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

〔05〕

我再把注意力放回到台上去,這時我也發覺到在我的左右,那些同事們都噴出了濃烈的喘息聲。

她知道現在就要開始了,她似乎感到有點兒擔心,她能否順順利利地容納得下他那如此粗壯的東西呢?

他輕輕地迫近著,頂著了她那濕濡濡的洞口。

還好在她是有經驗的,她很熟練地運用著最能夠遷就對方的角度,迎接著他那熱情的迫力當他進入時,她還是有著好像一部坦克車駛進去似的那種感覺。

“啊……!”她呻吟地低低的叫起來了。

他馬上在占領了的三份之一的路程處停了下來,問道:“你覺得怎樣?”

“唔!”她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你不舒服嗎?”

“不是……不過……不過你不要太快,也不要那麼用力!”她喘息著對他說道。

他彎下身來,安慰式地吻著她。

他比她高得多,而在這種情形之下,他要吻到她的臉而又不致於讓他們脫離,那實在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但是他還是辦到了。

她十分欣賞他能夠這樣做,對於他一切對她施予的小動作,她都是歡迎的,何況這樣做會更有力地頂著了她的上唇呢!

她的手也輕撫著他的背脊,這些動作她是可以做得很熟練的,很有規律的……。

她既然是干這個行業,當然有很多的機會學得到這種技巧,這也不一定由實習而學到,亦可以是由互相上言談之間而學到的。

女人與女人之間可以談的事情很多很多,但有關於男人的話題就比較熱門些,她們可以從中而熟悉任何男人的個性。

一般來說,假如碰到了一個太雄偉的對像的話,那是無法可以適應的,而唯一的方法就是運用技巧使對方盡量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結東,但這是有違表演道德的,為了台下那無數的欲海飢民,她不能這樣做,她要要觀眾們都開開心心地欣賞到她的演技。

這正如她現在所打算著的那樣,她現在的目的 是盡可能滿足觀眾及使他得到最高的享受而已,她 能期望著自己有這種適應的能力。

很快,她就發覺到,原來還有一個方法是她的朋友們所未曾談到過的,這也許是她們沒有機會發現吧!

她的這種發現就是:假如你喜歡這個人,對這個人很有好感,那你的適應能力就自然會大大地提高了的,你會更濕潤,你也自然地會更有彈性。

她的心偷偷地笑著,慢慢地,她就適應了他的三份之一了。

“你現在沒有甚麼問題了吧?”他輕聲地問道。

“可以了,你慢慢的來吧!”她悄聲的說道,

一步一步的進入,她漸漸就知道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了,雖然她感覺到特殊的脹滿著,但再也看不出她有任何的不適。

後來,他的推進終於停止了,她伸手一摸,意外地發覺到他們之間已經几乎完全貼緊了,毛興毛也在交纏著。

她把她的臉在他的胸膛上輕輕地擦著,以發 她內心那歡暢的快意。

然而,他那胸膛前長了相當濃密的體毛,使她擦起來時史覺刺激。

她 得快意地呻吟著,盡吐她心中的快意……。

我們都看得如痴如醉,想不到他們竟是戲假情真,而給找們帶來的感受竟是那麼的深刻,我輕輕地摸了摸小租宗,它企圖站得更高,望得更遠,企圖也能夠看到這動情的一幕呢!

我的同事們之中竟然已有一些人抵受不住, 見地們紛紛拉開了拉 ,把他們的那東西放出來抖抖氣,不讓它被壓得那麼不好受呢!

他們都粗重地喘息著,發出了濃烈的氣息。

“想不到他們竟然表演得如此逼真!”我身邊的同伴輕聲說道。

“不要出聲!”我碰他一下,他乖乖地聽從我的勸告,又留意地細心欣賞了。

這以後,舞台上他也開始動作了……。

起先,他 是緩慢的推進著,而由於感覺漸漸地強烈起來,他也就漸漸地增加著速度了她并沒有提出反對,她 是默默地迎合著……。

他的速度也怠來愈高,直至有如狂風驟雨似的。

她的爆炸是連串的,一次緊接著一次,來得很快但也很容易消失,使她覺得她的心臟隨時都會爆炸開來了。

她那被接觸到的地方似乎寸能在狂暴的動作之中破裂,而心臟則似乎會給那陣陣強烈的感覺沖擊得爆炸開來。

她簡直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才好, 能夠緊緊地擁著他,希望自己的靈魂不會給加狂風暴雨吹走。

