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隸小妹妹養成計劃

天強笑著拍拍她的臉頰,然後帶婷婷進房穿好衣服,自己也穿上一套外出服,接著對婷婷說:「婷婷啊!哥哥好久都沒帶妳出去玩了,我們等一下先去麥當勞吃早餐,然後去兒童樂園,下午去玩具反斗城買玩具,好不好?」

婷婷開心的連聲說好。

天強接著叮嚀:「婷婷,昨天晚上讓哥哥爽的事還有哥哥肉棒.精液的事是我們的秘密,絕對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呦!」

婷婷拉著哥哥的大手笑著說:「婷婷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的,這是我們的秘密啊!」

天強一聽,開心的俯身親了親婷婷的小臉蛋,對她說:「婷婷最乖了,今天晚上讓妳嘗嘗哥哥精液的味道。」

說完便拉著婷婷的小手開心的出門去了,心中竊喜著:「性奴隸小妹妹養成計劃,第一階段徹底成功。」

——————————————————————————–

第三章 天強的初次體驗(十七歲之回憶)

在那之後,已過了兩個月,婷婷在學校時是老師同學眼中乖巧可人的好學生,回到家後便是哥哥忠實的性奴隸。

兩個月來強壯的哥哥幾乎每天都要在婷婷的臉上或身上射一發精液。婷婷對哥哥的精液一點都不排斥,每次都咕嚕咕嚕的往肚裡吞,還會把哥哥巨大肉棒上的殘液舔的乾乾淨淨。

也因為婷婷的柔順,天強對這個可愛的妹妹寵愛有加,每晚爽完了已後總會溫柔的讓婷婷伏在自己的身上,兩個人都赤裸裸的。天強會柔聲和婷婷聊天,婷婷也非常喜歡伏在哥哥壯碩的胸肌上,她總是一邊和哥哥聊著,一邊吻著哥哥厚實的胸膛,然後慢慢的進入夢鄉。

這一天下午,婷婷和哥哥剛進家門,天強就問道:「婷婷啊! 今天不是發成績單的日子嗎?拿來給哥哥看,標準是九十分呦!」

婷婷笑著拿成績單給哥哥看,天強看了故作嚴厲的說:「婷婷,妳的國語只考了八十五分,要處罰。」

說完便剝光了婷婷的衣服,命令她呈狗爬的姿勢趴在沙發上,接著自己也脫光衣服,他的肉棒已是備戰狀態。

他對婷婷說:「哥哥現在要用肉棒處罰妳」,說完便用自己又粗又長的肉棒鞭打可愛妹妹柔嫩的小屁股,婷婷承受這幸福的處罰,臉上露出嬌俏的表情。

打了一會,天強大字形的坐到沙發上,雙腿大開,他又命令道:「婷婷,過來讓哥哥爽。」

婷婷一聽就喜茲茲的跑過來,跪坐在哥哥的腿間,雙手一前一後的套弄大肉棒,一張櫻桃小嘴也不閒著,張得大大的把哥哥高爾夫球般巨大的龜頭塞入口中,小舌頭就在口中繞著巨大龜頭舔著.吮著。

享受著可愛妹妹日益熟練的技巧,天強往後仰靠在柔軟的沙發上,思緒幽幽的回到了他十七歲那年的暑假。

那年暑假,丁磊還沒移民,他們哥倆鎮日鬼混,不是在大街上閒逛,就是在泡沫紅茶店。

有一天早上,天強一如往常到丁磊家,因為丁磊的爸爸在貿易公司當經理,而母親在附近的教會有一份無給職的工作,所以在這個時後他家通常只有丁磊一個人,但推開大門走進客廳時,站在浴室門口的丁磊似乎嚇了一跳。

天強正要開口問時,丁磊卻以手勢要他不要說話,並直指著浴室門上的那塊單向玻璃,那是一塊大概10*20公分的玻璃,從門外看只是透明的玻璃,但是從浴室理卻什麼也看不到。

平常總用一塊寫著[浴室]的門牌遮著,那是半年前丁磊花了一個禮拜完成的傑作,天強疑惑的往裡面瞧,只見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正在裡面沐浴。

