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三人的調教

林載望著客廳裡並排站著的兩姊妹,因為天氣熱,她們都沒穿多少衣服,文琪只穿著一件紗質睡衣,裡面什麼都沒穿,她的兩手交叉握在胸前。文儀因為剛剛才手淫,底褲濕答答的,她穿著可愛的內衣睡覺,兩手不自然的放在下體前面。

林載上上下下觀察著被威嚇住的兩姊妹,姊姊文琪身高比較高,一頭流利的短髮還亂亂的,妹妹詠儀矮了一點點,可是胸部好像比較大的樣子,一頭長髮掛到了腰際,兩隻手在下體前面擋著,頭低低的望著地板。文琪也是低著頭,滿臉是不安與恐懼的神色。

「妳們剛剛聽到媽媽的叫聲了吧!」林載色咪咪的笑著,「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體吧?不要怕,聽話的話,叔叔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他的手槍在佳玲的頭上晃來晃去。

「抬頭看著我!」林載大聲道,兩姊妹只好抬起頭來,看著這個中年男子,油光發亮的頭,猙獰的色咪咪的臉,微微下垂的小腹和那個醜陋的東西。

「不聽話的話,妳們的媽媽可就沒命了哦,乖!聽話,喂!妹妹,不要一直低著頭看地下,妳手在遮什麼,拿開,舉高!」林載命令文儀把手舉高,文儀一張臉又紅又急,眼淚竟流了出來。

林載看到文儀的粉紅色底褲上竟然有一大片溼溼的痕跡,不禁笑了起來,輕聲的說:「小妹妹,聽到叔叔幹妳媽媽的聲音發春了啊。」只把文儀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她又怕又羞,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來。

「不要哭,叔叔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聽話哦。」林載柔聲說,「姊姊,妳現在跪下,轉過去,妹妹照辦,然後把兩手向上舉高來,快。」

兩姊妹乖乖的跪下,轉過身去,兩手舉高,林載拿著手銬走過去,把手銬銬上了兩姊妹的手腕。詠琪小心的問著:「你..你要作什麼?」林載從她背後踹了下去,把文琪踹倒在地下,然後朝著她屁股踩了下去,文琪哇的一聲大叫,林載又是一腳踹下去。

「不准問!誰叫妳問的,婊子!」林載轉過頭去,看著驚恐的文儀,笑道:「我踹妳姊姊,妳瞪什麼瞪,也想要是不是?是不是!」

文儀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麼兇過,也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壞的人,她張大了嘴巴想哭,林載一腳踩住文琪,一邊拿槍口指著文儀的嘴,說:「哭啊,妳哭啊,老子轟爛妳的頭,臭女人!」詠儀被這麼一嚇也不敢哭了。乖乖的聽林載的吩咐。

林載很快的把三個女人綁在椅子上,把安眠藥鍡給她們吃之後,就躺在佳玲家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折騰了一晚上,他也需要好好睡一覺,因為三個女人還等著他調教呢。

————————

文琪一覺起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中,房間的擺設就像旅館一樣,可是自己的手還是被綁著,母親和妹妹卻不知道在哪裡。房間的門被打開了,林載走了進來,那可怕的人搖著黑色的大老二向文琪靠近。

「你…你要做什麼啊。」文琪驚慌的說。他看到林載走到自己的背後,卻不知道林載要在自己背後做什麼。

「妳現在開始,要叫我主人,妳是我的奴隸,妳的天職是服從我和取悅我,妳知道嗎?臭婊子!」林載在她把嘴巴放在她的耳朵邊說。

「你開什麼玩笑,我媽媽和妹妹呢?」文琪說。她的身體緊張的繃了起來。

「別擔心,你的媽媽和妹妹現在都很安全,妳先擔心妳自己吧!」林載把手放在文琪的胸部上,開始揉了起來。文琪驚嚇的大叫起來,可是林載很快的把文琪的上衣紐扣扭開,把手伸進了文琪的衣服中,隔著胸罩用手指弄著文琪的乳頭。

「不要啊!」文琪大叫著,可是雙手被反綁在椅子上,她只能扭動著卻無法擺脫林載的雙手。林載的手從胸部逐漸向下移,把文琪的窄裙鬆開,那粗短的手指摸進了文琪的柔軟的陰毛中,「不行!」詠琪感覺到林載的手指在探索著裂縫,她拼命的掙扎,把椅子給弄翻了。林載差點也跟著跌倒,他啐了口口水,用手指指著文琪的臉罵著。

