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個人授業

伸彥完全無法了解麻美子老師在想什麼。因為在一起渡過那樣甜美的夢一般的時光後,麻美子對伸彥一直採取非常冷漠的態度。

為什麼會採取這樣的態,使伸彥感到困惑。他也沒有勇氣問麻美子是什麼原因。伸彥懷疑那一次是一場夢,是他一個人產生的幻覺。

真不敢相信。老師在那時候是那樣的溫柔,除了給丈夫看過以後,絕不會給別人看的秘密給我看了。

她是我一個人的老師,但現在是為什麼呢?伸彥完全墜入五里霧中。

以後一星期以來,伸彥和麻美子的家庭教師關係一直持續,可是一點也沒有發生有色情色彩的事。當然,伸彥是期望那樣的,也希望發生更甜美的事。但和他的期望相反的,麻美子的態度冷漠,一直保持教師和學生的關係,也沒有想縮短這樣的距離。

這樣的話,和學校上英語課的老師不是完全一樣嗎……伸彥感到非常不滿。夜晚單獨兩個人在老師的公寓裡,對家庭作業也都努力做好,可是老師為什麼不給獎品呢……?伸彥感到莫明奇妙。

當結束數小時的功課時,伸彥的腿已經麻痺地幾乎站不起來。而且對伸彥也和往常一樣,毫不留情地打耳光。同時在告一段落時,伸彥顯露出明顯的表情,老師也大加理會,伸彥在不知原因的情形下傷心,也想知道理由。

我做錯什麼事了嗎?和老師有那樣性感的關係是錯了嗎?老師是對自己的行為在反省嗎?是想到了自己的丈夫嗎?

伸彥最害怕的理由就是老師開始討厭他。如果麻美子討厭他,對伸彥而言那是比死更痛苦的事。永遠大能和老師分享那樣甜美的時刻,是他最痛苦的事。

無力的少年還耐心地等待,也許有一天老師會改變心意。又突然對我露出以前那樣的微笑,也許能享受到肌膚相接的快樂。

可是,每一次做完功課後,就聽到砰的一聲,關上房門,那個聲音重重地打在他的心上。

然後到今天!

那樣冷漠的麻美子對伸彥開始有微妙的變化。

和往常一樣只要犯小錯就會挨耳光那樣在用功。麻美子留下正在朗讀英文課本的伸彥,走進隔壁的房間,就在那裡開始換衣服。而且沒有關上房門。

伸彥看到只剩下內衣的麻美子時,全身的血開始逆流,已經沒有辦法朗讀課文了。

很顯然地,麻美子是故意在他能看到的地方換衣服。然後對唸不成文的伸彥報以嚴厲的聲音。

「誰讓你偷看,真是討厭的孩子!」

麻美子一面取下乳罩一下說,然後又毫不在乎地脫下內褲,變成赤裸。就這樣從房間走出來,來到少年的背後,下達命令。

「能不能麻煩你在浴缸裡放熱水,還有把浴巾拿給我?」

剛開始時,伸彥無法理解麻美子說的話,但很快知道老師要洗澡,就沒有看麻美子的人,立刻走去浴室。

麻美子的浴室裡有一個浴缸。伸彥把水龍頭開大,看著浴缸,深深嘆一口氣。老師每天在這裡洗澡,在這裡洗美麗的身體。僅這樣想一想,他的下體就火熱起來。

伸彥拿出浴巾,回到原來的房間時,驚訝地倒吸一口氣,因為麻美子赤裸地站在房間的中央。

麻美子絲毫沒有羞澀的樣子,像女王一樣泰然地站在那裡,伸彥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站在那裡低下頭不敢動。

「你在幹什麼?快拿浴巾給我,要我等多久,笨蛋!」

伸彥戰戰兢兢地低著頭遞上浴巾,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顯出非常惶恐的樣子。

麻美子把浴巾圍在美麗的乳房上,露出漂亮的大腿,就坐在很低的茶几上,交叉修長的腿。

「不要站在那裡,快做完!作業還沒有完全做好吧!」

伸彥立刻就在麻美子的旁邊坐下,結結巴巴地開始念英文。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伸彥當然無法集中精神。因為浴巾圍繞的麻美子的屁股就在他的旁邊。

