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個人授業

尾崎伸彥被母親嚴禁手淫。這是因為半年前伸彥在手淫時被母親良江發現。

伸彥喜歡的是成熟的女人。出現在日本的電視或電影裡的女人他都不喜歡。記得有一次看一部叫『葛洛莉亞』的電影,幾乎要射精使自己都感到驚訝。看到不斷換美麗的服裝,同時開槍的漂亮女人,使他感到異常的興奪。所以到錄影帶出租店租來看,手淫好幾次。

有一天,他正在做這種不能讓人看到的行為時卻被母親發現。他不會忘記那是秋天的一個夜晚,從半夜突然下起大雨,雨聲使他沒有聽到母親走進來的聲音。

這一天父親是第十七次到曼谷出差。伸彥的父親是在日本最大的貿易公司擔任開發亞洲地區工作的經理職務,是很重要的工作。母親可能因為經常出差的丈夫,可能有好多夜晚無法睡眠,大概是想到兒子還沒有睡,無意中想過來看一看。

伸彥發覺母親進來後以為會受到斥責,就上床緊靠在先子的後背躺下。伸彥的身體抽搐一下。

「什麼時候開始的?」

伸彥還無法了解為什麼會不正常的原因,但手淫對每次都產生罪惡感也是事實,心理也話得不該做這種事。

「經常手淫會變成變態,沒有一個母親看到兒子這樣做會高興的。」

「到你這樣的年齡時,有性慾是當然的……但不能自己這樣做。以後媽媽會給你幫助。」

伸彥沒有立刻能理解媽媽在說什麼,幫忙是什麼意思呢?

正在開始想這件事時,身體產生一種特殊的感覺,原來是母親的手從伸彥的背後移到褲前隆起的部份,而且在那裡溫柔地撫摸。

「要聽媽媽的,知道嗎?」

良江稍許抬起身體,用雙手拉下伸彥的長褲和內褲。

良江一面摸著兒子挺直的肉棒,對兒子的成長感到驚訝。想到和父親的東西一模一樣……,心裡突然產生奇妙的感情。這個孩子和丈夫有相同的性器。這個孩子就是我的丈夫。我摸到孩子的性器,就等於摸到丈夫的……。產生這樣的錯覺。

