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個人授業

「為什麼記不住這樣簡單的東西!」

剛聽到麻美子的罵聲時,伸彥的臉上已經挨了一巴掌。規規矩矩坐在那裡的伸彥,只好低頭表示道歉。

「臥薪嚐膽、四面楚歌、捲土重來、吳越同舟……這種成語在考試時一定會考的,所以我說過你死背也得記住的……。這種東西不是講什麼道理,是在知道不知道,成語的意思已經告訴過你的。」

對麻美子毫不留情的責備,伸彥只有點頭的份,同時也疲倦到極點。因為正襟危坐他的長腿已經開始發麻,更使他痛苦的就是今晚麻美子穿上色彩鮮艷的迷你裙。因為穿著迷你裙坐在地毯上,從膝蓋到大腿根的曲線完全暴露出來,低下頭的伸彥不知道眼睛該看什麼地方。

「你在看哪裡?」

好像看穿伸彥的心事,麻美子的聲音突然衝進他的耳裡。

「沒有……沒有……」

「你正在用功時,是不是想到淫蕩的事?」

「沒有……」

確實,伸彥是看著迷你裙的麻美子光滑而性感的腿。可是,心裡想,妳不要我看也會看到,有什麼辦法,有這樣不服氣的心情。

可是,不說那一些,今天的麻美子老師為什麼這樣漂亮……,幾乎要讓伸彥嘆氣了。淺綠色的迷你裙和白色的褲襪,幾乎能看到乳罩的薄襯衫。胸部隆起,幾乎襯衫的鈕扣脫落,對這樣的姿態能在身邊看到,對伸彥的眼睛確實造成莫大傷害。

突然,麻美子的手伸向伸彥的股間,就在那裡用力抓一把。

原來伸彥的東西在那裡已經硬挺起來了。

「在用功時怎麼會硬起來,在你褲子的裡面!」

伸彥的狼狽情形真是慘不忍賭,和女教師在做功課時,竟然使陽具硬起來,而且還被發現。

麻美子看到伸彥的樣子,深深感到這個少年很可愛。可是愈覺得可愛就愈想欺負他。

「伸彥……」

「是……」

「你喜歡老師嗎?」

伸彥的臉立刻紅起又低下頭,然後露出很難為情的樣子點頭。

「想摸老師的身體嗎?」

「嗯……」

「怎麼可以說嗯!」

「是……」

麻美子在地毯上改變姿勢,使大腿更大膽地從裙子裡露出來,這是?在挑逗他。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老師會做出這樣好色的事情嗎……伸彥覺得頭昏目眩。這樣看了,會不會得到報應使雙眼瞎了呢?這不是夢,是事實嗎……?

在幾乎能看到大腿根最深處的地方,麻美子的動作停止了。以為能看老師的內褲,伸彥吞下口水等待那剎那的來臨。

「你可以看,可是絕對不能摸。」

這樣說過之後,麻美子又一點點地撩起裙子。這樣伸彥終於看到大腿根深處的三角形充滿性感的東西。

那是老師的內褲!

這種情形對伸彥而言,好像是痛苦一樣的歡喜。

麻美子繼續把裙子向上拉,將性感的肢體暴露在伸彥面前。

看到睜大火熱的眼睛凝視自己大腿的少年,麻美子產生自己有如神聖妓女的心情。只為這樣的事就能高興的少年,使她感到很可愛。

就好像拿走餌一樣地,麻美子把裙子拉下來,所以伸彥的眼睛所獲得的快樂,剎那間中斷了。麻美子站起來,在少年的面前誇大的顯示她美妙的身材後,對他說。

「替我脫下褲襪吧。」

我?……我脫老師的褲襪?用什麼辦法脫呢……?

對伸彥來說,這是做夢也想不到的命令。

伸彥驚訝一陣後,抬頭看像女生一樣君臨在面前的麻美子老師美麗的臉。

「手要伸進裙子裡,慢慢地脫吧。但要溫柔……」

喉嚨裡已經乾乾的,吞下口水時感到刺痛。伸彥下決心伸出手,讓雙手從麻美子的裙子兩端進去。

他的雙手在微微顫抖,可是伸彥無法克制。但是好奇心也愈來愈強,整個身體向前挪動。

老師的大腿很熱。少年的手指在穿著褲襪的光滑皮膚上慢慢向上移動,終於到達終點。然後找到邊緣就開始慢慢從剛才來的路回去。

伸彥覺得現在是在剝麻美子老師的皮膚。在裙子下,也碰到內褲,可是老師沒有說可以脫掉,所以伸彥只是慎重地僅拉下褲襪。

從大腿到膝蓋,然後到小腿到腳踝。這時候的褲襪像蝴蝶的屍體或昆蟲的翅膀。

伸彥費盡很大的力量才使褲襪脫離麻美子的腳,完成一次工作。

「謝謝。現在我們做更好玩的事吧。」

伸彥的手還沒有放開從麻美子身上拉下來的褲襪。

「你仰臥在那裡吧。對,要筆直地向上看。」

因為伸彥的股間挺起,不得不用雙手採取保護那裡的姿勢。同時在心裡想,老師要什麼呢?

