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姦熟母的體罰

我對她發出嘲笑聲。

「不行!只能用皮鞭和可樂瓶洩出來!妳敢碰到陰核,我就把陰核扭斷。」

「是….我知道了….所以不要打了….」

幸子哀求不要用皮鞭抽打,但濕潤的眼睛冒出嚮往另一種痛苦。

「看吧….全部插進去了!」

可樂瓶的瓶身進入到一半,可是停止抽插。

「就這樣結束了嗎?要當做前後有兩個男人同時插入的樣子扭動屁股抽插。妳若做不到,知道乳房會變成什麼樣子嗎?」

我用打火機的火在乳房上燒一下,然後向不停起伏的肚子燒下去。

當幸子聞到陰毛燒焦的味道時,發出屈服的慘叫聲。

「啊…不要用火燒了….你簡直不是人…是殘忍的魔鬼!」

幸子再度抽插在兩個肉洞裡的可樂瓶,痛苦的發出啜泣聲。

可是她瞞不過我的眼睛,她在痛苦中確實感到無比的快感。

「啊….雖然痛,不過很舒服….就這樣讓我洩出來,未免太殘忍了….至少把肉棒插在屁股裡讓我洩出來吧….」

幸子也和其他被虐待狂的女人一樣,有性感時的聲音顯得特別可愛,也更煽動我的虐待慾。

*** *** *** *** *** ***

5-3

我拼命忍耐,恨不得立刻親手拔出可樂瓶。

忍耐把肉棒用力插進去的慾望,發出冷笑聲,同時搖頭。

這種對被虐待狂女人的調教絕對不能有同情心,一定要她徹底服從命令。

「好吧。我會讓自己洩出來….但是請你玩弄我的陰核吧….」

我拒絕她的要求,毫不留情的繼續抽打她的乳房,和捏弄敏感的乳頭。這裡的疼痛感是直接連到子宮和陰核的,將疼痛改變成倒錯的快美感。

過去我玩過的被虐待狂,都在折磨乳房時達到性高潮而洩身。

松村幸子當然也不例外。嗚嗚的哭聲訴說痛苦,但抽插可樂瓶的動作越來越大。

拔出後再插入時,發出噗吱吱吱聲音,加上她的鳴咽聲,形成最美妙的樂章

「啊….太好了….不行了….我可以洩了嗎?」

「好!我答應!妳洩吧!賤女人….」

最後在乳房上又抽打兩次。幸子的身體向後仰。

「啊….我洩了….請看吧….我能做你的性奴隸太高興了….請不要拋棄我….擁抱我吧….」

這是她第一次用可樂瓶的行為。

此時,用失去焦點的眼神看著我,身體軟弱無力的跪在地上。

這是被虐待狂女人最嫵媚之姿。

第一次就能使我這樣滿足,還是從未有過的事。

讓這麼好的女人在餐廳工作,我覺得太可惜了。

「我可以吸吮嗎?求求你….讓我弄吧….」

說話的口吻像可愛的少女,雙手捧起肉棒,握住陰莖和陰囊。

這個女人越看越讓我產生情慾,是很可愛的女人。

把龜頭頂在她嘴上,幸子伸出粉紅色的舌頭,在馬口上摩擦。

「能認識你真高興,同時也感到悲哀…我嫉妒妳的太太…」

我發出冷笑,猛烈把肉棒插入她的嘴裡。

此時,我突然想到或許香代子會懷翼的孩子。

憎恨變成強烈的殺意。

在香代子從母子相姦遊戲的淫夢中還沒有清醒之前,或許暫時不回家會好一點。

期間,我可以和松村幸子同居。

我這樣下決心時,把我和香代子的一切經過說出來。

幸子嫉妒的表情逐漸變成歡喜和盼望,唇舌對陰莖的愛嫵也更熱情。

我忍耐著不射精,讓她的嘴離開後,把她帶到床上。

「你正是我夢裡的人,我愛你!希望每天都能受到你的折磨。從今晚起,就到我家來吧。我是女人,所以我知道香代子對那個少年的痴狂暫時不會清醒的。不用和她離婚,暫時和我共同生活吧。我會辭掉工作,做一個讓你滿意的可愛奴隸。」

「妳受得了嗎?我可是不是人的虐待狂。」

幸子以陶醉的眼神連連點頭。

就在我抱緊可愛的女人熱吻時,忘記關掉的呼叫器之鈴聲猛然響起。

*** *** *** *** *** ***

5-4

呼叫器顯示的電話號碼是同課的岡江女警,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對床上的幸子看了一眼,然後拿起電話。聽到三次鈴聲後,對方接聽電話。

