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

〔02〕

她接觸到了異性,大概自我離開後,她再無接觸過男人,現在我的神秘地區緊緊地握在她的手里,而她的,卻又在我的手心中。

我們彼此融和在一起,我的吻開始遍布著她的全身,令她無法抗拒,

“香珍!”我在她的耳邊低語道:“我愛你。”

“我也愛你。”她回應著。

“我們……?”我問道。

我沒有再說下去,然而,她已經完完全全地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想……。”她在我的耳根問道。

“是的……。”我再三說道:“是的……是的……。”

“那……你……你就愛……我……。”她閉上了眼睛。

當我漸漸進入她那少女之禁地時,她覺得自已像在被擠迫,在充塞著,她感到艱難與痛楚,

她的手緊緊地擁在我的背脊上,她可以感覺到我心里的興奮與激動……。

我真想不到她突然有著這種自我犧牲的精神,她容納著我,不顧一切地接受著我對她的賜予……。

最後, 聽到“雪”的一聲,我隱沒在她的軀體內。

“啊……。”她在黑暗中低嚷道:“馬……這一切你要記住了!”

女人總是這樣的,她利用著這些來增加男人心理上的負擔!

“我知道了。”我從喉底中 出了聲音。

“我 給你……我 給你……。”她用最真摯的聲音嚷道:“我 給你一個人,世界上除了你,再也沒有其他的人能占有我……。”

我開始沉默了,在沉默中,我開始動作起來,這是一種急切需要的動作,充滿著男性狂熱的動作……。

她像排山倒海地讓我擠迫著,她本人就像一片汪洋,被我的男性活力分割開來,她被浪潮卷著……卷著……。

“啊!”她忍無可忍地低叫著。

跟著,她不斷地呻吟和喘息了……。

我們就在激情中渾忘了一切,世界上彷佛就 剩下了我們兩個人……。

事後,我就匆匆告別,趕著回去上班了。

說老實話,在我的心目中 有伊蓮和敏梨是我認為值得心愛的女人,而那個可憐的香珍, 不過是我的情婦之一而已……。

我愛敏梨比她的表姊還甚,我常常析求著蒼天給予我機會。

皇天不負有心人,機會真的來了!

周末之夜,表姊伊蓮有事回沙田過夜了,而陳先生又來借宿以避風雨,表妹敏梨就獨居在我的房間。

她同陳太,二房東和劉大姑組了一個麻雀牌局,一直戰到凌晨四時方休,各人才回房休息去了。

這個消息是我在放工回到家里時,二房東的女 秋姐告訴我的。

我 當作沒有聽到,仍然在廳中坐到七時正就走進房間里,低聲向正在熟睡中的她問道:“羅小姐,你還沒有起來嗎?”

這一問是多餘的,試問她在剛才三個鐘頭前才拖著疲乏的身體上床,現在正是熟睡得最香甜的時間,非重重手地推動她,她是不會醒來的。

我於是坐在床邊,輕輕地拉開蓋在她身上的毛毯,向著半透明的睡衣找尋刺激,欣賞著裹在睡衣里面的軀體。

我早就自己作過判斷,她們兩姊妹中,表姊伊蓮是以貌取膀,表妹敏梨就以身裁取勝,各有所長。

許久以前,在我的細心觀察下,我就懷凝過敏梨那隆起得有點過份的胸脯不是她母親的餘蔭,而是乳墊廠家的精工細作,一直到了今天,我才有為自己明証的機會。

一拉開毛毯,她那又軟又薄的睡衣便告訴我以真相……。

她不特沒有借助於精工細作的乳墊,更連女人慣常所佩戴的乳罩也取消了,所以我是輕微地推推她的身體,體搖肌動,作浪興波,我這才知道這位小姐麗質天生,并非“夜郎自大”!

於是,我就更加賣力地搖動著嬌軀,以吸收更多的刺激。

她受震湯醒來了,睡眼惺松的,搖了搖頭說道:“別吵醒我呀,我眼倦到死了!”

“我也一樣呢?我几乎在街上就想睡了!羅小姐,你睡了我的床,那我不睡在這里又睡在那兒呢?”

“你去酒店開房吧!好心啦!”她說完一個轉身,朝向著牆壁又睡過去了。

“聽住!,今次是第一遭,下不為例,因為我到酒店開房,九成是無法入睡的。”我說完就拿起了睡衣,匆匆地走到隔壁甜心招待所開了一個房間。

這是一間專為觀光客而開設的公寓,經理唐君是我的舊同事,所以對我招呼周到,并且曉得我的職業特殊,故介紹我住一二零號房,而全樓就以這一間房為最靜的了。

一睡就是十小時,突然,我給敲門的聲音吵醒了,我急急地開門一看,那是一個十分面善而又記不起名字的女人。

她見到我就發出了“啊呀”一聲,瞧瞧手上所持著的字條便向我間道:“這處不是一二○號的林先生嗎?”

