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

〔03〕

第二天是星期一,恰巧是我的假期。

很久沒有到郊外活動一下了,趁著這個機會,我就到新界探一位朋友。

但是,時不與我,恰逢友人不在家,而我又本持有他家門的鎖匙,我就開了門進去准備休息一會兒。

我的眼睛望處,但見窗外一片悅目的綠色,而屋後就是一個精致的小花園,頓覺友人甚具生活的藝朮。

我坐了一會,不見友人回來,亦見不到他家的其他人,便欲起身離去,忽見外院中出現了一個小女孩。

她長得十分的漂亮,兩只眼睛圓圓的。

在我的第一個感覺中,我感到這個女孩真俏,并且帶著點田園氣色。

她正躲在屋後洗頭,面前是一個盛滿了水的大面盆。

她躲在牆外洗,以為就沒有人能看得見,卻想不到我就在隔壁,一望過去,就看得清清楚楚。

現在,她的一頭秀發正浸在清水里,濕淋淋的頭發閃閃發亮的。

她在秀發上涂上了肥皂,然後只手就在頭上亂抓。

見她的頭發上被抓起了很多的肥皂泡子,她洗了好一陣子,然後又把頭發浸到水里,也許她一時失去了平衡,腳底一滑,碰到了前面的木架,那盆水就傾倒下來了,一大盆的冷水把她身上的衣服都淋濕了……。

我躲在屋中偷偷地發笑。

見到她全身濕透,那件薄薄的白衣裙,料子全貼到她的身上去了,

她的身上連一件內衣也沒有穿,白色的布 一濕透,貼到了肉上,那就甚麼都顯現出來了。

我看到了她身體上的兩粒焦點,還有胸前隆起來的部份,像一對十分成熟的果子,正在等待著人去采摘似的,

我看得入了神,還有她的腰肢,纖纖瘦瘦的,衣服貼到了她的身上,就好像沒有穿衣服那樣。

我從來就沒有見過十多歲的女孩子有著如此大的胸脯,這令我整個人都呆住了,彷佛發現了新大陸。

她驚慌了一陣子,連忙把那個大面盆拾起來。

接著,她向四周望望,見不到有人的蹤跡,她就用手去脫悼身上的濕衣服。

首先,她脫下了上衣,由於她里面是真空狀態的,所以當上衣一除下來,胸前的兩團光致致的肉塊便充滿著彈性地奔跳出來了。

它們在她的胸前驕傲地聳動著,顫抖著……。

我看得眼兒花亂,在我這一生中,現在還是第一次這樣清楚地看到了一個處女那光脫脫的身體。

她是一個處女,我肯定地說她是一個處女!

我的心情猛烈地劇跳著,喉頭發痒……。

她脫去了上衣,又去脫裙子了!

我瞪大了我的眼睛,誠恐錯過了那一閃眼間,

當她脫得精精光光時,一具美麗的裸軀便呈現在距離我約五碼處。

我一直盯住了她的腰肢,小腹,還有其他的地方。

腰肢是纖幼的,小腹是光滑而平坦的……。

我的喉嚨頭好像有著一團火,一直從我的咽喉似火山岩漿地燒下去,透遍了我的身體,向著我的小腹聚集著……。

彷佛,它就要破袋而出……。

我感到呼吸緊張,全身發抖。

她閃閃縮縮地,半彎著身體,以為這樣就沒有人見到。

但是這時候,我早已清清楚楚地看過了,她那發育得未齊全的體毛稀疏地散布著,我已將她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她脫光了衣服後,順手便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大毛巾,將自己那肉光致致的裸軀緊緊裹住了,我感到有點失望。

她那美麗的裸軀被那條該死的大毛巾裹住了,甚麼都看不見了!

而就在這一剎那,我突然看見牆角處閃出了一個人影來……。

那女孩子顯然地也看見了, 見她嚇得呆住了……。

那牆邊的男人也許在那兒躲著偷瞥了許久了,這時 見他伸手一抓,抓住了毛巾的一角,一拉……。

見那女孩子滑溜溜地轉了一個圈,當她再重現在我的眼前時,一對乳房又驕傲地挺聳在那兒了。

那小女孩全身赤裸裸的,她忙用手去掩……。

她 有一雙手,而要遮掩的地方有三處……。

見她手忙腳亂的,這時我感到做物主真會作弄人!

