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姦熟母的體罰

看到活生生的肉棒和虐待用道具,奈緒子的眼睛已經開始濕潤,發出啜泣般的叫聲。

「啊….我不要只是這樣看…快懲罰我吧!用皮鞭狠狠的打我吧!我要自己玩弄陰戶….讓你看一看我洩出來的樣子….」

「好色的女人,快脫光吧!你想要的是活生生的堅硬肉棒吧?還是不想要我的,只想要可愛的寶貝,有更多年輕精液的東西。你這無恥的變態好色女人!讓你的老公知道了怎麼辦?」

奈緒子發出更淫蕩的嗚咽聲,一手脫下白色襯衫,露出美麗的豐乳,裙子和襯裙滑落於地,雙手置於後腰,低下頭。

這是典型的被虐待狂女人擺出的姿勢。

用皮鞭尖在陰核上撥弄,還用皮鞭的粗皮用力摩擦陰唇。奈緒子對羞恥的行為有敏感的反應,所以我現在是測試陰唇和淫肉受到痛苦的刺激時會有何種反應。

根據我的經驗,希望被年紀輕的男人,特別是兒子或弟弟以及外甥等近親的男人姦淫的女人,毫無例外的有強烈的被虐待慾。

奈緒子也做出如期的反應。

她濕潤的眼睛裡出現恍惚色澤,美好的鼻翼因呼吸急促而蠕動,豐滿的屁股下意識的扭動,乳房也隨之躍動。

從胯下抽出皮鞭看,已經沾上很多女人的蜜汁。茶褐色的皮鞭上出現黑色的濕痕。

「打我吧….我想要你打….那孩子也會用手打我的陰戶和乳房…」

奈緒子發出甜美的嗚咽聲。

最近的少年,不但早熟,而且看 SM 雜誌或色情錄影帶,所以比過去的大人知道更多虐待女人的方法。

那個叫翼的少年,從被虐狂的母親那裡體會到折磨女人的快感。

我們的兒子受到堀由紀江的教育,所以必能使香代子痛快的狂亂哭泣。

*** *** *** *** *** ***

1-4

「把大腿分開給我看。」

羞恥的嗚咽聲更提高,顫抖的手指像要撕裂似的分開陰唇,發出黑色光輝的陰毛所圍繞的稍偏上的成熟陰戶完全暴露於眼前。

充血勃起的陰核是一般大小,玫瑰紅的小陰唇的肉較厚,溢出蜜汁的肉洞綻放而蠕動。

陰毛顯得太茂密,整體而言是我喜歡的陰戶。

將皮鞭尖插入肉洞裡十公分慢慢搖動,然後找到子宮口,在那兒輕輕刺激,增加搔癢感。

奈緒子發出輕叫聲,扭動身體的同時,屁股向後退。

「痛啊!不要在裡面弄吧!還是打我吧,把我綁起來,插進來吧!求..求..你…」

每個女人都誤以為只要讓男人的肉棒插進去摩擦,男人就會高興。當然也有那樣就會滿足的單細胞傢伙,但我是在虐待狂遊戲中,也喜歡享受插入陰莖前的過程。

所以,不能缺少痛苦和凌辱的佐枓。

而且,這兩者同時給女人,才會有更好的效果。

讓她把分開陰唇的手移開,用細皮繩栓住的夾子夾在花瓣上,在將細皮繩繞大腿一圈,用力拉緊後在屁股的肉上打結。

她的嘴唇因痛苦而顫抖,瞪大的眼睛只剩下一道縫,臉上浮現陶醉的表情。

不停的在女人的陰戶上給予適度的痛苦,讓她不停的想到恥辱感,這樣能刺激被虐待慾的本能,可增加肉門在插入時的美味,也能提高女人本身的快感。

咬緊牙關忍耐陰唇的痛苦,那種表情達到淒厲之美。

「妳自己弄。我要打昏妳。」

奈緒子發出甜美的嗚咽聲,雙手迫不及待似的開始動作。右手指找到敏感的肉芽,插入肉洞裡挖弄。

左手從屁股後面摸肛門,屁股和乳房同時向前後左右搖擺。

這是在男人好色眼光注視下,自我虐待的手淫。

我舉起皮鞭,按乳房、肚子、大腿、屁股的順序抽打。皮鞭打在肉體上的感覺,又聽到女人的叫聲,我的肉棒不由得跳動。

「真的那麼痛快嗎?妳的屁股也給妳的兒子了嗎?」

「啊….好的要命,啊….我快要洩了….啊….沒錯,屁股也給他弄了….我也喝他的精液和尿….只要那孩子高興.我什麼都做….因為我是他的媽媽….」

當皮鞭第三次輪打到乳房時,奈緒子伸直腳尖,身體後仰,不停的啜泣,從雪白的手指間溢出蜜汁,然後身體好像失去力量,形成癱瘓模樣。

當這樣強烈的快感慢慢屏息時,奈緒子露出羞恥和苦腦的表情跪在地上,看著我說:

