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種的悲劇

子夜過後,大家都疲勞極了,才相擁而睡,一覺睡到了天明。醒來後,高安還盡情撩撥,欲再施雲雨,但芸英說身體太髒了,要注意衛生才好,於是便雙雙走進浴室,互相幫忙著洗了個痛快。在洗浴中,在高安主動的挑逗下,還沒放過了又一次的機會。

浴罷,高安穿戴整齊便告辭要趕回學校上課去。昨晚,芸英因為考慮到避免給他造成思想壓力,所以一直沒敢告訴他哥哥就住在隔壁。

高安走後,芸英感到實在疲憊不堪,看看時間才六點多,估計丈夫還沒起來,於是便倒頭再睡,一直睡到十點多才醒來,連忙拿起電話打到隔壁去,才知道丈夫也剛好醒來。原來昨晚高平因為牽掛著妻子,想到妻子就在自己的眼皮下和別的男人在銷魂,心裡難過極了,所以直到天快亮了才能入睡。

兩夫婦會合後,開始是各懷心事的沉默,後來,還是妻子先開口說話。

「老公,對不起你!」

「哪裡話。應該說難為了你才是!」說罷,摟著芸英親吻起來,讓她感動得熱淚盈眶。

昨晚赴約的不速之客竟是小叔,這件事究竟應否告訴老公呢?芸英早就考慮過利弊了。如果瞞著他,他的心情可能會好過一些,也不會衍生出諸多的副作用來。但紙難包火,萬一最後真相大白了,後果是不堪設想的;如果直白相告,老公的反應是很難預料的。不過坦誠相對是他一向所遵循的婦道,萬一老公有反感,到時再開解他就是了……

「你沒想到昨晚跟我在一起的是誰吧?」

「你這麼說,難道是我認識的?」

「高安!」

高平聽了,猶如頭上突然響了個炸雷,連忙鬆開了摟著妻子的手,顫聲地說:「不要給我開玩笑了!」

「你的親弟弟!哪還有錯的?」

「先前我們看過背景資料和照片的呀,難道掉包了?」

「他告訴我了,因為他想到這不是光明磊落的事,所以給婚介所的資料都不全是真的,那照片也是通過電腦做了手腳的,臨場時,只要真人比照片還帥,那就不會有問題了。」

「天哪!那怎麼辦啊?保密措施那就全泡湯了!」頓了一頓,好像還抱一絲希望的問道:「那你們昨晚沒做那事吧?」

「保密是不成問題的,他比我們還緊張。既然一切都安排好了,事情當然是順理成章的,難道我們整晚就坐到天亮嗎?」

接著,妻子就把昨晚高安對問題的看法完完本本地跟他說了,還特別提到播下的種也是姓高的血脈,總比「野的」好。

高平聽後,情緒逐漸緩和下來了,芸英知道,老公已經能接受這個現實了。

萬萬沒想到的是,過了十多天,芸英的月事竟依時來潮了,也就是說,這一次的努力功虧一簣了!胖大姐和她自己的分析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情緒太緊張了。她還說,一擊即中的機率是很少的。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一次排卵期將要到來,恰逢單位安排她丈夫出差去,時間起碼一周。丈夫在臨行前出了個主意,他對妻子說:「現在保密的意義已經不同了,那就不要勞碌奔波到外地約會了,既省時省錢又可避免勞累,到時你就撇開胖大姐,直接把小叔子約到家裡來吧,這樣,情緒和氣氛都會好些。」

約好的第一天,高安在傍晚就如約到來了。這一次,由於種種顧慮的消失,芸英的心情特別好,預早就買來了精選的肉菜,做了三個拿手菜式,興致勃勃地和小叔子開懷共嘗。

晚飯後,芸英招呼高安在客廳看電視,便自行回到主人房沐浴去。浴罷,穿上一件吊帶連衣裙式的性感睡衣,酥胸半露,下面是一雙雪白修長的玉腿,阿羅多姿的走到客廳來。當和高安一照面時,竟使他為之目瞪口呆,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便假裝盯著電視畫面,再不敢正面看她。後來還是芸英以主人的姿態,熱情地招呼他到浴室洗澡去。