好像非常自然而應當的,良江把伸彥的性器含在嘴裡。

「啊……媽媽。」

突然產生的快感伸彥不由己的叫出來。

「你可以射出來,弄髒媽媽的手巴沒有關係。」

好像這句話就是信號一樣,伸彥輕輕哼一聲,就猛烈噴射出大量精液。甚至還有噴射二公尺的地方,有一些還沾在良江的頭髮上。

看到兒子放射出如此大量精液,使良江感到驚訝。

在她不知不覺中,孩子已經變成大男人了。精液射在手掌上,良江不早得不自言自語說「好燙!」

伸彥和母親發生肉體關係,在時間上不過一個星期。

一個深夜,良江沒有敲門就進入伸彥的房間,伸彥正在玩電視遊樂器。

「以為你在用功,原來在玩,這樣會傷害你的眼睛。」

伸彥想說妳出去,但沒有說反而閉上嘴,為心裡產生媽媽還會給他做那種事的甜美期望和不安。

在造成尷尬的沈默前,良江已經站在先子的身後。

「從那次以後怎麼樣!……自己沒有做壞事吧。如果感到難過,隨時告訴媽媽,不然你就沒有辦法集中精神用功了。」

伸彥感到媽媽的乳房壓在自己的後背,心情開始不安。香水的香味,洗髮精的味道……母親身體的感覺……使伸彥多少產生性慾。

「又想射出來嗎?是不是因為積存太多無法集中精神用功?要媽媽幫忙嗎?」

伸彥後背對著媽媽沒有回答。

良江默默地熄滅房間裡的日光燈,就在僅剩下昏暗的檯燈光的房間裡,溫柔地擁抱兒子的頭。

「伸彥,你什麼話也不必說,只要照媽媽的話做就行了,現在到床上來吧。」

良江一面說一面脫伸彥的睡衣,感覺出他的性器在內褲中硬綁綁的很痛苦的樣子。

發現母親又熱又軟的舌頭突然碰到堅硬土肉棒的前端,伸彥閉上眼睛。發出啾啾的聲音,整個龜頭吞入嘴裡時,從伸彥的後背閃過無法形容的快感。

「這樣弄覺得舒服嗎?」

伸彥沒有回答,更把自己的臉緊緊壓在母親的胸上。良江大膽地撩起睡衣,把豐滿乳房給了兒子。

「伸彥,你可以射出來。」

良江這樣悄悄對正在吸吮乳房土兒子說,同時加揉搓陰莖的速度。伸彥好像撒嬌似地含著乳頭搖頭,良江又在他的耳邊悄悄說。

「你也可以射在媽媽裡面。」

良江好像電影的慢動作緩慢起後。再度以性感的動作吮一下伸彥的性器,就騎在他的身上。

用手扶正直立的陰莖,良江身體突然下沈。

「啊!……伸彥!」

伸彥聽到母親喜悅的聲音,可是沒有想到這種行為是否犯罪。他確實感到比舌頭或手更快樂的感覺。

「快,快……射出來吧。」良江用力扭動身體,想使伸彥快一點射精。伸彥在這種情形下很快就達到高潮,發出野獸般的叫聲的同時射精了。把大量的精液射在母親的身體裡……。

麻美了所以要來伸彥的家,是因為伸彥已經二天沒有來學校了。

坐在「我……想拜託老師一件事。」

「什麼事呢?」

「是……能不能請老師擔任他的家庭教師。」

「要找家庭教師,會有很多人的。」

「我不能讓伸彥的成績低落。父親不在時,這孩子的成績不好,我會挨罵。」

「好吧,我答應做伸彥的家庭教師。」

「真的嗎?太好了。」

「條件就是不要報酬。還有就是不能告訴別人我做伸彥的家庭教師。當然也不能讓學校知道。上課是在我家裡。關於他的功課一切都交給我,就是這一些。」

伸彥聽到母親說拜託麻美子老師做家庭教師時,那間感到驚訝,但很快就表示同意。

正如麻美子說從今晚開上課,就用她的保時捷載著伸彥離開尾崎家。

麻美子駕駛的時捷以很快的速度爬上坡頂。在公寓的停車場停車時。輪胎發出尖銳的磨擦聲。

從停車場坐電梯來到八樓,麻美子帶著伸彥進入自己的房間。麻美子從自己的手提包拿出一張紙放在伸彥的面前。

「這是明天的考試卷,特別給你看一看。」

「可以做……這種事嗎?」

「沒有關係,我是你的特別教練。給你三十分鐘的時間做做看,我利用這個時間去做晚飯。」

三十分鐘後––

麻美子用很大的餐盤裝滿了食物,端到伸彥面前。

「怎麼樣?做好了吧?沒想到很簡單,是嗎?」

可是伸彥的答案紙上還沒有寫到一半。伸彥知道自己功課太差,無力地垂下了頭。

「對不起……因為不會的生字不多。」

「我給你這樣多的時間,原來還沒有做好。我用紅筆修改,你要記清楚。」