後來,他也到達了頂點了,狂潮噴涌著……。

那麼強烈的狂潮,而她又是已給裝得那麼脹滿脹滿的,似乎已沒有甚麼空位可以容納得這股狂潮了……。

但正因為如此,她就更加能夠感受到這種狂潮是多麼的激烈了,

在這一刻間,她就像處身於強烈的閃電之中,甚麼抵抗刀都失去了,軟軟地而又緊緊地摟緊了他,摹麼抵抗力都失去了。

她再也不能夠把持住自己。

然後,一切又慢慢地平靜下來了。

雖然他是一個那麼高大的人,但是他并沒有使她覺得沉重,主要是因為他并沒有用他那全部的體重向她壓下來。

他在這件事情上是做得真體貼了。

本來 要改變一下姿勢,他就可以不必仍然那麼賣力而又可以避免壓著她了,可是現在這個時間是很奇妙的,他們不能夠馬上脫離,不然的話,那滿足的感覺就會大大地減低了的這是他懂得做的事情,反而她才不知追怎樣做方能令他更舒服一點,所以她就順其自然地,不做甚麼了。

他就是這樣保持著讓她能得到最高度舒適的重量。

節目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直至男主角真正在女人的體內射精,當他拔 時,女表演者陰道口洋溢的精液,直令我們大嘆眼福不淺,結果我們就興盡而返了。

在路上我看看時間還很早,回到廠里也沒有甚麼事情可干,於是我便興他們分手,獨自去解決我的間題了。

我過海到了尖沙咀,在那到了一個有“金絲貓”的架步,

我很早便已期望著和一個 族女人,而她又是來自外國的,發生一下關系了,聽人家說就說得多了,但我還是第一次摸上來這些地方呢。

我依照著報紙上的廣告摸到了這座大廈的十三樓,按了按門鈴。

出來開門的是一他二十多歲的外籍女人,雙眼看來也是很美麗的,她操著流利的粵語請我進內

“先生,你一個人來嗎?”她讓我在客廳中坐下來。

“是的!”我感到很不自然,

她斟了一杯威士忌來給我,便隨我對喝了一杯。

跟著,她便與我同進房中,准備做我這一單生意了。

她看見我直直到瞪視著她那足有三十八寸的大胸脯垂涎欲滴的,便微笑了一下,把上衣脫下來了……。

我看得呆了,說實在話,我這麼大個人還沒有見過如此大的乳房, 見它們就像兩個大木瓜一樣挂挺在她的胸前。

木瓜是綠色的,熟透了便成為金黃色,而她的這一對大乳房呢?是白色的,雪白雪白的乳房尖上突出著兩粒艷紅的小蒂。

她笑著說道:“怎麼樣,夠勁嗎?”

由於她說話時用力的關系,她胸前的那一對大乳房輕微地震湯著,令我著得目瞪口呆。

她看見我這一個模樣,便走上前來,一把摟住了我的頭壓到了她的乳溝中去。

我嗅著她那陣陣的乳香,人也酥了。

她這時頑皮地將一只乳房搖擺著,她那用個乳房就輕輕地拍打著我的臉龐,使我的心情激動起來了……。

我緊緊地抱住了她,頭部貼走了她的乳房,在用力地嗅著……。

她吃吃地嬌笑著,一只手也向下摸過來,捉住了我那興奮得几乎就要爆炸的小祖宗在柔弄著,便我的心情更加緊張了。

我的手指也開始活動起來了,我捏弄著她那鮮紅的乳蒂,并且用嘴唇吻著她那充滿著彈性的乳房。

在我的感覺中,中國的女人是罕有這麼大的一對乳房的,所以我很珍惜這個機會,雖然我是隨時可以來的,但我又怎能隨隨便便的拿出一百五十元來呢!

這時,她看來是有點急了,可能她要快快地做完我這單生意吧,所以就嬌笑著對我說:“讓我們上床好嗎?”

我點點頭,只手放開了她,跟著就解除了自己的衣服。

她也匆匆地清理著自已的衣服,把那最後剩下來的東西也拋開了。

她爬上床去,坐在那兒輕輕地朝我擺了擺乳房,向我招了招手。

“來吧!”她嫵媚地笑著。

我又怎能忍受得住這種挑逗呢!我匆匆地挺起我的槍支,也爬上床來。

她一把擁住了我,嘻嘻哈哈地笑著……。

我偷眼看看她的那處地方,并不今我失望,她的那處長著一叢金色的毛,這馬上今我感到無比的興奮。

她嬌笑著對我說道:“你要不耍試試我們的法國式情調呢?”

我點點頭,我現在才知道她是一個法國妹,我已久聞法國妹的口技不錯,這次便順便試試了。

見她俯伏在我的腰際,望著我那高高聳起的小租宗,用舌頭輕輕地舐了舐……。

我感覺到好像給人搔著了痒處一樣,心兒跳了一跳,

她嗅了嗅我的小袒宗,跟著便張開了她的嘴唇,把它緊緊地包住了。

我耐不住這種刺激,便運用腰力挺了挺……。

“唔!” 見她發出了一聲濃烈的鼻音,我忙向她望過去。

原來,我一個不小心地大力挺了挺,即把我的東西全塞進她的口部去了。

見她的臉脹得通紅,忙不迭地把它吐了出來,望著我說道:“你這麼心急的,几乎把我塞死了呢!”