麻美子來到伸彥的頭前方,然後低頭看著他向前走,這樣來到伸彥的臉的耳下方時,分開腿站立,裙子裡的情形完全看見了。

「能看見嗎?」

這還要問嗎?內褲的形狀以及刻畫在伸彥的眼底。那個短褲幾乎會感到痛一樣地陷入肉裡,包住豐滿的肉體,而且因為高開叉的關係,未想完全包住肉骨,部份陷入屁股溝裡的樣子看的一清二楚。

「伸彥,你這種樣子就好像是色情狂少年。」

麻美子淫蕩地扭動著屁股,取笑伸彥。

麻美子更撩起裙子,也更分開雙腿後問道。

「伸彥……你想要怎麼樣?……這種事情不要做了吧。」

對她苛薄的話,伸彥只有拼命搖頭懇求,懇求繼續做下去。

「你一直把手蓋在小雞雞上,是痛嗎?會不會在褲子裡感到痛呢?放它出來好不好……」

「不……不用了。」

伸彥難為情地這樣回答時,立刻聽到麻美子斥責的聲音。

「拿出你的小雞雞來!這是命令,快一點!」

伸彥現在已經變成麻美子的奴隸了。只好望著自己臉上的麻美子,鬆開褲腰帶,把褲子和內褲一次拉下去。出現的是白色的包皮和粉紅色的龜頭,顯得很可愛的樣子,而且又像難為情地勃起。

麻美子對那個勃起的東西感到很可愛,幾乎想吃掉,也想含在嘴裡吸吮,可是勉強克制住這樣的衝動慾望。

「你自己弄吧。」

剎那間,伸彥不知道麻美子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用自己的手弄出來給我看吧,你是手淫的吧。」

伸彥就好像要把頭上的東西甩掉一樣地,搖頭否定。十六歲的少年還沒有過手淫,使麻美子感到很意外。麻美子突然轉過身體,和伸彥面對面後就蹲下來。等於是她坐在少年的臉上。

鼻子和嘴在內褲下壓扁,伸彥痛苦地皺起眉頭抵抗。

「真的沒有手淫過嗎?」

伸彥又一次搖頭。

「有過吧?為什麼不對我說真話?」

「不可以手淫的,不能的……」

「為什麼?」

「因為媽媽……」

「媽媽說不可以手淫嗎?」

「不是的……」

「那是什麼意思?」

「是……媽媽給我弄的。」

麻美子驚訝得幾乎要大叫出來。難以相信的怪事還是存在,而且發生在這個少年的身上……。

可是麻美子對伸彥的話又奇妙地感到同意。因為她覺得伸彥的媽媽是很可能做出這種事。麻美子對於母親給他手淫,又和母親性交的少年,感到很大的哀痛,然後想,從那個母親手裡搶走伸彥。

「老師……好難過……」

伸彥在麻美子的內褲下痛苦地求救。麻美子慢慢抬起屁股看著伸彥的臉,然後用手輕輕撫摸充滿少年韻味的美麗嘴唇、鼻樑和臉蛋。

「你和親生的母親那樣做,認為是對的嗎?」

「不……」

「那麼是為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

「是因為你媽媽給你弄得很舒服,你無法逃避!」

在伸彥心裡好像突然產生激烈感情,他突然大聲喊叫。

「老師!我比媽媽更喜歡老師……因為喜歡老師,所以想忍耐,可是我辦不到。媽媽來到我房裡……我就逃不了。所以……所以……」

喊叫聲變成哭泣。麻美子溫柔地抱起伸彥。伸彥不久就好像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難為情的,鎮靜下來說。

「請老師不要討厭我……」

就好像這樣做是當然的,麻美子也躺在伸彥的旁邊,伸手到他的下體開始撫摸陰莖。雖然這是莫大幸福的一刻,但他已經快到極限。

麻美子的手輕輕摸到肉棒,只是輕輕上下刺激三、四次,伸彥的身體就挺直而射精。

當麻美子的手裡接到火熱的液體時,幾乎可以說她已經完全愛上少年了。在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熱的東西嗎?對射出如此炎熱液體的少年,麻美子感到莫大的愛意。