「羞死了….竟然會這樣興奮得淫亂….我無法原諒自己!我犯了違背人道的罪!懲罰我到死吧!」

跪著抬頭看昂然勃起的肉棒,眼神因期盼淫浪而冒出慾火。

這種樣子性感極了,也是最?…」

有如唱歌的陶醉聲音,使我的龜頭更勃起。

不用她說,我當然要品嚐前門的滋味。

從窄小的後門插人讓她痛苦得哭泣。在我來說,不過是一種的懲罰而已。

要毫不吝惜的射入男人有限的精液,必需是在成熟火熱陰戶內。

解開綑綁的繩子,讓她走到牆壁的大鏡前,我坐在床上。

奈緒子發現要用非常羞辱的方法姦淫肛門,發出歇斯底里的嗚咽聲,扭動身體,像在表示抗議。

要背對著我騎在腿上,這樣從鏡子看到肉棒插入肛門裡的樣子,當然會感到羞恥。

「放了我吧!竟然在鏡子面前。讓我和你面對面吧!看到鏡中自己的樣子,我會羞死的….」

不理會她的哀求,把她的身體拉過來,讓她背對著我騎在肉棒上。

「現在你自己弄進去吧!」

在豐滿的屁股和大腿用力打一下,將龜頭對正菊花蕾。

「啊….羞死了….男人都喜歡在鏡子前幹這種事..太過分了..」

把手伸到前面,玩弄堅硬的陰核,同時在肉洞口摩擦。

「還不快插進去!賤貨!」

「好…這就進來….」

豐滿的屁股戰戰競競的下沉,開始讓巨大的龜頭進入菊花蕾的蕊裡。

從奈緒子的嘴裡不斷發出甜美的尖叫聲。

終於吞人龜頭後,就毫不留情的抬起她的屁股拔出來,再度讓她嚐受插入時的痛苦和屈辱,也不斷的玩弄陰核與陰門,增加淫糜的氣氛。

第三次拔出來時,奈緒子如精神錯亂般的哭叫。

「放了我吧….信行!求求你,快進來吧!是媽媽不好….」

從鏡子裡看到她的臉在抽搐,眼神失去焦點,產生和自己兒子交媾的錯覺。

如果繼續讓她焦躁不安,很可能真的瘋狂,於是我猛然把肉棒插到根部,用腿分開她的腿,在鏡中照映出完全綻放的陰戶。

「啊….好痛….為什麼這樣又硬又大….我真高興…這樣的愛我….」

發出啜泣聲,開始猛烈上下左右的扭動屁股。

「好嗎?媽媽的屁股讓你舒服嗎?更用力的玩弄我的陰核,讓我洩出來吧!啊….真舒服。你要射精時,要射在我的陰戶裡….」

奈緒子的樣子使我想到香代子和”翼”姦淫時,是不是也這樣瘋狂。

奈緒子不到幾分鐘就洩出來,身體向後仰,不停的啜泣,我從後門拔出肉棒,狠狠的插入前門。

還是成熟女人縮緊的陰戶,味道是最美好的。

奈緒子更猛烈扭動身體,哭叫聲也更高昂。

偶然看到牆上的掛鐘巳五點鐘。

此時的香代子可能因得不到我的消息而著急吧。

被連續洩出兩次的奈緒子淫蕩的聲音和陰戶放縮的美感,產生射精慾望的同時,想到遠在國外的美香,她也是這個床舖的主人。

即使香代子的身心都被美少年的兒子奪走,還有美香是我可愛的女人,也是可靠的工作夥伴,心理多少感到舒坦。

在公寓的門口和奈緒子分手後,我為解決另一件事坐上計程車去赤阪。

*** *** *** *** *** ***

第二章 邪惡的情慾

2-1

