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隸小妹妹養成計劃

有時候在哥哥接她回家的路上,她便在哥哥的耳邊要求親熱,原本應該淫蕩的親熱要求,由婷婷的口中說出便顯得嬌甜而可愛,聽得天強的巨獸一路上脹痛不已。

一回到家天強往沙發上一坐拉鍊一拉,粗大的肉棒便挺到婷婷的小嘴邊,小婷婷總像隻溫馴的小貓一般伏在長條沙發上埋首於哥哥的跨下。她總帶著崇拜的眼神和滿足的神情吸含套弄著哥哥雄偉的肉棒,天強也總愛一邊欣賞妹妹含自己大肉棒時的可愛神情,一邊用粗壯的雙手愛撫她嬌嫩的身體。

他並不把婷婷脫得光溜溜的,穿著國小制服的小婷婷更讓他覺得興奮。他只解開她白襯衫的幾個鈕扣,讓自己的大手可以伸進去撫摸婷婷胸前單薄的嫩肉和小巧可人的乳頭。

天強會將她藍色百折裙的吊帶卸下,然後把裙襬撩起,繡著卡通圖案的可愛小內褲褪至膝蓋。他另一隻厚實的大手就這樣游移在婷婷白晰而富彈性的小屁股上,偶爾還會入侵小嫩穴,用粗大的手指磨擦婷婷尚未發育的大小陰唇.陰核以及陰蒂。

有時興起甚至會將手指極淺的插入婷婷的小嫩穴,那總讓婷婷停止吸含,忘情的嬌喘,經過婷婷可愛小嘴和大腿的鍛練,天強竟已能持久長達一小時以上。

原本天強和可愛妹妹的幸福生活,卻在婷婷九歲生日的前一個禮拜發生了波瀾。

那一天,天強去參加國中同學會,他事先預備好了午餐給婷婷,所以才放心的直到聚餐結束才回家,不料家門一開,只見婷婷不停的哭泣。天強一見連忙心疼的緊擁可愛的妹妹,並柔聲安慰她,天強眼睛往旁邊一瞄,竟嚇然發現錄影機前雜亂的擺著一堆錄影帶。

那是他收藏的一些A片,內容包羅萬象,SM.強暴.西洋的.日本的.東南亞的.幾乎無所不包。當初他只留下一些單純只有口交和腿交的A片讓婷婷看,沒想到婷婷無意間竟把這些東西都給翻了出來。

他輕吻著婷婷晶瑩的淚珠對她說:「婷婷,不要哭嘛!妳是不是看了這些錄影帶呀?告訴哥哥妳為什麼要哭呢?」

婷婷一邊在哥哥的懷裡哭泣一邊說:「哥哥,原來親熱的時候男生的肉棒是要插到女生下面的小洞裡去的,還要很用力很快的抽出來插進去,你都只讓我含你的肉棒,還有用大腿夾你的肉棒,你是不是不喜歡婷婷,要不然哥哥你怎麼都不插婷婷下面的小洞。」

天強聽了簡直窩心的說不出話來,他走到錄影機旁放了一卷日本的A片,然後坐在沙發上讓婷婷 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緊擁著婷婷並指著畫面上正猛烈交媾的男女。然後對她說:「婷婷啊!男女生作愛確實是要將肉棒插進小洞裡,不過妳的年紀這麼小,小穴也好小,哥哥的大肉棒如果插進去,妳一定會痛死的。而且現在妳光用嘴巴和大腿哥哥就就已經很爽了,乖!,哥哥最喜歡婷婷了,乖!別哭了。」

婷婷收起了眼淚,抬頭對哥哥說:「哥哥,比起來還是插小穴最爽對不對?我看剛剛的錄影帶就知道了,你插人家嘛!婷婷不怕痛,剛含哥哥肉棒得時候還不是含不下,含久了就含得進去了,婷婷的小穴只要插久了也插的進去的。」

