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

〔04〕

不管對方是美麗的女教師,優雅的大學生,可愛的情人,甚或是高貴的人妻,相信沒有一個男人不會想像到的,他們都 是期望就那樣的鑽進去。

現在,那美麗的女演員正慢慢地蹲下來,小丘上的嫩毛也漸漸地展現在眾人的眼前來了。

“真是美妙,實在是妙極了!”我心中暗暗贊嘆道。

眾人都發出了嘆為觀止的聲音來。

那女郎曲折的大腿形成了一個M字形,在交接兩個圓球的中心部份,她那暗紅色的羞恥部份,分開了嫩草而展露著……。

敏感的突起,露出了可愛的小面孔來,柔軟的嫩草從這里向左右兩邊分開著,而散發出誘人的清香來,

我們定睛地注視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

她從嘴唇里面, 露出羞恥的嘆息來,因而使到她要在腹下部用力,使她的女體看起來,完全像一只活生生的貝蚌,真是活色生香,甘芳可口呢,不知那可愛的小蒂,在感受方面又如何呢?”

但他并沒有讓她套住,他爬了起來,讓她就像M字形那樣的蹲著。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那蚌尾處,有一滴乳白色的液體挂著,欲滴未滴的,使我連血液也沸騰起來了。

他唾涎沈滴地向她走近著,然後,突然伸出手指來,斜斜地插下去,接觸著這個要害的部位……。

“啊!”

她被他弄得尖叫起來,把雙臂搖擺著。

他繼續接觸著她的肉蚌,并且輕輕地撫摸著。

“你……放我回去吧!”

“我為甚麼要放你回去?”他說得挺凶的。

“我從未曾干過這種事的呢!你就可憐可憐找吧!”

她皺起了眉頭哀求說道,

“你那生著氣上來的臉孔,反而更加迷人呢!小姐,待我們的事情辦完以後,我自然就會放你回去的……。”

“那……。”

“你這兩片美麗的朱唇,真使人看上了一眼,便想吻向它呢!”

他話沒說完,便來真的了,他將她兩邊的臉頰按住,就把自己那粗厚的嘴唇,壓到了她那兩片薄薄的櫻唇上。

“啊……唔……!”

從她的喉底中,發出了既歡快而又抗議似的呻吟聲來,她拚命地將自己的身體扭動期能避開。

他吻完了她的嘴唇,從他那上下兩齒緊咬著的嘴唇中吐出了更動人心弦的聲音說:

“跟著,便是這兩片小唇了,”

他的手放到了她的小腹下,硬塞進她那兩條玉腿交接處的小丘下……。

“啊……啊……不要呀!”

她慘叫著,并把一條蛇腰扭動著,企固擺脫那男人的手指,但他這樣做即帶來了適得其反的效果,那男主角的手指順勢便塞入了她的兩腿之間的桃源洞中去了……。

更由於她的一雙大腿緊夾著,而又將那侵襲進來的手指緊緊地夾住了,他的手指塞滿了她那個最為羞恥的部位。

“啊……啊……那女主角歡暢地呻吟著。

“小姐呀!我好容易方能使到你落花有意呢!這可是你自已想讓我觸摸到的啊!嘻嘻嘻……”他放肆地狂笑著。

他似乎對於玩弄女人有著深厚的經驗,他一透盡情地占著口頭上的便宜,一邊用手指作出了巧妙的挑動來。

“求求你把手放開吧!”

“是嗎?看來你已經是到達了無法忍受的階段了嗎?那我可要把最後的障礙清除的了!嘻嘻嘻!”

“不,別……。”她哀求道:“求求你!你這個魔鬼,把我放開吧!”

“嘻嘻!放開你?哈哈!來……來替我脫掉這條底褲!”他嬉皮笑臉地.

“放屁!你這個壞蛋!”她終於吞不下這口氣了,

現在,她所能做到的抵抗就是絕不屈服的向他反唇相譏。

“賤女人,不識抬舉!”

他舉起了手中的皮鞭,重重地打在她的身體上。

“哎喲!呀……。”

他的皮鞭像長了眼睛般,專朝著她肌肉最丰盛的地方上打下去。

她的上半身因激痛而堅挺著,她緊咬住牙根,慘叫著忍受著那難耐的痛楚,面孔也變成了蒼白色。

她那把眼睛緊閉起來忍耐著烈痛的神態,使台下的觀眾感受到了一種淒絕的美艷。對於永遠也不知道滿足的性虐待狂者來說,更覺得她有著益無比的吸引力。

覲眾們有的高聲在呼叫著,有的在輕輕地嘆息,各適其適地各自發 著自已的內心感受燈光暗下去了,兩個主角迅速地退到後台。

報幕者又走出來,向觀眾們宣布了一個好消息,就是為了報答觀眾的熱烈掌聲,兩個主角准備犧牲色相為觀眾們真人演出精 的節目,

那兩立男女主角又出來了,他們不再做那些虐待狂的事情了,轉而真刀明槍地相對著,准備正式交戰了。

見他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注視著她,欣賞著她那美麗的身段……。

她閉上了眼睛,期待著他的來臨。

而他是一個高大而強壯的男人,在她的心目中以為他是可能會很粗魯地對付她的,但在她的內心里,她又期待著他溫文地與她一齊演出。

當他的手放到了她身體上的時候,她所感覺到的輕柔竟是出乎她意外的。

雖然她也預算過他會溫柔地對付自己,但他還是溫柔得起乎了她所想像的。

他很輕很輕地接觸著她的肩,嘴唇輕輕地觸到了她的額角上,那麼地溫柔,那麼地體貼。

而在觀眾看來,如果不是還剛剛看過地的戲,簡直就不會相信他就是那個性虐待狂者呢!