烏黑的長髮配上略為蒼白的臉龐,清秀的五官稍稍透著憂鬱,155公分的身高,體形略瘦,但三圍卻頗為傲人。

天強也不及思考這女孩的來歷,便和丁磊一起擠在那看美女出浴,直到瞧見她開始穿衣服時,兩人才急忙掛回浴室的門牌,然後衝進丁磊的房間,一進房間鎖上了門。

慾火焚身的丁磊馬上脫光了衣服,放了一捲日本A片,躺在床上邊看邊打手槍。

天強問道:「丁磊,那小馬子是誰啊?挺正的。」

丁磊回答:「她啊!是我的表妹,叫李心如,今年十月就滿十四歲了,整個暑假都會住我家,因為是個早產兒所以從小就體弱多病的,再加上先天性的營養吸收不良,本來醫生說她活不過十歲的。我阿姨和姨丈說我們這比較郊區,空氣好,所以送她到這來養養病。媽的!早知道她會變得這麼正,我小時候就該對她好一點。」

丁磊說著說著又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他和天強常常像這樣一邊看A片一邊打手槍,丁磊有著185公分的身高,一身比天強的古銅色更黑亮的膚色,不同於天強阿諾式的發達肌肉。

丁磊是屬於精壯型的宛如希臘雕像般的男子,個性也比較粗野,他的肉棒雖然沒天強的粗,但卻比天強長了一兩公分。除此之外兩兄弟的興趣.愛好.都幾乎相同,當然也包括狂猛的性慾。

而天強在那一年各方面都已和現在差不多了。在這之後,透過丁磊的介紹,天強和小如也漸漸熟了起來,受了丁伯父的拜托,天強和丁磊常常陪小如到後山一帶走動,小如總叫他強哥。

慢慢的天強也對小如有了深度的認識,這個女孩似乎努力的在嘗試一切,食物.遊戲.名勝,凡是沒試過的她總想體驗一番。也許是因為自己生命的脆弱吧?

她無法預料是否有明天,只好努力的想抓住些什麼。天強和丁磊作夢也沒想到這個柔弱的女孩會是自己初次性體驗的對象。

有一天,天強和丁磊又在房間裡邊看著A片邊打手槍,小如冷不防的打開他們忘了鎖的門,走了進來看到這個情景,嚇得躲回自己的房間裡。

他們兩人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商量了一陣後,他們決定去小如房間求她別把事情說出去。

進了小如房間以後天強先開了口:「小如,剛才的事能不能請妳保守秘密,妳知道男生都會有這種需要的。」

小如沉默了一會,忽然開口說:「強哥,表哥,你們有作過愛嗎? 」

天強和丁磊想不到小如會問這樣的問題,但兩人還是誠實的搖了搖頭。

小如接著說:「我也沒有作過,其實我也常趁爸媽不在時,偷看A片,強哥.還有表哥我答應你們不把剛剛的事告訴別人,可是你們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天強和丁磊一聽自然是滿口的答應,當他們詢問小如有什麼要求時,小如馬上臉紅通通的小聲的回答:「和我作愛。」

他們兩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不滿十四歲的女孩竟然要求和他們作愛。兩人急忙出了房間商量。

天強說道:「丁磊,你真想搞你表妹啊?」

天強明白小如害怕自己時日無多而急於一試性愛滋味的心情。

「這麼正的小馬子你難道不想搞啊?小賤貨自己倒貼,不把她操翻了她還會生氣呢!」丁磊不改粗野口氣的回答。

兩人商量了一會,終於敵不過誘惑進了房間,丁磊首先發難:「小如,我可事先聲明,勾起我們慾火的可是你呦!如果妳作到一半說不要,我也不管妳,還有我和天強都要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作,可不受妳命令呦!」

說著說著,兩人便把全身脫了個精光,壯碩的肌肉和巨大的肉棒讓小如看得目瞪口呆。

丁磊問道:「喂!小如妳的處女想讓誰享用啊?」

丁磊對小如說話總帶著表哥的威嚴口氣,過了一下小如才開口:「表哥和強哥都好壯呦!我不知該選誰,你們猜拳好了。」

天強和丁磊照辦,天強幸運的獲勝,只見小如靈活的眼睛不停的打量天強的身材。丁磊故意生氣的說:「處女給了天強就不管我這個表哥啦?」

小如連忙撒嬌:「表哥,別生氣啦!我嘴巴的第一次給你嘛!」

丁磊心中暗罵:「妳這小騷貨,年紀這麼小就這麼浪,將來怎麼得了。」

不待她說完,丁磊便將她一把抱起丟到床上,小如的床是張挺大的雙人床,足夠她們活動。

不一會,兩人便把小如給剝個精光,小如的身體便完全的呈現在他們的面前,柔順的長髮散落在枕上,清秀的五官中此時也帶著柔媚,稍稍沖散了原本的憂鬱,本來顯得蒼白的臉龐亦早就染上潮紅。