麻美子把英文唸出來,一面改正伸彥答錯的部份。把單字的意思,成語的用法,必須要記住的特殊文法等反覆說給伸彥聽。

伸彥的答案有三分之二以上變成紅色。麻美子又拿出一張新的考卷交給伸彥。

「相同的問題。這一次不要用字典,我給你三十分鐘的時間。」

伸彥拼命地解答問題。但立刻受到挫折。剛才麻美子那樣詳細講解的部份。他已經完全記。對觸礁的伸彥,麻美子不肯伸出援手。

經過一陣尷尬的沈默,伸彥忍不住向麻美子看。

「我不會。」

「剛才教過你的。」

「對不起……」

「道歉也不行。想一想文意。應該能理解的。」

「因為……我不聰明。」

「伸彥……」

就在伸彥轉頭看麻美子的剎那,臉上挨一記強烈的耳光。

臉上立刻傳開火燒般的痛感,伸彥的心情有如掉在絕望的深淵裡。這樣粗暴的老師是家庭教師,實在是很糟……。

「下一次再敢說這種話,我絕不答應,知道嗎?」

受到悲慘恥辱的少年不得不點頭。

「只有這裡可以查字典,然後繼做下去。」

雖然頭被敲過幾次,但沒有再挨耳光了,伸彥在艱苦奮鬥的結果完成。

麻美子的紅筆毫不留情地在各處出現,但和剛才那一次比較已經進步多了。

「好像有一點進步,現在休息一下吧。」

麻美子到廚房拿來兩杯熱咖啡,又坐到伸彥的身邊。

「我問你,為什麼沒有來學校?」

「因為沒有……預習。」

「是我的課嗎?」

「嗯。」

麻美子雪白美麗的手突然伸過來抓住伸彥的下顎,就把他的頭扭轉過去。因為事出突然,伸彥驚訝地睜大眼睛。

「你不該說嗯,應該回答是。你是學生,我是老師,明白嗎?」

「是,是。」

伸彥覺得自己的心臟幾乎要爆炸。

麻美子老師為什麼會對我這樣兇呢……?

「你過去從來沒有做預習也來上課。這一次是為什麼?」

他沒有辦法說出不敢看到老師。和母親的關係,還有在上課時被麻美子老師發現色情畫挨耳光,在心裡形成強烈的強迫觀念,感到很痛苦……。可是這種理由他實在無法說出來。

「你的畫畫的很好。」

果然要開始了……伸彥在心裡想。她是在說,我把她的裙子畫很短的那件事。

「我並沒有生氣。」

「……」

「常畫那種畫嗎?淫色的女人的畫。」

「不,我沒有常畫。」

「哦。在你的眼睛裡看我是那種樣子嗎?裙子是迷你裙,乳房是那樣大,又穿後跟很高的高跟鞋……簡直像春宮畫裡的女人。」

伸彥無詞以對。從坐在身邊的麻美子的旗袍裙大膽地露出膝蓋。伸彥為假裝視而不見,費很大力氣。

老師竟然在我身邊,而且在這樣夜晚的時間……。

「伸彥。」

「是。」

「我有一件事希望你能答應。」

「是……」

「不要用淫穢的眼光看我。」

「……」

就好像看穿他心裡的事,使伸彥感到很難過。

「還有,我單獨教你功課的事不要告訴別人。」

「是,我不會的。」

「喲!」

麻美子輕聲叫一聲,看伸彥的胸口。

「什麼?……有什麼?」

麻美子雪白的手指伸向伸彥襯衫的白色鈕扣。

「這個鈕扣快要掉了。你等一等,我給你縫好。」

以輕巧的身段,麻美子去臥房拿來針線盒,面對面地坐下,要用小剪刀剪斷鈕扣上的線,又拿起針穿上線,開始縫鈕扣。

「實際上脫下上衣比較比縫,但就這樣算了,但你不要動。」

啊!老師竟然為我縫鈕扣,而且老師就在我的身邊。這是不敢相信的事實,能在這樣近的地方看到老師美麗的臉……。微微聞到妮好莉奇的芳香……。

麻美子的纖細手指伸到上衣裡面,直接碰到伸彥的胸脯。老師的手指好像魔術一樣地讓針在鈕扣的洞裡來來回回穿梭。

想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會被老師聽到,伸彥就更緊張使自己的身體僵硬。

「媽媽會給你縫鈕扣嗎?」

「不,鈕扣掉了,就把襯衫丟掉。」

「真是太浪費了。」

「因為有很多。」

「那麼,這件上衣就不見丟了吧。」

麻美子側坐的大腿緊緊在伸彥的大腿上。伸彥褲子裡的東西已經硬硬地勃起,怕被麻美子發現,緊張得不得了。一方面希望麻美子趕快把鈕扣縫好,一方面又希望能永遠這樣做下去……這樣複雜的想法,快要使伸彥的心爆裂。