“你不出聲我認不得你,你一出聲我便認得了,你是不是施小姐?”我笑著向她問道。

“是的,你是……?”她想了一會。

“馬……。”

“對了,對了,你就是馬先生,你的保齡球做了皇帝沒有呢?”她記起來了,笑著向我問道。

“還想做皇帝?我的保齡球技越來越不行了!一個人一走入商業部門,休息時間太少呢!”我笑著答道。

“你過謙了!”她微笑著。

“不,事實就是如此,你呢?看你穿了像制服的衫裙,肩挂手袋,走到旅游人士住宿的地方找人,是不是當了臨時女書記?”我問道。

“一點不錯,旅社派我到來找一二零號房中的林先生,想不到變出個熟人來了。

她把手中拿著的字條給我瞧瞧。

“人不是變出來的,全因為寫快字的先生出了錯,寫阿拉伯7字之後不提起筆連續寫下去,常常就寫成了2字的。現在一七零號房的林先生,正是在他的房間里望眼欲穿呢!”我笑著對她說道。

“還是你的經驗好點,以後,我會叫寫字的先生寫7字之後要停停筆。”她想回身走出去。

“施小姐,忙甚麼?給我一張貴社的名片,便我有空時能打電話找你談談,”我向她伸出手來,“別花這些錢,我可以在下班之後才來找你的,你把你的名片給我吧!”她也向我伸出手來。

“太賞面了!”我捉住了她的玉手吻了一下,才從口袋中取出名片來遞了給她。

她接過後讀了一遍後就小心地把它放進手袋里,我乘機抱住了她的小蠻腰,在她的耳邊輕聲問道:

“你會真的打電話給我還是敷衍我呢?”

“不是敷衍你的,別把人心當狗肺吧!”她向我飄過來一回嫵媚的眼色。

“我怪錯了老友啦!”我乘機吻向粉臉。

她居然向我靠過來,讓我吻得舒服點。

我低聲向她問道:“讓我親親嘴兒行不行呢?”

“今天不行,你也知道一抹一擦,共要花多少時間補妝的了,耐心些吧,再過一兩天,我便會打電話找你,那時才給你吻個夠。”她一邊說一邊捏捏我的耳朵。

“我相信你!”我說完便開門送她走出去。

我站在門口,貪婪地瞧住她的身影,一陣陣的刺激涌上了我的心頭,這個施小姐和我的關系還真不平常哩!祥情容後再敘了。

我忍不住了,看看時間還早,便走到辦事處找經理唐君,告訴了地我的需耍。

他微笑地向我解釋,謂他的招待所是不能代召女性的,但彼此既為朋友,他可以為我介紹門路。

“那你准備怎樣向我介紹呢?”我笑著問道。

他給了我一張名片,對我說道:“你可以試試打這個電話找找這位掌相專家的,她的功夫據說不錯。”

我很感謝這位死黨,他還給了我一個貼士,就是這個女人志不在錢的, 要說話投機,她可能免費服務的。

我聽了後便興致勃勃地打電話與這位掌相專家。

我首先道明我是招待所唐經理的朋友,由於他現在很忙,所以我 得打電話來作自我介紹,請專家賜玉步到來一看掌相。

女專家聽了,答應於一小時之內到來,我便立即匆匆地到附近吃了一頓晚飯,回到招待所內等候她。

好不容易過了四十五分鐘,這位女掌相專家才來到了,我仔細地向她打量著:

她的容貌并沒有甚麼吸引力,但身段倒還不差,但與她談起話來,騷態畢呈,令人感到舒服……。

我伸出手來讓她為我看看掌相。

她捉住了我的手說了一大堆廢話,無非是甚麼賺錢容易,花錢也很容易,非行年五十,別期望銀行戶口有可觀的數字。

我笑著對她說道:“你的話如果兌現的話,那我就有後福了。

她也嫵媚地笑著道:“本來就是這樣嘛!”

這時,我更要求她給我看看愛情線,她說我的愛情線很平凡,沒有甚麼特別丰收,但也不會嘗到失戀的滋味。

於是,我伸手抱住了她的腰,歡然地說道:“多謝你,我相信這最後兩句話,從此我可以更大膽的姿勢出現在情場上,因為即使我沒有什麼收獲,也不會感受到失戀的痛苦的。”

“但我并沒有說我同你之間呀!,”她惺惺作態地,忙住拉開我的手。

“不會痛苦已十分難得了!”我不但不放手,還吻向她的臉兒。

“你這個人恨急促的,彷佛覺得人生太短了,所以一有機會,就去追求快樂,自以為半點時間也沒有浪費了,但是欲速不達,你這種快速的進攻手法殊不適於女人的。”

“別的女人可能不適合,但對你知適合。”我說道。

“為甚麼呢?”

