訴的女演員只用英文縮寫的名子報導,但指出在電影、電視、廣告等各方面活躍,五十歲的年紀仍然保持美貌和修長身材的女明星,不用說出名宇任誰都知到是指什麼人。

在電視的調味料廣告中,扮演賢慧美麗的妻子和母親,如果這樣的成熱女人捆綁後和美少年性交的錄影帶,連我也真想看。

這則報導使我想起昨晚在赤阪俱樂部( 雅 )見到,一直都無法想起的酒保原口之來歷。

八年前在我升任刑警組長的前一年,我和原口是以主管風紀的刑警和色情業者的身分見面。他是以販賣色情書刊和恐嚇被判刑一年。

在那個事件中,有五名美麗的女演員成為他的色情錄影帶和書刊的模特兒,也受到恐嚇。可是當我看到沒收來的錄影帶時,對虐待狂的場面,可以說拍攝得相當好。

在今天報紙上報導的女演員也是那一次的五名女演員之一。

我想起陰毛稀少,但長久的性交使陰毛變茶褐色,完全暴露出成熟的陰戶,和兩個男人演出兩人行,或和年輕女人互舔陰戶,或用假陽具手淫,這些場面都使我感到興趣。

原口和我一漾,是有相同嗜好的人。

不可能從那次以後就洗手不幹了。

看情形必須找機會和他談一談。

如果原口有意思,我可以提供和我發生過關係的女人做主角,拍攝色情錄影帶,讓香代子和翼演出母子相姦的場面一定不賴。

可是首先需要找到今晚的共演者兼肋手的人。如果說在女同性戀中扮演男角,而又是殘忍的虐待狂,在我所知的範圍內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在河村醫院擔任護理長的星野豔子,另一個是私家偵探社時代在我事務所的褸下開俱樂部的前田英子。

豔子是很好的女人,然工作的關係很忙,又是院長的愛人,不方便拜託。

虐待與被虐待都喜歡,又對美少年頗感興趣,而且完全了解香代子身心弱點的前田英子,做為母子相姦的共演者可能最適合。

她因為店裡的兩個女孩感染愛滋病而結束俱樂部,現在成為新宿高級酒吧的受僱經理,立刻打電話去,響了十多下鈴聲後,才聽到還沒睡醒的聲音。

(誰呀?這麼一大早的,有什麼事?)

「英子,好久不見了。我是梨本,需要你幫忙,錢倒是沒有,不過是很好的事。」

英子聽到我的聲音,立刻恢復精神。

「喲!原來是好色偵探。自從升官後見不到你的影子。我正在生氣的想,大概香代子太可愛,根本想不到我了,那個有如種馬的堅硬巨大東西還健在嗎?很想你,有什麼好事情呢?」

想起英子自從離婚後,除了我外,沒有和任何男人發生關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十歲以上的肉體,以及有如二十歲年輕女人的窄小陰戶之美味,我的肉棒不由得勃起,告訴她今天晚上要進行的淫邪計劃。

聽到英子呼吸急促的聲音,和手指玩弄濕淋淋淫肉的聲音。

我的手也在揉搓堅硬的肉棒。

英子和我是在位於事務所附近的酒吧的美麗女經理青山惠子,和她十三歲的親兒子進行罪惡的母子相姦之共犯,所以我知道英子一定會答應這件事。

「太好了!我決定要參加。很久沒有這樣興奮過了。看著可愛的男孩和香代子狂亂的樣子,還能和你幹到全身無力。我會先到旅館的房間等你來,準備好一切虐待用具。啊….恨不得馬上就開始。」

聽到英子興奮的聲音我掛掉電話。

想到一個是虐待狂,一個是被虐待狂的兩個女人相見,演出男人更慘忍的同性戀虐待行為,以及香代子受到虐待後的淫蕩模樣,還有在旁邊守望的美少年的興奮情形時,我的肉棒又猛然勃起。

似乎無法忍耐到傍晚,可是一大把年紀,又有老婆的男人如果手淫豈不是大笑話。

特別想要香代子以外的女人。

美香在遙遠的非洲,花井苑子昨天幹過,如果是岡江玲子女警,只要我約她,一定馬上高興得脫下褲子,但太年輕不合我的口味。

剩下的只有河村院長的夫人惠理子和青山惠子。但這兩人都沈迷在和兒子的禁忌愛中,可能不會理會其他的男人。西寺組長手下的女人們引不起我的興趣。

就這樣呆望著電現時,螢幕上出現在某醫院急診室裡忙著工作的白衣天使,從而想起最適合我現在需要的一個女人。

心裡祈禱著她是夜班而還沒有下班回到家,我撥警察醫院外科門診的電話。

*** *** *** *** *** ***

1-3

第一次和橋本奈緒子做愛時,她坦白告訴我母子相姦的罪過,迫切的希望我能懲罰她淫蕩的肉體。

所以,在讓翼和香代子相姦之前,想聽一聽做護士的奈緒子對母親被兒子強姦時的心身狀態之意見。

接電話的女人說護理長已經下班,但還在醫院裡。片刻後,奈緒子過來接電話。知道是我的電話後,顯得非常興奮。

「太好了!剛處理完急診病患,在回家之前到餐廳喝一杯咖啡,能和你見面嗎?我正有話想和你說。」

成熟的有夫之婦發出甜美的聲音,尤其是最後一句,幾近哀求的口吻。

決定三十分鐘候,在第一次和奈緒子發生關係的美香公寓見面。

如果她知道要在我的面前讓擔任兒子角色的美少年姦淫老婆的淫邪計劃時,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在勃起的陰莖尚未萎縮的情形下急忙穿衣服。