小如平躺在床的中央,頭頸微側,彷彿在期待著兩名壯漢的駕御。

丁磊早已慾火焚身,老實不客氣的吻上了小表妹的朱唇,舌頭也伸進去胡攪亂攪。

天強也不再矜持,狂亂而火熱的吻如雨般落在小如的耳朵.粉頸還有臉頰上。吻的同時兩雙手也沒閒著,四張厚實的手掌如火球般燒灼小如全身。

他們口手並用的同時,四隻眼睛更不忘欣賞這不滿十四歲的少女肉體,小如雖然有些清瘦,但天生骨架細,使她的軀幹四肢看起來還有些豐潤,加上久居室內照成的白晰,簡直像個羊脂白玉作成的小美人。

極有彈性又不失柔嫩的乳房不大不小恰可一手盈握,小如的乳暈略為小巧,櫻紅色的乳頭在白細肌膚的襯托下,就像兩朵櫻花似的,纖細的腰枝,幾乎可以讓天強寬大的手掌合握,白晰光滑又帶彈性的臀已有了誘人的弧度。

這時兩人的唇舌早已盤倨在小如的胸前,兩朵嬌豔的櫻花更是天強和丁磊品嚐的目標。丁磊的手甚至已在小如的兩腿間撩弄。

小如的小穴周圍還只長出了些許的絨毛,丁磊的手指不停的在穴口旁磨擦著,微微滲出的愛液令丁磊的手指更加滑溜,最敏感的三點受到如此強烈的刺激,未經人事的小如根本無法招架,急促的嬌喘呻吟中不時夾帶蕩人心神的呼叫:「啊!啊!**表哥,強哥,啊!..小如好幸福呦!*啊!..唉呦!」

小如忽然一聲帶著痛楚的呻吟,原來是她粗暴的表哥正輕咬她柔細的乳頭。小如一見便要推開丁磊的臉龐,丁磊撥開她的手,有點兇狠的說:「別囉嗦,這可是妳拜託我們做的呦!早就告訴妳我們會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作了。」

說完又咬了起來,這次更粗暴,竟咬住了以後稍微拉起來再放開,天強本來有點不忍心,不過看到小如又痛又爽的表情後,內心的獸性也彷彿被激起,不但吸吮的更用力手指也加入了搓揉穴口的行列。

過了一會,丁磊突然背靠床頭的金色欄杆坐著,雙腿大開,左腳曲起,右腳平放,命令式的對小如喊:「喂!小如,過來,不是說嘴巴的第一次要給表哥嗎?過來啊!」

剛才小如話說的容易,真正要她含表哥的大肉棒時內心卻是緊張的要命,不過她還是起身準備進行自己首次的口交,本來她想趴著為表哥吹蕭。但丁磊卻命令她翹起屁股,低下頭含,因為這樣他才能玩小如粉嫩的雙乳,天強也才能玩她的小穴。

起先小如已看過表哥的肉棒,雖然沒天強的粗大,但依然不是她的小手能握滿的粗細,何況又比天強長了一,二公分,含到底的話一定會插到喉嚨裡去的。

雖然害怕,但是小如從小對這個粗枝大葉的表哥總有一份強烈的敬畏,雖然近看時表哥的巨獸更顯得兇猛,但她還是試探性的輕吻,舔拭龜頭。

丁磊對她雙乳的捏弄從她一伏下就沒停過,這時在她高高翹起的屁股上,天強雙手玩弄著充血富彈性的陰唇,舌頭已開始侵犯嬌嫩的小穴,還只長出淡淡絨毛發育中的小穴受到溫潤舌頭的刺激,小如頓時停止吸舔,神情恍惚的享受這快感。

突然雙乳一陣疼痛,丁磊的雙手一下子用力的握住她的雙乳,更用食指和中指的指縫狠狠的夾住她的乳頭。丁磊粗大的手指頓時陷入小如粉嫩的雙乳中,小如的淚水霎時盈框,這時少女的悲鳴和眼淚已無法引起天強的父性,反而使他手口的攻勢更具有侵略性。