「喂!我是岡江。」

聽到岡江玲子的性感聲音,使我快要萎縮的肉棒瞬即又勃起。幾乎快要忘記幸子的存在,正經八百的用興奮聲音說:

「半夜裡打擾了,我是梨本! 」

岡江玲子的聲音使我想起她的媽媽美繪子。

床上還有美麗的裸女等著我,可是我已經開始幻想插入美繪子陰戶裡的情景。

飢餓的寡婦大概會使我忍耐不到十分鐘就射精了吧。

不知何時,幸子已來到我的身旁。用力掐我的屁股,好像剝一層皮似的。

她揉搓我的肉棒,還有濕淋淋的陰唇在我的大腿上摩擦。

「是女人吧?你真是壞人!恨不得把這個東西割下來,讓你無法和其他女人性交。」

從電話裡傳來玲子的聲音:

「夜裡打電話給你,有三件重要的事。」

玲子的口吻變了,可能是發覺我身邊有女人。

「有話快說,我很忙。」

玲子發出嘲笑聲:

「不高興了嗎?剛才是不是快要射精了呢?不知道今晚是哪裡的性感成熟美女和你在一起。

香代子一定傷心的哭著等你的電話。這是第一件事。

第二是更壞的消息,傍晚接到秋山的通知,據說城之內警部的病情惡化,回國時間延後,是輸血造成肝炎,需要靜養一段時間,真抱歉,你們兩個一個在東京,一個在馬得里,這樣熱戀的一對也太悲哀了。」

岡江玲子不像在挖苦,好像真的很傷心的樣子,使我心亂如麻。

我想去看她,也是無能為力,真恨自己的飛機恐懼症。

「放心吧!美香警部是金剛身的堅強女人,幾個月後一定回來,警部,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事是好消息。發表人事命令了。恭喜你。」

