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姦熟母的體罰

可是我心愛的老婆毫不保留的分開大腿,讓美少年玩弄陰戶,自己也握住年輕的肉棒,輕輕揉搓。

少年的肉棒不似十四歲的人應有的。龜頭的傘部脹起,和我的相比較,毫不遜色。

「兒子的手淫會好成這樣嗎?賤女人!」

我責備她的聲音,也因興奮而沙啞。

「是….好極了….你原諒我吧!我要做小翼的奴隸,做媽媽的我要用身體補償他!讓媽媽洩了吧!媽媽是你的人了。」

香代子狂亂的樣子比我想像的還強烈。使我產生虐待慾的歡愉,同時也感到狼狽。

被虐待狂的女人能達到最大的快樂,是只有殘忍的虐待,或被迫和自己的兒子性交嗎?即使沒有血統關係的假兒子。

總之,沈迷在虐待狂裡的女人魔性,已經不是男人所能理解的範圍了。

香代子不再看我這裡,瘋狂般的眼神集中在美少年身上,從顫抖的嘴唇說出喜悅的感受,扭動屁股讓自己的陰戶和少年的手指摩擦。

「真了不起,只是用手玩弄就能淫亂成這樣子。等一等把寶貝的雞雞插進去,香代子一定會真的瘋了。」

已經參與十次以上,強迫母親和兒子相姦的英子,嘆一口氣說出感想。同時更摟緊我的肉棒。

於此之際,聽到服務生的腳步,以及餐盤上食器相碰的聲音。香代子原本陶醉的表情,出現苦悶的痙攣,少年的呼吸更急促。我們都倒吸一口氣,不敢呼吸。

「啊….不行了….媽媽要洩了….」

當聽到送菜來的服務生輕輕咳嗽的聲音時,香代子已經趴在餐桌上,上氣不接下氣,全身顫抖。

拉開布幔進來的服務生看到香代子的樣子,露出慌張的表情。

「不舒服嗎?要不要叫這裡的醫生來?」

英子泰然的笑著走過去把啜泣的香代子擁在懷裡,擋住服務生的視線。

「沒有關係,你別在意,我妹妹偶然會貧血,不用找醫生了。香代子,妳要振作一點,就是母子吵架也不要這樣興奮。要不要躺一下呢?」

英子的臨機應變把服務生應付的很好,服務生放下菜就走了。

聞到菜香,我的肚子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性慾和食慾是不能兩立,首先要填飽肚子。

「還是趁熱吃吧。翼,你讓媽媽洩了,該滿足吧。剩下的留在房間裡享受,媽媽是完全迷上你了。」

拿起湯匙,喝一口湯,乾涸的喉嚨覺得非常舒服。

「男人的心真是不可捉模,剛虐待完女人,還有食慾,你們可知道,香代子是多麼的痛苦和羞恥嗎?好可憐的美麗母親。」

英子念台詞似的說完,故意把穿迷你裙的豐滿屁股挺出到少年面前,彎下上身,雙手捧起香代子的臉,享受同性戀的熱吻。

美少年看到這種妖豔的情景,眼裡冒出慾火,切牛排的手動作完全停下來。

「翼,不要受淫亂阿姨的煽動,女人這種動物只會用子宮判斷而採取行動,不要理她們,快吃吧。英子和香代子也要快吃。不然,兩個人都要懲罰。」

我把塗上奶油的法國麵包放進嘴裡,同時撩起英子的裙子,露出大部分的雪白大腿和三角褲,看到胯下的部份已有一大片濕痕。

英子發出輕叫聲,扭動屁股,翼把沒有咬碎的肉咕嚕一聲吞下去,香代子發出嗚咽聲。

「你不要太過分,我可是女同性戀的一號,也是你的助手。」

英子拉下被撩起的裙子坐回椅子上,看到英子的自尊心受損時露出的憤怒表情,以及妖豔的性感,使我快萎縮的陰莖又感到搔癢。

可是少年凝視她的眼神,露出憧憬的色澤,使英子又高興的拿起湯匙。

「香代子,這個湯很好喝。妳也要吃一點,好增加體力。不要再畏畏縮縮的。簡直會給被虐待狂的女人丟臉。」

「羞死了….不能寬恕我自己的淫賤….對不起….」

終於拿起湯匙的香代子,說話時淚眼汪汪。

在丈夫和女同性戀的愛人面前,而且在高級大飯店的餐廳裡,雖說是假母子,但受到十四歲少年玩弄陰戶,還忍不住洩出來,那種用全身表示羞恥和悲哀的樣子,使我的肉棒又猛然挺起。