天強憐惜的回答:「婷婷,哥哥捨不得讓妳痛啊!哥哥答應妳,婷婷滿十五歲以後,哥哥一定好好的插妳的小穴,來!現在讓哥哥用妳的大腿射一發補償一下妳。」

婷婷一聽馬上破啼為笑,歡天喜地的脫光衣服讓哥哥雄偉的大肉棒夾在她大腿之間抽動,一場風波就此平息。

第二天是個假日,早上天強正在做早餐,婷婷則在冰箱冷凍庫中找她最喜歡的培根肉,突然翻出了一包奇怪的塑膠袋。那是丁磊移民前交給他的,裡面裝的是兩年前他們操小如時用剩的潤滑劑.亢奮劑和西班牙蒼蠅,三樣都只用了一點點。

因為丁磊用真空包裝機處理過,西班牙蒼蠅也是乾粉的膠囊狀,所以三樣東西都還是可以使用的狀態。

天強一一檢視過後便一樣一樣解釋給婷婷聽:「婷婷妳看,這是潤滑劑,是插小穴的時候讓男生的肉棒更容易插進去用的,這是亢奮劑,男生要是吃了就會非常想要爽,還有這是西班牙蒼蠅,只要吃一兩顆,男生的肉棒就會更硬更大,而且要好久好久才會射呦!」

婷婷聽得津津有味,她問道:「哥哥,你用給婷婷看好不好?」

天強笑著說:「小傻瓜,那是插小穴的時候才用得到,平常用不到。」

說完便又把那包東西封好放回冷凍庫裡,兄妹倆吃過早餐後便出門快樂的玩了一天。

但五天後的一個下午,天強家出現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那一天是婷婷參加遠足的第三天,她們全班一起去中部的一個農場玩三天。那天下午五點婷婷學校的專車會把她載到家門口,毋需天強去接人,不過在兩點左右,天強正在洗澡,門鈴卻響了起來。

天強連忙浴巾一圍就去開門,他心想一定是婷婷提早回來了,在婷婷出門的前一晚他為了怕婷婷太累了,所以也沒親熱,一早就睡了。從那天起天強就整整四天沒發洩過了,他想著門一開他就要婷婷好好服侍他忍耐四天的肉棒。

不料,門一開,出現的竟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美貌少女,更令他驚訝的是那少女反手關上門後便一個勁的往他懷裡鑽。

天強驚訝的問:「小姐,妳好像認錯人了吧!」

接著他便往沙發上坐下,少女在他懷裡邊嬌笑邊說:「討厭啦!強哥,你忘了人家了。」

她說著說著竟拉起天強的大手往自己的豐胸上放,天強猛然記起原來她就是十三歲就讓他操過的那個小賤貨-小如。

天強想起她是誰後,就再沒半分顧忌,原本放在小如豐胸上的大手便不客氣的伸進衣服裡,小如的雙乳早不是他可以單手盈握的尺寸了,他一邊摸著一邊說:「小如啊!沒了我和妳表哥這兩年妳一定想的要死,對不對啊?」

小如坐在他大腿上,手攬著他的虎頸說:「才沒有呢?人家可是夜夜都有壯男陪伴,一點都不寂寞。」

天強說:「妳的男朋友有沒有我這麼棒啊?」

小如答道:「才不是男朋友呢!」

天強捏捏她的臉頰說:「不是男朋友,該不會是牛郎吧?」

小如神秘的回答:「是我爸爸。」

天強驚訝的問:「妳爸爸?」

天強只記得小如的爸爸是個醫生,個頭和自己差不多,挺魁梧的,濃眉大眼的一個中年漢子。

只聽小如緩緩說道:「對啊!你也知道我媽一年半前就死了,我爸爸好可憐呦!成天愁眉苦臉的,有一天我趁他不注意,在他的咖啡裡放了亢奮劑。我走的時候在表哥那裡拿的,爸爸一喝就慾火焚身的霸王硬上弓,我還假裝是第一次呢!事後爸爸不停的道歉,我向他表明了願意當他忠實的性奴隸,女代母職,我老爸原先不肯。不過他怎麼也敵不過男人原始的慾望,不久,我就天天睡在爸爸的床上了。」

天強又問:「那妳老爸棒不棒啊?有沒有我這麼強?」

小如答:「你又不是沒見過我爸,快四十歲的人身材一樣那麼精壯,這種年紀,正是性慾旺盛的時候,他的肉棒也不小呦!只比你小一些,足足有十五公分長,射一發少說也得半小時。你不知道我老爸的性愛技術有多好,他光用一根手指就能讓我高潮了,常常讓我爽到癱瘓呢!我爸爸剛開始一兩次還很溫柔,可是你們男人啊!一有個性奴隸的女孩就使壞,過了不久,SM.強姦遊戲.後庭花.含屌喝尿尿那一些通通都出籠了。老實說,跟爸爸作簡直和被你和表哥輪姦差不多,老爸壯不說,技巧.花樣都是一流,常常一折騰就是兩三個小時。」