“因為你一目了然,知道同我并沒有甚麼凡間的情緣,那你就會馬上走開,不再與我周旋,但你現在并沒有這樣做,無形中已承認了我如果肯追求你是會得到成功的!”我強詞奪理地說道。

“哈哈!”那掌相專家笑起來說道:“閃電追求我就見得多了,但沒有聽過把閃電這兩個字解釋得如此中聽的,好!我且把你的膽子縱大了,讓你將來在情場上碰一鼻子灰吧!”

“我的專家,那你即是說,你實行縱容我了,是嗎?”我一邊說一邊托起了她的下巴,張唇便吻。

“不,”她掩住了我的嘴,低聲地說道:“難道你就一點時間也不給人家的麼?”

“對不起!”我急的放手。

她走到鏡子前去抹著唇脂,我卻去關門下鍵,放下了窗布。

等到她抹淨唇脂,我就走前兩步,擁抱住她。

“不要這樣啦!你也不為我想想的,難道等一會要我穿著這一件弄皺了的衣服上街麼?”她推開了我說道。

“真對不起!”我知道她不答應便罷,一答應便會很認真的了。

我閃電,她也閃電,我們就閃電般的清除了身上所有的衣服。

天啊!我已經瞧到女人的裸軀了, 見她應漲則漲,應縮則縮的,上帝似乎對她偏愛了些!

我沖過去抱住了她,首先便親吻著朱唇,跟住就愛撫著那一雙迷人修長的美腿。

果然,全不出唐經理所 ,當我們話一投機後,她就全無怨言地准備著對我作出肉體上的奉獻了。

一個將近中年的婦人,在床上百媚千嬌,使我感到熱上加熱,所以我成功如閃電,失敗也像閃電。

我軟軟的倒在床上,我羞愧得不敢正面望她一眼。

我非常清楚地記得她怨恨我的一句話,這是她在怒沖沖地穿回衣服時所說的:

“你這種人,不吃藥就不應爬到我的身上來?”

我自己知自己事,既不能令人快樂,唯有就付出一定數字的酬金,結果,我給了她所應收相金的雙倍。

我獲得了發 ,人也爽起來了,看看時間還早,未到上班的時候,我便冒著狂風大雨,趕回家去收拾一下地方,順便向敏梨小姐聲明一下。

等了許久,方見敏梨從外面回來,我請她進人我的房間里才對她說道:“羅小姐,你知道你今早說過些甚麼話嗎?”

“對不起!我知道,我渴睡得要死,寧愿送錢你到外邊開房,我也不肯離床!”她一邊說一邊打開手袋取紙幣。

“羅小姐,你以為一個男子漢,到外面開了房間便了事了嗎?”

“難道……?”她愕然地望住了我。

“那有這麼容易的事情,那些地方是交際女郎活動場所,一見到我這個獨身男子來開房,她們當然是不會放過我的了。所以,你雖然賠償了我的住宿費,但我依然得不償失呢!”我說道。

“這點損失我不能負責,我 賠償住宿費。”她道。

“那我就是白白損失了?”

“那當然了,享受的人是你,那就應當由你自己付錢,況且這些事情是沒有價的,要你喜歡她,你就可以送多多的錢給她,那我怎麼賠得了?”她說道。

“好吧,那就算是我的損失好了。”我憤然道。

“那這三十元你取回去吧。”

“不,我不會收受你的, 要你記住,下不為例便行了。”

“這……這……”她有點不好意思。

“我還要對你聲明,下次你如果仍然愈時留在我的床上,我就老實不客氣的了,我會做出你不高興的事情來的。”

“總之,馬先生,我下次不會這麼荒唐的了,今早的事情現在我向你道歉。”她拍拍我的肩膊才回到她自己的房間中。

我偷偷地笑了,我為自己的聰明而高興。

正因為我不收受她的賠償,她才會感到不好意思呢,如果下次她再如這樣遲遲不起床而恰好表姊伊蓮又不在的話,我就可以好好地大干一番了,而又不容她反臉來指責我非禮呢!

實際上,身為一個年青的女子,晚上稍遲半個鐘頭上床,那麼第二大睡過了七時是很平常的事清,而她不假思索地,答得我太爽了,使到我幸福地認為:快樂的享受已肯定的快要來臨了。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