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姦熟母的體罰

翼的皮鞭,每三次就有一次正確的打在屁股溝上。當英子發出尖叫聲洩出來時,香代子顫抖的嘴唇開始吸吮我的肉棒,覺得她的唇舌,比過去火熱了好幾倍,表演無比美妙的吹喇叭術。

當我快要射精時,推開了她,解開綑綁的繩子,命令她手淫。

香代子露出哀求的拒絕表情時,就在她的臉上或乳房上猛烈掌打。

香代子不得不手淫,洩出第二次後,終於說出我早已期待的台詞。

「求求你….讓我和這孩子性交吧。我要在你們兩人的面前,做為這個孩子的母親,我要用我的陰戶加以補償。」

女同性男角發出哄笑。

「無恥的騷貨!竟敢對丈夫說出如此淫蕩的話!不行!先要用屁股!你要向兒子請求肛交!」

香代子仰起眉毛哭求道:

「不要….饒了我的屁股吧…這孩子的東西又大又硬….一定會痛死的….讓我用前面的肉洞吧….」

哀求的聲音因嗚咽而軟弱無力,但還是不肯說出答應肛交的話語。

「翼,用皮鞭讓媽媽服從吧。你應該知道打在哪裡最有效。」

英子冷漠的說完後,高高抬起香代子的單腿,露出濕淋淋的陰戶,我從後面把顫抖的身體抱緊。

美少年的臉上露出淫笑,下垂的陰莖又開始膨脹抬頭。

「要從下面向上抽打。像媽媽這種被虐待狂的淫亂女人,越虐待,滋味越好。」

少年的皮鞭在空中劃出圓弧後,從下面打到仍然張著嘴的陰戶。

打肉的聲音和慘叫聲同時響起,敏感的淫肉被皮鞭抽到時,香代子的身體後仰,產生痙攣。插在火熱嘴裡的肉棒,因連續作用猛烈跳動。

「饒了我吧…是媽媽不對。插進屁股裡吧。英子,用妳的手插進來吧!」

英子發出冷笑聲。把戀戀不捨的我推開,把美少年招過去,讓他抱住香代子的細腰,握住肉棒,把龜頭對正香代子的菊花蕾。

「這孩子的陰莖真了不起。香代子,妳會痛的。翼,用力插入攪動吧。讓你的媽媽嗚嗚的痛哭吧。」

翼的下體開始猛烈前後移動,英子的手指毫不留情的玩弄陰核和陰門。或許是髮型相同的關係,痛哭的香代子的表情,使我想到尚在西班牙的城之內美香。

*** *** *** *** *** ***

第三章 收縮的美味

3-1

這一天,我到局本部監察課上班已經是下午兩點,可以說是異常的時間。

自認經常都幹勁十足的好色男人的我,唯有今天,看到女人就感到噁心,無論看到任何美女的陰戶都可能會昏倒。

雖然是我自己的淫邪企圖招來的後果,但從昨晚到今晨,仔細的觀察身心與性嗜好都形成強烈對比的兩個美女,其瘋狂與錯亂的情形,對女人這種生物,無止境的魔性與淫亂性的衝突,有生以來第一次對女人產生恐懼和厭惡。

英子殘忍的發揮同性戀男角的本領,使我這個對喜歡的女人能發揮冷酷無情的虐待行為,不只一次的感受到恐懼,以及完全扮演被心愛兒子姦淫的香代子逼真的演技,是我淫邪的慾望,迫使香代子變成被虐待的被虐待狂。