麻美子看到伸彥狼狽的樣子,好像很有趣,然後又苛薄的說。

「老師現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嗎?」

伸彥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猶豫一下後點頭。

「你肯替老師洗身體嗎?」

「是……」

「那麼就放下功課,脫衣服吧。」

伸彥的心又開始跳動,高高興興地服從命令。然後僅在脫內褲時露出難為情的表情,因為伸彥的陰莖已經膨脹到痛的程度,在那裡直挺。

「已經這樣了?好像叫春的動物。」

苛薄的話刺痛伸彥的心。

走進浴室,麻美子察看水的熱度後,關上水龍頭,浴室只有三坪大小。麻美子對站在浴室門口難為情地用手掩飾下體的伸彥,用眼睛命令他進來。

麻美子慢慢地好像要使他著急地取下浴巾,對著伸彥說。

「立正!」

伸彥就在那裡挺直腰桿,按照命令採取立正的姿勢,但雙手還在掩飾下體。

「放開手!」

沒有辦法只好移開手時,原來壓住的肉棒猛然反彈,啪地一聲打在肚子上。麻美子看到這種情形露出滿意的笑容,同時也想到惡作劇的方法。

「你就這樣絕對不可以動。」

「是。」

麻美子就把取下來的浴巾掛在從伸彥下體挺起來的肉棒上,好像要向這個東西代替掛鉤。那種樣子一定很滑稽,可是伸彥還是很認真地接受這樣的命令。

「掉下來就不饒你!」

聽到麻美子嚴格的要求,伸彥把精神集中在下體,拼命用力。

赤裸的麻美子就好像要挑逗伸彥,在他的面前擺出瑪莉蓮夢露的姿勢。伸彥看到麻美子的裸體,露出痛苦和歡樂混在一起的表情,忍受著不準動的折磨。

麻美子慢慢地躺在浴缸裡,熱水溢出來沾濕伸彥的腳。

「啊……好舒服。」

伸彥看到麻美子,身體在水裡顯得更潔白。圓潤美麗的乳房,細細的腰,還有鮮豔浮起的黑色恥毛,都強裂地刺激少年的性慾,那種反應強烈到能把浴巾抬高。

麻美子閉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幾乎以為老師真得睡著了,很長的時間都那樣沒有動。

知道麻美子閉上眼睛,伸彥就毫不保留地對麻美子充滿性感的身體做視姦,也把那種情景刻畫在自己的心上。

那是多麼美麗的身體,伸彥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地感動。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浴巾會從伸彥的肉棒上掉下來。反而,已經勃起到痛的程度,那樣的痛苦幾乎使伸彥難以忍受。

不知經過多少時間,好像麻美子終於從夢中醒來,張開眼睛看伸彥。兩個人的視線相遇,伸彥慌張地移開,但覺得自己好色的心被老師看穿,垂下發熱的臉。

聽到嘩啦一聲,麻美子離開浴缸後,坐在小小的塑膠凳上。

「現在可以了,過來洗老師的身體吧。」

伸彥的立正姿勢獲得解放,高高興興地服從命令。

放下浴巾,就蹲在麻美子的身邊,用臉盆裝一盆水,用腿皂在海綿上擦拭,等有很多泡沫就開始先洗身在眼前的漂亮大腿。

「不要用海棉,用你的手直接洗好不好?」

對這樣令他高興的命令,伸彥立刻在手上抹很多腿皂,直接碰到麻美子的肌膚。

跪在冰涼的地磚上,伸彥努力地洗麻美子修長的腿。開始時仔細地洗每一根腳趾,幾乎使麻美子癢得笑起來。

那是多麼美麗的腳趾,細細的,又有涼涼的感覺。伸彥的心裡想用舌頭舔,更想永遠這樣摸下去。就是躺在地上用這樣的腳踝,也會感到高興。

伸彥這樣做淫蕩的幻想,從小腿、膝蓋,然後大腿的左右都洗乾淨。但也在這時候困惑地停下手。現在該怎麼辦?可以洗那裡嗎?摸到那裡老師也不會生氣嗎?伸彥等麻美子的指令。

就好像看穿伸彥的心事,麻美子默默地在少年面前站起,探取容易洗那裡的姿勢。

麻美子的恥部完全暴露在眼前,伸彥感到慌張,但他不能逃走。就好像摸到珍貴東西的慎重性,搓起泡沫後以顫抖的手開始洗恥毛。

伸彥想,老師就像女王一樣,將苗條的身材毫不在乎地展現在他的面前。他現在用自己的手洗那長在雪白下腹部上的恥毛,幾乎這是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光景。

老師的腿又分開大一點,一定是暗示要他洗更裡面一點。翻過手掌,慎重地碰到那神聖的部份。那種滑潤的奇妙感觸,使伸彥非常感動,對自己能直接用手摸到老師的秘處,感到有如登天的歡喜。甚至於還產生這樣做會不會性生嚴重而無法招救的後果。