為了營造浪漫的氣氛,趁高安洗澡時,芸英把客廳的燈光調暗,把電視關掉後,播放起早就選好的催情舞曲,讓醉人的音樂充滿了全屋。

高安浴罷出來,被眼前的氣氛感染得難以自持,於是走近芸英,揚手做出了邀舞的動作,芸英微笑著遞出了纖纖玉手站了起來,高安便乘勢把她擁入懷裡,一陣無比熱烈的親吻後,再也顧不得什麼規範的共舞姿式,高安雙手緊緊摟緊她的纖腰,她雙手環著高安的頸項,把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隨著樂曲的節拍,在不太寬大的客廳裡踏起舞步來。

浪漫的氣氛,奔放的熱情,讓兩人的激情達到了沸點。一個光盤還沒放了一半,他們已經相擁著走進了睡房去。

當大家飛速地給對方解除了身上的所有障礙後,便雙雙倒在床上摟成了一團。

雖然處在熾熱的激情之中,芸英也沒忘記真正的使命。在第一波的交歡中,她引領高安自始至終保持男上女下的經典招式,湊准對方將要進入高潮前,便迅速地用枕頭墊高了自己的臀部,把雙腿架上對方的雙肩,好讓寶貝順暢地直達子宮深處,以提高受孕的機會。此後接二連三的再度雲雨,才顧得上調教經驗不多的高安,交替轉換多種多樣的招式,互相盡情取樂。

接連的三個晚上,兩人更加默契地投入了無限的歡愉之中,大家儼然成了一對熱戀中的情侶或是恩愛無比的新婚夫妻。到了不得不依依惜別時,高安在門口理智地扔下一句話:「如果這次成功了,我也就功成身退了,此後大家就把過去發生的一切全忘了吧!」芸英聽後,就滿眼淚光地頻頻點頭,回以一個火熱的深吻。

兩個月經週期過去了,月經都沒來,芸英夫婦為之大喜過望。於是分別到兩處醫院去驗孕,結果得到的都是好消息!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結果順利地產下了一個又胖又白的男孩,芸英夫婦終於得償所願了。在分娩後的第二天,高安帶著鮮花到來探望,正好高平也在醫院裡,兄弟倆在此時此地相見,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尷尬氣氛,但當芸英把嬰孩遞給高安抱時,高平看著,想到他們才是真正的父子關係,內心便不禁產生一種莫名的悲哀!

幸好這無比自卑的情緒只在一念之中,畢竟在以後的日子裡,高平夫婦的家庭生活更充實了,他們一起努力,悉心地照顧著兒子,一家三口樂也融融。

高安因為住校,臨近畢業,學業負擔繁重,所以就是假日也很少離校,不過偶爾也會到來看望一下孩子,他們的相處就跟過去沒有什麼分別,誰也不會提起那只有他們三個人才知道的秘密。至於芸英和高安之間,就算高平不在家,也一直嚴守叔嫂的界線,不論言語行動,從沒有出現過一絲一毫越軌的行為。

到了孩子快兩歲的時候,高安已經在一家外資企業謀得一個好職位,他們見面的機會就多了。高安總是隔三岔五地就到他們家裡來轉悠,跟牙牙學語的孩子玩得歡。高平每當看到孩子跟弟弟的感情異常融洽時,心裡就會產生一絲的不安。

一天,高平不在家,芸英到廚房做飯去了,高安帶著孩子在露台玩。看著天真爛漫的自己的親生骨肉,一時感情衝動,竟以草莓為誘餌,低聲地教孩子叫他爸爸!無知的的孩子為了得到最愛吃的果果,竟真的一迭連聲「爸爸!爸爸!」的高聲叫起來,芸英聽到還以為丈夫回來了,當出來看到這情景,竟一時驚慌失措得說不出話來。定了定神才責怪兒子說:「傻豬豬,那是叔叔呀,你不會叫叔叔嗎?」於是孩子便改口呼喊:「叔叔,叔叔,給我,給我!」兩個大人看到後相視而露出一絲的苦笑。

晚飯後,高安還沒走,跟哥嫂在客廳閒話家常,孩子在一旁玩他的小飛機。後來高安想逗他過來,於是拿起一粒草莓引誘他,誰料聰明的孩子竟像條件反射般的高叫「爸爸!爸爸!給我,給我!」一時使整個客廳的氣氛變得十分凝重,芸英慌忙走過去糾正孩子說:「爸爸沒有果果,果果在叔叔的手裡哩,快叫叔叔,叔叔就給你。」

雖然尷尬的場面化解了,但此時各人的心情就像打翻了個五味瓶。高平一臉不自然地站起來道聲洗澡去,便走回主人房裡。高安也一臉不安的告辭了。闖了這禍後,一個多星期也再沒有登門來。

