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隸小妹妹養成計劃

小婷婷楚楚可憐的求饒,天強滿足而邪惡的笑了笑。接著起身脫個精光,當他的人間兇器挺到婷婷面前時,婷婷裝出來的恐懼模樣挑起他的獸慾。

「婷婷,舔大哥哥的肉棒」他命令道。

可愛的婷婷竟也裝出一副怯生生的樣子舔了起來。

天強在享受的同時也想起了婷婷第一次為他口交的情形,過了一下:「婷婷,嘴張開,張大,對!就是這樣。」

天強又發出了一道命令,當然小女孩也柔順的照做。房間裡一時間響起一陣奇異的聲音,由小女孩喉頭發出的『嗯!嗯!』聲加上壯漢渾濁的喘氣聲,天強的巨棒正粗魯的進出婷婷的櫻桃小口。

他站在床邊的地板上,婷婷趴在床上,狂暴的巨漢雙手捧著婷婷的頭,把她的嘴當小穴抽插了起來,天強能感覺到婷婷柔軟舌頭的討好以及她溫軟的喉嚨。

天強一遍遍的把婷婷的頭按到自己的跨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用這種手段對付自己可愛的小妹妹,但天強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他覺得婷婷喜歡他這樣,也許是從婷婷的眼神還是什麼的,反正他就是這樣覺得。

不一會,他忽然抽出巨棒,雙手順勢將婷婷推倒在床上。

『真可愛啊!』天強心裡這樣想,倒在床上的婷婷用一種不安又畏懼的神情斜斜的望著他。

被扯開的制服微微褪到肩上,百折裙的肩帶無力的垂下,天強猛然撲向她,婷婷也不知是本能還是作戲的逃開,她想爬到床的另一邊,卻被後面的天強一把抓住小腿拖了回來。

天強掀起婷婷的百折裙,潔白柔嫩的小屁股扭動著,婷婷還在假意掙扎,活像一隻小綿羊,天強用一種征服者,不!施暴者的心態由後方一竿到底。因為婷婷可愛的小穴已事先塗上潤滑劑,加上哥哥剛才的蹂躪使她流出了微微的愛液,巨大的肉棒收不住勢的頂進幼小的子宮裡,婷婷發出一陣哀號,雖然有點假,但是天強還是覺得興奮。

他狗爬式的騎上妹妹,用超狂暴的力道與速度狠命抽插,可不只是活塞運動而已,每一下都是整根抽出再狠撞到底的兇暴手法。天強的大手環握妹妹的纖腰以控制小女孩身體的擺動,當肉棒要抽出的時候就讓婷婷身體向前移,要撞進去的時候就惡狠狠的拉回來,結實的衝撞讓女孩幼小的身體一震一震的。

「啊!啊!大哥哥,我要裂開了。」

「大哥哥,你要頂穿我了啦!」

「啊!小洞洞壞了。」

「我要死翹翹了。」

「大哥哥,不要插了,拜託啦!」

小婷婷不停發出這種會讓身後的野獸更加殘暴的求饒和哀鳴。

事實上,狂暴到這種程度的抽插讓婷婷在舒爽之外也感到疼痛和難受,疼痛是必然的,畢竟她的哥哥是如此的狂暴,肉棒是如此的駭人,而難受的感覺倒不如說是一下子湧進體內的舒爽.充實.和無與言喻的滿足令她稚嫩的身體難已承受。

整個晚上,天強射了四發,每一發的時間都超過一小時,姿勢花招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婷婷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意識的,她只記得疲倦的自己正被哥哥壓著插,自己一邊吻著哥哥的胸肌一邊陷入夢幻般的幸福感中,只要一想到以後天天能這樣被哥哥插,她就覺得好幸福好幸福喔!……..