麻美子的秘密部份,就好像會纏繞在手上一樣,雖然是滑滑的,但覺得好像摸到動物的內臟一樣。

這是小陰唇,伸彥的手指上有了切實的感受。這時候伸彥又回想上一次老師在他面前展現的部份。現在,老師的秘處被泡沫掩蓋,想看清楚是比較困難。

好像滑動的,又好像在舞蹈,伸彥的手在麻美子的雙腿間仔細地洗。就在這時候,伸彥的手指不小心滑到麻美子身後的另外一個洞上。伸彥緊張地趕快收回來。

「沒有關係,那裡也對我洗乾淨吧,你真會洗,繼續洗吧。」

伸彥想,還沒有看過老師的肛門。也許看過,但沒有記憶,伸彥看一下從自己的大腿間膨脹直立顯得很痛苦的陰莖。說實話,很難過。因為這樣洗老師的大腿,使他很興奮的關係,覺得自己的忍耐已經到達限度,眼睛開始冒金星。

可是怕老師罵他,必須要忍耐,伸彥這樣告訴自己,拼命忍受。

讓中指再度進入麻美子身上的裂縫,找到肛門時,就用手指向內輕輕撫摸似地洗。洗過四周,手指像中心前進。只是稍許用力,伸彥的手指就陷入麻美子的肛門裡。

「啊……!不要!」

麻美子發出輕微的叫聲,同時一巴掌打在伸彥的臉上。

「誰告訴你可以插進手指!」

嚴厲的罵聲出現在伸彥的頭頂上。伸彥立刻低下頭小聲說「對不起」,用手摸挨打的地方。

麻美子低頭看著挨罵後伸彥畏縮的樣子,抓住他的頭髮,用力向後拉,讓他抬起臉。

「你裝做那樣可憐的樣子也沒有用。你好色又是變態,那是隱瞞不了的!」

麻美子手裡的頭髮,幾乎要脫落,她同時用一隻壓在伸彥下體勃起的陰莖上,不停的腳趾撥弄。

「這是什麼?這是證據!把這種奇怪的東西變成這樣大,你在想什麼,這不是證明你是變態嗎?……」

這樣麻美子殘忍的捉弄,而伸彥是臉色通紅,忍受著對他的折磨,很顯然地,在伸彥的心裡愛受到被虐待的歡喜。雖然還不能明確地定出那是變態性慾還是被虐待狂,但他對這樣異常的關係,感到歡喜則是事實。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伸彥並不討厭受到麻美子的折磨。他的頭髮這樣被抓,用腳壓他勃起的陰莖,反而使他感到興奮。因為伸彥勃起的陰莖好像更增加膨脹,就是最好的證明。好像那個東西在說希望繼續受到更大折磨,壓下去又彈起來,只要找到機會,就在那裡聳立。

「你這樣硬起來,是什麼意思?」

「對不起……」

「道歉也沒有用!」

伸彥明知道挨罵,但還是拿出勇氣說。

「因為,想和老師……做愛,想和老師做愛!」

這時候伸彥的臉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記耳光。

「你是學生,還敢說這種話,你那樣想做愛,就去找你媽媽,你膽敢說出想和我做愛!」

伸彥發覺自己拿出最大的勇氣說的話,引起最惡劣的後果。

不該說的,可是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可是真的想做愛,實在難以忍受。怎麼會有這樣的痛苦呢?被打的臉開始發熱,在那裡也感到疼痛。不,不是疼痛,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只有被老師打到的部份,覺得特別可愛。

伸彥分不出這是痛苦還是興奮,只是他一點也沒有想到要從這裡逃走。

原來站在那裡的麻美子,突然在伸彥面前坐下。

「你還沒有洗完,要完全洗好才好。」

兩個美麗的乳房就在伸彥的面前搖動。忘記陰莖的疼痛,忘記跪在瓷磚上的膝蓋疼痛,伸彥又開始洗麻美子的身體。

從豐滿的乳房到手臂、腋下,從肩到肢子,還有雪白的光滑後背,伸彥都仔細的洗完。

想到把老師的全身的每一個部位都洗過時,伸彥產生過去從沒有過的滿足感,享受到幸福的感覺。

麻美子在身上淋一盆熱水,又很舒服地躺在浴缸裡。

「啊……好舒服……你也洗吧。但不要以為老師會給你洗身體。」

伸彥自己洗身體,可是每當碰到那膨脹直立的東西時,感到的痛苦幾乎使他瘋狂,也想到用力揉搓肉棒做手淫,但在老師的面前實在不敢做那種事,而且做那種事,還不如忍受現在這樣的痛苦。