俱樂部『雅』正在整修,內部沒有人,走到 TBS 的前面等計程車。看手錶,已超過在新宿 H 大飯店約會時間十分鐘。

越是急,越是沒有計程車來。這個時候,在 H 大飯店的前廳,香代子和英子應該已經見面了。

此時,兩個成熟的美女,可能在興奮的交談。而今晚將要做我們兒子的美少年,也一定露出殘忍情慾的眼神看著兩個女人。

想到兩個急躁的女人,身上的乳房已充血膨脹,敏感的陰核和陰戶都溢出蜜汁,弄濕三角褲的模樣,我的臉上不由得浮現淫邪的笑容。剛嚐過美女肉門的滋味,應該滿足的肉棒又猛然勃起。

快吸完第二支煙時,才從六本木的方向來了空計程車。

與此同時,從青山路來的勞斯萊斯,停在 TBS 的門口,以優雅的姿態走出一位美女。偶然向我這邊瞄一眼的,竟然是岩夏志麻。

在我希望能性交的女演員中,她列在前五名內。所以看到她後,龜頭的馬口不由得溢出露水,肉棒開始脈動。

穿上黑色套裝的軀體,乳房和屁股相當成熟豐滿。這樣的女人,就算過了五十,仍然讓人產生情慾。

真希望能用繩子和皮鞭讓岩下志麻取下神氣的假面具,讓她含住肉棒,用性感的聲音哀求給她插進去。

對出來迎接的電視台的人燦爛一笑,扭動性感的屁股走進大門。我呆呆望著,連司機打開門都沒有發覺。

「先生,要不要坐車了嗎 ?」

受到計程車微慍的催促,急忙坐進車裡,告知新宿H大飯店後,我就閉上眼睛,靠在椅背上。

岩下志麻在年輕時也很美,但對喜歡成熟女人的我而言,還是四十歲以後的她最好。

在她的演出中,印象最深刻,也使我產生性慾的,是以母子相姦為主題的電視劇『魔性時刻』她演出為罪惡意識恐懼的母親一角,以及演出壞女人穿喪服坐在褟褟米上分開雪白大腿,沈迷在手淫之中的表現。當時我看了後,幾乎在褲子裡射精了。

*** *** *** *** *** ***

2-2

看到新西口的霓虹燈時,對岩下志麻的幻想完全消失,出現的是香代子跪在我的面前,受到英子的鞭打,把哭濕的臉貼在我的肉棒上哀求的姿態。

到達 H 大飯店門口時,付計程車錢後趕緊衝進旋轉門,環視前廳。

三個人的情形一如我所想像,香代子和英子露出三分之一的美腿坐在沙發上,坐在稍離開的地方,美少年佯裝看漫畫雜誌,同時色迷迷的窺視兩個成熟女人的大腿。

看到我走過去,三個人同時站起來。

「翼你過來。這位是要做你媽媽的香代子,那一位是媽媽的好友英子阿姨。能見到他很高興吧!香代子。」

看我用少有的紳士口吻為他們介紹的樣子,英子對我露出難得微笑。

「你好嗎?翼。我是媽媽,能見到你,我真高興。」

充滿羞恥和淫邪情慾,以及摻雜罪惡意識的香代子的顫抖聲者,和看到美少年時的陶醉眼神,真是直得一瞧。英子悄悄伸手到我跨下,用力揉搓我勃起的肉棒。

「真是壞爸爸,把這種東西勃起到這種程度。美麗的媽媽等待兒子的雞雞已到神不守舍的地步了。看她的眼睛,不像是陰戶都溶化的樣子嗎?真想快一看到他們相姦。不過,我要先好好的折磨她,要她在翼的面前乾著急。」

