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姦熟母的體罰

覺得她應該在銀座的酒吧或俱樂部等收入較豐富的地方工作更適合。

或許是我的視線刺激了她的肉體,也不斷的回頭向我拋媚眼。

當她送來鰻魚飯時,我趁附近沒有其他的人,大膽的握著她的手悄悄說:

「真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看到妳這樣有魅力的女性。五鐘鐘就下班了吧。能不能在那裡和我見面呢?」

很想立刻從裙下伸手撫摸那裡,但仍勉強克制情慾的衝動。

她也用力反握我的手,露出嫵媚的笑容。輕聲說:

「你真是不規矩的警官。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有那麼多新鮮的女孩,還找我這樣的婦人。

不過,我真的很高興。從你走進餐廳,就奇妙的被你吸引。我是五鐘就下班,要在哪裡,幾點鐘見面呢?」

雪白細嫩的手指像在愛撫龜頭一樣撫摸我的手掌。

我決定六點在並木通的西餐廳見面。

鰻魚飯的味道還不錯,但想到和她共進晚餐的快樂,只吃一半的量。

*** *** *** *** *** ***

4-2

回到辦公室哼著鼻歌整理資料時,岡江玲子沒有敲門就送茶進來。

我什麼也沒說就把呈現給課長的公文交在她手裡,可是她坐在我的公桌上不肯動,還嘆一口氣做出誘惑我的姿態。

「你和剛才的樣子完全不同了。大概那個女人的東西持別好,真氣人。」

我決定不理她,做出一副樸克牌面孔。和她這種淫浪的女人交往沒意思,上一次和她發生關係其實也非我的本意。

就那樣擺出一副是我的女人的樣子,真叫我傷腦筋。

最近我看到高中生和三十歲出頭的女人,對日本的將來不僅覺得不安,還感到恐懼,因為她們顯得粗魯,只知道追求自我,腦袋空空的,不知羞恥。

岡江玲子當然不知道我這種感覺,臉上露出如果是其他男人或許會認為是性感的媚笑,對著我分開雙腿,扭動身體,以自認為性感的聲音說:

「求求你,和我性交吧。我忘不了用你堅硬的肉棒殘忍的插入帶給我的感受。來吧!我這裡已經濕淋淋的,陰核也勃起。」

岡江玲子停頓一下,繼續說:

「強悍的男人是不丟女人的臉的。看!這就是你的陰戶,不要緊,現在門已鎖上了。」

我詛咒自己是好色的男人,忍不住向年輕女警的深藍色制服下的裙內看去。

這個淫浪女人果然沒有穿內褲,還聞到甜酸味的淫液和香水味以及恥垢混合的味道。

她把裙子拉到肚子上。脫下高跟鞋,把美麗修長的腿抬至辦公桌上,形成M型,把綻放的淫花曝露在我的眼前。

我雖然對年輕的女孩沒有興趣,可是看到她那有如成熱女人的陰戶,好色的我還是不由得使肉棒勃起,瞪大眼睛注視那裡。

「啊….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抱我吧….快用堅挺的肉棒插進我的壞陰戶吧!我玩弄給你看吧。」