十四歲的美少年只是在一夜間,就在新的美麗母親的兩個肉門各姦淫三次,為禁忌的愉悅發生狂亂而昏迷三次之多,到黎明時刻才進入夢鄉。

香代子洩盡女人得淫虐直到昏厥,期間,洩了多少次,已不記得了。

在我和英子用手指或皮鞭乃至繩子折磨她時,已經多少次淫浪的啜泣,洩出淫水。等到不知疲倦的心愛美少年把肉棒插入時,幾乎每五分鐘就瘋狂的洩出來。

受到被翼強姦的香代子演出的淫計唆使,英子的興奮也達到極點,直到天明,片刻也未曾放鬆我的肉棒。

起初還兇猛勃起的肉棒,逐漸用疲倦與睡意開始萎縮時,就斥責或鼓勵用手指、唇舌使肉棒勃起,強迫塞入陰戶裡夾緊,不斷的洩出蜜汁,直到完全乾涸為止。

我可以說整夜受到無比淫亂的虐待狂與被虐待狂的兩個女人玩弄。

在那之前,我也對未曾被男人蹂躪的英子之新鮮御門的美味,和陶醉在母子相姦遊戲中的香代子之妖艷所魅惑。

經生母與堀女警調教的翼,幾乎難以相信的性技,和了解女人身體弱點的虐待技巧,也美妙的使我刮目相看。

快到中午時醒來,深切的知道我的計劃失敗了,使香代子變成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女人,我感到後侮無比。

從香代子和翼在大飯店的大廳相見之時,我就知道他們已經為淫邪的愛情產生火花,又經過一整夜的彼此姦淫,最後陶醉在床上,當睡醒時,兩個人已完全變成沈迷在淫邪之中的母子。

香代子已不把我放在眼裡,使我感到索然無味,把自己的原始計劃拋開一旁,產生憤怒與嫉妒。我徹底的被〝兒子〞搶走老婆。

如夢囈般的彼此說出禁忌的甜言蜜語,年輕的肉棒和成熟的陰戶相互愛撫,看到這樣的妻子和美少年時,我的激動變成冷酷殘忍的憤怒。

就像香代子還是矢野邦彥的老婆一樣,找到最好的虐待藉口。

對在丈夫的面前就瘋狂的和兒子性交的淫賤女人做懲罰,大概沒有人有異議。

在我懷裡的英子,低沈的說:

「看那兩個人,認真的母子相姦了。那是真的相戀的樣子。要更刺激的性交,把他們弄到走廊或陽台上性交吧。我想看著他們和你性交。」

看到母子親密做愛的樣子興奮到極點的英子,一面說一面揉搓我的陰莖,但準備上班的我,已經沒有那種意思了。

此時,少年和香代子互相愛撫肉棒和陰戶。

「啊….太好了….我的陰核快要溶化了….小翼,我愛你。媽媽已經是你的奴隸了….任由你折磨吧….爸爸把我丟棄了…我只要你一個人的愛….比昨天晚上更狠狠的玩弄我吧….在爸笆和阿姨的面前處罰我吧!」

聽到以前對我說過的甜美誓詞,現在聽到耳裡的話真叫我不舒服。

我深切體會到因果報應這句話。

昨晚讓翼肛交的同時,要英子玩弄陰核和陰門,待香代子洩出第三次,我才親手握住少年的肉棒,插人香代子的陰門內。想起那時香代子異常的瘋狂和陶醉的表情,我就感到悔恨和嫉妒。

我強迫香代子和其他男人性交,這是第五次。其中矢野邦彥是她的前夫,而她的愛人,也是英俊牛郎的男人,是在認識我之前就有過姦情。

深愛我的香代子一再的反對,哭求說在你的面前和其他男人性交還不如殺死我,但還是強迫她性交。如果不是藉春藥的力量,香代子只會感到痛,而不會洩身。

和翼的反應,則和過去截然不同。

自從他們兩個人在大廳見面時就產生不祥感,結果竟成為事實。

*** *** *** *** *** ***

3-2

結束殘忍的插入儀式,當年輕肉棒猛烈頂到子宮的剎那,香代子的臉上出現我從未看過的歡愉表情。上身向後猛烈仰起,能輕楚的看到僵硬的身體變痙攣。從紅唇發出表示屈服的啜泣聲。

「她又洩了!真是淫蕩的女人!竟然能在丈夫面前如此淫亂。」

英子憤怒的說。然後抓住在一旁看呆的我的肉棒,迫不及待的插入她火熱的陰戶內。

「啊….太好了….現在你知道香代子的本性了吧。我們也要放開心胸好好的享受,我會讓你舒舒服服的。」

英子的聲音因興奮而沙啞。陰戶內的火熱肉壁緊緊纏繞肉棒蠕動。淫邪的美感使我發出哼聲。

香代子洩身後仍不覺疲勞的樣子,仍然熱情的表演和少年性交的淫技。

翼的喘息聲和香代子的嗚咽聲,以及年輕肉棒和成熟女人陰戶的摩擦聲越來越強烈。

「啊….我快要洩出來了…你好不好?那種淫賤的女人就給那孩子算了!你還有我。」

英子為不輸給香代子,扭動屁股夾緊肉洞的味道固然很不錯,但我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安感,沒有辦法使自己完全陶醉在快感中。