當晨曦照進房間,天強首先醒來,昨晚當他射出第三發時,婷婷已失去意識,他細心的弄乾淨妹妹可愛的身體再擁著她入睡,那時都已是半夜了。

棉被裡的婷婷是全裸的,她的國小制服和裙子在天強第二發的時候就被撕的破爛丟到一邊去了,天強輕輕掀開棉被,惡作劇般的玩起妹妹完全屬於他的幼小身體。

他的舌頭在婷婷還沒發育的小小嫩乳上肆虐,又滑到小小的花蕊上任意狎玩著。

「真不愧是我心愛的妹妹,就連在睡夢中都會回應著我。」天強這樣想著。

因為婷婷的小穴在他的玩弄下已滲出愛液,經過昨夜的折騰,婷婷的小穴有些紅腫,但天強知道婷婷根本不在乎這點傷痛。

「嗯!哥哥,不要停,再用力一點插婷婷。」

婷婷忽然冒出一句夢話,天強聽了一陣窩心,瞧著她清秀的容顏,天強起了使壞的念頭,他分開了仰臥著的婷婷的雙腿,就伏上去用正常位抽插了起來。

「嗯!啊!啊!..哥哥,你怎麼一大..啊!..早就.啊!..插婷婷嘛!..啊!啊!….」

婷婷邊揉著睡眼邊發出這樣夾雜呻吟的撒嬌。

「哇!妳還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妳可能全世界唯一一個被操醒的八歲小女孩唷!」

天強邊加速邊說,他說完就一把抱起婷婷,讓可愛的妹妹如往常一樣無尾熊般的掛在他身上,不同的是他的重型兵器正狠毒的攻擊婷婷年幼的小穴。

天強就這樣邊插婷婷邊走下樓,當然,兄妹倆都是全裸的,隨著天強走路的起伏,他的巨棒就這樣在婷婷的小穴中一進一出。小婷婷的粉臂攬著哥哥的虎頸,小臉蛋埋在那雄偉的胸肌裡,她的一雙白玉般的腿環著哥哥的熊腰,婷婷覺得自己全身的重心的落在哥哥粗豪的巨棒上,她甚至幻想著哥哥的巨棒插著她的小穴,然後就能舉起她幼小的身體。

下樓梯的時候,因為快速的震蕩,弄得婷婷嬌喘連連,到了一樓客廳,天強站在地毯上依舊晃動身體,讓自己的兇器一遍遍的侵襲妹妹稚嫩的小穴,到了最後竟然整個人輕跳了起來。

「婷婷啊!哥哥的牛奶要出來了,妳可要一滴不漏的喝光光喔!」

到了最後衝刺的天強說著,然後放下婷婷,巨棒便一股腦的直入八歲小女孩的咽喉,將近高潮的壯漢死命的把小女孩的頭壓進跨下,婷婷也沉醉在滾燙的男精射入咽喉的快樂中……………….

就這樣性奴隸小妹妹養成完畢了,在婷婷九歲生日的前一個月。

對天強來說,這真是爽呆了,有這樣一個完全任自己擺佈的可愛小女孩。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用各種的手段玩弄著婷婷,可愛的婷婷也越來越對哥哥死心塌地了,隨著一次次駕馭婷婷的經驗,天強發現婷婷竟異常的熱愛他粗暴狂野的對待,這使得原本已勇猛過人的彪形大漢越加狂暴; 婷婷十歲半的時候初潮就來了,也是從這時候開始,婷婷就在哥哥的吩咐下,天天服用避孕藥……………..

在婷婷開始吃藥後的第三個星期日早晨,婷婷的粉紅色床上,壯碩的猛男輕鬆的仰躺著,而他可愛的十歲妹妹正坐在哥哥身上賣力的用幼小的穴套弄那幾乎撐壞她的粗大肉棒。

「婷婷,妳的ㄋㄟ ㄋㄟ好像開始大起來唷!」

天強邊用大手玩弄著婷婷剛要發育的嫩乳邊說:「嗯!..我也是 啊!.這樣覺得 喔!.. 以後就能像A片的女 啊!.. 主角一樣讓哥哥玩ㄋㄟ ㄋㄟ了 嗯 !….」

因為正賣力套弄著,婷婷的回答中夾雜著令人心醉的可愛呻吟,天強一聽,興奮的翻身上馬猛烈的狂插了起來……

就這樣,兄妹倆過著幸福的生活,天天駕馭妹妹的天強把小婷婷的發育都看在眼裡。

婷婷幼小的嫩奶在他的大手撫摸下一天天的豐滿,那每晚在他身體下扭動的小小身子也開始婀娜了起來,婷婷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在這個發育的年紀裡更是一天天的越來越清秀可人。

對天強來說,能擁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小性奴隸已經是件很幸福的事了,但是一邊猛插嬌滴滴的十歲妹妹,一邊欣賞她日漸發育的身體更是讓他爽得不能自己。