「妳真不聽話啊,臭婊子!」林載罵著,文琪回罵他:「你才不要臉呢!死禿頭!」

林載笑笑,他提起了腳往文琪嬌嫩的臉踏去,把文琪的臉踩在了地上,文琪聞著林載的腳臭味,噁心的快要吐出來,「我看妳硬到什麼時候?」林載叫著,「妳是我的奴隸,知不知道!」他往文琪的肚子上用力踹了一腳,文琪嘔的一下差點吐了出來,可是林載一點也不饒她,馬上又用腳瞄準了文琪的乳房踢了下去,文琪痛得只能咳嗽。

林載把文琪丟到了床上,用腳踏住文琪的乳房,腳趾夾住乳頭搓弄著,看著文琪痛苦的樣子,他哈哈笑了起來,問著:「妳的三圍是多少啊,小母狗。」

文琪知道自己不順從就會招來一頓毒打,回答說:「36,23,34」

林載滿意的點頭又問「看妳的樣子是穿C罩杯的胸罩囉。」文琪點點頭,林載的腳趾又夾住了另一邊的乳頭。「乳暈也很小,不錯,是不是處女。」

文琪點點頭,林載油光的臉上路出了笑容,說:「妳的第一個男人就要出現了。可愛的奴隸。」林載抱起文琪的屁股,脫去了她的內褲,文琪知道自己今天已經無法反抗了,索性閉上了眼睛,可是林載卻不急著進去,他撥開了那叢密林,用手指扳開文琪的陰唇,文琪的那裡從來沒被人碰過,她感到有點痛,細細的眉頭皺了起來。林載淫笑著說:「琪琪,妳的這裡好漂亮,嫩嫩的粉紅色,叔叔要舔一舔了。」

文琪聽著猥褻的言語,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可是下身那敏感的器官正感覺到林載口中的熱氣,那溼熱軟滑的舌尖已經舔了上來。「啊….」文琪低聲叫了出來,林載用舌尖砥著文琪的陰核,口水把文琪的性器弄的濕答答的。林載很有耐性的舔著文琪的性器,整個舌頭都黏了上來,在文琪的陰唇上滑動著,舌尖挑弄著陰核,文琪扭著腰想躲避,可是林載的力量相當大,文琪的大腿整個被扳開,大腿部的肉夾著林載的頭。林載把整個頭都埋了下去,嘖嘖的舔著文琪那第一次開發的美麗性器,文琪的身體很快的起了反應,她努力的咬著嘴唇不想發出聲音,可是自己敏感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的起了感應,陣陣的酥麻感,熱熱的電流在身體裡亂竄。沒有經驗的文琪哪裡受得了這麼刺激的攻擊,陰唇興奮的充血,陰核也硬了起來,身體裡流出了熱熱的果汁,林載把舌頭伸進小穴中來回舔著,文琪張開了雙唇,發出呻吟來。

「叔叔,啊….人家….不要舔了,不要啦,啊….啊….哎哎….我受不了了….啊~~」文琪雙手緊抓著床單,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感覺,身體不聽使喚的發熱,腦袋裡陣陣的快感,舒服的快要暈過去。

林載知道她有了感覺,就把身體壓了上來,黑色的龜頭在蜜穴口頂啊頂的,文琪心裡知道自己的處女即將要失去了,她撇過了臉,咬著嘴唇,林載的巨炮很快的就定位,開始往文琪的身體裡塞進去,林載已經許多年沒有享受過處女的滋味,文琪那又窄又緊的陰道讓他興奮無比,他不是不知道應該慢慢的開發文琪的身體,可是心裡潛藏已久的惡劣慾望又讓他忍不住的想折磨這個美麗的二十歲女孩,似乎眼前這個女孩就是二十年前那個拋棄他的女孩。於是他根本忘記眼前這個女孩是個完全沒有經驗的處女,林載奮力的把自己那根凹凸不平滿是顆粒的巨大陽具塞進文琪溼潤的身體裡,處女的血流了出來,文琪痛苦的大叫,可是林載完全沒有聽到,文琪處女的血流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沾在自己的身上,林載更加的興奮,他用手沾了兩人結合處那又血腥又淫亂的汁液,放在自己的嘴裡,那種味道讓林載瘋狂,文琪叫的越大聲,林載抽插的越用力。