天強的雙手這時早已把小如剝個精光,小如的身材發育得不錯,皮膚依舊白晰,但曲線更是凹凸有致,豐滿渾圓,堅挺粉嫩的玉乳,乳頭也已轉變為豔紅色。昔日飽受巨大肉棒蹂躪的私處,如今已是森林一片。

不愧是天生浪蕩的小賤貨,身材簡直像是為男人訂做的。一樣地她跪在地上扯下天強的浴巾,一見闊別已久的雄偉肉棒便饑渴的吸含。

天強心想:「好久沒玩這小賤貨了,反正婷婷不在,就玩她充數好了。」

他轉身從剛才換下的衣服中抽出了皮帶,往小如的脖子一套,他說:「小賤貨,跟我上樓,強哥好好操妳一頓。」

小如淫賤的學狗爬讓天強牽她上樓,天強上樓時還不忘將她的衣物也一並帶著,全裸的兩人到了書房,天強不多說,前戲愛撫全免,把小如壓在書桌上,就盡根而入的從後面騎上去,狂猛的攻勢撞的小如的屁股劈啪作響,一下子小如淫蕩的浪叫和撞擊時的劈啪聲響遍屋內。

天強萬萬沒想到自己瘋狂抽插小穴的舉動已被心愛的小婷婷透過門縫看得一清二楚。

提早回家想給天強一個驚喜的婷婷從後門悄悄溜進來,不料卻目睹親愛的哥哥正狠力抽插別人的小穴。天強狠幹了小如一個多小時便把滾燙的的精液淋了她一身,一射完他便要小如趕快走,因為已近五點,被婷婷發覺就不好。

門外的婷婷一聽連忙從後門溜出家裡,等小如一走她才假裝剛回來的出現在大門口,婷婷向哥哥佯稱很累想一個人睡。天強也不疑有他,還溫柔的為她蓋上棉被,然後在小臉上親了一口才回房睡覺。

這是婷婷首次沒有哥哥緊擁的夜晚,白天哥哥狠力抽插別人小穴的畫面又呈現眼前。

她心想:「哥哥插別人小穴時,看起來好興奮,他一定覺得很爽,只有讓哥哥插我的小穴,哥哥才是完全屬於我的,我最喜歡的哥哥絕不讓別人搶走。」

她心裡暗下決定,躺在床上仔細的思考著。為了心愛的哥哥,九歲女孩的心思竟也能如此細膩,她當天夜裡便偷偷下樓,從哥哥慣服的幾罐藥中都各拿了幾粒藥出來,再到廚房取出冰箱中的物事,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作手腳。

可愛的婷婷一心只想得到哥哥徹底的寵愛,她不知道自己作的手腳將令自己遭受無比狂暴的蹂躪,勇猛壯漢的慾火豈是他這個嬌嫩的九歲女孩能消受的呢?

此時在房中沉睡的天強更是想不到,明天的自己竟會如何殘暴的奪去可愛小妹妹的第一次。

——————————————————————————–

第六章 狂漢摧花

第二天,兄妹兩個一如往日的上學去,但小婷婷知道,過了今天晚上一切都會不一樣了,她將完全屬於心愛的哥哥,而哥哥也將給她完全的寵愛。

昨天晚上,婷婷偷偷的拿了幾顆哥哥慣用的藥物,兩顆綜合維他命膠囊.兩顆苜蓿花粉膠囊和一顆蔘粉膠囊。她細心的把五顆膠囊拆開,再把從冰箱中拿來的亢奮劑和西班牙蒼蠅的膠囊也拆開,然後小心的對調。

她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完成,看起來是健康食品的五顆膠囊,事實上卻已是三顆亢奮劑和兩顆西班牙蒼蠅,她想哥哥的肉棒本來就持久,所以才減少西班牙蒼蠅的份量。