那是在我的面前和離婚的丈夫,以及河村醫院院長姦淫時,也沒有露出的淒豔表情。可是我手上的刀叉和嘴始終沒有停止,也吃出美味。

對我這種好色的男人而言,也許食慾和性慾是可以兩立的。

英子突然揚起眉頭,冷冷的說:

「賤女人!不要撒嬌了!又想挨打了嗎?想在這裡剝光妳的衣服嗎?還想再這裡洩一次嗎?香代子,我可要用刀叉玩弄妳的陰核了!」

同性戀男角的恐嚇,使香代子不敢吭聲,忍住嗚咽開始吃。

*** *** *** *** *** ***

2-4

買單後走出餐廳。英子摟著香代子的柳腰,走向電梯。

那種樣子像女警把囚犯帶人刑場。這種情形看在少年的眼裡,不斷的伸出舌頭舔嘴唇,褲前高高隆起,顯示出淫邪的情慾,而且迫切的需要。

電梯裡只有我們幾個人,在到達三十二褸前,英子把表示反抗而哀求的女囚犯的裙子撩起,要少年玩弄女囚犯的陰戶。在這段時間裡,我伸手進入英子的裙內,愛撫火熱的淫花。

我和少年兩個人的手指,使成熟的兩個女人的陰戶發出水聲,與啜泣聲形成二重奏。

然而,很快就到達三十二樓。

電梯門打開時,冀緊貼在香代子的身上。伸手從洋裝的後面玩弄女人的陰戶。我和英子跟在後面,欣賞美麗女人的苦悶模樣,也互相愛撫對方的陰部。

三二零一室是在走廊最裡面的角落。走廊的燈光昏暗,十分清靜,此時英子露出淫邪的笑容。

「就在這裡剝光香代子的衣服,讓她赤裸的走入房間。你把她的手綁起來吧。」

我從口袋裡掏出常攜帶的細麻繩。把露出哀求眼神的香代子雙手扭到背後綑綁。

英子毫不留情的把香代子的衣服撩起,露出赤裸的下半身。同時在屁股上掌打。

「求求妳,不要這樣啦!進入房間裡就隨便妳弄吧。只是現在…」

可是對她的回答,得到的是脖子幾乎要斷掉的耳光。

「住口!無論何時何地,妳都要服從!小翼,現在讓媽媽一面走一面洩出來吧。

你一定知道,被虐待狂的淫亂女人,邊走邊玩弄陰核就會痛快的瘋狂。」

魔性的少年露出得意的笑容點頭。

「媽媽,快向前走吧!如果反抗,就要拔下陰毛,剝光陰核的包皮!」

就這樣,美麗的女囚犯在陰核被少年玩弄之下向前走。

「啊….不行啦!不要弄了….我會做這個孩子的女人….我發誓,任何羞辱的事都願意接受,但不要在這裡弄….」

在隨時有人經過的走廊上,香代子的聲音嗚咽。興奮的美貌,因強烈的刺激開始痙攣。

不知幸抑或不幸,始終沒有遇到其他客人。香代子的表情越來越妖豔,也使我感到新鮮。

此時,我對自己老婆的美艷,感到無限欣慰。這樣才有讓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男人姦淫的意義。

「啊….媽媽已經忍不住了….」

「已經這樣好了嗎?好色的媽媽!快說要洩出來吧!」

陶醉在淫邪快樂中的母子,悄悄對話。在少年粗野玩弄陰戶時,媽媽美麗的臉上呈現苦悶的模樣,上身向後仰。

只剩下十幾步就到達房門口時,前面的房門突然打開。

一對外國的中年男女,互擁著走出來。香代子的身體突然僵住一樣佇立在原地。

多年來做刑警的本能使我像保護總統一樣,立刻反應,站到香代子的前面。

金髮的女人對我微笑,然後和男伴朝反方向走去。是有非常成熟的乳房和屁股的女人。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在性交後要去餐廳用餐。