文琪從來不知道被男人貫穿身體是這麼的痛,雖然她也知道那是很痛的事,可是她卻不知道竟然如此的痛,她緊緊咬著牙齒,等待那一刻的來臨,她睜開眼睛,看見林載的禿頭,眼睛似乎著了迷一樣,龜頭頂上來的時候,文琪還稍稍的移動了屁股的位置,想讓林載進來的順利些,可是她那未經開發的陰道對誰來講都是太窄太緊了,林載的陽具一開始用力,文琪緊閉的嘴就大大的張開了,眼淚不聽控制的流了出來,林載那無敵黑金剛讓她叫得聲音沙啞,可是她又無力反抗。

林載頂住文琪那雙又長又直的美腿,雙手粗暴的握住乳房,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文琪的處女地,一邊問著文琪:「妳爽不爽,爽不爽?」可憐的文琪這時候早已痛得七暈八素,哪裡會爽,全身無力的任由林載撞擊自己,鮮紅的血沾滿了林載的黑金剛,在自己的身體深入又深入,直撞入子宮的深處,把文琪逐漸的送入淫亂的地獄,她的身體也逐漸的對男人的撞擊有所回應,先前可怕的疼痛讓文琪的控制力完全崩潰。

「妳的那裡好緊啊,叔叔好爽啊。」林載一邊說得猥褻的話,文琪的慘叫聲這時候也逐漸小聲了,那劇烈的痛楚已經逐漸退去,快感卻更猛烈的傳來。淫猥的交合聲中,開始出現文琪的喘息聲。林載巨大的陽具這時候也可以順利的抽動了,在文琪緊密的小穴中摩擦的突起,更讓文琪無法抵抗。

「啊….啊….叔叔….啊….解開人家的手….啊….我不行了….受不了….啊」文琪的腳被林載整個抬了起來,林載粗糙的手緊緊抓住文琪的乳房,文琪的屁股被抬高,男人的陰莖整個刺入她的身體裡,撞到子宮壁的猛烈撞擊,讓文琪達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蜜汁大量的流出,她想緊緊抱住男人的身體,可是雙手被綁住。

林載停下了動作,解開文琪的手,文琪還停留在快感的餘韻中,她緊閉著雙眼,纖細的雙臂緊緊將男人抱住,兩條白腿緊夾住林載的腰。林載馬上又開始了抽插的動作,在蜜汁的滋潤下,文琪的第二次高潮很快的又來到,連續的高潮讓她忘了身在何處,腦海中一片空白,終於林載在她的蜜穴深處射出了火熱的精液。文琪爽到最高點,暈了過去。

————————

這時佳玲隔著單向透明鏡子,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強姦達到高潮,她的精神壓力非常的大,她埋怨自己帶進這個變態的男人,讓自己的寶貝女兒遭殃,佳玲雖然雙手被銬在牆上,卻忍不住的掙扎大叫。寶蓮的身上只穿著內衣褲,雙腳穿著極高的高跟靴子。

「看到女兒被強姦,心裡不舒服吧!」兩個男人走進來,帶頭的一個是公司的職員小李,他手上帶著皮鞭,後面跟著的是張先生。佳玲知道那是上星期的客戶。

「讓我們幫妳紓解一下壓力吧,婊子!來吧。」小李說,他從後面的抓住佳玲。

佳玲大叫著:「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啊,救命啊!救命啊!」她的雙腳不停的往前踢。張先生把鞭子虛劈了一下。隨即往佳玲身上招呼,呼的一下,在佳玲身上留下清脆的響聲,伴隨的是撕裂的絲質內衣,和佳玲的哀鳴。