隨著嘩啦一聲的水聲,麻美子從浴缸裡走出來,也沒有擦身體就走出浴室,伸彥也跟在身後。

「給我擦乾身體!」

伸彥立刻拿起浴巾,就仔細地擦拭麻美子身上的水。

洗完澡後的麻美子,看在伸彥的眼裡,幾乎是耀眼的存在。太完美了!他這樣在心裡大叫。麻美子的身體也確實很美,淋濕的頭髮有說不出的性感。

擦完身體,麻美子就命令伸彥回到原來的房間。

沒有多久,麻美子仍舊赤裸著,手裡拿著什麼東西,來到伸彥的面前。

伸彥也赤裸地跪坐在那裡,就好像忠實的一條狗等待主人的來臨。

「知道這是什麼嗎?」

麻美子手上拿著是紅色緞帶,她用這個做什麼呢?伸彥無法理解她的意圖。

「你站起來。」

麻美子蹲在立刻採取立正姿勢的伸彥面前,用手指彈一下挺立的陰莖。然後把紅色的緞帶捲在陰莖的根部,用力打結後,還用剩餘的部份結成漂亮的蝴蝶結。

「好痛……老師。」

挺起的陰莖被捆綁,伸彥不由得叫出來。

「我怕你想不好的事就射出來,所以給你綁上。不滿意?可是很可愛呀,去照照鏡子吧,嘻嘻嘻,真可愛。」

被弄成這種樣子又被麻美子取笑,雖然是很大的屈辱,但伸彥明確地感受到一種奇妙的快感,從後背掠過。如果這種樣子被人看到,大概只有去尋死了,可是,這是只有老師知道的事。是我和老師兩個人的秘密,想到這裡,伸彥就產生莫大的歡喜。

對伸彥的樣子取笑一陣後,麻美子就叫伸彥去拿來乳液,並命令他塗在她身上每一個地方,然後就把美麗的身體躺在地毯上。

「用手像按摩一樣地慢慢塗,不可以用力。」

對伸彥而言,再度開始痛苦的工作。伸彥把乳液倒在手掌上,輕輕抹在麻美子的身上。拼命地忍耐著被紅色緞帶帶來的痛苦,雖然如此,因為摸到老師的肉體,刺激了他的性慾,對自己的陰莖不斷膨脹感到痛苦。

「你怎麼了?想和我做夢嗎?」

經過按摩,麻美子露出很舒服的樣子,但對伸彥提出殘忍的問題。麻美子當然知道,伸彥對這個問題無法回答。她是故意這樣問的。雖然如此,伸彥還是拼命地想找出沒有答案的答案。

「在老師面前把小雞雞弄成這樣大是什麼意思?」

「那,那是……對不起。」

「你是在想淫穢的事情吧?」

「……對不起。」

「你想要老師摸你嗎?」

「……」

「想要老師摸你的小雞雞嗎?」

「是……」

「我不要!」

就是在這樣做語言遊戲中,伸彥的手始終沒有停止做乳液按摩。

「你那樣想,就自己弄怎麼樣?」

「我不要……」

「那麼,你想要怎麼樣呢?」

「……」

就在這時候,伸彥輕輕驚叫一聲,就握緊自己的肉棒。因為他覺得要射出來了。

可是並沒有那樣。於是伸彥就以奇妙的表情看自己股間勃起的東西。沒有發生射精的現象。他完全不明白在自己的身上究竟發生什麼變化。

那是因為用紅色緞帶用力捆綁的關係。伸彥的肉棒已經達到界限,發生射精現象,可是因為失去射出去的路,精液又跑回去了。

本來會獲得最大快感,這樣一來,伸彥覺得有無法排泄的不滿感。

「你怎麼了?」

一同都瞭如指掌的麻美子故意這樣問,因為這樣可以捉弄伸彥。

「本來想要出來,而沒有出來嗎?」

「是,老師,哦……我已經……不能忍耐了。」

伸彥這樣說完之後,就撲到麻美子的胸上。伸彥就在這剎那忘了自己,將臉靠在豐滿的乳房上磨擦,又找到小小像草莓的乳頭含在嘴裡。同時下意識地把紅色緞帶綁尾的火熱肉棒,壓在麻美子的下體上不停扭動。

