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性玩物的女大學生

(一)

我叫緹妮,今年19歲,今年剛升大二,是S大校花。我有一雙水盈盈的大眼,眼角微微上挑,飽滿淡紅的雙唇,笑起來很媚,我很喜歡大學生活,高中唸保守嚴謹的女校,並沒有男生追求我,所以進了大學後,生活自由,我才真正享受到美女所應受到寵愛與奉承,不過我並沒有交男友,無拘束地周旋在男人堆裡,讓我很有成就感。

我喜歡穿著緊身低胸T恤和繃得緊緊的迷你裙,36D的巨乳總把胸前的圖案撐得變形,而那些骯髒好色的男人,似乎只要能靠近我的肉體,什麼都肯為我做,無論我怎麼霸道嬌恁,仍把我當女神般地供奉著,總以為日子會這麼逍遙舒服,直到今年秋天,一個邪惡的男人改變了我的一生。

已經9月了,天氣依然那麼溼熱粘膩,我穿著一件絲質碎花的細肩帶上衣,甩著烏絲般的長髮走出教室,我通常是不注意週遭的人,不過要不發現他實在不容易,他至少有185CM,橄欖色的肌膚,五官線條深而分明,不是十分英俊,但他粗礦狂野的外型,非常搶眼,讓我無法把視線移開他的身影。

但是惱怒我的是,他竟然連正眼都沒有看我一下。

這種污辱性的漠視讓我發誓,總有一天我要他臣服在我的腳指頭下,不過我並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跟他說話,年級差太多,加上我又沒有到追男生的經驗,經過幾番考慮,我主動向他告白,他看了我兩眼,嘴角微微上揚,答應和我交往。

他的名字叫森,個性冷冷酷酷的,笑容有些神秘,今天是我和森的第一次約會,我特地挑了一件淡紫色的細肩帶連身裙,因為是後空的設計,所以我沒有穿內衣,衣服質地很柔軟,很順地貼著我的身體,讓我身材曲線一覽無疑。

我們今天打算先看電影,看完電影再去喝個下午茶。

森並沒有特別花心思打點衣著,普普的T恤,普普的牛仔褲,連鬍子都沒颳,sosing.com雖然他平常就是這身打扮,但是這讓我很不高興,覺得他不重視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不過他今天看我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他的眼睛貪婪火熱地瀏覽我的身體,他似乎不打算隱藏他腦海裡污穢踒齪的遐想,難道他以前對我的漠視都是刻意壓抑或者是裝出來的?不過我心理還是有些得意,沒有男人不屈服於我的魅力。

進電影院前,森沒經過我的同意就環住我的纖腰。

「你做什麼?!請你放尊重一點!我主動告白,並不代表你可以隨便碰我!」

「你有零錢吧?」

「……」

「我們就到今天為止吧,以後也不用聯絡了,這裡坐公車很方便,我不送你了!」

我可以看出他是認真的,表情和語氣都好冷,我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反應……

「我……我只是……只是……你太突然了,我……對不起……是我的錯……」

「這才乖……才是我的好女人……」

森笑了笑,有些粗魯地柔捏我的臀部,我這次不敢反抗他了,乖巧地隨他走進電影院。

我根本完全不知道今天電影演什麼,還沒開演五分鐘,森粗糙的大手就在我的大腿內側摩擦,酥癢的感覺讓我不是很舒服,接著他把陣地移到我的胸部,靈巧地捏弄我的奶頭,沒一會兒,乳尖便挺立了起來,好奇特的感覺,我的下體竟然有些灼熱……

「不……別在這裡……求求你……我們先出去,你想怎樣都行!」

「好……先依你,不過記住你剛剛說的!」森狡狤地一笑。

森猴急的拉我到男廁,把我抱起來,讓我坐在洗手台,接著雙手粗暴地搓揉我的乳房,我那兩大坨柔軟肉球隨著森的柔捏擠壓變形,我心裡又是羞辱,又是期待。

「嗯……啊……嗯……」

「你的奶真是他媽的大!常在係館看你這兩顆奶晃呀晃的,沒想到今天落在我手裡任我擺弄,嘿嘿……你跟我告白,是渴望我吸你的奶頭吧?」

我雖然被他逗弄得有些興奮,但他如此侮辱我,使我的意識瞬間清醒了許多,猛然把他推開。

但森的動作更快,他把我的肩帶用力往下一扯,登時我的兩顆大奶彈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在雪嫩的酥胸襯托下,更顯得嬌嫩欲滴,森的眼神簡直像要吞了我似的……

「真是極品,本來以為你這種騷貨應該早被幹翻了,沒想到還是個處女,好樣的,你最好有心理準備,今天本大爺要狂插你一翻了!」

森狂熱野蠻地吸吮我的奶,手也同時捏弄我另一邊的乳頭,我的身體就像通了電流一般好酥麻,開始不由自主開始呻吟,我雖然恨森的輕衊無恥,但沒被男人愛撫的身體,對於森老練輕巧的逗弄毫無抵抗力,只能屈就於他的攻勢。