因為香代子異常的淫浪和陶醉的表情,是和青山惠子受到兒子姦淫時的情形一模一樣的。

偶而向我投來的濕潤迫切的眼神,並不完全是請求寬恕和訴說受到的恥辱,反而是表現出病態的淫邪美感,大概被虐待狂的女人最後願望是受到親生骨肉的淫姦和虐待,然後殘忍的死去吧。

臉上露出惡魔般的笑容,眼冒兇惡火花的美少年,也完全變成在殘忍好色的父親和愛人面前姦淫母親的兒子。他的美妙淫虐技巧,使我和英子不由得發出讚嘆聲。

美少年猛烈抽插頂撞子宮,又充份運用雙手的手指、唇舌、以及牙齒,攻擊女人肉體的敏感部份。而且不停的在耳邊說出淫猥的甜言蜜語,使香代子興奮到幾乎錯亂的程度。

熟知女人肉體快感要點的手指,挖弄肛門,捏弄陰核,拉拔陰毛,摩擦插入肉棒的小陰唇,同時熱吻,又用力吸吮乳房,咬豐滿而富彈性的乳房。而且當肉洞發生痙攣時,粗魯的拔出肉棒,在還不能封口的肉洞上掌打,龜頭頂在因過度興奮而萎縮的陰核上。

「這孩子真可怕,由此可想像到他的母親是多麼的痛苦和瘋狂。你要確實的把他掌握好,不然會搶走你可愛的老婆。」

英子看到魔性美少年的殘忍性技,說話的聲音也帶了幾許恐懼感。

「媽媽!妳又洩了!我的堅硬肉棒真的那麼好嗎?比爸爸的好吧!快老實的說出來。快哭著說好的要命,妳這個好色的賤貨。啊….我也好舒服….媽媽的陰戶太緊了….」

少年的聲音在預告射精的迫切狀況。

「好….媽媽好的要命….這個連續洩出來還是第一次….啊….更狠狠的玩弄我吧….讓媽媽瘋狂吧….」

香代子也淫亂的回應,用力把乳房和肚子貼在兒子的身上摩擦,淫蕩的扭動屁股並啜泣。

這種情形看在我的眼裡,真叫我嫉妒和憤怒,拿起皮鞭猛抽還在扭動的屁股,瞄準屁股溝裡的菊花蕾,同時怒吼。

「翼是那麼好嗎?賤女人,妳就浪死吧!」

聽到我殘酷的話,香代子的臉痛苦得抽搐,發出吐血般的哭叫聲。

扭動佈滿鞭痕的屁股。

「妳屁股扭得像什麼?還要認真的扭動屁股,夾緊兒子的肉棒吧。」

英子冷冷的說過後,手指插入香代子的肛門裡旋轉。

香代子慘叫,瘋狂的前後擺動下體。此時從少年的嘴裡發出甜美的哼聲和喘息聲。

「對了!就是這樣,妳和兒子會更痛快,現在洩幾次了?」

香代子只是歇斯底里的啜泣與猛搖頭,無法回答。

自插入年輕肉棒後,少說也洩了五次。英子露出殘忍的笑容,像愉快的等待再洩幾次才能使香代子的淫水乾涸。

可是我準被在香代子沒有一滴淫水後,在年輕的淫獸滿足之前,還要繼續幹下去。

希望和美少年有禁忌性關係的香代子有這樣的義務。

我又把堅硬的肉棒插人英子的陰門,配合香代子的嗚咽聲有節奏的刺激子宮。

就在英子發出第二次淫浪哭叫聲時,翼以發抖的聲音大叫:

「阿姨!爸爸!我要射了….忍不住了….啊….」

少年可愛的臉上出現迫切的表情。

「不!還不能射出來!要讓你的媽媽更痛苦,要懲罰你媽媽的陰戶,要弄到再也洩不出來。你是男孩子,要忍耐!」

洩過好幾次的肉洞還需要肉棒插入,那種可怕的感覺使香代子開始哀求。

「饒了媽媽吧….媽媽快死了….快把你的精液給我吧….」

在快要斷氣的『媽媽』的乳房和乳頭,兇暴的淫獸不停的又舔又咬,同時在肉洞裡猛烈抽搐。

「啊….不要啦….不能忍耐了….還是殺了我吧….老公,我還不如死的好….」

香代子第一次向我哀求。

英子發出冷笑聲。

「淫賤女人!別撒嬌了。若想他射精,就要更淫蕩的扭動屁股,縮緊陰戶,揉搓肉棒吧!」

香代子以怨恨的眼神注視我,我卻冷酷的搖頭,還無情的掌打她的屁股,故意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