那個壯漢并不容她掙扎,一手就掩住了她的口,把她壓倒在地上。

那女孩子拚命地掙扎著,但她的氣力不夠,一下子就被壓倒在地上了。

那男人的身體重重地壓住了她,壓得她不能動彈。

他那黑黑實實的身體又租又壯,眼見著他一把扯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像一頭蠻牛那樣地朝女孩子的裸體壓了下去……。

她那纖瘦的身體又怎能斗得過這只蠻牛,她欲呼不能,欲動不能……。

我看得很刺激,我終於能夠親見這一幕……。

我看到了那壯漢的粗蠻動作了,這種動作,是我從來沒有想像過,也不能想像到,那女孩子拚命地掙扎著,四肢在狂野地揮舞著……。

本來,我就是那女孩子的一根救命草, 要我悄悄地行出去,拿起木棍朝那壯漢的後腦來那麼的一下子,我就可能嬴得美人歸了,

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而小電影里又盡是些騙人的東西,那及得上這處真刀真槍的……。

不一會兒,她就筋疲力盡了,手腳發軟,躺在那兒不能動彈了。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切,那個漢子的動作簡直就像一頭狂獸那麼樣……。

一點聲音也沒有,在默默中,卻又粗暴的動作下,我目擊了這個壯漢強暴了她。

我真後悔沒有帶來攝影機,如果是活動攝影機那就更好了,

不一會,那個男人的動作就停止了, 見他靜靜地伏在她的身上,喘息著。

那女孩子忽然用手把地一推,推得他滾到遠遠的。

接著,她就掩面痛哭起來了。

那壯漢望了望她,站起來拔腿便走開了。

不久,這女孩子可能已哭盡了她的眼淚,她站了起來,用毛巾把身體一包包住,三腳兩步的就往屋子後面跑去。

地面上,現在就 殘留著那女孩子脫下來的那套濕衣服。

我的心狂烈地跳動著,久久不能平定。

我未見過這樣的事情,這種震人心弦的情形,如此的令人振奮,這樣的使人心神湯漾,那種早奮興驚慌的神色混合著,給予我特殊的強烈感應,這是前所未有過的。

我 聽到自已的心跳,“勃勃”聲的,几乎跳到口腔邊來了。

好久好久之後,我才慢慢地醒覺過來。

睜大著兩只眼,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就像一個夢境,不可能是真的,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吧!

我若有所失地 開了友人之家,坐車回市區去。

星期一早上,我又像往常一樣在茶褸中喝了茶才回到家里,這時已是早上六時五十分,我坐在客廳中,定眼地望著我自已的房門口,心兒卜卜地跳著。

我認為, 要再過十分鐘,她仍然不出來把床交還給我的話,我便馬上會走進去,把我的預期“警告”兌現。

自然,我清清楚楚地知道她的表姊伊蓮還未出來呢!

不論手表走得如何慢,但始終還是踏正七點了,我放輕了步履聲,扭開了門環,閃身而進。

我期望著,床上人仍然是羅小姐獨個兒睡,而且,我希望她不會聽到我的開門聲。

我的希望全部實現了!雖然窗布垂了下來,房間很是黑暗,但我仍然能夠分辨出床上 睡著一個人。

我准備不再呼喚或推動她的身體,我准備著,一動手就是女兒家最駭怕的“閃電狂吻”

我鼓足了勇氣,悄悄地在床口上蹲了下來,然後雙手抱住了粉臉,迅速俯身,張口含唇,熱情地吻了下去,把她的下唇吮人了我的口中。

她在睡夢中驚醒過來,嚇得她張開了一只美麗的大眼睛。

此時我才覺得不對,原來我吻住的不是容貌平淡的羅小姐敏梨,而是她那標青的表姊伊蓮,因為那樣美麗而又大的眼睛,正是伊蓮的標志呢!

我因為吻錯了別人,所以當場窒了一窒,雖然我的嘴巴并沒有離開她的嘴巴,但熱力已消失了。

我正想馬上對她進行解釋,告訴她我昨天已對她的表妹有所聲明,但伊蓮一把摟住了我,不許我那熱情消失……。

她一把伸出了玉臂來,把我的頸部勾住了,一邊又大力地吻住了我的嘴唇,好像一雙久別重逢的情侶似的,吻到我的上唇隱隱作痛才休止。

我倒抽了一口氣,正想說話,但她匆匆用手掌掩住了我的嘴唇說道:“不要說什麼理由,男女之間,忽然地愛上是無須提到理由的。現在,我 問你一聲,客廳中有些什麼人?”

說完,她才放松了掩在我嘴巴上的玉掌。

“沒有。”我說道。

“二房東還沒有起床嗎?那住在我房間中的陳太太呢?”她關心地對我問道。

“通通還沒有起床,可能外面風大雨大的,而天黑如墨,她們當作還未天亮呢!”

我笑著說道。

“那就好極了!這是天賜良緣呢!”她微笑著說道。

“甚麼?”我不相信自己的聽覺。

“你過去關好房門,上床來同我一起睡覺吧。”她拉了枕頭到床里邊,騰出一個空位來給我。

她這種做法,當堂使我感到有點懷疑,她叫我上床來同她一起睡,真的是便利我睡覺呢?還是吻出了真火來,非與我同床共夢不可呢?

我匆匆地換了睡衣,然後坐在床口向她低聲問道:“伊蓮小姐,看來我們沒有多餘的毛毯呢?”