轉眼已是端午節,芸英給高安電話,約他下班後來家裡吃飯。這天芸英補休半天,特地到市場去買來許多肉菜做節。高安在外跑差後,四點不到就來了,哥哥還未放工回家,嫂嫂正在忙裡忙外地張羅晚飯。高安本想幫點什麼忙,但芸英說把孩子帶著就幫了她很大的忙了,於是就跟孩子在客廳裡玩耍。過了不久,高安到洗手間去,路過廚房,看到芸英正在洗菜,只見她穿著一件無領無袖的家居便服,粉白的頸項,誘人的玉臂,使高安一時動起了邪念,想起過去和嫂嫂肌膚相親的纏綿,實在按捺不住心頭的慾火,於是稍稍走到芸英的背後,以閃電般的速度往芸英的手臂狠狠的親了一口!受到突然偷襲的芸英猛一回頭,高安已經回身溜走了。

高安工作已經一年,得到上司的重用,事業上可算一帆風順,但感情生活卻相當的糟糕。只因女朋友最近舉家投資移民加拿大,臨別前雖然誰也沒表明就此分手,但在把她送上飛機的一刻,就已經意識到半年的愛戀已經就此結束了,所以一直為這無形的失戀而悶悶不樂,鬱鬱寡歡。感情生活的空虛已經把他煎熬了一段日子了,往往在感到無比的孤獨時就很自然的會回憶起與嫂嫂甜蜜相處的一幕。

芸英當了兩年媽媽後,已經變得相當成熟了。所謂有子萬事足,一家三口生活過得樂悠悠,尤其在親朋戚友面前,甚至走在街上,都有一種十分自豪的感覺。可是高平自從在最近遭遇到接連出現的尷尬後,內心就有著一種像偷了人家的東西一般的不安,無形的自卑感就越來越強烈,往往在胡思亂想中,在內心深處形成了一連串的怨恨,除了恨自己的生理缺陷外,一怨弟弟沒把真實資料提供給婚介所而讓他上了當;二怨妻子獨斷獨行,當年沒有即時拒絕小叔子當借種人。心裡盤算著,要是哪個給借種的是個陌生人,孩子的身世就將是個永遠的秘密。每每看到弟弟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想到他們才是真正的父子倆,自己只是個冒牌的爹,因而內心產生著一種楸心的悲痛。

在夫妻生活中,由於雜念叢生,亦由於年紀漸長,也由於自卑感的膨脹,高平的性能力已經大不如前,還時不時出現陽痿的現象,往往因為有心無力或者半途而廢而不能滿足妻子的慾望。面對老公的未老先衰,正漸虎狼之年的芸英,只有在暗地裡抵受著性飢渴的哀傷。天底下誰也不會否認和諧的性生活是維繫夫妻感情的基石,因而在他們夫婦之間已經潛在著一種隨時會暴露的感情危機。

這次小叔子突然的魯莽舉動,芸英心裡雖也怪他不該違背過去嚴肅的承諾,但當回味起跟他在一起時的銷魂時光,就不禁為之心如鹿撞。不過理智讓她不得不強壓自己的慾念,痛苦地壓抑著自己的胡思亂想。

這晚在歡度端午的家宴上,高安可能在心裡也存在著極其複雜的感情,所以毫無節制地喝了很多的酒。芸英唯恐他酒後胡言亂性,不得不及時制止了他。飯後見他還沒有多少醉意,就急忙打發他回家去。次日,高安給還在上班中的嫂子打去了電話,為自己昨天的衝動行為道歉,芸英也不想再提起這件事,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沒設麼,以後注意就是了」,便藉故在辦公室不方便說話而把電話掛了。

但凡患上陽痿的男人,原因是多種多樣的,但有個共通點就是心理障礙可使病情加深。由於在妻子面前雄風不振,有心無力,或者再加上妻子的埋怨,就會嚴重地喪失自尊,發展下去,越是自卑就越是失去信心,結果情況就會更加惡化。高平的情況正是如此,雖然也曾到醫院去看過男科和一些所謂專治陽痿的專科醫生,仍然沒有一點的起色。在房事中,芸英也非常同情和體諒他,時常給與最大的配合,多種刺激挑逗的法寶都使盡了,但是他就是不爭氣,就算有時勉強能行事了,但往往在撩得妻子慾火如焚的時候又癱了下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