見他的嘴唇輕輕地沿著她的粉臉滑下去……。

現在反而是她“粗魯”起來了,不知是否剛才對她的折磨使她欲火焚身的,她的身體向前傾去,緊緊地貼到了他的身上,而她的那兩條玉臂亦用盡了她的力氣,把也緊緊地抱住了,他是比她高大得多的,所以她這樣緊緊地把他抱住,令他就不能吻到她的險了,尤其現在的情形是他站著,而她則坐著。

她的臉貼到了他的胸腹之間,閉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著,看來她很喜歡那種男人味!她覺得他是有著真正的男人氣味的,有些像他這樣高大的人是有著很濃烈的氣味,濃得醉人,濃得使她受不了。

但是他就不同了,他的氣味是恰到好處的,令到她欲醉未醉。

一個男人,假如沒有氣味的話,那他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她陶醉枉這種芬芳的男人氣息中。

而且,他的身軀是那麼的租壯,讓她抱在 中,也是能夠給予她以一種很舒服的感受,就好像一株大樹似的,不是她可以推得倒,甚或搖得勤的,這是一個很可靠而又安全的男人懷抱。

她的臉也不過是在他的胸腰間而已,那她的胸部就在更低的地方了,她完全可以感受到在她的胸部就有著巨大而強勁,難以控制的挺起和跳動,就像忽然之間有一條石筍長出來似的。

她是一個婦人,可以說是一個半點朱唇萬客嘗的女人,她當然知道那是甚麼了,但她并沒有怪他……。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假如他都沒有這樣的反應,那才是值得但心的呢!

他給她抱得這樣緊,一時倒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 是在生理上有著強烈的反應,但他似乎并不知道怎樣才能夠征服這個女人。

他的手在她的頭發上和玉背上輕輕地撫摸著,相信,這也是他唯一能夠模得到的地方了她低聲地對他說道:“不要在這里,我們到床上去吧。”

他默默地點了點頭,她站了起來,卻又軟軟地靠到了他的身上,於是,很自然地,他就把她整個兒抱起來了,慢慢地行近床邊。

以他這樣的力氣,那就几乎像是抱起一個枕頭那麼輕易而已,她好像飄了起來,在半空中浮動著。

瘦子雖然也可以把她抱得起來,然而瘦子的氣力肯定會後勁不繼,所以她從來就不放心讓一個皮包骨的男人把她抱起來。

她總是會有那種提心吊膽的感覺,恐怕自己隨時會掉下來,那時,她的身體就不敢放松下來了。

而眼前的男人則完全不是這麼樣,他是那麼的強壯有力,使她有如身在一座升降機上似的,可以把身體完全放松下來。

他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讓她舒適地躺著。

她緊緊地摟住了他的頸部不放,使他整個人都伏倒在她的身上了。

他的嘴唇吻到了她的嘴唇上,雙手也按到了她的腿上,既然他已經決定了要做甚麼事情,他也就不再畏縮和客氣了。

但他仍然是并不租暴的,而且比起很多人來更加溫柔。

忽然之間,她把頭向旁邊一扭,就把嘴唇掙脫了。

當他呆了一呆時,她已經把衣服脫下來了。

她本來就不是穿著很多衣服的,現在則更是完全沒有了,她的身裁是嬌小的,線條則柔和動人。

他看著她,慢慢地也把自已身上的衣服也脫下來了。

她凝視著他,一雙明眸放出了猛烈的欲焰……。

她似乎忘記了這是在表演台上,看來,她情動得就像在酒店中的蜜月房間內似的。

他的動作也是從容不迫的,雖然他從來沒有對她談過自己在這一方面的事情,不過他既然懂得那麼從容不迫,完全沒有顯出手忙腳亂的情形來看,那麼顯然他也不會是如何缺乏經驗的了,

她軟軟地躺在那兒,一張讓觀聚們都可以清清楚楚地見到的床上,她的眼光 閉剩了一線,柔情地注視著他。

她可以清清楚楚地見到他是那麼的粗壯,就像是一株大樹似的,那麼的巨大,那麼的挺拔著……。

她心底里似乎微微地吃了一驚,她所經歷過和她發生過關系的几個男人之中,都是沒有如此巨大的。

她看得有點心寒,她慶幸著他是那麼的溫柔,不然的話,他一會兒就會讓他撕裂了的,那她就非耍進醫院中縫几針不可了。

他來到了她的身邊,輕輕地吻她和輕輕地觸摸她……。

然後他就熱情起來,一把就將她抱進了懷中去,就好像一個大人把一個小孩子抱進懷中那麼樣的。

她覺得自己被一股溫暖的氣息所包圍著,是那麼的舒暢。

他抱得她是那麼的柔和,不太寬而又不太緊,他似乎認為這樣會更方便撫摸她了,這也許是他與她已同台演戲多場,他能夠知道她是喜歡怎樣的了吧。

這也正是她所喜歡的方式,她可能常常回憶她在她母親的懷中的那股舒服勁兒來,見她現在正閉著眼睛在重溫著……。

但她已不是一個孩子了,她那纖纖玉手也是會動的,她的手也能夠還他以同樣的愛撫,每當她撫到他那無比粗壯而又熱辣辣的地方時,她的內心一定是一陣顫動。

見他撫摸得她是那麼的多情,但他并沒有把她當作是女王似的,也沒有像剛才那樣的虐待著她,他 是盡他所能地愛撫著她……。

這令她熱得很快,也濕得很快。

後來,他就把她放下來了,在床上把她放平了……。

我看得心情激動,我期望著我就是那個男人,我心中有一股火焰在迅猛地奔騰著,看來今晚又要准備額外的支出了。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