「沒想到你會有這樣的騎士精神,真叫人刮目相看,梨本警部廳先生。」

英子帶著媚笑諷刺。

我一方面掩飾自己的尷尬,一方面也對自己生氣。向露出感謝眼神看我的香代子,猛揮一巴掌。

「賤女人!進不快走!」

「爸爸,媽媽洩了。那兩個外國人出來時,媽媽的陰戶緊縮,噴出大量淫水。媽媽,剛才是不是很好?事實上是很想外國人看到淫亂的樣子吧!」

香代子緊咬嘴唇,轉開臉,但還是輕輕點頭。

一切都如我想像。

推開三二零一室的門走進去。鎖好門,隨即把香代子推倒在地上。

「快去舔!讓翼射精,妳要吞下去。」

「對!要好好的吸吮可愛兒子的肉棒,只有妳自己痛快洩了兩次,真是淫亂的媽媽。」

英子把皮包裡的皮鞭或繩子、皮手銬、塑膠製巨大假陽具扔在沙發上。香代子又開始嗚咽,從頭上脫去洋裝和襯衣裙。然後跪在少年的肉棒前,雙手置於背後。

「小翼,把媽媽綁起來,媽媽來給你吸吮。」

我把麻繩交給少年。少年用熟練的手法綑綁雙手和乳房,然後把堅挺的龜頭插入香代子的嘴裡。

吸吮肉棒是虐待遊戲前不可或缺的儀式。香代子吸吮肉棒時,我和英子用皮鞭在香代子的乳頭和陰戶上愛撫,香代子的屁股狂扭,淫液滾到雪白的大腿上。

「翼,媽媽吸吮的感覺好不好?」

「他們兩個人當然都很好。看香代子陶醉的表情就知道。」

英子冷冷的說過後,用皮鞭抽打扭動的屁股,然後插入肉洞裡。

少年無法忍受第一次嘗到的嘴唇與舌頭的快感,呼吸急促的向後猛仰頭。

「爸爸!媽媽的吹喇叭實在太好了。」

「寶貝,你可以射出來,讓她喝下去吧。」

用含甜美淫邪的聲音搧動美少年的魔性,英子以充滿挑逗性的動作脫去衣物和襯裙,身上只剩下包圍比香代子豐滿屁股的黑色三角褲,如此獻媚的靠在我身上,用那雪白的手握著我勃起的肉棒揉搓。

「太好了,又硬又大,簡直像雄馬。唯有你這個東西能使同性戀的我著迷。今晚我要盡情的做一個女人,因為我的那個比香代子又緊又好。把那個已經變成兒子的奴隸丟掉,做屬於我一個人的男人吧。啊….親愛的….我馬上想要了。」

我用舌頭和手指欣賞比一般女人大一倍的敏感乳頭和陰核的觸感,用誇大的動作把肉棒塞入她的肉洞。

火熱的肉洞猛烈痙攣,像水蛭般纏繞在肉棒上。

*** *** *** *** *** ***

2-5

自從十年前離婚後,除我之外,不曾和其他男人有染,一直是同性戀的英子,有如二十歲的年輕女子一樣。

「啊….好….深深的插入吧,我要那兩個人看到….」

少年露出淫猥眼光凝視不停晃動的英子眼光和屁股。

一面吸吮少年的肉棒一面看我們的香代子,從眼裡露出丈夫被其他女人搶走的悲哀,同時和兒子發生不倫關係的複雜表情。

「喲!妳這是什麼眼神!不服氣嗎?嫉妒了嗎?這樣像很好吃的舔著兒子的陰莖,另一方面還在意丈夫的肉棒嗎?他已經是我的男人了,而妳是兒子的卑賤奴隸。啊….太好了!他的硬東西進來了。好得使我的陰戶快要溶化。親愛的,你大聲說愛我,好讓香代子聽清楚。」