岡江玲子的聲音變開朗了,才猛然發覺她稱我為警部。

「九月一日發佈梨本警部擔任監察課長,現在的課長升警視,調任為 H 警署,署長。

你要不要和我母親見面,當然我也在一起,我們是同性戀,媽媽是女角,和母女同時玩三人遊戲一定很美妙。」

「算了吧!蠢女人!」

我心亂如麻,當然沒有心情和她打情罵俏的。不由得大吼一聲掛斷電話,抱緊在一旁顫抖的幸子。

豐乳和柔軟的肚子緊貼在我的肌膚上,多少緩和我的紊亂心境。

對我來說,城之內美香不只是性交的對象,曾經多次一起在死亡中掙扎,是很可靠的伙伴。

她美麗又能幹,男刑警都望塵莫及,是勇猛善戰的好友。

想到在遙遠的馬德里受傷的美香,而我還和其他女人做愛,真是好生慚愧。

堅硬的肉棒在幸子的裡面委縮。

不知情的幸子發出不滿的哼聲,抱緊我扭動屁股,夾緊我的肉棒。

「怎麼會這樣!本來是堅硬的,已經疲倦了嗎?玩膩了嗎?我不好嗎?還是有什麼擔心的事呢?我知道了,是為了女人。」

幸子因為情欲得不到滿足,發出充滿嫉妒的聲音。

我無言以對,只有在心裡祈禱美香早日康復,趕快回國,同時抱緊幸子。

美麗女人的肉體是很奇妙的東西,抱在懷裡就能使苦腦消除。

「求求你,快硬起來吧!我已經愛你到無法離開的程度了,我要用我的陰戶讓你忘記那個女人,吻我吧…」

幸子用熱情而沙啞的聲音說,同時伸出性感的嘴唇要求接吻。肉洞裡的嫩肉間歇性的收縮,好像在吸吮龜頭使我逐漸恢復精力。

「太好了!慢慢又硬起來了。」

幸子發出快樂的哼聲,瘋狂的扭動屁股,乳房在我的身上壓扁。我無情的從心裡趕走美香。我要對身心都奉獻給我的可愛女人,以淫技予以回報,這也是男人應盡的義務。

我認定香代子已經完全陶醉在十四歲美少年的年輕肉棒上,一天都不能缺少男人的美香一定和綠眼睛的男入睡覺,這樣我就無後顧之憂了。

「太好了…比剛才更硬了…我的陰戶使你感到舒服了吧。我不會輪給其他女人….啊….我要洩了….把我再綁起來,讓我洩到沒有淫液為止….我要心愛的男人把我凌辱到死….」

「賤女人!不要忘記你說的話。」

我用力扭動屁股,用龜頭像要挖出肉洞裡的嫩肉似的挖出肉棒。

肉洞特有的聲音使我陶醉,同時用力打脈動的乳房。

「啊….痛….不過好舒服….」

幸子雙手放在背後,露出陶醉的眼神。

「把我綁起來….吊起來吧….要更殘忍的凌辱。我這樣死去的話,也不會後悔的。」

甜美的沙啞聲,仰起眉毛的性感姿勢,成熟的肉體,以及從全身表現出來的害羞風情,都完全合乎我的口味,是完美的性奴隸。

*** *** *** *** *** ***

第六章 悲慘的痕跡

6-1

我趴在床上吸煙,隨著滿足的嘆息聲,吐出一團紫色的煙霧。

每次都這樣,在享盡淫虐樂趣後吸一支煙。

這是不可或缺的儀式。

我終於升上課長,可是一點也不快樂。

警署的監察在美國是稱為警察獵入,是警察同仁們的憎恨對象,日本的警察每年都有許多貪污枉法的案件,而且逐漸增加。所以必須有人來做整肅的工作,但並不適合我這種走邪門歪道的暴力警察。

上任的馬屁精,抓到貪污的警察就會裝出沈痛的表情,在記者會上發表維護正義的言論。

我準備不對外談話,那些是交給上司們去做。

不管做了什麼壞事,我不想讓警察夥伴成為新聞媒體的標的。

如果有必要,就用我的手槍子彈解決,並非為了正義,而是以懲罰壞人執行死刑。

「啊….好….我又要洩了….快狠狠的玩弄我吧。」

幸子又發出淫聲浪語扭動身體。她還沒有從睡夢中醒過來,皺起眉頭微張嘴的睡相,雖無化妝,但有著荒淫的痕跡,我覺得性感而可愛。

很可能在夢中和我交媾吧。一手握緊乳房,一手在陰戶上游移。

一直玩弄她到天明,使她昏過去,但現在又產生強烈的情慾,熄滅煙蒂後,用龜頭在她喃喃自語的嘴唇上摩擦。

從馬口流出透明的液體流入她的嘴裡,還在夢中的幸子下意識的蠕動唇舌。

正準備插入幸子的嘴裡時,偶然看到牆上的掛鐘,時間是九點十五分。

我並不在乎遲到,但不能不參加十點鐘在總監室舉行的升級佈達式。參如那種無聊的儀式並不合我的個性,但拿警察的薪水,又被任命管理職,只好勉為其難的去參加。

把歡樂留在晚上,刮鬍子後穿上衣服打領帶時,光溜溜的幸子從身後抱住我。

「你要走了嗎?我會很寂寞,我已經忘不了你了。如果拋棄我,我會赤裸的在你太太的面前上吊,晚上回到我這裡來。你要做什麼都可以,我願意被你凌辱到死。」

狂熱的告白使我無法回答,只好抱緊她,熱吻的同時愛撫乳房和濕淋淋的肉洞及陰核。

聽她說出被虐待狂女人要在男人的妻子面前赤裸的上吊死亡之話,刺激了我淫邪的虐待慾,肉棒又猛然勃起。

「求求你,現在就來吧。我無法忍耐到晚上。」

幸子說完拉下褲前的拉鍊。這樣的動作有時會讓我產生情慾,有時也會使我憤怒。

我狠下心推開她,在露出怨恨的表情的臉上用力打一巴掌,抓住勃起的乳頭狠狠的扭動,上班前的這種要求只會使我感到暴躁。

「不要撒嬌!賤女人!要不要性交是由我來決定,等不到夜晚就自己手淫,把啤酒瓶插進去,嗚嗚叫吧。」

淚水滑落,美麗的櫻唇隨著嗚咽聲顫抖。美麗的女人連哭相都好看。可是淫蕩的血液衝向腦頂的女人,已分不出是非,難以處理。

無法忍受凌辱快感的搔養,拋棄結婚十五年的體貼丈夫,終於遇到像我這等淫獸。

她這種成熟女人的被虐待症候群已經達到相當嚴重的狀態。

受到一見鍾情而共度一夜的男人(指我自己)之拒絕,而且受辱罵的痛苦,反而在幸子的被虐待慾的火燄中形成煽動之結果。

「好吧….我自己弄。你對我膩了嗎?還是我太淫亂而討厭了?還是太太的陰戶滋味更好呢?反正我是和妓女差不多的一夜夫妻,就這樣被拋棄也是應該的,不過,求求你,至少看到我洩出來吧!你得冷酷眼神,使我感到美妙。」