用衛生紙擦乾淨手,麻美子又仔細地擦拭伸彥的身體。這時候發現,伸彥的肉棒已經開始恢復精神,而且立刻勃起。

「伸彥,你真了不起。」

「我每次看到老師,就會變成這樣的。」

「真是好色的孩子。」

伸彥感到難為情,急忙想穿上褲子時,麻美子用手阻止他。

「想摸老師的身體嗎?」

「是……想摸。」

麻美子對伸彥露出挑逗的眼神,然後輕輕地躺在地毯上。

脫下褲子的伸彥好像很猶豫的樣子,但又拿起精神,去解開麻美子襯衣的鈕扣。

熟悉的香水味又刺激伸彥的嗅覺,新的興奪又把他包圍。在麻美子雪白的喉嚨下,細細的黃金項鍊發出閃光。

伸彥看到幾乎耀眼的雪白乳罩。脫下襯衫,伸彥就打開迷你裙的掛鉤。這一切都是第一次經歷,也充滿新鮮的刺激。

脫下裙子後,就露出穿內褲的下體,而麻美子躺在那裡,全身也只剩下內衣了。

那真是難以相信的光景,從來沒有想到他的夢會實現。在伸彥的腦海裡又出現第一次看到花園麻美子的剎那,或上英語課的姿態,或駕駛珍珠色保時捷的美麗麻美子的形象。

伸彥找到乳罩的掛,準備要取下時,麻美子悄悄對他說。

「今天就到這裡為止……不要脫了,以後是看著摸吧。」

真想親眼看到老師豐滿的乳房,然後很想依偎在那裡撒嬌。可是伸彥是無法對麻美子的命令抗拒。

好像很遺憾地,伸彥從乳罩上摸麻美子的乳房,享受那種有彈性的份量感。光滑的皮膚,美麗的身材,而且充滿性感,麻美子就是有這樣美好的身體。

伸彥把臉靠在麻美子的胸上,就好像很陶醉地閉上眼睛。少年的手戰戰兢兢地在麻美子的內褲上來來往往徘徊。不知道能大膽做到什麼程度,怕做的太過份又挨罵,顯示出猶豫的樣子。雖然如此,伸彥還是感到幸福,以這樣偎依的姿勢躺在那裡,伸彥的內棒自然地形成壓在麻美子腰上的狀態,充血的內棒不知道該往那處去,看起來好像痛苦的嘆息。

「老師!……」

伸彥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求救。麻美子是後剛才開始只像布娃娃一樣地躺在那裡,並沒有移極地愛撫伸彥。她的肉體只是丟在少年的面前而已。

「我能做到的,是到此為止。以後的要你自己弄……你可以看著老師手淫。」

這樣說完之後,麻美子以性感的動作撩起頭髮,扭動一下身體,採取誘惑少年的姿勢。

伸彥用右手握住自己的肉棒,用另一隻手去撫摸老師隆起的乳罩,同時上下搓動自己的東西。

第二次的射精是需要較長的時間,但伸彥還算鎮靜,能讓自己的手指伸入麻美子的大腿根。手的動作突然加快,麻美子微微張開眼睛,偷看他的行為。就在這時候麻美子發覺自己好像配合伸彥升高的惜,也不由得發出聲音,感到驚訝!

「啊!……老師」

第一次,有大量火熱的液體噴灑在麻美子漂亮的身體上。少年在射精的同時,倒在麻美子的懷裡,她抱住後溫柔地撫摸他的頭。

伸彥好像做夢一般地走出麻美子的公寓,騎腳踏車回家。如果是在平時,就會用最高速奔馳,但今晚的伸彥,不想很快回到家裡。慢慢地騎著腳踏車回想今晚自己的經歷,以及在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情。

老師騎在我的臉上說可以看內褲,而我緊抱住老師做出兩次那種不好的行為……

伸彥覺得腳踏車的坐墊磨擦的,使得他的那個東西又開始勃起。覺得街上的夜景和往常不一樣,從對面來的汽車車燈,就好像深海的魚眼,動作顯得很慢。

伸彥就好像喝醉一樣地忘記時間,到家時已經陷入忘我的狀態。

母親還沒有睡,可是伸彥沒有去理會。

「伸彥,家庭教師的事已經結束了!」

對這樣單方面的宣言,伸彥不由得喊叫。

「媽媽太任性了,當初是媽媽自己決定的!」

「是啊!所以可以任由我停止!剛才我已經打電話給花園老師了。」

伸彥驚訝地望著母親。

「為什麼?對老師說了什麼?」

「我說家庭教師就做到今晚為止,不論怎麼看都很奇怪。每天到這樣晚,還給你做飯吃,又說不要錢。真是有問題,所以我說就到今天為止。」

「然後呢?……老師怎麼說?老師說什麼?」

「她說這是伸彥的問題,要伸彥自己決定……你不會想繼續做下去吧。你一定會聽母親的話吧?」

伸彥甩開母親的手,斷言說。

「絕對不停止,對不起媽媽,可是我絕對要繼續下去!」

伸之跑上二樓進入房間就再也不肯出來。

不久之後,母親為處理兒子的性慾來到房間,可是伸彥頑強地不肯接受母親的工作。

過去從來沒有過這樣堅決地拒絕。因此使得良江感到驚訝,原來認為不論他多麼不高興,只要把性慾處理完,就又會變成乖孩子,可是她的這種想法瓦解了。良江只好在絕望的寂寞中,悄悄地走出兒子的房間。

伸彥把母親趕出去後,立刻到書桌前開始努力用功。他一點睏意也沒有,也從來沒有這樣認真地做功課。

這也是因為麻美子給伸彥很多家庭作業的關係。然後答應,如果努力用功使成績升高,老師會給他更好的獎品。不知道現實還是太單純,伸彥開始發揮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幹勁。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