麻美子看到伸彥的這種情形,雖然允許他摸乳房,但對於想插入下體的動作絕對不肯答應。

麻美子抱著伸彥的頭,在他的耳邊輕輕說。

「伸彥,你讓老師舒服吧。」

「我要怎麼樣做呢?」

伸彥看麻美子的臉,發現她的眼睛是今晚第一次看到的含帶濕潤的溫柔光澤。

「我要你舔……老師的……。」

「用舌頭嗎?」

「對。如果你做得很好,我還會給你獎品。」

這樣說完之後,麻美子讓伸彥仰臥在地毯上。然後麻美子騎在伸彥的臉上,雙手輕輕放在伸彥的胸上。也就是用撒尿的姿勢,使她的秘處位於伸彥的臉上。

一切都看得很清楚,剛才伸彥仔細洗過的肛門,或濕潤成粉紅色的肉洞,都毫不吝嗇地暴露在伸彥的面前。

由於大膽分開大腿的關係,麻美子的小陰唇已經綻開,甚至於還能看到裡面紅色的肉。

伸彥發覺麻美子的下體還散發著香皂的芳香,然後聞到可能是老師體臭的甜美味道。

麻美子老師的屁股慢慢低下來。

很自然地伸出舌頭想舔老師最美麗的秘處,發出啾的聲音,伸彥在那神聖的地方接吻。伸彥也發覺麻美子的身體顫抖一下。

伸彥的嘴完全對正麻美子肉洞的中心,麻美子的肉蕊已經濕潤,發出嘖嘖的聲音。在伸彥的眼裡看到因為太近無法對正焦距的肛門,每當伸彥的舌頭舔到肉縫時,那裡就開始蠕動。

「啊……啊……真好!」

騎在少年的臉上,麻美子很顯然地顯示出亢奮的性慾。

伸彥拼命地運用舌頭和嘴唇,盡一切努力伸出舌頭,在不斷吐出蜜汁的肉洞裡刺激,又吸吮那蜜汁。

「啊……就是那裡……就是那裡……啊,好舒服……啊……」

麻美子毫不客氣地在伸彥的臉上扭動下體。麻美子就好像要求更多刺激一樣地不停扭動,把伸彥的臉和舌頭看成機械一樣地,毫不愛情地,只顧自己追求快樂。

伸彥拼命地想回頭麻美子的動作。他的臉已經被麻美子的珍液弄得濕濕的,舌頭大斷伸人麻美子窄小的秘洞裡,儘管都快要麻痺,但對他這樣的奉獻,還是感到非常高興。

「還要……舌頭要深一點,弄得很好……還要……啊……」

麻美子很微妙地向前後左右扭動腰肢,使自己的惜逐漸昇高。可能是伸彥的舌頭在刺激陰核時,鼻子正好位於秘洞的中央,使她感到特別刺激。

麻美子的興奮傳到伸彥,這樣一樣,伸彥的痛苦就達到極限狀態。

被紅色緞帶捆綁的陰莖,已經呈現瘀血狀態,在永久不能射精的地獄裡痛苦,顯示出悲慘的樣子。

大概是因為過份激烈的快感,麻美子好像無法保持上身的重量,突然撲倒在伸彥的下半身上。雖然這完全是69式的姿式,但伸彥必須要更向上挺自己的頭,才能舔到麻美子的陰部。

「啊,要洩了。伸彥……我好像要洩的樣子……」

聽到麻美子迫切的聲音,伸彥從內心裡感到高興,更拼命地活動舌頭。在心裡祈禱……就因為我的舌頭洩出來吧。請從我的舌頭得到舒服吧……。伸彥這樣祈禱的時候,心好像要爆炸一樣。

不知何時,麻美子已經伸手握住挺立在眼前的肉棒,看來那是很殘忍的樣子。

麻美子大概是為了表示道歉,就把伸彥的陰莖含在嘴裡,好像很疼愛地用嘴愛撫。因為用緞帶捆綁的關係,龜頭已經膨脹到從來沒有過的龐大,幾乎馬上就要漲裂。

伸彥發現麻美子也吸吮他的肉棒,覺得有如騰雲駕霧一般。麻美子好像很痛苦地皺起眉頭,努力地含住陰莖,但全身的強烈快感,使她沒有辦法長久含在嘴裡。

「亂……啊……對不起……做了這樣殘忍的事……啊……」

麻美子一面痛苦地喘息,一面解開深深陷入陰莖根部的紅色緞帶。

然後又開始用力地吸吮恢復血液流通的陰莖,把下身更用力地壓在伸彥的臉上,麻美子追求最後的高潮。

「射吧……射吧!……可以了,就射在老師的嘴裡吧……啊……」

這樣叫一聲,麻美子好像要用嘴擠出來一樣地用力刺激陰莖。就在這時候,伸彥把積存已久大量精液射入麻美子神聖的嘴裡。麻美子的嘴裡很快就充滿少年的精液,而麻美子連軍令人瘋狂的快感一起吞下去。