天真的小婷婷不知事情輕重,竟下了如此重的藥量,她不知那俗稱春藥的亢奮劑能令男人的性慾燃燒到瘋狂的地步,而西班牙蒼蠅更能讓陰莖硬挺持久數倍。當年天強和丁磊也不過各吃了一顆亢奮劑和一顆西班牙蒼蠅就能把淫蕩的小如操得昏天暗地,更何況是今天這麼重的藥量。

但婷婷也並非毫無心理準備,她心中也明白:哥哥超粗大的肉棒要插入她幼小的小穴中,自己必然得承受劇烈的疼痛;但婷婷不在乎,只要能讓自己完全屬於強壯的哥哥,就算再痛也得忍受。

到了晚上,天強正用書房的電腦撰寫畢業專題的文案,而婷婷則在浴室仔細的洗著身體,特別是即將奉獻給哥哥的小穴更是洗得特別乾淨。洗完之後,她穿上哥哥最喜歡的絲質粉紅色小睡衣,然後拿著自己特製的『健康食品』和一杯水走入書房。

她從後面勾住哥哥的虎頸,並在有點鬍渣的下顎上吻了一下。天強也輕嘗了一下妹妹粉嫩的朱唇然後說:「婷婷,哥哥現在要寫報告,妳先自己去看電視,哥哥等一下在好好跟妳親熱,乖!」

婷婷貼著哥哥的臉頰說:「好吧!可是你要吃了婷婷拿來的藥才行。」

以往婷婷也時常幫哥哥拿藥,天強抓起藥丸,就著開水毫不猶豫的吞下肚,婷婷走出書房回到房間,她坐在自己粉紅色的床上等待著哥哥勇猛的駕御,那罐潤滑劑已擺在一邊備用。

小婷婷早已面如桃花,嬌豔欲滴,她的心興奮的簡直要跳出來了。不一會,赤裸著上身僅著短褲的哥哥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天強眼中燃燒的慾火是婷婷從未見過的炙熱,赤裸而壯碩的肌肉因為流汗而顯得油亮。

自從天強有了小婷婷之後便更加勤奮的鍛鍊自己的身體,這段時間以來原本壯碩的身材更是壯碩至極,惹的班上的女同學也常常藉故吃他豆腐。

他一步一步走向婷婷,饑渴的雙眼直盯著可愛的妹妹,就像猛虎盯住小羊一樣,他邊走邊脫個精光,跨下的的肉棒已隨著藥力的發作而粗壯到令人恐懼的地步。

婷婷一看,內心一陣惶恐,但她已打定主意,為了報答哥哥的恩寵和疼惜,再痛也要忍受。慾火焚身的天強一上床便緊緊摟住婷婷激情的狂吻,他的舌頭攪弄著婷婷的小舌頭,激烈的吻幾乎讓婷婷無法呼吸,哥哥強壯的雙手粗暴的撕開了婷婷睡衣。

她嬌嫩幼小的軀體令失去理智的天強愈加狂暴,他瘋狂吸吮並揉捏可愛妹妹的身體,婷婷也柔順的配合著,因藥力而狂暴的天強毫不憐惜的享受著可愛的小妹妹,他用力的吸吮婷婷柔嫩的小乳頭,甚至輕咬.拉扯。

婷婷感受著痛楚但同時也有一股前所未有的興奮緩緩湧現,哥哥粗壯的大手不只捏弄她胸前單薄的嫩肉,纖細的腰身和粉嫩的小屁股更是化身成野獸的天強攻擊的對象。看著天強餓虎般的表情,婷婷忍不住吻上哥哥濕潤的唇,接著往下吻著壯碩的胸肌,然後是那八塊堅硬如鐵的腹肌,最後婷婷把頭埋在哥哥的跨下。

一如她往常做的服侍著哥哥雄偉的大肉棒,只是今天哥哥的肉棒倍加雄偉,令她含的有些勉強,口中肉棒散發的熱度讓她的小舌頭都覺得有些燙人,藥力的驅使加上妹妹溫柔口舌的刺激,狂暴的天強頓時獸性大發,抓著婷婷的秀髮便把猛往自己的跨下送。