丁磊放開雙手,右手邊輕捏小表妹的臉頰邊對她說:「小如啊!別只含前面,大口的含進去,這樣表哥才爽得到。如果妳弄得不好,我就要再處罰呦!」

小如一聽,趕緊張大嘴巴把表哥近二十公分的巨獸硬是含進了三分之二,不料丁磊又握住她的頭往自己的跨下推。這下子丁磊的巨獸便完全進了小如的口中,那簡直令小如不能呼吸,但有表哥的手壓著,她的頭根本抬不起來,深入喉嚨的巨大肉棒讓她想嘔吐。

但不一會她就有點喜歡這感覺了,她開始感受到那巨獸的堅硬和火熱,以及它散發出來的力量,她開始在嘴裡用柔軟的舌頭去探索.挑逗那巨獸。

當她的舌尖觸到巨獸的脈搏時,她便愛上了這感覺,受到少女溫暖口舌的服侍,丁磊發出了愉悅的低吟,小如以為這樣就能滿足表哥了,便盡情的享受口中和小穴傳來的陣陣快感。不料一聲輕脆的響聲傳出,丁磊的大手已在她白晰的臀上留下了紅紅的手印,小如有點生氣的雙眼向上瞪的一下表哥。

丁磊笑著說:「小傻瓜,妳不是也看過A片嗎?吹蕭可不是只要含著然後用舌頭弄就行的。」

小如聽了馬上若有所悟的開始用口套弄起來,丁磊這才滿意的享受表妹口舌的服侍,小如的小穴早已被天強弄的愛液氾濫,這時天強起身跪在小如的身後用他近十八公分長,比丁磊還粗的大肉棒磨擦著小如的小穴周圍以及陰唇,讓整枝肉棒都沾上少女的愛液,看起來油亮亮的。

他心裡其實也在懷疑,小如嬌嫩的小穴真能承受他的巨獸嗎?

小如感覺到天強高爾夫球般大小的巨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旁游移,連忙吐出表哥的肉棒,改以手套弄。

她轉頭對天強說:「強哥,你可不要突然插進去呦!人家還沒準備好。」

天強笑著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連聲說好,小如這才又放心的回頭享受表哥的大肉棒,就這樣小如一邊帶著崇拜的眼光享受著表哥的大肉棒,一邊享受天強巨獸的撩弄。

過了約十五分鐘,小如忽然吐出了丁磊的肉棒,抬頭說:「表哥,你怎麼還不射精啊?A片裡的的男主角也沒這麼久啊?」

丁磊答道:「誰叫妳運氣這麼好挑上了我們這兩個猛男呢?,平常手淫至少也要四十分鐘以上,今天雖然真槍實彈,但是沒來個三十分鐘,我看也射不出來,喂!天強,你也該享受一下了,讓這小女生瞧瞧你的厲害。」

說完便起身讓小如平躺在床上,天強在小如的穴口磨蹭了半天,雄偉的肉棒早已有些脹痛,慾火更是竄燒全身。

他曲膝跪坐著,讓小如分開的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肉棒前端的高爾夫球便已抵在嬌嫩的小穴口。

小如望著天強,他那身極其壯碩的肌肉因為汗水而更加油亮,天強眼中的慾火讓他看起來像隻野獸。

小如不禁害怕的要求:「強哥,你要溫柔一點呦!我說可以的時候你才可以插呦!」

不等天強答話,丁磊就是一陣搶白:「靠!天強,別聽她的,自己求我們搞她還說東說西的,你想怎麼操就怎麼操,好好讓這個小騷貨嘗嘗你的勇猛!」

他不說天強也會這麼作,他早已快失去理智了,小如聽到表哥粗暴的話,正害怕時,天強的雙手突然從後面一把扳住的小如的雙肩並猛力拉向自己,同時自己的下身也兇猛的用力一撞,勇猛粗大的肉棒已惡狠狠的盡根而入,少女的最後一道防線被猛烈的攻破。

小如的眼淚一下子氾濫成災,劇烈的疼痛令她大聲哭叫,清秀的臉痛得有點扭曲,一雙小手奮力的想推開天強,但她纖細的手臂又如何推得開這個巨熊般的壯漢呢?