玲子用惱人的聲音說著,開始用手愛撫自己的陰核,手指插入肉洞裡攪動,屁股在辦公桌上搖擺。

如果是見到年輕女人就好色的課長,一定會抱住她的屁股,吸吮陰核,猛喝湧出的淫水。

我並不缺少女色。所以,沒有因此動心。

我坐在椅子上,雙手環抱於胸前,冷冷的觀察手淫的淫浪女警。

「啊….好舒服….快洩出來了….你快插進來吧。」

雪白的手指在陰戶上愛撫,淫水從會陰流到辦公桌上。女人快要洩出來的樣子,的確性感。

我還是勉強能克制誘惑。

「你這樣喜歡男人的肉棒,去找課長吧。」

受到我的冷漠待遇,玲子美麗的臉頰扭曲,大眼睛裡流下淚水。

她本來就很美,加上被虐待狂的本性,含淚哀求的樣子也很性感,然而對喜歡成熟女人的我而言,似乎還缺少什麼東西。

況且,馬上就要在餐廳和約好的成熟性感的女服務生相會,我的陰莖雖然勃起,亦無足夠的時間和這個僅二十五歲的淫浪女人淫戲。

以岡江玲子的美貌和胴體,不應該缺少男人,然不知為何,偏偏喜歡像我和課長這類的不起眼男人,真叫我百思不解。

加果是在美國,就讓她去看警察醫院的精神科醫生。日本人對精神科有排斥感,她絕對不會去的。

依我的判斷,玲子在少女期身心可能都受到極大的傷害。據說在美國的異常社會,常見到受到父親或伯父等年長男性的性虐待,失去處女,但也因此產生性喜悅的美少女長大成人時,往往對同年代的男性無法產生情感。

經由母子相姦體驗到男性快感的男人也一樣。

我和香代子的『兒子』就是一例。

我卻不同。我只能對完全成熟的女人,就像即將腐臭的豬肉般完全成熟的性器,還有這種女人表現的淫技,才能真正使我陶醉。

許多男人都認為女人是年輕貌美的最好,其實,他們是不知道女人個中滋味的大笨蛋。

正因為有肯買的臭男人,所以有不在乎的出賣沾上淫液和尿的三角褲,或讓色情雜誌拍攝乳房、屁股,露出癡癡笑容,有如把羞恥心忘記在媽媽子宮裡的年輕女子。對她們能產生真正的性感和情慾嗎?

如果說這是女人的嗜好也就罷了,可是我會在生理上使陰莖勃起,只是產生不了性交之意念。

我仍然相信只有四十歲的身心完全成熟的美女才有最美妙的滋味。

「你好壞!你是讓女人丟臉的不是人的虐待狂!我這樣想要你,竟然還不給我。

你太太和美香的陰戶是那樣好嗎?我真不服氣!如果就這樣讓我洩出來,我會懸樑自盡給你看。啊….不行啦….快要洩出來了….求求你,至少用你的手指讓我洩出來吧,叔叔。」

玲子露出迫切需要的恍恍惚眼神,以沙啞的啜泣聲哀求。

這樣使我相信美麗的玲子一定有慘痛的過去,成為其病源。不由得產生想了解其真相的欲望。要讓這種淫浪的被虐待女人說出真心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問淫蕩脈動的陰核。