幸子哭訴,眼露淫糜的色澤凝視我,同時搓揉自己的豐乳,幾乎快要撕裂般的挖弄陰戶,瘋狂的前後扭動屁股,表演自虐的手淫。

「啊….太好了….我還想要….打我吧!把臉和乳房都打腫吧。就算騙我也好,說愛我吧,我再也忘不了你….啊….我愛你….如果沒有你那粗壯的陰莖疼愛我,我還不如死的好!打我吧….命令我洩出來吧! 」

她的被虐待狂表現以及呼叫聲深深打動我的心。

但我還是讓她站在洗臉台的鏡前,讓她看一下自己淫蕩的樣子。

「對自己淫賤的樣子感到陶醉吧。妳就盡情的浪叫洩出來吧。

妳說愛我,笑死人了!妳是對任何男人都會脫下褲子的騷貨!」

故意說出刺耳的話,發出冷笑聲。

幸子瞪大眼睛,露出不是苦惱和屈辱,而是快感的表情,看著鏡中的我和她自己美麗的胴體。

從她扭動的肉體和手指挖弄陰戶的水聲就知道快要洩出來了。

「你不是人!沒有血,也沒有淚,是野獸。」

像嘔血般說出怨尤的話,抓住自己的頭髮猛搖頭,露出刮過毛的掖下,這是其他女人沒有過的動作,使我產生新鮮感,忍不住在乳房上掌打。

「啊….我不行了….要洩了….子宮溶化了….」

幸子猛叫,搖榣擺擺的靠近鏡子,完全陶醉在強烈的快感中。

全身顯現對性的渴求與淫蕩,表示羞恥的樣子又使我心動。

「看吧….流出這樣多的淫液!」

從插在肉洞裡的兩根手指間噴出大量淫液。露出哀怨的眼神嗚咽的看著我。

「太舒服了….」

「幸子,我也愛妳,不會拋棄妳的。」

我忍不住把她還在顫抖的肉體抱在懷裡,說出真心愛她的話,伸出舌頭,吸吮臉上的淚珠。

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完全屬於我一個人的最可愛女人。

香代子有了美少年的『兒子』,美香不但有丈夫,而且受傷,其他女人也都各有其男人。

「我太高興了。只要是為了你,我願意死!我是屬於你一個人的性奴隸!」

幸子用熱吻回應,發誓做我的性奴隸。我突然想起來看錶,還有十五分鐘就十點,勉強還趕得上。急忙吻她一下,向門外衝出去時,幸子拿一串鑰匙給我,用做妻子的幸福聲說:

「親愛的,早一點回來,我等你。」

*** *** *** *** *** ***

6-2

三十分鐘後,我上氣不接下氣敲總監室的門。

「梨本警部,進來吧。」

隨著聽了十五年的聲音,門也打開了。

還是一名普通刑警時,我不但和黑社會掛勾、敲詐、公開的要求送紅包、白吃白喝、又白玩女人,而且私自做不法的調查,動輒開槍,是不良刑警的典型人物。

然而不知為何,上司的秋山刑事課長,對我信賴有加,使我相安無事。

唯有對嫌犯的女人 (就是現在的老婆香代子) 動用暴力,而且做出在調查室的強姦行為時,因為有其他刑警的目擊證人,秋山課長無法袒護我。但還是讓我自動離職,沒有送進牢裡,還可以拿退休金,得以開一家私人偵探事務所。

這一切都是秋山課長的功勞,為了他,無論任何危險的任務我都肯做,也願意為他而死。

又採用我當監察課的一員,這是以毒制毒的構想。

我在總監的辦公桌前,保持立正的姿勢。

總監看著我,會心一笑。原來他正在看我的人事紀錄。

「你的經歷真是琳琅滿目。」

我也報以會心一笑。

「惶恐。」

總監搖搖頭,表示警界裡竟然還有這種人吧。

把派令交給我,和我握手。他和菁英份子的警官不同,是從最基層的警員幹起的,手強而有力。

「梨本警部,恭喜你。你的任務對現在的警察非常重要,今後要盡力去做,還有你的特殊任務。我和秋山警視會支持你。」

總監再度和我握手,好像我們之間產生了男人的友情。

我以美國式的舉手敬禮後,和秋山課長一同走出辦公室。

一起乘電梯時,秋山課長約我吃午飯,露出憂悒的表情說:

「真不想告訴你,城之內警部痊癒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我默不作聲的點頭。

「忘了她吧,這是命運。」

秋山課長和我來到監察課。進入課裡時,十八名課員鼓掌歡迎。岡江女警把花圈套在我的脖子上,當著大家的面吻我。

和任命副課長的堂本警部長握手,寒暄一陣後,進入自已的房間。從辦公桌裡拿出 SW 三五七手槍配在身上,心情總算安定下來。

我對大家說,今天晚上要請大夥喝一杯,拜託岡江女警替我般動辦公室後走出監察課。

進入餐廳時,從早晨沒有吃東西的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看到來點菜的女服務生時,想起幸子。