婷婷只覺哥哥把她的頭不停的前後搖動,哥哥超粗大的陰莖便以極快的速度在她的喉嚨裡作深度的抽插,那令婷婷有些想要作嘔,但不一會她已能適應。哥哥這粗暴的動作讓她有種被奴役的快感,她感覺到自己是勇猛哥哥跨下一個柔弱的小奴隸,一想到這個婷婷便一陣興奮,平常含哥哥肉棒時頂多含進三分之二,現在哥哥卻是盡根而入的插進喉嚨,肉棒插入時,毛絨絨的跨下令婷婷的小臉一陣癢。

婷婷從以前就很喜歡那濃密的長毛,婷婷總愛貼在上面享受那份舒適,經過約二十分鐘,天強放開婷婷的頭髮拔出肉棒。經過小女孩小嘴洗禮的粗大肉棒,上面佈滿婷婷的唾液後使它更是油亮粗大。

天強將婷婷放倒在床上並扒開她的一雙小嫩腿,女孩最嬌嫩敏感的部位展露無遺,天強口手並用激烈的玩弄,他粗暴的對待每一個部位。平常天強只要稍稍玩弄這小小的陰戶便能使婷婷酥麻難當,此時更讓可愛的妹妹不住發出幸福但不淫蕩的呻吟,可愛的呻吟無異在天強熊熊的慾火上加油,天強的激烈玩弄甚至令這不滿九歲的小穴滲出微微的愛液。

天強嘗到八歲妹妹愛液的滋味後興奮的起身跪坐,把妹妹的身子一拉便要侵入,婷婷連忙伸手取來潤滑劑在自己幼小的小穴抹上,為免哥哥突然插入,婷婷一邊吻著哥哥的胸肌一邊也在哥哥的狂猛巨獸上抹了厚厚一層。這時她已毫無顧忌,輕輕躺下等待哥哥的蹂躪。

儘管對方是心愛的哥哥,但緊張的情緒依然盤踞她幼小的心靈,哥哥把她的身體拉向自己的超大肉棒,當天強高爾夫球般的大龜頭抵住她小穴口時,她的心臟簡直要跳出來了。儘管高漲到極限的性慾讓天強猴急不已,而肉棒也硬挺到脹痛,但要把如此巨大的肉棒插進小妹妹的小穴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婷婷雖然害怕要但也儘量的放鬆小穴以便哥哥的插入,野獸般的天強好不容易塞入半個龜頭,他把婷婷的蜂腰緊握著,再把自己肌肉健壯的屁股微向後弓。婷婷知道她就要完全屬於哥哥了,她柔弱的粉臂扶著哥哥的熊腰,既期待又害怕的迎接哥哥的恩寵。

但聽哥哥發出一聲雄渾的嘶吼,接著雙手抓著婷婷蜂腰往自己下身一拉,而向後弓的下身同時向前全力狠撞,巨型的兇器便完全沒入小女孩幼小的小嫩穴中。婷婷感到下體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雖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發出悽厲的悲鳴。

但她隨即強忍住,她可愛的的小臉因劇痛而扭曲,斗大的汗珠由她的額頭滴下,淚水也不禁奪眶而出,攬著哥哥熊腰的小手也因疼痛而在哥哥側腹的肌肉上留下抓痕,她感覺自己的小穴被哥哥超粗大的陰莖撐裂了。

天強這次所用的力道和速度遠勝當年奪去小如處子之身的時候,更何況小婷婷還不滿九歲,其痛可想而知。

天強的巨獸被因劇痛而急速收縮的小穴夾得舒爽難當,可愛妹妹的處女血不只沾上他的大肉棒,甚至在他抽出時緩緩的流出小穴,天強看了看自己的下身,沾上處女血的肉棒宛如嗜血的野獸一樣,粗壯硬挺到了極點。

他絲毫不顧可愛小妹妹的疼痛,雙腿一撐床沿,雙手也往床上一撐,無比壯碩的狂暴猛男便伏地挺身般的猛幹嬌嫩的八歲小妹妹,加上全身重量的重擊使得天強每撞一下,婷婷小小的身子便微微陷入彈簧床中。

婷婷柔順的承受著哥哥粗暴的蹂躪,雖然哥哥的巨棒插入時,婷婷能從小穴感受到一股飽脹的充實感,但那撕裂般的疼痛仍劇,儘管婷婷一直咬牙苦撐著,但口中仍然不時吐出一兩聲悶悶的哀號。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