原以為輕輕地洩過一次,可是力有海嘯般強烈的高潮感湧到麻美子的全身。

「啊……不,不行了……啊……又洩了,洩了……」

全身不停地顫抖,在激烈的痙攣中,麻美子的身體好像丟在空中,然後又像雲霄一樣猛然下降的快感。

為什麼麻美子老師大肯和我性交呢?為什麼不答應呢越過最後的一線,把身體給我呢?……伸彥實在無法理解。

老師和我有秘密的關係,但絕不肯接納我的陰莖進入她的身體裡。為什麼?……問過多少次,老師都是做出曖昧的笑容,逃避回答。

伸彥也同時發覺自己雖然沒有和麻美子性交,但也獲得充份的滿足。

很顯然地,伸彥和麻美子的關係不是一般普通的男女關係。如果說什麼事情是最大的不同,那是在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中,扮演的角色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也就是單方面的一切由麻美子決定。

麻美子不允許伸彥有一般男人的那種動作,她完全把伸彥當做寵物的小狗一樣對待。

還有就是麻美子的暴力,伸彥對於麻美子的毆打,雖然感受到最大恥辱,但也感受到相同程度的快感,也是事實。

是不是異常?有時候伸彥也會感到不放心。但究竟那是不重要的問題,能和麻美子老師在一起,就能感到滿足,而且和老師能做到充滿歡樂的性行為,不管是不是違背道德,對伸彥來說,像做夢一樣的美妙故事。

即使是全世界的人指責伸彥,伸彥也會保護他和麻美子的關係。伸彥你內心裡想要做麻美子的可愛奴隸。

如果可能的話,希望這一輩子都待在麻美子的身邊,得到她的疼愛。

只要讓他待在身邊……即使是和她的丈夫在一起也沒有關係,只要肯收留他停滿足……伸彥還有這樣的夢想。

伸彥最喜歡麻美子對他發號施命,也喜歡照命令做事。如果不能照命令做好,麻美子會狠狠地罵他,但他也喜歡這樣。

看到悲慘地幾乎想哭的自己,對那樣的自己確實感到可憐,可是當知道老師原諒那樣無用的他時,就會高興地流下眼淚,在心裡發誓要為老師做任何,不管老師說什麼,都要服從。

因為那是老師希望的事,同時也是我的歡樂……。如果叫我死也許真得會死。只是這樣想,就感到很大刺激,肉棒也會立刻膨脹起來。

老師只要看到我的肉棒勃起,就會非常生氣,然後用非常嚴厲的話折磨。可是遇到這種情形,我的肉棒就會變得更大,把那種難為情的樣子,暴露在老師的面前。

麻美子是女王,伸彥是奴隸的關係,逐漸變得更露骨。然後,再個人的關係仍舊繼續下去,可是麻美子在學校上課時,絲毫也沒有顯示出任何和以前不同的樣子。

對伸彥沒有表現出任何特豬的地方,當然也絕對沒有特別偏袒伸彥的情形。伸彥對這種態度已經習慣,而且只想到晚上還要到麻美子的公寓,任何的事情他都能忍耐。

夜晚的補習還在持續,而且很明顯地,伸彥的成績提高了。

不過,麻美子和伸彥在一起的時間,比當初增加了很多。但不過是因為麻美子不喜歡犧牲做功課的時間而已。

有一個禮拜天,伸彥被麻美子叫去。本來星期天是沒有補習的,可是最近經常在星期天把伸彥叫去。

走進大門,有一次麻美子立刻要求伸彥當場脫光衣服。伸彥猶豫的時候,麻美子就厲聲斥責,伸彥急忙脫光衣服。

老師究竟想做什麼呢?伸彥困惑地看著麻美子。

「我想送給你禮物,你會接受吧?」

麻美子的身上只穿著淺紫色的無袖緊身衣和有花邊內褲的妖媚姿態,然後把藏在身後的東西,拿到伸彥的面前。

那是狗用的項圈,是在紅皮的項圈帶著銀色鍊子的單純東西,但伸彥看到後,像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佇立在那裡。

