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個人授業

麻美子的丈夫慶一郎在三天後出院,回到家裡。

想到已經不可能在麻美子在公寓裡玩性遊戲時,伸彥覺得自己掉入絕望的深淵裡。

今後會怎麼樣呢?……老師不會想要我結束這樣的關係吧?……

強烈的不安盤旋在伸彥的心裡。

然後不久就確實發覺這樣的不安全實現,將要形成最壞的情況。

出院後的慶一郎是睡在臥室邊的日式房間裡,仍舊戴著石膏,走路需要拐扙,差不多半天還要躺在床上。

伸彥第一次見到麻美子的丈夫,然後感到很大的失望。

這樣的男人是老師的先生嗎?臉色難看,也沒有英俊的面貌,是到處可以看到的中年人而已。

麻美子沒有提出結束晚間的補習,是唯一能使伸彥高興的事。可是另外的課業,也就是兩個人的秘密行為卻中斷了。

過去的事情好像是一場夢的,以毫不在乎的表情繼續上課的麻美子,使伸彥覺得很奇怪。

就是在給伸彥補習時,麻美子也能妥善地照顧丈夫,每一次都使伸彥的心裡充滿嫉妒感。為躺在床上的病入換床單,服侍病人吃飯,倒茶,還扶著他去廁所……麻美子在伸彥面前表演一個善盡責任的妻子角色。

伸彥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這樣強烈的嫉妒心,麻美子對丈夫露出來的表情,是麻美子從來沒有給伸彥看過的表情,所以伸彥常常會產生強烈的憎恨,對慶一郎,當然也對麻美子。

伸彥第一次嚐受到情人被搶走的滋味,同時也切身地了解到三角關係的痛苦。

伸彥已經沒有辦法專心做功課。學校的課業也開始偷懶,就是連麻美子的英文課,有時也會翹課。

可是唯有夜間的補習從來沒有缺過,一定會來到麻美子的公寓。

已經是補習時間,如果麻美子還和慶一郎一起吃飯,伸彥就無法掩飾自己不滿的情緒,麻美子當然了解伸彥的心情,可是丈夫在家時不再想做以前那樣的遊戲。

就在這樣情形下,有一個夜晚,伸彥在補習告一段落時,拿出最大的勇氣摸麻美子的腿。

麻美子穿褲襪的腿被伸彥摸到時,剎那間好像驚慌地顫抖一下,但對他的行為沒有理會。

伸彥沒有因此就罷休,再一次伸手從裙子上摸麻美子的大腿。顧慮到在隔壁房間睡覺的丈夫,麻美子不吭不響地甩開伸彥的手。

「老師……我……」

「不要開玩笑!這是上課中!」

對麻美子冷漠的話,伸彥產生反感,然後變成悲哀,在伸彥的心裡逐漸開始產生強烈的恨意,而且愈來愈擴大。

麻美子想繼續講解功課,可是伸彥根本沒有那種意思了。很顯然地,因為強烈的性慾使他忘記一切。少年瘋狂般的兇暴開始出現,連他自己都沒有辦法阻止。

突然開始脫上衣,麻美子看到伸彥的這種樣子,感到驚訝,可是看到他繼續脫褲子和內褲時,從內心產生恐懼感。

「你這是幹什麼?……不要這樣……你想做什麼?」

伸彥赤裸地站在麻美子面前,他的肉棒直挺挺地對著麻美子的臉,麻美子下意識地向丈夫睡覺的房間看過去。然後確定房門是關好的。

現在吵起來,一定會被丈夫發覺,所以麻美子想安撫伸彥。

「不要胡鬧,快一點把衣服穿好……我會生氣的!」

可是伸彥站在那裡,一動也沒有動,看到伸彥這樣反抗還是第一次。這個男孩表現出過去從沒有顯示過的男性。原以為他是少年,但實際上他也是男人,麻美子的情緒開始混亂。

對突然不聽命令的忠太,麻美子確實感到困惑,幾乎來不及想該說什麼話,或採取什麼方法。

麻美子簡直不敢想像。可是又不能不下一個結論,而安撫伸彥的方法也只有一個。

這時候麻美子鎮靜下來,以冷靜的眼光看著赤裸的伸彥。堅硬挺立的肉棒,那是麻美子多次含在嘴裡玩弄的東西,現在挺立在她的眼前。

麻美子壓低聲音慢慢說。

「你真是叫人頭痛的孩子,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任性了?……我知道,你是在嫉妒。」

被指出心裡的癥結,赤裸的伸彥衝向麻美子,抱住伸彥,麻美子在他的耳邊輕輕說。

「我知道了……所以要安靜一點,因為很久沒有弄,你的慾望無法排洩……是老師不好,但是你不能亂動。」

撫摸著伸彥直挺的肉棒,麻美子幾乎像用催眠術般地讓少年安靜下來。

丈夫也許是睡著了,聽不到一點聲音,可是這樣友而使麻美子感到不安,也有一點預感,也許會發生麻煩的事,可是看到伸彥可愛的面孔時,麻美子心裡的理性慢慢消失。心裡頭明知這是不對的,但看到伸彥那種哀求的表情,她不得不軟化。