英子發出勝利的興奮聲音,猛烈抬起屁股,迎接我的肉棒,深深的吞入肉洞裡,誇大的發出淫邪的啜泣聲。

我也露出淫毒的笑臉看露出悲哀與嫉妒混合的表情的香代子。抱緊英子,悄悄的說著不一定是完全是演技的甜言蜜語。

「我真高興,你終於認真了。我要革新換面,做一個你喜歡的女人。」

看到英子充滿性感的浪姿,美少年的眼睛更發出兇暴的火燄,也刺激到我身體裡的殘忍魔性。

「英子!妳看翼的眼睛!他恨不得把肉棒插進去妳的陰戶。讓他幹你吧。」

英子的眉毛揚起,陰戶猛然縮緊。

「我不要!我即使死了,也不肯讓除了你之外的男人幹我。不要把我看成和香代子一樣的淫賤女人。你要是強迫讓他幹我,我就咬舌自盡。不許再說這樣的話了!」

我發現英子是真心的把我視為唯一的男人,因此我感到滿足,並回以熱吻和猛烈的抽插。

英子受到我的侮辱,用憤怒的眼光對著美少年,以殘忍的同性戀男角的聲音大吼。

「不要用淫邪的眼光看我!你的女人是媽媽,我是你爸爸的愛人。如果你忘了這個,我會懲罰你,讓你的肉棒再也硬不起來。你是不是想要我用皮鞭打昏你,還要火烤。」

美少年受到巧妙扮演殘忍的同性戀男角和柔順性奴隸的英子之怒吼,急忙小聲道歉。結果,艷麗的同性戀女王開懷大笑。

「這樣就對了。這一次原諒你,如果你做乖孩子,把媽媽虐待得發狂,讓我們滿意的話,就當作獎勵,讓你舔爸爸和我性交後的陰戶。你想不想舔呢?」

興奮的臉頰發紅,有如美少女的少年,可愛的點點頭。

「你是乖孩子,我會讓你舔我的陰核,同時我給你手淫。快一點射精吧,好色的媽媽快要急死了!媽媽的舌頭不是很好嗎?射精時要從嘴裡拔出來噴在她的臉上。」

美少年雙手緊抱香代子的頭,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啊….媽媽….太好了….還要用力吸吮….快要射了….弄得實在太美妙了….」

假母子都能興奮到這種程度,如果是生母,一定會更瘋狂。

我和翼的母親娟代,在電話裡交談過幾次,僅是從高雅氣質和性感的聲音,就知道是很好的女人。她在不久的將來,一定得做我的犧牲品之一。當然要在新的母親香代子面前,淫邪的美少年會很高興的讓我姦淫他已玩膩的母親。

此時,聽到英子充滿快感的顫抖聲音。

「這個孩子要射了,第一次讓他做肛交吧。要讓她痛苦,然後再讓翼品嚐飢餓的陰戶滋味。」

我當然無異議。發出淫笑聲,吻她火熱的紅唇。

我邀請徹底了解女人肉體弱點與性感帶的女同性戀男角來為母子相姦遊戲助興,完全是正確的。

*** *** *** *** *** ***

2-6

翼發出如野獸般的吼聲,身體猛烈顫抖,同時香代子露出請求允許的眼光看我們。

「要射了嗎?阿姨也被爸爸堅硬的肉棒弄得快要洩了。」

從香代子的眼裡流下淚水,吸吮肉棒的臉頰抽搐。

美少年和英子都瘋狂的顫抖,同時噴出雌、雄的淫液並大叫。

「喔!爸爸,我射了。」

「太好了….好的要死!」

充滿滿足的少年聲音,像在喊生父一樣,這使我的後背一陣涼意。

吞下精液,從馬口吸吮最後一滴後,香代子露出虛茫眼神跪在地上啜泣。

肉棒仍然挺立的美少年,露出殘忍的笑容,拾起英子丟在地上的皮鞭。

「妳是一面吸吮,一面洩了!真是淫蕩的女人。快去給爸爸和阿姨舔乾淨!」

完全了解虐待女人方法的年輕淫獸,揮動皮鞭打在『母親』豐滿屁股和大腿上。

雪白的屁股立刻出現紅色的鞭痕。陶醉的聽著痛苦的哭叫聲的我和英子,並排站在香代子的面前。

這時候,翼手裡的皮鞭抽打在乳房上,催促用唇舌的服務。

只是看到香代子充滿痛苦和羞恥的表情,就感到非常性感,忍不住把龜頭貼在她的臉上摩擦。

「啊….饒了我吧….不要打了….我舔就是了….」

香代子歇斯底里的哭叫。首先吸吮英子仍然張開的陰戶。

英子的豐滿屁股猛烈扭動,抬起一腿勾住香代子的脖子。

「好吃嗎?沾上你老公精液的我的蜜汁好吃嗎?」

嘴裡發出啾啾聲的香代子不停的點頭。兇狠的美少年讓搖動的屁股上增加鞭痕。

用繩子綑綁和鞭打的技術皆為一流的。和這樣的美少年性交,大概香代子永遠忘不了。這使我有些不安。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