「和可愛的兒子這樣痛快的死了,就能達成妳的心願了。妳今晚是性感到極點了。 」

「翼,你再讓媽媽洩一次就可以射精了,為表示獎勵會讓你舔阿姨的陰戶。 」

聽到英子的甜美誘惑,美少年的眼裡出現更強烈的慾火,在媽媽陰戶裡抽插的動作更加倍用力。

「啊….太殘忍了….要把媽媽折磨死嗎?啊….不行了….只有痛….啊….饒了我吧….」

少年發出冷酷的嘲笑聲。在乳頭上輕咬,手指捏弄蠕動的陰核,開始做最後衝刺的抽插。

我和英子不斷的掌打香代子快要無力扭動的屁股,讓她配合抽插的動作。

「饒了我吧….好痛….快要裂開了….媽媽快死了…快把精液射在媽媽的陰戶裡吧!」

香代子瘋狂般的斷斷續續說出矛盾之話。那種淫亂的美感使我恐懼的同時,也產生麻醉般的陶醉感。

*** *** *** *** *** ***

3-3

已經不需要再打香代子的屁股了,成熟女人和美少年的屁股,為追求淫邪的快感,進入最後的衝刺,演奏美妙的交響樂,不斷的發出歡愉的哼聲。

看著他們母子媚力的性交,我和英子分不出誰是主動的交媾在一起。

英子兇猛的淫浪叫聲,壓倒香代子軟弱無力的啜泣和哀求聲。

「你好不好?我好的快要死了。子宮都有溶化露出來的感覺。啊….我又要洩了….當那孩子射在香代子的陰戶裡,你也射在我的裡面。」

英子不斷的以興奮的聲音喊叫,肉洞夾緊我的肉棒,用子宮口摩擦我的龜頭。

英子和香代子都有會吸吮的陰戶,使我產生陰莖被吸入子宮裡的感覺。

想到美少年正陶醉在我心愛的妻子香代子絕妙的陰戶時,我開始詛咒自己的計劃,也恨促成這件事的香代子。

我想起五年前的夜晚,逮捕在超市順手牽羊的香代子,在警察局審問時,她的反抗態度反而引起我的虐待慾望。

用手銬把她的雙手靠在背後強姦的情景,浮現在我眼前。

「啊….媽媽無法忍耐了….」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性感高潮,香代子發出斷氣般的呻吟聲,身體顫抖,從冀的嘴裡也發出野獸般的咆哮聲,身體也開始痙攣。