明知她不會來上班,但還是東張西望,看到兩個年紀稍長的女人,但和幸子大異其趣,是肥胖的醜女人。

「梨本,你吃什麼?我要吃甜不辣麵。」

我要上好的壽司和兩百公克的牛排時,課長瞪大眼睛,露出體貼的微笑。

年輕的女服務生也因為壽司和牛排的奇妙組合,吃吃的笑著離去。

「看你吃的東西我就放心了。那一方面仍然很旺盛,真叫我羨慕。」

秋山課長是嚴格的一洞主義者,除了老婆之外,沒有花邊新聞,不過說話的口吻多少有些寂寞感。

在送來菜飯之前,秋山課長和我各抽一支煙,各想著心事,沒有開口說話。

喝完飯後的咖啡,和課長分手。

用公共電話打電話回家時,是英子接的電話。

「你去哪裡了?至少也該聯絡一下,香代子從早晨一直哭,她要向你道歉,翼昨晚回去了,因為他要上學。」

聽到香代子從瘋狂的肉慾中醒來發出的悲淒聲,使我一陣心痛。

「我因為工作一時不回去了,妳就留在那裡吧,每天晚上可以把翼叫來。」

我狠下心說完後,不等英子回答就掛斷電話。

走進電梯時,呼叫器響起來,是西寺組長的私人電話。

推開監察課的門,岡江女警露出性感的媚笑迎接我。看不到其他課員。

淫亂女警扭動屁股走過來。把乳房和隆起的恥丘緊貼在我身上。伸出令人聯想到陰戶的嘴唇,要求接吻。

我也忍不住在她嘴上吻一下。

「你的房間已經整理好了。一定會滿意的。我媽媽說希望能在最近見到你。母女的三人行一定很美妙。對了,你太太打來三次電話,都傷心的哭泣,你真是壞人,昨天晚上和誰睡覺了呢?」

岡江女警是可愛且聰明的美女,但只是性交一次就擺出是我的情婦模樣,真叫人無法消受。

而且她太年輕,不合我的口味。不過,讓她打扮成高中女生,和她四十多歲美麗成熱的母親一起玩三人行,那種滋味大概不太差吧。

玲子緊握我那快要勃起的陰莖,還想拉我的手進入她的裙子裡。我推開她,逕自走進課長室。

「這件事慢慢再談,今天我很忙,饒了我吧!」

我鎖上房門,聽到玲子在外面大叫。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課長的房問比副課長室寬大多了。坐在皮椅上,觀望四周。

雖比不上一流企業的董事長室,但玲子對室內的陳設有特殊才華,我非常滿意。

想拿起電話時,看到桌角有一張背朝上的相片。

拿起來一看,是一個成熟的美麗裸女雙手置於腦後,露出嫵媚的笑容,一眼就看出是岡江女警的母親,也就是一流設計師的岡江美繪子。

應該是四十五、六歲,身體仍像當紅的時裝模特兒,美艷而富異國情調的相貌,使我忘了昨天晚上相愛的女人,陰莖開始勃起。

連打電話給西寺剛三的事也忘了,從褲子握緊肉棒,欣賞成熟美女的肉體。

這張照片可能是玲子拍的,背景有院子裡的樹木,感覺美繪子是站在陽台上擺姿勢。

雖然是在中午的逆光下,但鎂光燈能清楚拍下肉體的魅力。

在陰毛下能看到微張的陰唇和吐出的陰部都沾上淫液,發出光澤,正是我最喜歡的成熟而偏上的陰戶。

有的男人不能讓一個老婆滿足,而我和偶然相遇的女人通霄尋樂,第二天又對別的女人發生興趣,對自己的好色程度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如果由精神科醫生診斷,一定是過度的貪淫症,我也知道自己的症狀很嚴重,但我出生時把道德心遺忘在母親的子宮裡,恐怕比治療麻藥中毒更困難,我不由得哭笑時,聽到內線電話的鈐聲。

「課長,三號是西寺先生的電話。

我拍的媽媽相親照片還滿意嗎?」

我沒有回答玲子的話,拿起話筒。

「我正要打電話給你,有什麼事嗎?」

從西寺的聲音裡露出焦急和緊張的氣氛。

「在電話裡不方便說,能不能馬上來一趟?」

「好!馬上就去。」

下意識的摸一下插在腰上的SW三五七手槍。懷著不祥的預感,向坐在門口的岡江女警打一聲招呼就衝進電梯。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