老師會知道嗎?我現在的陰莖已經這樣勃起。只是被老師輕輕碰到就會變成這種難為情的樣子。如果老師能摸到我的那個東西,不知該有多麼舒適……?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一股強烈的疼痛使伸彥從夢中掉入地獄裡。

「哇!痛……!」

是麻美子手裡的針刺到伸彥的胸脯。

「對不起……我太不小心了。很痛吧?對不起……」

麻美子由衷地向伸彥道歉。

「不要緊……。」

伸彥忍受著疼痛說。

這時候幾乎已經縫好鈕扣。麻美子的臉突然向伸彥的胸脯靠過來,用牙閰咬斷線。

「對不起。」

麻美子用手指輕輕揉著用針刺到的部份,又做出檢查的動作。

「啊……流血了!」

針尖刺到的部份冒出一滴血。麻美子毫不猶豫地把嘴靠過去吸吮那一滴血。吸吮時發出啾的聲音,然後用柔軟的舌尖像愛撫似地輕輕舔。

如果老師每次都這樣做,用針刺多少刺也沒有關係。麻美子就這樣把嘴靠在少年的胸上,一直愛撫到不出血為止,就好像貓在舔自己身上的毛一樣。

伸彥有始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麻美子的嘴唇。還有舌頭的美妙觸感,火熱的呼吸,頭髮碰到身上癢癢的感覺,伸彥覺得自己永遠不會忘記。

「大概不要緊了,好像已經止血。」

麻美子的臉離開時,伸彥儘量做出很自然的樣子,用雙手掩飾自己股間的勃起。

這時候麻美子很小心地貼一塊OK繃。

「現在開始做功課吧。」

「什麼?還有嗎?」

「那是當然的。剛才那一段英文要完全會背,不然就不能回家。」

已經十一點多鐘,麻美子還沒有下課的意思。伸彥已經感到很疲倦。

「老師去洗澡換衣服,在這一段時間裡要完全會背。不會背就不要想回家。」

「是的,我會盡力。」

「乖孩子,麻煩你能解開我上面的鈕扣嗎?自己一個人很難弄。」

麻美子轉過身去背向他,要他解開洋裝後背的鈕扣。這是表示要他幫助脫衣服。」

為什麼要我做這種事呢?一下要我背書,一下要我解開鈕扣,老師究竟想什麼呢?

雖然感到一點氣憤,但伸彥無法抗拒。

麻美子轉過身體後用雙手撩起自己的頭髮,是為了讓他看清楚後背的鈕扣。

在雪白的脖子上有細細的十八K項練發出光澤,伸彥在解開洋裝的鈕扣時,手在輕輕顫抖,然後費很大力量使那些鈕扣解開。在時候少年在心裡想到原來這樣小小的鈕扣也很難解開。

解開第三個鈕扣時,就看到裡面絲質的內衣。

「可以了,謝謝你。」

麻美子說完之後就走進浴室。

伸彥看到雪白沒有一點斑痕的後背。

老師的丈夫是能任意撫摸那美麗的皮膚。而且不必有任何顧慮……。

伸彥覺得非常羨慕。很想能在麻美子老師的床上躺一躺。也產生偷看臥室的慾望,但想到現在不是那種場合。

現在要背誦二十行英文,雖然知道在這樣疲倦的頭腦是沒有辦法做到,但也只有去做了。

麻美子幾乎一個小時後也沒有謝開浴室。伸彥一直在胡思亂想,根本沒有辦法背英文。可是經過一小時後,心情總算穩定,英文又開始進入腦海。

麻美子用浴巾一面擦頭髮,一面走進房裡。身上穿著白色的T恤和牛仔褲,下面是赤腳。更驚人的是T恤下面沒有穿乳罩。將T恤挺起的大乳房好像很委曲地搖動。這種景色對伸彥是非常殘忍。但麻美子本人雨知道是否了解這種情形,隨個便就坐在伸彥後面的沙發上