一面看著如親愛母子般牽著手悄悄說話的香代子和美少年,英子興奮的淫邪聲使我感到爽極了。

「嗯,期待已久的夜晚終於來了。對不起,我遲到了。現在要先填保肚子增加精力。香代子,我們去吃飯吧。」

我和英子,香代子和美少年,這樣分成兩組走上二樓的餐廳。

有三支蠟燭的昏暗光亮下,氣氛宜人,幸好四周沒有其他的客人。

香代子的眼神濕潤,鮮紅色的香唇微微顫抖,那樣子充滿妖豔之美。

沒戴乳罩的乳頭,透過薄薄的洋裝,清楚看到美妙的形狀。

此時,壓在肉縫上的三角褲,一定已沾上淫液,同時壓迫早已充血勃起的陰核。

對服務生要三人份的海產料理和白葡萄酒。取下掛在左腰上的槍袋,放入香代子的皮包裡。

今天晚上不會用到槍,所以改用輕巧的三八口徑左輪槍。

幾乎可以說是美少女般的充滿慾望的少年眼睛,根本不屑一看槍械,只是凝望美麗母親的香代子。

經由親身母親的成熟身體成為男人,在由少年課擔任輔導的美麗女警教會男人一切歡樂的早熟美少年,好像對香代子一見鍾情。

大家都沈默,於是英子打破這樣的氣氛。

「你們兩個人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不是母子終於見面了嗎?小翼呀!看到美麗的媽媽,很滿足了吧。從今晚起,媽媽就是你的女人了。說什麼、做什麼都可以。是不是爸爸?」

英子終於露出慘忍的媚笑看著我,然後伸腿到少年的雙腿間用力摩擦勃起的東西。

「翼,英子阿姨說的沒錯,爸爸答應了。你可以任意玩弄媽媽,香代子,妳把身體靠近冀的身上吧。」

少年露出少女般的笑容。

「沒錯,彼此相愛的母子是做什麼都可以的。媽媽沒有穿三角褲,要不要摸摸看?香代子也該握緊兒子堅硬的肉棒,說出自己的愛意吧。妳的老公我會給他安慰,所以妳就盡情的讓小翼愛你吧。你是最殘忍的男人,這個又像種馬一樣又大又硬,不過今天晚上我會讓你變成軟棉棉的,快來抱我接吻吧。」

英子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過後,握緊我的肉棒,把堅挺的乳房和乳頭壓在我的胸上扭動,然後接吻給對面的兩個人看。

我的手也伸到餐桌下,摸到火熱而濕濡的媚肉,加以愛撫。

英子發出甜美的沙啞聲音,一面扭動屁股,一面把乳頭壓在我的胸上扭動。

她不只是在煽動少年的情慾,也是為她自己增加快樂而表演。

「啊….太好了,我快要洩出來了。因為好久沒和你這樣了。今晚我不會讓你睡覺的,我要看著香代子被兒子折磨的樣子,同時盡情的享受你的堅硬肉棒到筋疲力盡為止,讓我的陰戶溶化吧。啊….好….」

發出快要洩出來的哼聲,抬起屁股要我拉下她的三角褲,淫蕩的扭動屁股,要我的手指進入肉洞裡。

除我之外,沒讓其他男人玩過得同性戀女人的火熱肉洞夾緊我的手指。

露出羨慕眼神看著我們的美少年,突然用力抱緊香代子,一手握住乳房,一手伸入裙內。

「啊….不要,小翼!不可以在這種地方做淫事。媽媽是愛你的,所以到房裡後脫光衣服讓你任意玩弄。在爸爸和阿姨的面前,媽媽會做你的奴隸。但在這裡還不可以。」

有厚布幔圍繞,近乎密室的廂坐裡,兩個成熟女人的陰戶,在男人手指的彈奏下發出淫靡的聲音。

「我也愛媽媽,我現在馬上就要媽媽,吻我,還要玩弄我的雞雞。」

從手的動靜知到翼從褲子裡拉出年輕的肉棒,讓母親握住。香代子的臉轉向少年,立刻開始兇猛的熱吻。

結束長吻後,香代子呼吸急促,用沙啞興奮的聲音說:

「為什麼這樣大又這麼硬!媽媽害怕…..一定會痛得哭了….饒了我吧,我做不到….太淫賤了….」

在丈夫和另一個女人面前,受到剛成為兒子的美少年用手指玩弄,香代子已經開始亢奮。

「啊 ….小翼….不要在這種地方讓我洩出來….饒了我吧….不要弄了….」

香代子拼命壓抑歇斯底里的聲音。

「不行!香代子,就在這裡洩出來吧。妳不洩出來,就要他在這裡給妳插進去,妳想這樣嗎?」

英子用勝利者的口吻煽動。

「妳是不是想用我沾上淫液的三角褲塞入嘴裡,就在這裡讓翼強姦?」

香代子聽後,仰起美麗的眉毛,瞪大眼睛,拼命的哀求。

「不要!在這裡我會受不了….到了房裡….怎麼弄都可以..」

香代子突然趴在餐桌上,把排列整齊的刀叉碰落在地上。

豎耳傾聽,鄰座好像沒有客人,也沒有送菜來的服務生走動的聲音。大概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讓香代子達到高潮。

看到香代子拼命忍耐不洩身,肩頭不斷顫抖,以及聽到壓抑的嗚咽聲時,我們亦隨之亢奮起來。

「她是好得要死了,這種被兒子摸弄,不由己的要洩出來的模樣,看多少次也不會膩。啊….那是多麼舒服。我也希望快一點用你的肉棒盡情哭叫。」

英子發出淫邪的陶醉聲,火熱的肉洞不停的收縮和痙攣,有手指尖大小的陰核像小陰莖一樣的脈動。

幾乎要碰到子宮的兩根手指沾上大量的淫液,旋轉時發出粘粘的水聲。

「饒了我吧….小翼,媽媽快羞死了….快無法忍耐了….」

香代子瘋狂的搖頭,用低沈的啜泣聲,說出被強迫來臨的快感。

「嗯?香代子要洩了嗎?我了解妳好到什麼程度,因為在心愛的老公面前,有可的寶貝給妳挖弄陰戶,對被虐待狂的女人而言,是最大的喜悅。不要堅持了,反正要把前後的兩個洞都給這個孩子的年輕肉棒。你們母子從今夜起就成為男人和女人,快起來,把妳性感的表情給兒子看吧。

男人是喜歡看女人洩出來的表情。把腿分開大一點,然後對他用甜美的聲音說,讓媽媽洩出來吧!你若反抗,待會兒會有嚴重後果。希望赤裸裸的被綁起來,丟在走廊上嗎?」

「香代子,快照英子的話做。妳不是哭著發誓要做翼的性奴隸嗎?」

我也順著英子的話加以慫恿。

*** *** *** *** *** ***

2-3

少年出現殘忍的笑容,抬起母親的頭,粗暴的轉向自己,貪婪的吸吮香唇後,猛烈的掌摑。香代子的嘴唇顫抖,忍住哭聲,流過的眼淚經過臉頰上的紅指印。

美少年好像知道美麗的女人被掌摑後會異常的興奮。

「小翼….別打了….是媽媽錯了….」

含淚的沙啞聲音像呢喃細語似的哀求,扭動上身向著少年分開雙腿,表示願意服從。

「媽媽,舒服了吧?想和我性交了嗎?」

香代子啜泣著點頭。

「玩弄媽媽的陰核….讓媽媽洩了吧!媽媽答應在房裡讓你玩陰戶和屁股….所以不要在這裡折磨我….萬一被人看到,我會真的瘋了..」

面帶冷笑的少年撩起裙子,伸手進去猛烈活動時,香代子抱緊自己豐滿的乳房,咬緊牙齒,忍耐強烈的快感。

擅長淫技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演奏出淫縻的聲音,同時在香代子的臉上掌摑。

「嘿嘿嘿,這孩子真了不起,已經是完全的虐待狂野獸了。」

英子發出感嘆聲。我蹲在地上拾起香代子碰落的刀叉,同時觀察少年的手指動作。

「啊!你不要看!」

香子發現我的企圖,不由得喊叫,同時扭動身體,忍受強烈羞恥感。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