“那有甚麼關系,我們大家同用一張就行啦!”她慷慨地把半邊毛毯給我蓋住了。

“謝謝你!”

當我的身體一進她的毛毯里,馬上便把她擁到了我的懷中,又想再吻朱唇……。

可是……她一把掩住了自己的嘴唇,跟著,她伏在我的身邊低低地說道:“你答應了我一宗事情,才許你放肆!”

“甚麼事呢?做得到的找一定做。”找肯定地說道。

“我同表妹敏梨早就有了盟約,大家結了不解之緣。”她幽幽地說道。

“甚麼?”我愕住了。

“從那天起,我們大家約定不能交男朋友,更不得暗地里與男人發生關系,就算往日的前度劉郎也在禁止之列。

所以,今天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應該讓你做出來,但既然做出來了,唯有以保密來作為補救。馬先生,你發個誓,今天的事情,死也不會對別人講出來,如有食言,死無葬身之地。”

我當堂就坐起來,為了我的小祖宗,讓它能夠吃過飽的,就算生菜我也要就這樣吃下去的了。

我十分認真地依照她的意思發了一個誓。

她放心地笑了,閉起她那一雙美麗的大眼睛。

我馬上下床把睡衣脫掉,跟著也替她除下了那可惡的遮蔽物,然後重新拉毛毽蓋住了我們的身體,就在這個風雨之晨,盡情地歡樂。

她的表現是激烈的,久曠之下的身體一旦得到了羊脂甘露的滋潤,她就當堂生猛起來了當我極其容易地把我的小租宗送給她時,她就熱情地扭動著身體,配合著我那起起伏伏的動作……。

她真是一個熱情的女人,短短的几分鐘就來了兩次的高潮,我真懷疑她是否真的是水做的呢?

可能是外面的雨水斜掃進來吧,反正我現在的床上就是濕濡濡的了……。

我極盡可能地施展著我的能耐, 可憐了她,被我弄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在那兒激烈地喘息著。

“我能夠滿足你嗎?”我微笑著問道。

“馬……你好極了!”她低吟著道。

“我們以後還有機會嗎?”

“你怎麼這樣喉急的,現在你還未完事呢!”她媚笑著。

我加速了動作,我准備帶她的靈魂兒出太空游玩下,因為我知道像她這樣久曠的女人是很容易滿足的……

這就有如吃飯,餓了几天,隨便給點飯她吃下,她也會感到甘香美味呢!

當我的激情來臨時,當我熱情地抽插著的時侯……。

她竟已經昏迷過去了……。

“馬,難忘你……。”當她醒轉過來時,望著了我幽幽地說道。

“伊蓮!”我低低地呼喊道:“ 要你需要我效勞的,我萬死不辭。”

她甜甜地望住我笑了一芙,熱情地摟著我肉緊地吻著,以後,她就起床出外准備上工了。

我躺在床上,嗅著那女體的餘溫和脂粉味,美滋滋地想著……。

今天我已意外地征服了表姊,相信不久後,我又可以一親表妹的香澤了,以後我就要輪流地征服她們兩姊妹了……。

次日上班,很早便將工作做妥了,我被同事們游說,就隨他們到會所去欣賞表演。

我們來到了灣仔有名的“不夜天”會所,聽同事們介紹,今晚的科騷節目不錯,上演的是日式艷劇,內容是說一個女人雖然遭到了惡人的威脅,仍然不肯就范,但在那惡人改變了手法,慢慢地挑動著她的感情時,她就終於被肉欲所擊敗了……。

看著這種演變的過程,固然會掀起了我們的激情,眼看著那男人盡情地玩弄著那女人的身體,我們的欲火已急速地升了起來。

一個想要保持純潔之軀的女人,對於患上了性虐待狂的男人來說,是具有著無比的吸引力的!

見戲台上那男人叫道:“把腳張開來吧!”

那女人欲火焚身,順從的依照著他的指示。

“好呀!你現在果然改變得那麼聽話了,現在就請你慢慢地蹲坐下來吧!”那男人躺在地上誘導著

舞台上的女人知道,他是不會容許她再抗拒的了,而她亦抗拒不過自己那熊熊地燃燒著的欲火呢!

見她滿 著萬分的羞恥,緩緩地把兩腳張得更開,而又慢慢地向著他那堅挺地舉著的東西坐下去……。

“啊……羞死人了……。”她嬌媚地呻吟著。

見她為著忍受這種被視奸的恥辱,慢慢地就把睫毛垂了下來,把一對明眸緊緊地蓋著了。

我們都看得肉緊極了,他們的表演是那麼的逼真。

把身體蹲下來去套住對力的姿勢,對於那些正經的女性來說,是一種難於容忍的羞恥,通常是不被她們所接受的。

可是在男性方面來看,卻是最能滿足視覺欲望的一種可愛的姿勢。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