「我要舔老師的……。」

因為這樣已經成為習慣,伸彥伸手進入裙內,想把褲襪和內褲一起脫掉。

麻美子抓住伸彥的手想阻止,可是意外地那種力量很大,她已經無法阻止。如果是在以前,她會大罵伸彥,可是現在不能那樣做。只好以認命的心情,任由伸彥把內褲完全脫去。

那個令她懷念的舌頭,從裙子內滑進來。那個舌頭在麻美子的秘處比過去更強烈的刺激。雖然不想發出聲音,拼命地咬住牙,但無論如何還是會發生一些聲音。

麻美子感到慌張,然後想擺脫這樣的歡樂,但她這樣的動作更增加了快感。

「啊……噢……」

好像偷哭的喘氣聲聽在伸彥的耳裡,他就用一切知道的技巧攻擊麻美子的秘處。

裙子裡是黑暗的,可是伸彥能看清楚一切,因為麻美子陰唇的構造,就是閉上眼睛也能畫出來,早已在腦海裡形成鮮明的一幅圖案。

首先將舌頭捲起像一個圓筒,撥開小陰唇伸到裡面去,然後來回進進出出的進行。有時候也會吸吮陰核,或輕輕地咬。用嘴唇夾住小陰唇輕輕拉,這樣一來麻美子的性慾就會高昂,這些都是伸彥所熟知的。

他絕對不會把手指插入肛門裡,因為過去狠狠地被麻美子罵過,可是她喜歡在那四週輕輕撫摸。

對麻美子來說,也好久沒有這樣的行為了。不知何時,這個孩子的技術這樣進步了……。也許知道過去的情況不同,還是麻美子自己形成更敏感的狀態……。總之麻美子對自己這樣惜高昂的狀態感到怨恨。

從裙子上撫摸伸彥的頭,憋住聲音皺起眉頭,麻美子在歡樂的世界裡飄搖。

啊,就是那裡!在那裡用力地舔吧……麻美子這樣在心裡叫著,自己的手自然地放在乳房上開始揉搓。

伸彥這時候逗弄老師,他想把止在使陰部濕淋淋的麻美子更急躁。

他突然停止行為,把頭從裙子裡退出來,看麻美子。

「你不能停止……」

麻美子哀求般的聲音向伸彥說出來時,伸彥已經開始在解開麻美子上衣的鈕扣。

「不要……你想幹什麼?」

麻美子急忙地用連在陶醉中的聲音說。

「我想舔老師的乳房。」

麻美子用濕潤的眼睛看隔壁的房間,表示怕丈夫知道。

鈕扣完全解開,也把乳罩拉到上面去,豐滿的乳房完全露出,伸彥的嘴立刻吸住乳頭。

「啊……不……亂……」

麻美子沒有辦法控制自己陷入性的高潮裡,同時也發現由伸彥主動還是第一次。

伸彥的這種令人陶醉的動作,是從哪裡學來的呢?為什麼能使我這樣舒服呢?……麻美子對伸彥的成長非常感動。

「啊……伸彥……用力……把舌頭伸到裡面去!」

麻美子沒有發覺伸彥是用手指摸弄她的秘洞,伸彥的舌頭是在舔乳頭,而麻美子是和經常一樣,希望伸彥的舌頭能在自己的下體上。

伸彥的肉棒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膨脹,他本人也已經來到極限。

伸彥又把舌頭送回到麻美子的股間,開始做最後的攻擊。然後下決心要做過去從沒有做過的行為,那就是男人和女人一定會做的行為,也就是肉體與肉體的結合。

伸彥覺得自己的肉棒像一把兇器,就用這個殺死老師,即使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行動,他覺得也應該要這樣做。

現在已經沒有人能阻止我了。

伸彥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對正麻美子濕潤的肉洞中心,就毫不遲疑地推進去。

「噢!……啊……」

聽到麻美子發出驚訝的呻吟聲,然後睜大眼睛才發現伸彥對自己做出什麼事。

恐懼和混亂和快樂混雜在一起,麻美子茫然地看著侵入自己身體裡的少年。然後在麻美子的眼睛裡出現恐懼的表情,然後又出現絕望的色澤。

不久絕望開始消失,在妖豔溫潤的眼睛裡重新出現歡樂的表情。

兩個人終於突破境界,伸彥侵入她的身體裡,這時候麻美子已經溫柔地接納。

抱住伸彥的頭,親吻後悄悄說。

「終於這樣了。」

麻美子溫柔地說著,抬頭看伸彥的臉。

伸彥在突破境界後產生恐懼感的同時,也陶醉在無比的幸福感裡。

老師是接受我了嗎?肉體是合一了,但不知她的心是否接納我呢?……這樣的不安開始折磨伸彥。

伸彥不由得退回臀部,但又立刻用力挺下去。

「啊……慢一點……慢慢地動。」

對揚起頭的麻美子老師,伸彥覺得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美。然而在伸彥心裡自然地產生做為男人的信心。就是用自己的肉棒征服女人的,屬於耳常的慾望給伸彥產生信心。

「啊……伸彥……我喜歡!」

看到麻美子忘我地扭動身體,伸彥反而對睡在隔避的麻美子的丈夫有所顧忌。

管他……知道就知道吧,那種事情已經不重要……伸彥在心裡想。

對皺起眉頭,強忍受著肉體莫大快感的麻美子,伸彥感覺出無比的愛意。

「伸彥……吻我。」

伸彥吸吮麻美子濕潤的紅唇。發出嘖嘖的聲音,麻美子陶醉地看著少年的臉。

「……真是壞孩子。」

聽到好像是認命力充滿溫柔的麻美子的聲音,伸彥在幾乎難以相信的火勢蠕動的麻美子的洞裡,有如進入桃花鄉般的沈醉在快感裡。

我現在得到老師的一切,高興地幾乎要哭出來。沒想到老師的身體裡是這樣舒服的。又熱、又窄小,又有無法形容的性感,好像是在夢中尋樂一樣……。

身體結合在一起的兩個人就好像受到什麼人的追趕,動作逐漸激烈,就以很快的速度爬上性感的最高峰。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