我抱歉地對她笑笑,又躺在床上來。

她又親切地用她的嘴唇為我服務了,我這次再不亂動,就讓她慢慢的來也好,我索性閉起了眼睛在享受著。

她用她的舌頭輕輕地卷弄著我,又用她的貝齒輕輕地碰觸著我……。

我感覺到體內的一股熱流在奔騰著,直沖向我的小腹……。

“不好!”我暗叫一聲,

但已遲了, 覺我體內的那股暖流已尋找到了出口,興沖沖地奔流出來了。

我嚇得有點呆了, 見那些漿糊般的東西全噴射到了她的口中,并且從她的口角處流了出來……。

但她并投有惱怒,并且還繼續吸吮著我的小祖宗,讓它能得到一個緊湊的環境來跳動著……。

我暢快地聳動著,令她的頭部前前後後的擺動著……。

當我停下來的時侯,她才松了口,把它吐了出來……。

“對不起!”我歉意地說道。

“沒甚麼關系,我是很有商業道德的,”她笑著道:“我可以讓你再來一次的。”我感激地望了望她。

她坐了起來,到洗手間中清理著後事,跟著又拿出一條濕暖的毛巾來,為我清理著那不服從我命令的小祖宗。

當我能夠再站起來的時候,她就仰躺在床上,讓我舒適地把她占頷著。

我的小祖宗來到了這個異地的領域,覺得它能 活動的地方很寬廣,在中國人之中來說,我的小祖宗本來就可以說是狀元的了,但在她的體內,我絲毫不覺得有貼實感,使我的興趣漸漸地淡了下來。

由於吐過了的關系,我這次的活動時間相當長,足足三十分鐘後,才又一次的倒伏了下來。

我太疲倦了,而天又下大雨,回家是無望的了,我 好在附近租了一個房間睡覺。

雨一連下了四天才停止,但到了星期六,雷轟電閃,又是一場傾盆大雨,所以,一到了星期天,我又帶了一夥跳湯著的心回到家里來,

因為她們表姊妹中任何的一個也可能回到沙田去的。

到了七點鐘,我照例可以進入去了,在我的想像中,如果遇到了敏梨,我可以作生氣狀而狂吻她一頓,反之,如果碰到的是表姊伊蓮呢,我又可以重拾遺歡,給予他我那經過了考驗的技巧呢!

當我定睛地望著床上的人時,我的心直住下沉去……。

我發夢也估不到,在我床上躺著的人,不是表姊也不是表妹,而竟是一個男子漢!

他就是與伊蓮協議下雨時暫住在這里的陳先生,他一見到了我走進來,就支起了半個身子對我說道:“她們表姊妹昨天雙雙回到沙田去,而我的岳母娘又剛剛來探望我,我讓了房間給她母女兩人,暢談了足足一夜,所以才獨個兒走過來睡,馬先生,相信你不會怪我未得你同意就占住了你的房間吧?”

“不怪你,你現在快點出去就行!”我拉開了他蓋著的毛毯看看,原來他竟然毫不客氣地開了我的衣櫥拿出了我的鋪枕使用。

“對不起!”他呆呆地望著我的動作。

我生氣對他說道:“下次請別這樣的老實不客氣,我頂怕人家用過我的東西的,”

“對不住,對不住!”他忙起身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張五十元的鈔票,塞在我的手心里說道:“這算是我給你的潔淨費吧,你拿去加工乾洗好了。”

“也好!”我收下了錢,把毯子堆在椅子上,另外從衣櫥中搬出一張薄被來,然後匆匆拿了香皂及睡衣之類的東西,到浴室中洗了個澡。

待我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回到我的房間時,我以為他已經走了,不 池竟然又蓋回了毛毽,仍在我的床上躺著。

“到底你怎麼啦?”我站在床口說道。

“馬先生,我再賠賞多五十元給你,錢已放到了桌子上,我的眼倦得很,而且我習慣了凡遇到星期天,我准睡到十時才起床的,今天我又怎能例外呢。”

他竟然是這麼的一個橫不講理的人,我瞪著眼望著他。

“馬先生,前後一共送了一百元給你,准許我睡到十點鐘吧!而且,你蓋被,我蓋毯子,我不會吵醒你的。”他說道。

我瞧瞧桌子上,果然多了張五十元的鈔票,再瞧瞧手表,尚有兩小時就是十點了,我就看在金錢的面子上,答應了他便上床睡覺了。

往日,我一登床就能夠熟睡,一直睡到下午才會醒來的。

今天可就不同了一上床就做惡夢,夢見冰天雪地的,我被人脫了我的衣服,掉我在雪地上便我冷得發抖……。

我一驚醒來,睜眼一看……。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