她今天是第一次稱呼我叔叔,我想一定有什麼原因。

「好吧。玲子,妳把雙手放在頸後,腿分開更大一點,我用手淫讓妳洩出來。」

帶血絲的大眼睛突然迸出欲情的火花,擺出我要求的姿勢。

「太好了!叔叔肯懲罰我了。但不要只是用手玩弄,要用又硬又大的肉棒處罰我的陰戶吧。我會像媽媽一樣做一個善於床上功夫的女人。」

岡江玲子瘋狂般的眼神和顫抖的聲音,表示她跑回到以前可伯的記憶之中。

我猜測的使玲子變成被虐待狂的原因大概錯不了。

我將食指和中指插入陰戶裡,用拇指摩擦堅硬的陰核,我再用話刺探。

「玲子,妳是想在媽媽面前性交吧。」

玲子瞪大眼睛,痙攣的肉洞夾緊我的手指,從紅唇發出尖叫

般的聲者。

「不要!不要叫媽媽,我會羞死的。原來叔叔比我更喜歡媽媽!快叫我能像媽媽那樣會性交!」

二十五歲的女人,此時看起來像少女。

岡江玲子被拉回到可怕的過去,幾乎忘了這裡是她的職場,而我是她的上司。

*** *** *** *** *** ***

4-3

我從回憶中很快想到玲子的身世調查表。

她的父親是醫生,在她小學時不知何故自殺了,玲子沒有兄弟妹妹,唯一的親人是現今四十五歲的美繪子。

她現在是成衣產業的一流設計師,我想到她的美貌和成熟肉體,我的魔性就在下體裡騷動。

只要看到玲子,必能知她的媽媽是什樣的女人。

過去始終沒有把玲子的媽媽列入我的對象,現在好像我的成熟女人名單中又要增加一位。

玲子的淫浪聲更高昂,屁股也扭動得更迅速,夾緊我插在她肉洞裡的手指,同時流出大量淫液。

「玲子,舒服了嗎?舒服就快一點洩出來。我很想和你媽媽性交。美繪子的成熟滋味,比年輕女人只是窄小的肉洞好多了。」

「不,你不能和我媽媽。我把處女給了你,我就是你的唯一女人。在媽媽的面前和我性交吧!也可以玩我的屁股。

啊….我快要洩了….用力折磨我吧….拔掉陰核吧….啊….」

歇斯底里的喊叫聲,肉洞裡極度放縮和痙攣,年輕美麗的肉體前後猛烈搖動。

「媽媽,看吧,我要洩了….媽媽,我是叔叔的奴隸….」

上氣不接下氣的喊叫,從肉洞裡噴出大量蜜汁後,玲子全身無力的倒臥在我的身上。

在她的高潮發作屏息為止,我把美麗的女警抱在懷裡,舔她的淚水和唇。

這樣就知道岡江玲子為什麼要找中年男子性交的理由了。

玲子還是少女的時期,母親美繪子即成為丈夫的弟弟及弟媳婦的淫邪情慾之奴隸。

玲子的父親發現心愛的妻子成為弟弟及弟媳婦的淫蕩對象後,傷心與絕望導致其自殺。

又經過幾年的時間,玲子婷婷玉立之後,淫獸夫婦求玩膩的嫂嫂提供女兒的處女供玩樂。美繪子拼命抗拒小叔們的殘忍要求,但每夜都遭到殘酷的虐待。

這樣就在一個夜晚,美少女玲子在哭求的母親面前受到叔叔的凌辱,其後受到被虐待的調教,習慣虐待的歡愉後,逐漸把母親視為競爭的對象,搶奪叔叔的淫慾和不倫之愛,如此形成噯昧的關係。