「他們兩個人都要洩了!你也快給我吧….」

英子的聲音在耳聲迴響的同時,肉洞把我的陰莖夾緊得幾乎要斷裂。

同時洩出的母子,在結合的情形下,軟棉棉的倒在地上,我的肉棒也在英子的火熱陰門裡爆炸。

香代子在少年的懷抱中快要昏迷前,眼裡露出對我的歉意和悔恨,並表示強烈陶醉的眼神,又誘發我體內的魔鬼。

香代子恢復清醒,在房間裡喝咖啡、吃三明治,休息一陣後,我和英子對受到兒子姦淫而瘋狂的香代子再度做殘忍無情的折磨,以及讓她兩次做母子相姦。

香代子完全是順從的,甚至積極的接受這種背德的行為。

在折磨之間,也讓翼玩弄香代子的陰戶,也強迫香代子手淫的同時,要翼用皮鞭抽打。

看到美少年無比殘忍的行為,英子吸吮年輕的肉棒,或要翼舔她的陰核。

受到此種虐待的香代子,哀求和我性交,做為妻子的補償,可是英子始終不答應。

「妳已經是翼的淫賤女人了,還想和他性交。他是我的男人了。」

當香代子跪在我的面前時,哭濕的臉埋在我的肉棒,哭求要在翼的面前做到妻子應盡的義務時,

英子發出勝利者的冷笑,用皮鞭猛烈抽打,或把她踢倒在地

上,用腳猛踩乳房或肚子,用腳指玩弄陰戶直到香代子和翼性交為止。

這樣的凌辱和母子相交結束後,我們分成兩組,在兩個臥房睡覺。

尚未完全滿足的年輕淫獸,一直姦淫香代子到天亮,受到她嗚咽和哀求聲的煽動,英子也始終不肯放開我的肉棒。

在中午醒來時,已經萎縮的肉棒仍然留在英子的肉洞裡。

一見鍾情,又在虐待與熱愛中渡過一夜的假母子,眼裡根本沒有我們的存在,始終熱情的擁抱在一起。

經過這樣的一夜,香代子完全變了,雖然是我自找的,從結果而言,是我極大的錯誤。

雖然產生強烈的不滿和嫉妒,但事到如今,以無法拆散他們兩個人。

我只好帶英子回到自己的房間。

「香代子已經瘋狂了,真不敢相信和那樣的小男生睡一晚就迷到這種程度,

我雖然了解母子相姦帶來的快感,但對香代子而言,這樣的刺激似乎過分強烈了,這都是你造成的。」

我無言以對,把感嘆的英子抱緊熱吻。

心裡的感受十分強烈,肉棒仍然勃起,頂在英子的恥丘上。

「原來還有精神,這我就放心了。香代子很快就會清醒的,因為她愛你愛到沒有你就活不下去的程度。現在不是有了很好的藉口可以虐待她了嗎?不要嫌我干擾,我樂於相陪。」

英子溫柔的安慰,同時拉開我睡袍的前襟,用濕淋淋的陰唇摩擦勃起的龜頭。

又從鄰房傳來壓迫床舖的聲音,年輕野獸的喘息聲和香代子的啜泣聲,一股寒意竟掠過我的後背,使我嫉妒無比。

「饒了我吧….不要弄屁股了….那裡太痛….在爸爸和阿姨面前,讓我用陰戶陪伴你吧。」

聽到拼命拒絕肛交的聲音,似乎還沒有忘記我們的存在,使我鬆了一口氣,大概還沒有完全瘋狂。

「媽媽,妳答應讓阿姨用手把我的肉棒給妳插進去嗎?」

「我答應。讓我一面舔阿姨和爸爸的東西,一面讓你玩弄陰戶。英子,進來吧,讓妳看一看我盡母親義務的樣子。」

英子聽後,悄悄地對我說:

「我們去吧。絕對不能讓他們兩個獨自性交。會被那孩子搶走香代子的。」

我看手錶,以過了中午了。

*** *** *** *** *** ***

3-4

對經常準時上班的我來說,是相當晚的遲到。但不想給服務臺的岡江女警打電話。

和英子的隔壁的臥室,看到香代子仰臥,翼跪在分開的雙腿間,用龜頭在陰唇和陰核上摩擦,香代子的眼睛因過度荒淫而出現黑眼圈,露出哀求的眼神看著我,同時發出嗚咽聲。

英子冷笑道:

「一直淫亂到天亮,又不知恥的一大早就在玩弄,你又想性交了嗎?還有翼也一樣嗎,陰莖像種馬一樣勃起,媽媽的陰戶真的有那麼好嗎 ?」

英子說著淫語,走過去用力拉開窗簾,中午的陽光射進香代子的肌膚上,香代子不由得發出害羞的聲音,閉上眼睛轉開臉。

「不要拉開窗簾我會羞死的…….」

「別讓我笑掉牙了,在丈夫面前和兒子性交,還淫浪到昏過去的淫賤女人,知道什麼是羞恥嗎?小翼!把媽媽帶到這裡來。」

英子拉開通往陽臺的門,迷濛的眼睛露出殘忍的淫笑。

「在這裡站著幹嘛,淫亂的媽媽一定會異常興奮,陰戶像處女一樣縮緊,親愛的,你說是不是? 」

殘忍的快感使英子的眼睛發出妖艷光澤,以邪惡的甜美聲音對我誘惑,不由得使我想起在公寓的窄小陽臺強姦香代子時,她表現得異常亢奮與夾緊陰戶的美味。

那一次是在夜晚,而現在是在中午。從附近的高褸大廈必會有很多好色的視線注視被少年姦淫的美麗女子。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