穿鞋時,發現忘記帶槍,回去把 M92F 插在槍袋裡才走出門。

掛在左肩的槍帶幾乎有一公斤重,使我聯想到遠在西班牙的美香。對於利用她的房間和其他女人性交,多少感到內疚。

下了計程車,走進公寓大門時,佇立在電梯門邊的奈緒子對我露出笑容。

電梯門關上時,我們幾乎同時擁抱對方。像飢餓已久,吸吮對方的嘴唇,彼此用手確定對方的情慾。

「終於又見到你了,真高興。我想向你坦白一切,接受處罰。」

摟著她的細腰走在走廊上時,奈緒子呼吸急促,幾乎用嗚咽的口吻對我說。

兩人相擁走入房裡。鎖上門時,我用力抱緊她仍在顫抖的手,低下頭看著她有點蒼白的臉孔。

比以前略為憔悴,但犯下不倫的罪惡,和享受到淫邪滋味的奈緒子,臉上露出憂鬱、哀愁,又有罪惡意識和陶醉的表情。幾乎美的妖豔,而且可愛。

壓在我胸上的豐乳之乳頭已勃起,透過套裝與三角褲後,使我的大腿感受到她的陰唇和勃起的肉芽在顫抖。頂在奈緒子肚子上的肉棒,不停的脈動,從馬口滲出潤滑液。

「幹我吧!懲罰我的壞陰戶吧!已經一個月了,每天都被那孩子玩弄,是淫賤的女人….不要用那樣的眼光看我…羞死人了….」

顫抖啜泣聲和沾濕我胸膛的熱淚,表現出被親身兒子姦淫的母親之強烈罪惡感,以及甜美的喜悅感。這引發我兇暴的嫉妒和慾火。

我又一次的認清對做母親的女人而言,兒子比丈夫或心愛的男人更是特殊的人物。

香代子一方面熱愛我這個丈夫,一方面又迫切的嚮往不過是淫慾對象的陌生美少年。

難道這是所謂母愛的本能形成的結果嗎?

一個月來每天都被兒子姦淫,這是說月經期也把身體給了兒子。

拉開洋裝的上衣和襯衫,用手捧沒有帶乳罩的奶頭,同時另一手伸入裙內,從三角褲上挖開肉縫,陷入肉縫裡的薄布片立刻沾上淫液。

痛苦和快感混合的喘息聲,使美麗的嘴唇顫抖。

「你這個賤貨,是想要兒子的雞巴才這樣濕淋淋的讓淫亂的陰核勃起來的嗎?脫!脫光!照你的希望懲罰你。奈緒子,你是希望我把你的身體弄到不在想和兒子姦淫的程度吧?你已經犯下丈夫和我不能原諒的罪過!」

我看她露出被虐待陶醉感的眼神,用力拉下三角褲,拔下一搓陰毛。

「啊!是呀!我是背叛丈夫和你的壞女人,所以凌辱我吧。讓我的身體變成再也不能和那孩子性交。相信我,那不是我主動的誘惑。我的屁股連丈夫也沒有弄過,是完全屬於你的。我脫衣服,你看個仔細吧!」

用興奮沙啞的聲音說,濕潤的眼睛變大,發抖的手撩起裙子。

在用針刺一下可能會出現大量鮮血的雪白大腿,和四十多歲的有夫之婦是雖得的平坦肚子,以及和我發生性關係中,她的陰毛是最茂密,還有較厚的陰唇、突出而敏感的陰核;在在呈現在我眼前。

不知是不是已經淋浴,聞到輕微的香皂和香水的芬芳。

為羞恥緊張的表情,和無法承受冷酷視監的風情,以及現在毫不在乎的裸露身體,是與出賣三角褲的現代女孩完全不同。

有這樣的好女人當母親,換成是我,也想姦淫。

從開始啜泣的奈緒子的表情和動作,知道早熟的少年有虐待狂的嗜好。

將美麗的女人剝光衣服,用銳利的眼光做視監,使女人羞恥苦悶的模樣,比用皮鞭或針凌辱,有更大且無害的喜悅。

像香代子那樣百分之百被虐待狂的淫亂女人,只要被綑綁後露出陰部,就會溢出淫液,哭叫著懇求插入肉棒,或用手指挖弄。

產生母子相姦願望的奈緒子,經過做兒子的性奴隸一個月,好像完全變成被虐待狂的女人。從肉洞口流出的淫蜜,在雪白的大腿根上劃出一條鮮明的線。

壓在裙子和襯裙上的白皙手指,玩弄搔癢的肉芽,淫猥的活動。

在發生性交前,所做的手淫,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愉快前戲。同時也可用來測驗女人被虐待慾的程度。

我坐在沙發上,好像要使她焦急似的,點燃香煙,噴出一口紫色的煙圈,

開始脫衣服,讓被虐待狂的女人看到勃起挺立的陰莖,再從沙發下拿出皮鞭和一綑麻繩,以及美香喜愛的電動假陽具。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