數分鐘後,玲子恢復清醒,我一面愛撫玲子勃起的陰核,一面說出我的推理。

聽到我揭穿她可怕的過去,玲子潸然淚下。可是從少女期就受虐待的肉體反而更興奮,我用手指撫摸的陰核更加膨脹堅硬。

「是的….媽媽和我是叔叔和嬸嬸的性奴隸,我從小學就聽到媽媽被虐待的哭叫聲,看到媽媽的肉體被倒吊起來,或吻著嬸嬸的陰戶,叔叔用皮鞭抽打媽媽的屁股。

十一歲我的月經就來了,應該算是早熟吧。此時我就知道媽媽受到殘忍虐待哭叫的時候,實際上是歡愉的吧,我也聽到男女性交的聲音,興奮的手淫,

在我過十二歲生日的晚上,叔叔就在媽媽的面前刺破我的處女膜,還有屁眼。

到如今還記得又羞又痛苦的情形,因為是媽媽用手握住叔叔的肉棒插入我的陰戶內。

嬸嬸還和流出處女鮮血的我搞同性戀….媽媽也哭著被強迫吸吮沾上我處女鮮血的肉棒。

從那天起,無論睡覺或洗澡都是四個人在一起。媽媽和我,每天晚上都受到叔叔和嬸嬸的凌辱….有月經時也不放過….啊…好舒服..」

在痛苦回憶中的玲子,倒有些像四十歲的女人的成熟陰戶,猛烈痙攣,噴出火熱得淫汁。

「用力抱我吧….求求你….你像極了我的叔叔。女人是永遠忘不了占有處女的男人。

媽媽也是這樣的….十五歲時被叔叔強姦,和爸爸結婚後,仍然和叔叔發生性關係….爸爸知道後就自殺了。

快和我性交…就算是對我的慈悲吧,不要只是用手指玩弄….在我高中畢業那年,叔叔死了,赤裸的死在媽媽身上….」

知道一切都如我的推測,我得意的笑著看著手錶,巳接近和那女腋務生約會的時間。

雖然讓美麗的女警達成迫切的情慾是男人的義務,但還是不能放棄成熟的女服務生。

我覺得至少要讓玲子再洩一次才能盡到男人的義務,於是動員雙手的手指。

玲子因為自己的魅力和哀求都未被接納,露出怨恨的眼光歇斯底里的大叫。

「不能這樣用手玩弄。這樣讓我洩出來..我會瘋狂的….叔叔對我還是不能滿足,一定要媽媽才會滿意吧….」

此時的玲子又產生錯覺,以為自己受到叔叔的凌虐。

我也配合她的狀況,手指更猛烈活動。

「若想和我性交,把媽媽帶來。等幹過美繪子後再來幹你吧。」

「啊….叔叔….太殘忍了。不要和媽媽性交….我恨媽媽….聽到媽媽淫浪的哭聲,恨不得殺了她!啊….不要….讓我洩出來吧!」

玲子的異常興奮的樣子像在說明母女兩人爭奪小叔,同時也是叔叔的情態。

玲子的前後兩個肉洞,都用強大的力量夾緊我的手指顫抖。膨脹的陰核,幾乎要破裂的脈動。

玲子用啜泣的聲音表示屈服:

「無論如何都想要媽媽嗎?好吧,我要親手握叔叔的肉棒插入媽媽的肉洞裡,但一定也要愛我,和我性交。」

我趁機追問下去。

「什麼時候?要在哪裡和美繪子性交?」

「明天晚上在我家裡。但事先要讓我凌辱媽媽!」

玲子對美麗的媽媽發出嫉妒瘋狂尖叫後,強烈的性高潮使她的身體僵硬,噴出第二次淫液。

她的叔叔們為增加虐待的情慾,讓美麗的母親和女兒互相折磨,演出互相羞辱的淫戲。

我把少女般哭泣的玲子抱在懷裡,吻哭濕的臉直到她平靜。

可是我的肉棒一直盼望美麗的寡婦岡江美繪子的陰戶味道,始終處於勃起狀態。

*** *** *** *** *** ***

4-4

三十分鐘後,我在約定的西餐廳和她見面。

正在東張西望找她時,聽到性感的聲音呼叫我的名字。

臉上帶著嫵媚的笑容,身穿義大利名牌衣服,看起來像中上流社會的貴婦人。這使我興奮得瞪大眼睛。

俗話說男人喜歡高貴女人,女人則對卑賤男人的獸性感到興趣,看來我們是這樣的一對。

職業無貴賤,但在警察局的餐廳穿上服務生的制服,讓好色的警察們用淫糜的眼神看豐滿的肉體,不如現在的打扮更適合她。

我那不聽話的兒子,看到她的剎那,猛烈膨脹得幾乎要頂破內褲,期盼快一點和成熟女人的濕潤陰戶相會。

我們點菜後,她用使龜頭搔癢的聲音說:

「你感到驚訝了嗎?女人本來就是精靈。我叫松村幸子,能和你見面真榮幸。我喜歡你這樣的人,飯後有什麼快樂的節目嗎?」

幸子燦然一笑,手在餐桌下撫摸我的大腿根。

她的手碰到堅硬的東西,一股強烈的電波直衝我的腦頂,幸子發出媚笑聲,緊握我的肉棒。

「你太太一定很幸福,每天有這樣棒的東西愛她。我這個寡婦沒有孩子,十分寂寞,所以嫉妒得快要歇斯底里了。今天晚上就忘了太太,盡情的虐待可憐的女人好不好?警察先生。」

為回應幸子的熱情,我也不客氣的把手伸入她的裙內。

一如我的想像,她的三角褲底已經沾滿蜜汁,手指碰到綻放的成熟陰唇和勃起的陰核。

向四周望去,客人們只顧著談話,沒有注意到他人。

在用餐的時候,我們不斷的用手撫摸情慾的根源。

走出餐廳後,立刻搭計程車往皇宮前的旅館,要了十八樓的套房。

電梯裡沒有其他的客人。

我露出虐待狂的本性,從衣服上抓住幸子的豐乳,同時拉下三角褲,玩弄濕淋淋的陰戶和陰核,也把手指插入肛門裡攪動。

幸子對這樣殘忍的愛撫非但沒有拒絕,反而更興奮的啜泣,扭動身體,讓性器在我的手指上摩擦,扭動屁股要求熱吻。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