「嗯……嗯……啊……我的奶……我的奶好……好……不……不要……會被看到的……」

「叫大聲一點……反正大家看你露乳溝露大腿的……也不期待你是啥三貞九烈之輩,你別讓大家失望,再叫得騷一點!叫啊!叫啊!」

森用力扯著我的長髮,迫使我的頭往後仰,接著用力親吻我的玉頸,我使勁掙扎,但哪敵的過他強壯的臂膀,在他一聯串的攻擊下,一印又一印的紫紅色吻痕烙在我粉嫩的肌膚,森得意地看著他的傑作。

「這個記號證明你是我的性玩物,在我玩膩你之前,你都得用你低賤的肉體滿足我……嘿……好戲才開始……」

森用力捌開我的大腿,扯破我新買的淡紫色絲質內褲,直攻我的陰戶,他的手非常粗糙,但動作卻很輕柔,沒三兩下,我已經濕了一片,我拋開了少女應有的矜持,縱情地淫叫,森看我雙頰緋紅,嬌喘連連,便加強手勁,攻勢更是猛烈,早知道男人的愛撫逗弄是那麼銷魂,我一上大學就交男朋友了。

突然,森將手抽離我的下體,我睜開眼,不捨且迷惘地望著他,他解開褲檔,掏出一枝黑亮的巨棒,少說也有20來公分,非常嚇人,我再怎麼沒經驗也曉得森待會要把這巨棒放進哪,我的「那個」那麼窄小,怎承受得起。

「不……不要了……我想回家……求你放了我,我還是處女,今天才第一次約會,以後可以慢慢再……」

「嘿嘿……我剛剛吸你的奶,玩你的淫穴時,你倒叫得很爽?現在才裝聖女,太假了吧!你今天穿得那麼騷,我不操你還算是男人嗎?第一次多少會痛,等你上癮了,還會求我幹你呢!」

「啊……啊……痛……我求你,不要啊……不要啊……痛啊……」

雖然森抽插的動作並不粗魯,但下體撕裂般的痛楚,讓我只想擺脫森,只要他肯拿出他的「東西」,我什麼都願意做。

「唔……好緊……喔……爽……我大概有一年沒搞過處女了,你真的好緊……」

一顆顆無奈的淚珠沿著我的雙頰,和著絕望的哭泣聲滑落,我放棄掙扎了,每次森一頂進,我就痛得掐住森的背,我的指甲滿長的,但森卻不在乎背被我抓傷,仍緩緩地抽插著。

說也奇怪,漸漸不那麼痛了,雖然還是痛,但還摻雜著一絲快感,漸漸地有些麻麻的,爽快的感覺如海邊的碎浪,一波波襲來,抑住了之前的痛楚,我迎合著森的攻勢,又開始輕吟著。

森看我已經不抗拒他的「東西」,便開始加速,力道也變猛了,我只覺得全身發熱,興奮得發抖,叫得更蕩更淫,被別人誤認是妓女也無防了,此刻我只想享受森對我的做的一切。

「怎樣?爽了ㄏ喔?我是看在你是處女的份上,一開始才溫柔一點,以後沒那麼好過了,老子沒這個耐性!先下來!」

森把我抱下洗手台,命令式的要我彎下身體把手搭在洗手台邊緣,「啪……」的一聲,森粗魯地摑了我的臀部一掌。

「屁股翹高一點!沒看過母狗怎麼給幹的嗎?再高一點!」

「噗茲……」一聲,森又攻進了,我原本梳的華亮整齊的長髮已凌亂的散在胸前,我半閉著眼,和著森的擺動,叫得更嘹喨,美女的矜持與高傲早已拋出腦後,森猛然扯我的長髮,迫使我抬起頭來。

「張開眼睛看著自己的騷樣,我要你看清楚今天你是被誰把弄,賤婊!不過是條發情母狗,以後別再自恃高人一等,校花又怎樣?在男廁被我搞……哈哈……你當初考上S大也沒今天爽吧!」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晶瑩雪透的嬌軀和森古銅的膚色成強烈的對比,我雙頰灩紅,眼神迷濛,表情分不出是痛苦,還是爽到了極點,兩顆大奶無助地搖晃。

「嗯……嗯……啊……用力姦我……插爆我……我被姦的好爽……喔……不行了……我不行了……啊……」

森將年稠的精液射在我的臀部,我不知被抽插了多久,只覺得全身虛脫,無力地靠在森胸前,森一手環住我的纖腰,一手捏著我的大奶,神情非常淫邪。

「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狂幹你了,我還做了好幾天春夢ㄌㄟ,不過我作夢也沒想到幹你的滋味會爽成這樣,早就知道你這種成天被男人捧著的的女人就是犯賤,男人越是對你冷漠,你越是不要臉的倒貼,要上你這種賤婊還不簡單,嘿嘿……你有沒有給師父算過?我敢說你是天生做雞的命格,沒看過處女還能被幹得那麼爽的……哈哈……」

我聽了又羞又怒,少女憧憬的初夜,是發生在電影院的公廁,而且還是給這人面獸心的惡魔踐踏了,惱怒之餘,根本不知道如何反應,只想趕緊逃離這裡,希望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我一轉向門口,愕然發現,竟然有三個男人站在那,我趕緊整理好凌亂的衣裳。

「不好意思喔……我們可以進去了吧,等了很久了說,老兄,你的馬子浪勁十足,很補喔!」

我氣得差點昏倒,我居然還在這三個下流胚前演了一場活春宮秀,淚水已不爭氣的湧上來,我推開他們,頭也不回地衝出電影院。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