「我在這裡聽你背書,你要對著我規規矩矩坐在那裡。」

伸彥面對麻美子修長的腿,剛洗好澡的樣子,幾乎使伸彥不敢正眼看一下。那種樣子不像老師和學生的關係。看起來很像女主人和奴隸的樣子。

伸彥很想順暢地背出來,顯示自己努力一小時的成果,可是到某一個地方就會卡住而無法唸下去。

對伸彥而言,又要面臨很大的危機。愈是著急愈想不起來。

「老師是不會幫助你的,你是因為想死背所以背不出來,要想一想整段文章的意思。」

麻美子命令他重頭開始,前面能很順利地背出來,可是又在同一個地方卡住。

麻美子讓伸彥靠過去,近到能用雙眼夾住他的地方。然後輕輕給他提示。可是幾乎是悲劇的,伸彥無法理解她的提示。

伸彥覺得又長又可怕的時間在沈默中流過。麻美子美麗的手輕輕拍起少年的下顎。也就在這同時,少年的臉上也挨一掌。

傷心和疼痛幾乎使伸彥流下眼淚。這是很殘忍的屈辱,背不好英文又是自己的錯,但不明白為什麼要挨打。老師是不可以對學生體罰的……。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麻美子這樣說著在伸彥的耳邊唸出正確的英文。

「我還是記不住的!」

就在這剎那,伸彥的另一邊臉上挨一記耳光。

「好痛!」

「在你肯好心前夫會饒了你!不要小看我。」

伸彥真的快要流出眼淚,只好咬緊牙關忍受。

只有能室全背好,否則永遠無法離開這個地獄。這樣想過之後,伸彥多少產生一點勇氣,也不想繼續挨老師打。於是伸彥就又從頭開始慢慢背誦,而這一次果然完成了。

「做得很好,你是很聰明的孩子,看不起自己就對不起自己,對不起我打了你。」

麻美子的手溫柔地撩起伸彥的頭髮,也就在這剎那在他的額頭上輕吻做為禮物。

也許像完成困難把戲的狗得到獎品一樣的愛情,但伸彥感動地幾乎又要掉下眼淚。

雖然有一點睡眠不足,但伸彥第二天高高興興地上學,然後期待麻美子的英語課開始。想到班上沒有人知道今天要考試,伸彥高興地幾乎大聲喊叫。

終於麻美子來上課了。而且正如她昨天所說的,宣布臨時抽考,在學生驚慌中交下來的試卷,和伸彥昨夜背過的英文是毫不相關的題目。

被騙了!這樣想到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在測驗題上排列著很多伸彥從來沒有見過的英文單字。

這一天夜晚麻美子看到伸彥的答案,當然不用說是狠狠整他一頓。

對伸彥每交很晚從麻美子的公寓回來,母親始終感到很不放心。

已經兩個星期了,伸彥從學校回來就立刻換衣服,然後騎腳踏車去老師的公寓。在只有兩個人的家庭裡,也只有早餐是一起吃的。晚餐好像是在老師家吃的,佃一伸彥什麼也不說。良江就覺得自己一個人朦在鼓裡。

