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個人授業

天氣晴朗的星期天,花園麻美子去探望正在住院中心的丈夫慶一郎。慶一郎三十五歲。

喝過酒開車的慶一郎,深夜在高速道路撞上護欄,雙腿不止折斷,而且骨頭粉碎,頭上也縫了十二針。

慶一郎的病房本來是雙人房,但不久前同房的病入出院,現在等於是單人房。從病房很大的窗戶射進來明亮的陽光。

麻美子去到丈夫的身邊溫柔地擁抱還有繃帶的頭,在丈夫的臉上親吻。

「希望你早一點康復。」

吃完飯後,麻美子泡好熱茶自己也喝。然然麻美子就開始自丈夫從住院以後一直都做的工作。那就是洗臉盆裡裝溫水,用毛巾擦拭丈夫的身體。

已經看習慣的東西軟綿綿地垂在那裡。麻美子細嫩的手指抬起垂下的陽具。扶著不安定的肉棒,麻美子仔細清潔龜頭,睪丸和背面以及肛門都仔細地以充滿愛情的手擦拭。

慶一郎任由麻美子擦自己的下半身,同時輕輕說。

「已經多久沒有和妳性交了?」

「八個月。」

「真對不起妳……」

麻美子為避免碰到石膏,很小心地坐在床邊,再度用手指拿起慶一郎柔軟的陽具,把臉輕輕靠過去,放在嘴裡。這樣的做法已經成為麻美子的習慣,擦拭過丈夫的行體後,每一次都把不能勃起的陽具含在嘴裡。

「不要這樣弄了,反正是沒有用的。」

在自尊心完全遭致破壞心前,慶一郎對吹蕭的麻美子說。麻美子稍許抬起濕潤的眼光看丈夫的表情。

「硬不起來也沒有關係,你不要在意。」

「我想看妳的身體。」

「什麼?」

「我想看妳的裸體。我的老二已經沒有用,但心裡卻非常有強烈慾望。我不想忘記妳的身體……」

「可是,在這裡……」

「不會有人來的,護士小姐也剛剛來過。」

「你要我怎麼辦呢?」

「妳脫衣服呢。」

這一天麻美子是穿淺綠色的洋裝,是前面有鈕扣,只要解開胸前的幾顆鈕扣就能脫下衣服,麻美子慢慢解開鈕扣。

在白色的襯裙下,隱隱約約地看到豐滿的乳房。麻美子並沒有戴乳罩。她的下半身是高開叉的內褲和黑色褲襪以及深綠色的高跟鞋。

「只脫下面吧。」

麻美子很順從地就在丈夫的面前脫下褲襪的內褲。

左白的大腿發出光澤幾乎令人覺得耀眼,襯裙像電梯一樣緩慢上升。豐滿的大腿靠在一起,和下腹部交叉成Y字型的部份完全暴露出來。那裡有淺淺的一層陰毛在裝飾維納斯的山丘。

麻美子在暴露下半身的情形下停止活動,覺得很難為情,又不敢從正面看丈夫的臉,在夫妻間這樣做脫衣舞般的動作還是頭一次。

「到床上來。」

「在這裡嗎?」

「對,然後趴下,把妳的屁股對正我的臉。」

麻美子很小心地上床,擺出丈夫命令的姿勢。那是俗稱69的姿勢。

雙丘的中心部份分開,麻美子的性器完全暴露在丈夫的面前,開始濕潤的秘處,以及粉紅色的肛門都……。

慶一郎慢慢抬頭,在那有令他懷念香味的秘處用舌頭舔過去。在病房裡響起淫蕩的聲音,同時也從麻美子的嘴裡發出哼聲。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