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姑丈弄上床

想到家中只有細姑丈和我,我知道躲不了呢!細姑丈飯後,便急急叫我去沖涼去。

想到家裏只有細姑丈和我,我心總是跳過不停,在他再三催促之下,我下才無奈地取了睡裙入沖涼房。

我剛想鎖上沖涼房門時,細姑丈卻說要去小便,我只好滿瞼通紅,急急讓他先。很快,他便出來。

當我閉著眼,享受著噴著熱熱的花灑時,我的心仍是不停的跳過。這位細姑丈外面很斯文,在我們親戚中,他是很受歡迎的!但是,我卻十分怕他呢!或者,是他每次盯著我的那種眼神,那是一隻很餓的豺狼,面對一頭肥羊的眼神。

我雖然只得十六歲,身裁卻很好,比家姐還要好。我那對足有三十六吋的大乳房,就相信令很多男人心動。在平時返學的日子裡,我總愛用細碼些的胸圍,縛得緊些,免得受其他人投以奇怪的眼神。

在此炎熱的夏天,在家裡不禁穿得隨便些!這時正是熱天,所以和姑姐姑丈她們一起時,我總愛穿鬆身闊袖的T恤,可能在我沒有留意時,在他們面前走了光呢!如果沒有細姑丈在家,我每次沖涼都要用上個多小時呢!我現在卻哪有心情,只希望快些叫他走吧!

當我用毛巾抹身時,看見鏡中一絲不掛的我,長長的秀髮、嬌佾的臉孔、豐滿的乳房和我下面濃密的森林,連自己也心跳不停呢!

我穿上那絲質的白色的內衣褲後,趕忙穿回睡裙走出沖涼房時,不禁有些猶疑,因為我這套睡裙是一件緊身而白色半透明的絲質迷你的短裙,我知道細姑丈一定可以看到我的身裁,甚至可以看到我的白色內衣褲呢!

果然細姑丈看見我出來後,用雙眼盯了我很久,直至我披了件外套。他跟著瞇著眼說:「繼續整哥哥那部電腦呢!不知為何他整了半天也是一樣。」

我說:「不如明天再來吧!」

我己經暗示要睡覺,誰知他竟說不要理他,叫我自己先睡呢!哼!他在我家裏,叫我怎可以睡呢!於是,我只好取出本雜誌細閱吧。

細姑丈像是很認真的檢查,差些整部電腦也給他剖開呢!看來要有很長時間他才可以完成呢!

可是,我突然感到整個身體仿似被螞蟻咬噬。起初我只是用手抹抹吧!不多久我己經癢得用手隔著睡衣拚命的磨擦呢!但是這於事無補呢!那痕癢很快己經蔓延全身呢!我的雙手控制不了,竟偷偷地鑽進裙底隔著內褲去磨擦著。我卻沒有留意細姑丈利用電腦螢光幕在偷看著我呢!

那痕癢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愈來愈厲害呢!我終於決定走進沖涼房去,為怕細姑丈懷疑,我不敢用花灑,只是脫光衣服,放滿浴缸水,然後赤條條的走進浴缸去,用水去洗呢!

我看見整個身體大部份也給自己磨擦得通紅呢!當用水去洗時,稍為好些,但一穿回衣服卻又開始痕癢,於是只好躲在涷水中!那種難受,令我辛苦得哭了出來呢!

突然細姑丈拍門,他問我是否有事。我只得趕忙穿回衣服,開了門。他看見我曾哭的模樣,他柔聲的問了幾句。我實在太辛苦,雖然是怪難為情,但是我仍告訴他,我身體有些痕癢,很不舒服呢!他很認真問了好幾次,他說我一定是身體敏感呢!他還說可能是皮膚癌呢!嚇得我一跳,很驚惶的問他怎樣呢!

細姑丈問我是否有一些薄荷膏呢,我連忙取了出來。他說要將所有患處也擦抹一遍,他還說要幫我手,我當然是不同意。

他微笑問了句:「你可以搽抹背部嗎?」sosing.com

在我猶疑時,他又嚷著:「快些吧!一陣間可能愈來愈痕呢!」

那陣痕癢又湧現,我只好滿臉通紅,低下頭來讓他幫手搽呢!誰知他說:「不如入你的房吧!費事給對面屋的人看見呢!」

細姑丈沒有等我考慮便半拉半推了我入房,和我坐在床上。唉!我的房間連爸爸也不准進入,今天卻讓一個男人坐在我的床上,除了陣陣痕癢外,心竟有種怪異的感覺,心一直跳過不停呢!

突然見細姑丈盯著我剛才沖涼前拋在床上的不同顏色的內衣褲,我竟感面紅,雙手趕忙推在枕頭底呢!

細姑丈叫我伏在床上,我只好跟著做。我感到他的雙手在我的背部不斷隔著睡衣在撫摸呢!

我問他做甚麼時,他含糊的應道:「做熱身呢!」

突然他拉下我的睡衣的拉鏈,我的心跳過不停,我很緊張,雙手緊捉著枕頭。他的雙手卻己經不規矩的由我的肩膊向下撫摸去呢!我催他快些搽薄荷膏吧!

他慢慢的搽滿雙手,才輕輕的由我的肩膊抹下,那種清涼的感覺,令我十分舒暢,我不禁閉上眼去享受。他很溫弛的抹著,怪舒服呢!

突然他由我的肩膊拉下那睡衣,幸好我是伏在床上,他只是拉至我的胸前,不過我的背部卻完全赤裸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狡辯說,為了不用弄污我的睡衣呢!我才不信呢!不過,心想他不過是搏懵佔些少便宜吧!現在家中只有他一個人,不要觸怒他,否則後果更嚴重呢!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