「你趴下吧……今天你做狗。我要照你的希望,讓你做我的寵物。」

伸彥很想說這是開玩笑吧……可是他也知道聽到這樣的命令後,自己一定這樣做。

「你還在等什麼!……來,坐下!」

伸彥在冰涼的地板上,四腳著地的趴著,在這剎那也產生自己真得變成狗的感覺。

麻美子讓鍊子嘩啦嘩啦響著,蹲在伸彥的面前,就把紅色的項鍊套在伸彥的肢子上固定。

於是,伸彥有生以來第一次做狗。

麻美子拉鍊子的另一端站起來,變成伸彥的主人,用力拉鍊子。然後就這樣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伸彥忍著膝蓋疼痛拼命地爬。

「你是狗,所以不能說話,明白嗎?」

「汪……」

伸彥也早有這樣的準備,可是在這時候還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遊戲還不是很輕鬆的遊戲。

首先,是吃飯。在麻美子慢慢做好吃的菜時,她把伸彥栓在門把手上。做好菜以後,將自己的份盛在盤子裡,伸彥的份,就像剩菜一樣地,丟進鋁罐。而且命令他,不准用手只能用嘴吃。

這是很困難的工作,經過很大的努力,伸彥陷入莫大的絕望裡。只要稍許弄灑到外面,就會飛來毫不留情的罵聲和打他的鍊子。

總算吃完後,被麻美子狠狠打了一頓。因為在碗裡還剩下菜汁。她命令說『狗要吃光,舔得像磨過一樣的乾淨才行。』伸彥照她的話做,可是他的臉和嘴已經髒兮兮的。

麻美子用自己的舌頭,把伸彥的嘴舔乾淨,使得伸彥又狂喜,然後在已經勃起的肉棒上,輕輕地摸一下。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伸彥坐或像狗一樣臥,長時間忍受著痛苦。麻美子根本沒有看伸彥一眼,甚至於好像根本忘記有他在這裡,麻美子躺在沙發上,專心地看書。

只是去尿尿時,輕輕摸一下伸彥的頭,就沒有做其他任何事。大概這樣三小時以上吧。伸彥栓在那裡,完全做狗。痛苦的心都要爆炸,也幾次地像狗一樣對著麻美子汪汪叫。但每一次,都罵他吵死了。

終於,從等待中解放出來,伸彥也得到獎品,那是他可以用手在麻美子的手指甲和腳趾甲上塗冠丹。

雖然很慎重地用很多時間工作,但在伸彥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更何況面對麻美子只穿內衣的身體,很快就失敗,然後就狠狠地挨罵。

在這一段時間裡,伸彥的陰莖就像叫春期的動物一樣,始終是勃起的。

在雪白的手指塗上紅色冠丹的麻美子,美得幾乎難以相信的程度。

伸彥完成這個工作後,麻美子又命令他繼續做狗。這一次是要他用嘴脫下她的內衣,又命令他要用舌頭使她高興。

這個工作也是非常艱苦,經過這一次伸彥完全知道,僅用嘴脫下內褲不是容易的事。

看到變成赤裸的麻美子,伸彥用很長時間吸吮乳房,慢慢引導麻美子進入歡樂的世界裡。

當伸彥的臉靠近她完全濕的下體時,麻美子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蠕動身體,要求伸彥用舌頭。

「伸進舌頭去!把舌頭更伸長……要伸到裡要去!」

麻美子抓住伸彥的頭髮,不停地這樣喊叫。

伸彥已經完全變成麻美子的工具。同時,伸彥也是完全變成麻美子的手淫工具,而他對自己這樣,也感到莫大的歡樂。這時候,舌頭已經用的快不能了,完全麻痺了,可是伸彥還是忍耐。

麻美子不斷地從嘴裡吐出淫蕩的話,幾次爬到最高峰。這樣在幾十分鐘後,麻美子發覺伸彥的肉棒還是那樣可憐的勃起狀時,就採用教狗站起來的方法,命令伸彥學狗那樣站立。

從趴在地上站起來,露出肚子和挺直的肉棒時,麻美子好像逗弄狗一樣地,嘴裡唸唸有詞,用手揉搓伸彥僵硬的肉棒。

用左手刺激睪丸,用右手撫摸龜頭。這時候伸彥的臉上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隨著一聲狗叫,伸彥射精了,麻美子用手接住他的精液。