十一點多鐘,良江去敲剛回來的兒子的房門。她是最近才發覺屋裡沒有回答是表示可以進去的訊號。

伸彥開著電燈換上睡衣躺在床上。

「伸彥,你最近都沒有和我說話。這樣晚回來是一直在老師家嗎?晚飯是老師做的嗎?」

「嗯,很好吃。」

「比媽媽的還好吃嗎?」

「因為有很多是沒有吃過的東西。」

「有什麼樣的東西呢?」

「例如:米的甜辣飯。」

良江在床邊坐下,很自然地伸手到兒子的睡衣上,在已經摸習慣的股間開始撫摸。

「最近沒有放出來,不要緊吧。」

良江是在擔心伸彥到麻美子的公寓做功課以後,一次也沒有解放精力的事。

「你不是一個在弄吧。」

「我沒有做那種事!」

「你是在忍耐嗎?還是疲倦地不想那種事了呢?」

伸彥對這樣嘮嘮叨叨追問的母親,有生以來第一次產生同情心。這個女人雨能到任何地方去,她不能拋棄家庭,拋棄兒子,拋棄孩子到外面去。

「麻美子老師又年輕又漂亮,是你最喜歡的那種女性吧。」

說得一點也沒有錯。母親也許是在開玩笑,但這句話確實刺入伸彥的心裡。

「忍受兩個星期對身體會不好吧?」

由於受到母親手指的刺激,伸彥的陰莖已經在睡衣下形成勃起的狀態。

兩個禮拜沒有了,伸彥覺得可以讓自己的下體由母親自己地擺弄。反正自己是完全被動,任由母親去動作,而他只要幻想麻美子老師美麗的身體,一切就會結束……。

「麻美子老師很會教嗎?」

良江一面靈巧地讓兒子的下體露出來,一面問。

伸彥當然沒有辦法告訴母親常挨耳光,以及挨打後老師又物別溫柔的事。確實伸彥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強迫他用功,而且自己還能忍耐。況且到第二天竟然會懷念麻美子老師的耳光。

當陰莖進入母親的嘴裡時,少年就緊緊閉上眼睛幻想麻美子的美麗臉孔。

不久後,只裸露下體的良江,從上面覆蓋在伸彥的身體上。伸彥聽到母親發出輕微的歡喜聲,但覺得那是在很遠的地方。

自從僅有兩個人面對面上課後第三個星期的星期天早晨,伸彥接到麻美子打來的電話。

「今天是特別課,你馬上來。」

麻美子用命命口吻說。

那是早晨九點鐘,如果在平時的星期天會睡到中午……。揉著眼睛,伸彥猶豫著沒有回答,可是內心裡已經決要去了。

不管母親的嘮叨,伸彥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時,麻美子穿著高開叉的緊身正在做有氧體操。

讓愕然的伸彥坐在沙發上,麻美子把音響放到最大聲音,同時一身都是汙水。急忙把做功課的用品放在書包裡帶來的伸彥,無力地把書包放在地上。

老師總不會為了給我看穿緊身衣的樣子,叫我來看吧。要不要上課呢?會不會持一下要提出很難的問題呢……?伸彥對麻美子穿緊身衣的樣子感到入迷,但始終還是很緊張。

看到高開叉的雙腿間的布,卡在美麗的身體裡,會轉開視線,但就是像有吸引力一樣的,又把他的視線拉回去。

伸彥甚至於想到,自己希望變成緊身衣的布料。

麻美子命令伸彥坐在桌子前,出課題後又立刻回去做有氧體操。

根本無法用功,實在沒有辦法專心。麻美子偶而就穿著被汗濕透的緊身衣過來看功課,使得伸彥備感痛苦。

不久就停止用功,麻美子要伸彥幫助移動很重的床舖,或拿洗的衣服到陽台上晒。或叫他幫助清掃。就好免伸彥是佣人般的叫過之後,自己一個人淋浴。身上噴灑香水後穿上新內衣。然後就這樣穿著內衣把伸彥叫進有衣櫥的臥室。

「能為我選擇你喜歡的衣服嗎?」

伸彥在困惑中難為情的看麻美子穿內衣的身體。在麻美子再的催促下向衣櫥裡面看。裡面掛著很多衣服。

伸彥選出留下強烈印象的麻美子的衣服,放在床上。麻美子從其中拿起紅色洋裝穿在身上。然後又給伸彥出題目,命令他恢復做功課。

「伸彥,老師現在去看望我丈夫,你要在這裡乖乖用功,偷懶我可不會答應。

丟下這樣的話轉身就走了。沒有多久就聽到保時捷發出排氣的聲音。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