「張先生,爽吧!」小李說道。前面那位中年的男子大聲叫著:「爽啊!」佳玲看著他猙獰的,漲紅的臉,心裡感到絕望。她不知道這世界怎麼了。

「爽不爽!婊子!」張先生又揮鞭了。

「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佳玲痛得險些昏過去,她細嫩的肌膚幾時受過這種傷害。

「說爽!笨婊子!再吃一鞭。」張先生很快的又揮鞭下去。

「爽!爽!爽!不要打我了!哎唷!」佳玲嗚咽著叫道。

「爽!臭婊子喜歡挨鞭子是嗎!好!」張先生獰笑道。馬上又加幾鞭給佳玲。佳玲被打得險些暈了過去。

「爽嗎?臭婊子!」張先生問道。

「不!不爽!好痛啊!饒了我吧!不要打我了!」佳玲哭求著。

「饒了妳!」張先生又笑了,「行啊!我打到妳尿出來就不打了!」鞭子繼續的揮落,夾雜著男人的命令,「尿啊,抬起腿尿啊!」

佳玲甩著長髮,哭叫著:「我聽話!我聽話!別打了!」

「要叫我!親愛的主人!」張先生說著。

「主人,主人,饒了我….哎唷!啊!好痛啊!救命啊!不要了!哎唷!主人!主人!」佳玲哭著。

「尿啊!快尿啊!」男人一邊吼叫,一邊用力鞭打著佳玲。佳玲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也只好抬起腿,開始尿尿。「腿抬高!婊子!」小李用手把佳玲的腳抬高,讓佳玲的尿滴在地上。

「婊子!乖乖聽話啊!」小李在佳玲耳邊說,「妳現在是我們的奴隸!不過我們不會虐待奴隸,馬上給妳些爽的嚐。」小李說著,把佳玲吊在上面的手銬解開,佳玲腳一軟,灘在地上。

「來,嚐嚐主人恩賜的聖水!」小李跟著跪下去,擰了佳玲一把。佳玲無奈,只好依小李的話做,跪在地上,把頭上仰,嘴巴張開。而張先生也一副很滿意的樣子,對準佳玲的嘴,射出金黃色的尿水。「喝下去哦!賤人!不然有妳好受的。」

佳玲張大了嘴,把張先生的陽具含住,任由尿水射入喉嚨深處,可是她實在不敢喝下去,這時候鞭子揮擊了下來,寶連忍不住痛,把張先生的尿給噴了出來。

「他媽的,臭婊子,給我舔乾淨。」張先生怒斥著。佳玲只好照做,她很仔細的舔著張先生的下半身,這時候小李突然從後面捉住她的雙乳搓弄著,硬邦邦的老二也頂了上來。

「嗯!哦….」嘴裡被塞進張先生的陽具,佳玲無法發出聲音。小李用手指在屁股洞上面抹上滑滑的藥膏,中指在肛門裡進進出出的,佳玲受到這種刺激,嘴巴和舌頭更加用力的弄著張先生的陽具,張先生也發出爽快的呻吟。

「張先生,可以了。」小李說。張先生和小李很快的換了位置。

佳玲全身疼痛,嘴裡又被灌進尿液,她的腦袋完全慌亂,屈服於男人的淫威之下。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對於自己成為性奴隸的事實,只好接受了。

————————

文儀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悲哀,因為她對於母親和姊姊的遭遇完全無能為力,而母親和姊姊的反應也完全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文儀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綁起來,吊在空中,雙腳大大的張開來,高中生的黑色裙子垂到了腰際,白色的內褲露了出來,林載笑著把手指伸進文儀的內褲中。受到春藥的刺激,裡面早就溼透了,文儀緊張的喘著氣,少女思春的年紀,受到春藥和男人的刺激,文儀雖然覺得丟臉,可是這時候身體卻不聽話,蜜汁不停的流出來,林載粗粗的手指在文儀的花瓣上順暢的滑動著,陰核受到了刺激,也興奮的挺起。

林載脫下了褲子,把又長又粗,又佈滿突起的陽具對準了文儀粉紅色的嫩穴,慢慢的向裡面挺進,文儀感受到林載炙熱的龜頭在窄小的蜜穴口挺進,心裡雖然害怕,可是身體卻無法反抗,而佳玲和文琪那種欲仙欲死的騷樣,這時卻鮮明的在眼前出現。林載扶住她又翹又圓的屁股,巨炮塞進一點就停一下,慢慢的往裡頭撞,文儀不停的喘著氣,雖然林載很慢的動作,可是那種被刺穿的痛楚,仍然讓文儀受不了。

「不要了,啊,不要再進來了!啊。要死了,好痛!啊。」文儀哭叫著,林載的龜頭突破了女孩最後的脆弱防線。

「臭阿興,老子憋了二十年的鳥氣總算出了。」林載一面幹著文儀,一面想著等阿興回來看到自己妻女這副模樣的時候,那表情一定很棒,然後一面把肉棒奮力的插入年輕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