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的凌虐

阿龍的食指與姆指夾著心怡的真珠,輕輕的往上拉。

「呀……我還記得妳這裡最敏感吧,現在還是嗎?」

心怡全身血液逆流,好不容易才發出聲來。

「快點回答我,否則我是不會放手的。」

就在對方的提弄之下,心怡的腰肢突然用力的挺起。

「是………。」

「喔!原來如此,原來摸了它就會抓狂,那這是什麼呢?以前怎麼沒注意,告訴我,這個是什麼?」

阿龍的手指,再往下揉著那個極水的凹洞。

「嗚……這……這是尿道口……」

「尿道口是做什麼用的啊?」

「這……」

對方的問答實在是太過下流了,使得心怡不禁為之無言。

「回答我。」

阿龍的手指,硬往凹洞裡塞。

「咕嗚……尿……尿的地方啊!」

心怡再也忍不住,伸手覆住自己的雙頰。

「喔!像心怡這種美人也要尿尿是嗎?那這個洞又是什麼呢?嗯,還是一樣的小穴,還有男人在用嗎!」

阿龍拉掉心怡覆在雙頰上的手,同時將手指探進更下面的洞口。

「啊!。」

喘著氣瞠視著前方。

迴響在屋內的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淒慘。

「原來如此,原來你就是用這裡來迷惑男人的啊!那麼……這樣你有甚麼感覺呢?」

阿龍深深插入的手指,在微溫的陰道中,緩緩的出入。

「嗚……」心怡美麗圓潤的大腿,不停的微微戰慄,拚命的忍受對力的凌辱。

就在此時,她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了,可是阿龍的行為卻是愈來愈下流。

「唉啊!怎麼還有一個洞呢?」

阿龍的手指粗魯的潛進屁股的中心。

「這裡是?」

「是……是屁股……」

「請說清楚一點。」

「好……好的,是……是肛門。」

就在手指貫穿了該處之時,心怡終於失神的回答。

「那它是做什麼?是不是也是給男人的大肉棒插的?」

「不,不是。」

狼狙至極的心怡,搖了搖頭。

「那是做什麼用呢?」

「……」

「快點回答!」

阿龍將手指用力貫穿肛門。

「咕嗚……它……它是大便用的……」

嗚咽聲從心怡緊緊咬住的嘴唇中流瀉而出。

「沒想到像心怡這樣的美女,也有這麼髒的東西。」

「不……不要再作弄我了!」

就在阿龍拔出了手指的同時,心怡顫慄不已的雙腳,終於支撐不了自己的身體,當場蹲了下來。

「好,現在我已經了解我奴隸的下體了,當然,不了解全身是不夠的。」

「讓我們來上第二課!再站上去」

心怡勉強支撐著身體,再站上令她羞辱的茶幾上。

「很好,首先,先脫掉你身上的所有衣物。」

「什麼?」

「你想反抗嗎?快點脫光你的衣服。」阿龍毫不容情的叱責著。

「不要在這裡好不好。」

「我現在就想看,快點!」

既然逃不掉,就只有咬緊牙根忍耐下來了,於是心怡終於用那顫慄不已的雙手,解開上衣的鈕扣。抬眼望前方,緩緩的退下上衣,拉下短裙。脫掉高跟鞋,同時拔掉褲襪。

雖然以前看過心怡的裸體,可是沒想到幾年不見,呈現在自己眼前際肉體,更是豐麗超脫自己的想像。

「現在請你脫掉胸罩。」阿龍的聲音已經因為昂奮而亢了。

心怡將視線移往沙發上的阿龍之後,馬上挺起胸膛,心中有了覺悟,反正屆時連底褲都留不了,於是戰慄著雙手,反射性的伸向背後的扣鉤。 心怡用手接住罩杯,鬆掉肩帶,然後由上往下徐徐的拿掉胸罩,就在乳房露出的同時,馬上再用另一隻手緊緊的遮掩住它。垂落在頰邊的豐沛長髮,也自然而然的覆蓋在汗濕的胸前。

「給我!」

心怡向下將胸罩拋給阿龍。阿龍一把接過來,舒服的靠著沙發,一邊聞著心怡胸罩散發出來的體香,一邊就像欣賞脫衣舞孃般的看著心怡。

「放下你的手。」

佳奈子全身惡寒的放下胸前的雙手,可是兩手馬上叉護住了V字型底褲的前端。胸前豐滿的雙乳,煥發著妖異的光澤,乳尖始終傲然朝上,樣樣散發著熟女的肉體美。

「手…….」

心怡認命的將手放開。

下腹兩端繫著細帶的黑色底褲,緊緊的纏在腰骨,就像支撐著下腹頂點般的緊裹它。而且緊夾著它的是一雙白皙豐腴的大腿。

阿龍看了一眼腳邊的那雙黑色高跟鞋,那雙與這位充滿知性美的淑女的玉腿,完全相配的鞋子,抬起心怡優美的小腳,幫她一一穿好鞋子。

阿龍 兩手來到高跟鞋的鞋跟時,嘴唇也跟著印在心怡的腳脖子上, 從腳脖子到膝蓋之間的小腿,在黑色高跟鞋的支撐之下,緊繃著那惱人的肌肉,阿龍抱著心怡的小腿,開始吱吱有聲的舐弄了起來。