婷婷在滿十二歲的那一年體驗了首次的高潮,雖然她的性經驗已經數也數不清,但終究只是用她幼小的身體去承接不適合她年紀的快感。

就在那一晚,她的身體終於成熟到能享受這至樂的階段,就在哥哥騎著她狠力狂幹的時候,婷婷突然覺得身體裡有一股狂潮排山倒海的淹沒了她,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浮在白雲裡,輕飄飄的,哥哥瘋狂的猛頂把她一遍又一遍的頂上了幸福的雲端。

「不行了!! 好舒服,婷婷幸福的快死掉了!!」

婷婷在心裡這樣呼喊著,在小女孩體內肆虐的猛獸接受了滾燙陰精的洗禮,只得用倍加粗狂的攻勢作為回報。

就這樣一年一年過去了,十六歲的婷婷出落的秀美絕倫,157 的嬌小身形,勻稱的身段還有一身白裡透紅的肌膚,在她就讀的高中裡 『陳婷婷』三個字就是美女的代名詞。

當然,一大票的追求者連她自己都記不得有多少人了,反正也無所謂,她的身心早在八歲那一年就毫無保留的獻給了強壯的哥哥了。

天強的父母在婷婷十五歲那一年回國了,不過這一點也不影響天強兄妹的親密,因為回國以後,他們的爸媽依舊有忙不完的研究,一兩個星期都睡在實驗室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更何況他們家的牆隔音效果很好,兄妹倆的房間又在隔壁,就算爸媽在家也無妨。

對天強來說,半夜裡溜進妹妹的房間狂幹十五歲的妹妹,怎麼樣都比普通的作愛刺激多了。

可惜當他取得碩士學位後不久兵單就來了;他進入了被一般人視為畏途的海軍陸戰隊服役,嚴格的體能訓練對原本壯碩如熊的天強來說根本不算辛苦,他苦的是嬌美的妹妹不在身邊,漫漫長夜只能強壓住奔騰的慾火,直到疲憊得入睡….

這一天,十六歲的婷婷放學後就馬不停蹄的往家裡跑,因為她心愛的哥哥好不容易放了幾天假,馬上就要回家來了。

「婷婷啊!哥哥明天下午大概五點到家,妳記得跟爸媽說喔! 什麼! 爸媽要去花蓮吃喜酒,隔天才回家,好啊! 我們可以到公園玩了,再見!!」

她想起天強昨天打回來的電話,裙子裡的蕾絲小內褲都快被愛液沾濕了,去公園玩是強姦遊戲的代號。

自從她們的父母回國後,兄妹倆的親熱就不能明目張膽了,所以才編了這一些暗號,譬如:看電影是SM…吃漢堡是後庭花…等等的。

只要一想到等一下哥哥跨下的勇猛巨獸馬上就要入侵自己嬌嫩的花蕊,十六歲的婷婷就興奮的顫抖。

一回到家反鎖大門以後,婷婷假裝若無其事的走向自己的房間,剛關上門,一個巨大的黑影就撲了上來,把她的制服飛也似的撕的一乾二淨,她一邊掙扎尖叫一邊瞄著心愛的哥哥,他全身上下只穿著海軍陸戰隊的紅色短褲而已,原本就健碩非常的身材,在嚴格訓練和陽光曝曬下,變得更加黑亮粗壯,有點刺刺的小平頭讓天強顯得驃悍。

「哥哥,盡情蹂躪我吧! 婷婷整個人都是屬於你的」

儘管還在極力的反抗掙扎,但是婷婷在心裡這樣跟哥哥說,望著哥哥野獸般的兇狠表情,婷婷覺得好幸福。

天強突然把只穿了內衣褲的她丟上床,然後就自己脫下了短褲,如熊般壯碩的男體就這樣呈現在婷婷面前,雖然很難把視線移開,但婷婷依然假裝很害怕似的縮在床頭發抖,就算自己已經十六歲了,哥哥跨下的兇殘巨獸還是顯得太壯大.太駭人了。

已經饑渴了幾個星期的天強好像要把她活吞下肚的盯著她,婷婷則一邊縮著身體一邊喃喃念著:「不要過來..求求你」這一類的話來挑逗心愛的哥哥。

在天強一把抓住她頭髮時,她甚至還發出連自己都覺得逼真的尖叫,不過那也只有幾聲而已,因為哥哥粗大的肉棒已塞進她的櫻桃小口,高爾夫球大小的龜頭頂進了咽喉,那種幾乎窒息的感覺,夾帶著一股濃烈的男性體味及淡淡的腥味,婷婷覺得自己好幸福。