在下一個星期天,又發生了幾乎使伸彥嚇破膽的事。補習完之後,穈美子突然命令伸彥進入她的臥室。

麻美子讓伸彥坐在化粧檯前,開始親手為伸彥化粧。

對這種事,伸彥想要反抗,但還是服從了。

塗上底粉,又塗上深紅色的口紅,用很長的時間畫眼線,伸彥的模樣完全變了。

伸彥在鏡子裡看到自己的臉,你內心裡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

這種奇妙的感覺究竟是什麼呢?伸彥感到困惑。不得不認為在鏡子裡有另外一個人,鏡子裡的自己還是相當不錯的美少女。

伸彥本來就有很漂亮的面孔。眉毛並不是很濃,身上的汗毛也不多,不過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還能變成這樣漂亮的樣子。

「真得很美,你真得像女孩一樣,老師好像要喜歡你了。」

覺得鏡子裡的自己是一個很適合留短髮的女孩時,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穿得衣服很奇怪,真是奇妙的感覺。

變成可愛美少女的伸彥,又聽到麻美子命令也要脫下衣服。

麻美子從衣櫃裡拿出所有的內衣類,陳列在床上,看著伸彥。

麻美子看過只有臉是女孩,胸部和下體還是少女的伸彥,享受著奇妙的顛倒感的樂趣。

伸彥的肉棒並沒有勃起,形成不分少女或少年的樣子,伸彥自己也感到困惑。

麻美子拿近乳罩,戴在伸彥的胸上。根本沒有戴乳罩的真正意義,不過想到那是麻美子老師自己的東西時,伸彥就會感到莫大的興奮。

麻美子又把束腰套在伸彥的腰上,猛然地縮緊,以便使他看來更像女人,由於過份的痛苦,伸彥提出抗議,但當然不會被麻美子接受。

其次穿的不是褲襪,而是有縫線的長統絲襪,用束腰的鉤扣住。

伸彥的股間已經勃起成醜陋的樣子,在女裝的身體不均衡的可笑,又滲透出奇妙的性感。

「這是什麼呀?」

麻美子用手指彈一下在內褲裡勃起的醜陋陰莖,繼續折磨伸彥。

「你是女孩兒,為什麼有這東西?……有陰莖真是太奇怪了,切掉好不子?」

看到伸彥急忙退回屁股,扭扭捏捏的樣子確實感到好笑。

麻美子把褲襪捆起來,塞在伸彥的乳罩裡,就像成假的乳房。

這時候伸彥對自己變成女孩已經開始感到可怕。覺得這是非常奇妙的感動,但又奇怪地覺得很舒適。

雖然想到男扮女裝是多麼愚蠢,是屬於變態的,但在少年的心裡就是沒有產生否定的力量。

麻美子在他乳罩上面穿一件花邊襯衫,又在伸彥的耳朵上戴一對耳環。紅色的耳環能把少年完全改變成少女。

這是一種完全的顛倒,雖然已經化身成女人,但伸彥仍舊為肉棒的膨脹苦惱。

麻美子一面說『真是壞孩子』,但又好像很疼愛似地用臉和他的臉磨擦,也把他的肉棒含在嘴裡。

這是多麼甜美的快樂,就當伸彥陶醉地想閉上眼睛時,麻美子停止含弄他的肉棒,強迫伸彥穿上她經常穿的肉褲和蓬蓬裙。

這樣一樣,伸彥完全變成女人,別人看到絕對不會想到是男孩。雖然他在內褲下仍舊是肉棒堅硬而痛苦……。

「現在,我們出去吧。」

伸彥覺得等於是把他推進地獄裡一樣。

麻美子的高跟鞋確實很小,但也強迫他穿上,把伸彥帶出去。

坐在保時捷的助手席上,伸彥幾乎是魂不守舍,難以相信的是麻美子顯得更高興,立刻開保時捷上馬路。

兩個人手招手地在擁擠的百貨的公司裡徘徊。

伸彥很擔心別人會注意到他。可是發覺人們都很自然地把他看成是女孩時,一股難以相信的開放感,使他產生莫大的興奮。

沒有一個人發覺……自己變成真正的女孩……幾乎想這樣大吼。而麻美子好像早已看穿伸彥會產生這樣興奮的情緒,就在人群中開始向他做殘忍的惡作劇。

麻美子在電扶梯上突然撩起裙子。

伸彥發出小小的尖叫聲,當然那種少年的聲音被周圍的人聽到。

在咖啡屋喝咖啡時,伸彥也已經被麻美子的惡作劇弄得無精打采。

兩個人回到公寓時,伸彥就穿著那樣的衣服,和麻美子反覆做極為淫蕩的行為,二、三次把精液射在麻美子的嘴裡。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