少女的哭叫和反抗並沒有對天強展開作用,只是增加他的征服慾罷了!溫暖而緊繃的少女小穴和肉棒上的鮮血更讓他獸性大發。腿一向後伸直抵住床沿,雙手在小如頭後的床上一撐,便開始急速而狂暴的抽插,每一下都是加上全身重量結結實實的猛烈撞擊。

未經人事的小如受到如此狂暴的對待,早已淚濕床單,一邊推著天強的身體,一邊哭叫著:「嗚!嗚!…強哥不要再插了,我的小穴裂開了啦!嗚!我用嘴巴服侍你,你不要再插了啦!嗚!我快痛死了….。」

天強用嘶吼的聲音說:「少囉嗦!要不然我就更用力操死妳。」

積壓已久的慾望讓溫文的天強變成了瘋狂的野獸,他又跪坐在小如的兩腿間,雙手握著她纖細的腰枝狂插猛幹。小如嬌小的身軀也隨天強瘋狂的抽插而劇烈搖動,小如的哭叫更是驚天動地,丁磊連忙把自己的肉棒塞進她的嘴裡,以免驚動了鄰居。

因為下體的疼痛,小如使盡全力的吸吮表哥的大肉棒,不一會,丁磊快速的自小如的嘴裡抽出肉棒,由於小如死命的吸吮,他險些射了出來。

這時疼痛稍減,小如便從下腹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舒爽,被大肉棒撐開的小穴有著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彷彿自己的生命已被那雄偉的肉棒所控制,她甚至覺得那粗壯的肉棒好像能刺進她的靈魂賜給她生命一樣。

隨著痛苦的消退和下體傳來陣陣的強烈快感,令小如忍不住發出幸福的呻吟,此時天強瘋狂的獸慾也略為收斂,一聽到她的呻吟,便明白這即將滿十四歲的小女生已能享受性愛的樂趣。

他輕拍小如的臉頰要她呈狗趴式趴在床上,剛剛被馴服的小女生連忙照做,柔順的用手和膝蓋趴在床上,期待著主人的駕御。

天強單膝跪在小如的後面,捧著小屁股又是一陣猛幹,丁磊也同時跪在小如的面前,捧著表妹的頭將粗大的陰莖送進她的櫻桃小口中,兩根巨型肉棒就這樣一前一後的抽插。

小如忽然吊白眼,天強的巨獸被她滾燙的陰精淋的舒爽不已,抽搐的陰道讓天強用最猛烈的攻勢抽插。

天強的速度越來越快,處於高潮的小如已經被劇烈的快感淹沒而有點恍惚了,突然天強雙手扳住小如肩頭拉向自己,肉棒猛力的頂向最深處,隨著他的嘶吼,他巨大的肉棒便將大量而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少女的體內。

這一下又讓小如陷入了另一波強烈的高潮,滾燙的男精燒灼著少女的子宮壁,小如覺的自己好像要被那股熱流由內至外融化了。

天強在小如的體內休息了一下便拔了出來,把肉棒上的殘液在小如的屁股上甩乾淨後,他就下了床,坐在一旁的沙發觀賞下半場,高潮不斷的小如這時再也沒有力氣了,只能直挺挺的背朝天癱在床上,原本捧著表妹的頭猛插小嘴的丁磊便將肉棒拔出,趴到表妹的身上,手一撐,也開始了強力的抽插。

首次被小穴包圍的觸感令丁磊也毫不憐香惜玉的猛幹,撞得小如的小屁股發出啪啪啪的響聲。剛剛因為小如的小嘴被表哥的大肉棒所塞滿,所以發不出聲音,可是現在口中沒了肉棒,無力而嬌媚的呻吟加上丁磊撞擊她屁股時的聲響,構成了令人興奮的交響曲。

過了約一刻鐘,丁磊快速的拔出肉棒,移到小如的面前,抓起小如的頭壓到跨下去,肉棒深深插進她的口中,伸入喉嚨的肉棒便將大量的精液射入了表妹的咽喉深處。

丁磊洩完後也坐到天強的身邊休息,對初次嘗試性愛的十七歲男孩來說,他們的表現簡直有超越A片男主角的水準。

而同樣初試雲雨的小如就可憐多了,經歷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折騰,已經再無半點力氣而半昏迷在床上了。渾身汗涔涔的,粉嫩的雙乳和白晰的屁股.柳腰都留下了壯漢粗暴的證據,嬌嫩的小穴也紅腫不堪,穴口還有混合著處女落紅的精液流出,嘴角還流著表哥殘液的臉龐,卻露出疲備而滿足的表情。

天強和丁磊休息了一會便抱起疲軟的小如到浴室清潔一番。

把小如送上床後,天強便和丁磊告別回家了。晚上睡覺時,他躺在床上想著:「小如已經嘗到性愛的樂趣,以後想再操她應該沒問題,不過看她被我們搞成那樣,可能要過幾天才有得爽了。」

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

——————————————————————————–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