雖然為了讓哥哥興奮的厭惡表情依舊,但她的纖纖小手卻已不知不覺的抱住了哥哥肌肉糾結的下半身。

「討厭!哥哥連屁股都這麼有肌肉。」婷婷在心裡這樣想。

雙手不住的撫著哥哥健美的臀部曲線,天強捧著婷婷的頭,把她的小嘴當小穴抽插了起來。

婷婷忽然覺得胸前一涼,原來是哥哥已經隨手扯下了她的少女胸罩。婷婷只有 34 吋的胸圍,但是圓渾有彈性那一型的,再加上嬌小的身材和纖細的骨架,看起來相當豐滿,雖然自小就幾乎讓哥哥夜夜玩弄,但小巧乳頭除了少女發育必然的微突之外,顏色依然是嬌滴滴的粉紅色。

當哥哥不停在嘴裡進出的時候,她的乳頭便在哥哥有著濃密腿毛的大腿上磨來磨去,美妙的觸感惹的小穴愛液直流。

不一會,天強抽出巨棒,將還在掙扎的婷婷壓在床上,一探手扯下了她全身僅剩的一條小內褲,他邪惡的看了看婷婷後,便將小內褲塞進了婷婷的小嘴,接著又用剛剛扯下的和另一件從床邊衣櫃裡拿出來的胸罩,一邊一件的把仰躺著的婷婷的雙手綁在兩邊的床柱上。

天強開始手口並用的玩弄妹妹發育中的可愛乳房和陰戶,揉.捏.咬.拉.舔.吸.戳.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法讓婷婷爽的發抖,幾乎忘了現在是在玩強姦遊戲。

原就慾火焚身的天強又被妹妹的嬌呼惹的淫念大起。

「小丫頭,太久沒操都忘了哥哥的厲害,等一下就讓妳爽到求饒。」

天強心裡起了壞心眼,感覺到妹妹就要達到高潮的時候,他的手和口就停止了動作,從沒被哥哥這樣對待的婷婷呆了一下,隨即一邊扭動著小小的身子一邊發出『嗚..嗚..』的聲音。

天強取出了婷婷口中的小內褲。

「哥哥,你怎麼了嘛!這樣我好難受喔!」

嘴裡一沒東西,婷婷就開始抱怨了。

「活該!明明在跟哥哥玩強姦遊戲,還一副很爽的樣子。」天強說。

「又不是我的錯,哥哥的鬍子渣渣好刺喔! 手也變粗了,哥哥玩我的時候我就很有感覺嘛! 好啦! 哥哥,進來啦! 人家已經好久沒讓哥哥插了。」婷婷嬌媚的答道。

天強也不囉嗦,解開了婷婷雙手的束縛便要她翹起屁股呈狗趴式,天強把婷婷的雙手往後拉起,肉棒一頂.把婷婷的雙手往後一拉就是結結實實的猛插到底。

帶著痛楚的呻吟一下子在房裡此起彼落,就算已經十六歲了,但巨大肉棒突然撐開陰道.頂進子宮還是有點疼痛。

婷婷一點也不在乎這個,和哥哥即將賜與她的歡愉比起來太微不足道了,狂暴的抽插持續了近百下,婷婷一個吊白眼,陰精便集洩而出,而且緩緩的發抖,這是婷婷高潮時慣有的反應。

天強一感覺到妹妹的高潮就更加猛烈的狂插,他最喜歡爽到受不了的婷婷那付可愛的模樣-明明爽得快不行了,卻又不想停下來,嘴裡喊著討饒的話,身體卻不聽使喚的迎合哥哥的粗暴,現在的婷婷就是這個樣子。比小時候更撫媚的甜美臉孔,正配合著欲仙欲死的表情持續的令哥哥跨下的猛獸倍加凶狠。

「啊!..啊!..哥哥,婷婷不行了,我要死了啦!….哥哥你好棒喔!..等你退伍以後,婷婷天天都要讓哥哥騎….嗯!..哥哥!!…..」

嬌媚的呼號不斷的刺激天強的獸慾,狂暴的兇獸也一遍遍的入侵女孩幼嫩的身體………………..

就這樣,婷婷被巨熊般的哥哥從八歲操到了十六歲,在往後的日子裡,天強也會持續的姦淫這可人的小妹妹,他常常邊幹著婷婷邊說:「妳可是被哥哥從小操到大的喔!」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