一邊沿著小腿,摩搓他的嘴唇、臉頰,一邊往大腿上移他的嘴唇。大腿充滿彈性,不但散發著滑膩的光澤,而且更閃耀著迷人的淫蕩美。

「 喔!」兩手緊抱著大腿的阿龍,忍不住呻吟了出聲,突然將鼻子埋進緊裹著黑色的底褲的雙腿之間。努力的隔著內褲嗅著陰部的味道。

就在絲般滑膩的感觸,以及甜美的女體香味之下,阿龍腦部的境況,已經全然的崩潰了。奮力拉下心怡的底褲。

「打開你的腳,心怡。」

將底褲從高跟鞋下拔走之後,阿龍的臉便潛進了大腿之間,屏住氣息的凝視那根部的陰唇。

「這是美女的陰處是嗎?真是令人懷念的顏色與形狀啊!」

「……」

心怡閉上雙眼,死命的咬緊嘴唇。 而阿龍卻一邊窺視著她臉上的表情,一邊將自己的嘴唇貼往嬌嫩的陰唇,並且開始舐動他的舌頭。才一接觸到心怡的陰唇,舌頭上便充滿了她那成熟的芳香與嬌純的味道,而且激情完全支配了他的身體。

心怡受不了這種凌辱,跳下茶幾,斗顫著身體,不停的向後退,退到緊靠著辦公桌,已經無路可退,而阿龍混濁的眼睛,已經高漲著欲情。

「不要逃!」

阿龍一邊向著心怡走去,一邊將全身的衣服脫光,就在那凸起醜陋的腹部下方,赤紅充血的男根,已經硬挺朝天了,心怡急急忙忙的避開眼睛。

「心怡,我好像說過要好好的看看你的身體啊!」

「把手放在你的頭上。」

一把抓住了心怡胸前的乳房,阿龍飛快的湊進自己的嘴,熱情吸吻起那嬌嫩的乳頭。在乳房上極盡所能的舐弄之後,阿龍突然轉移到毫無防備的腋下,開始舐弄。 一股遠比胸部來得濃郁的體臭與成熟的香味,使得阿龍更加的銷魂。

阿龍將心怡轉過身,讓她雙手扶著桌子,用一隻手揉搓她的乳房和陰部,另一隻手則誇張地在白色而豐滿的屁股撫摸著。

「啊….不要……」

「現在還有你說不要的餘地嗎?」心怡在她全裸的身上後面屁股感覺到一團熱的東西壓了上來,原來是那根正往她屁股的隙縫間準備插入。

「不要……不要……」知道悲慘的結果終於到了,心怡忍不住哭了出來。 此時心怡的陰道感覺到一股灼熱,心怡扭動身子想要逃離,不久還是由身後被阿龍刺穿了進去。

「嗚……」

喘息之中感覺到阿龍那根真是碩大,陰道被撐開得彷彿要裂開似的。

「怎麼樣啊?很懷念吧!」

「真沒想到還能有機會好好的插妳。」

「不要……」

絕頂的高潮已經近在眼前,隨時都會引起爆發,可是阿龍就像要享受這瞬間的愉悅似的,再次展開了刺戟。

一下……兩下……三下,男根抽插時,所引起的快感,直竄腦門。

阿龍全身緊緊貼在心怡充滿彈性的肉體上。

「從後面來插入陰道,讓你受不了吧……這樣如何?」

阿龍更殘忍地撞擊心怡的子宮,心怡感覺到身體的內部有個很大的龜頭在作動著,同時阿龍邊揉搓著心怡的乳房,以及心怡的陰蒂,心怡的身體官能被刺激到極點。

「嗚……啊……」心怡開始感覺到有一股彷彿要升天的快感直往身體沖,她只覺腦子的思考力越來越薄弱,一片茫茫然。

「啊……那裡……不可以……嗚……」

阿龍撫弄著心怡的陰蒂,陰蒂那裡已充血而且變得相當敏感,阿龍的技巧十分靈活而熟練。

「我記得妳最喜歡的動作就是一邊插妳,一邊摸吧!」

「不……不要……不要……」

心怡激動得扭動著,大量的蜜汁不斷地分泌出來,碩大的龜頭不斷地突擊子宮,令心怡感覺像要麻痺了似的。

「啊……再這樣下去……不要……不要……」

心怡的聲音哽咽著,她忍耐不住那股已衝上來的快感直逼而來。

「怎麼樣呢?你大概快達高潮了吧?別客氣,盡情享受吧!」

阿龍似乎能掌握心怡的身體的狀態,就算這麼久沒碰了,女人的身體對性交還是回殘存記憶的。

深深插入心怡體內,傲然挺起的男根,突然有了暴發的前兆,使得阿龍全身不由自主的戰慄起來。

要在心怡體內,貫注激情熱液的時刻,終於來臨了。阿龍一口氣衝刺到底,同時發出了啼泣的聲音。

「啊……」就在孩童般的嗚咽聲中,阿龍終於傾注了自己所有的生命,迸發出他狂熱的欲情。

就在淒厲的衝擊中,雖然腰部已經快斷了,可是阿龍好像貪戀著那最後的喜悅一般,還是拚命的繼續他猛烈的刺戟。

場景二:女奴

文生盯著桌前四個監視銀幕,監視著心怡辦公室裡阿龍和心怡的凌辱性戲。

這時佳雯開門進來,也沒有多話,迅速的脫掉身上的制服,熟練的穿上紅色的皮內褲,皮靴,皮手套,袋上象徵奴隸的頸圈,像一條母狗般的爬到文生的腳邊,趴在地上,仔細的將文生皮鞋上的污垢一一舔乾淨。

這是文生規定佳雯打招呼的方式,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教,佳雯已經很熟練地成為文生的性奴隸,任何羞恥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當然,文生的目標不是她,像佳雯這一種淫賤的助理,依文生的財力和地位,要幾個有幾個,不過,看在那個銀幕裡被凌辱的心怡的份上,先搞定佳雯才可以讓心怡好好就範。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