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

〔06〕

原來一點不錯,我竟被人脫掉了衣服啦,一絲不挂地躺在床上。

而同床的陳先生呢,他正在匆匆地剝衣服,我才知道這不是在做夢,人家正想向我的後門進攻呢。

幸而我感寒先醒,這件事情還未容得他做出來,但這已使我暴跳如雷了,他竟然夠膽開我的玩笑!

我便跳了起來,馬上便對他說道:“陳先生,這里不是英國呢!我是一個中國人,不與干這種骯臟的事情的。

“馬先生,我們都是男人,為甚麼你會感到害羞呢?”他嬉皮笑臉地說道。

“你滾!你馬上給我滾!”我的火氣直往上沖。

“為甚麼這樣激動呢?大不了我就走。”

他見我認真起來,馬上便感到有點尷尬了。

“我不計較你,你馬上給我出去!”

他 得匆匆地穿回衣服,把東西收回衣服中,便告辭出去了。

如果我不是眼倦神倦,我一定不會放過他,我一定會走進鄰房,面見陳太太,把他的丑態通知她的。

我把房門重重地關起來,躺在床上重溫我的好夢了。

到了下午三時,我又醒來了,找望望窗外,雨仍然下得恨大,而且有趨於猛烈的形勢,我的心往下沉,

不知道敏梨她們兩表姊妹回來未呢?我走出房外看看。

通過我的打聽,我知道敏梨她們仍然未有回來,而陳太的母親一時又走不了,今晚她們會仍然占住敏梨她們的房間的。

而陳先生呢?他外出訪友去了,今晚仍然會回來,又要占住我的房間了。

陳太現在就獨自留在房中,她的母親正在廳中看電視……。

我想了一想,機會可能就在眼前呢,於是便匆匆地洗了面,過去敲敏梨的房門了。

陳太出來開了門,見是我便詫異地問我有甚麼指教?

“我可以進來嗎?”我小聲地說道,惟恐她那在客廳中的母親聽到。

“哦,對不起!”她禮貌地對我說道:“我先生出外訪友去了,待他回來時,我會請馬先生過來的,”

這位端麗的少婦,笑起來的時候就更加美了。

我呆了呆,跟著就一邊笑著,一邊對她說道:“我不是來訪陳先生,而是來訪陳太太你的呢!”

“那末……仍然等我先生回來後再談吧。”她就想關門。

我一把阻止著她,“等陳先生回來?”我聳聳肩膊說道:“他回來我就不談了,因為我要對你談的正是他。”

“哦?”她感到有點愕然。

“相信我吧?”我誠懇地說道:“我是一個正人君子呢!”

“那末,進來低聲一點陳述好不好?”

“好。”我答應著。

“那就請你直說吧!”她待我進入了房中後,就滿臉不愉快的神氣,低聲地對我說道。

“是這樣的……。”我頓了頓,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有話就快說吧!”她有點不耐煩地說。

“是這樣的,今早我放工回來睡覺的時候,你先生還未起床,我就推醒了地,他給了五十元我,要求能讓他睡到十點鐘,我鑒於與人方便的原則便同意了他。”我說道。

“那還有甚麼問題呢?”她說道:“既然你們雙方都同意了,那還為甚麼要來找我呢?。

“事情可不這樣簡單呢!我因為工作了一夜,感到眼倦神疲,一上床就睡著了。”我繼績說道。

“那與我有甚麼關系呢?”她更是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好戲就在後面呢,他待我睡著了,就竟然把我的衣服全脫下來了,他自己也脫得精精光的,想乘我熟睡而強迫我跟他發生同性關系呢!”

“有這樣的事情?”她呆了一下,吃驚地向我問道。

“幸而我因感到寒意而醒,他騎在我的背上,正准備攻入我的後方的時候我忙把他推開,并趕他離開我的房間。”

她默然無語,可能她很清楚她的丈夫吧。

“陳太太,不是我無情無義,但既然他是有這種怪行徑的,我根本就不能夠容許地在我的房間居住,為了他的面子起見,我請陳太太你強迫他遷居酒店,不要再到我那,如果他不識趣的話,我就會不客氣地對付他了。”我有力地說道。

陳太太聽完我說的話,一言不發的,呆了片刻,便伏倒在枕頭上低聲地哭泣起來。

這一來,到使我十分的為難,我急得說道:“不要哭,提起精神來,接受這一宗丑聞的現實,想想辦法來改善吧。”

“你……你不知道的了!”她飲泣著說。

“我不知道甚麼?找是身歷其境呢?”

“上次,大約一個月前,我也曾經發現過他一次。”她低聲地說道,語氣是變得那麼的柔順了:“找要同他大打出手,可是他哀求我說是一時之誤,耍求我原諒他,今後當改過自新,萬望我保留他的名譽,別鬧出官非來,我就答應了,誰料他竟不悔改地要煩馬先生你!”

“真是想不到,你的丈夫陳先生竟然是純種的英國公民,但在香港的這條路還未通呢!”我同情地說道。

“是的,馬先生,誰也不會相信像他這樣一個有智識的文化人,竟會走同性戀的路線呢!”陳太嘆息道。

“是不是你不能夠滿足他呢?”我好奇地問道。

“沒有這回事!”她羞羞怯怯地說道。

“這樣,他可能是有著心理變態的,但我不明白!他既然喜歡同性戀,又為甚麼要和你結婚呢?”我問道。

“唔!這真是一言難盡,到現在我才知道呢?”

“知道甚麼?”

“他是為著商業上的需要,為著充實他自已空虛的口袋,所以才勉勉強強地追求我的!到婚後我才知道,他所愛的是我父親的財力而不是我,但到這時才知道又有甚麼用呢?一切都已成為事實了。”她嘆息著說道。

我同情地望望她,一個女人如果選錯了郎君是一件悲慘的事情。

“我不知道向誰訴說他的骯臟事情,更不知道應該向那個政府部門投訴?而且我以為經過了上次找對他的斥責之後,他或者就會痛改前非的了,不料他現在又犯到你的身上來,馬先生,我真不知道怎樣處理這宗事才好呢?”她幽幽地說道

“我想向你請教一下,你在性事方面能否滿足他呢?”我大著膽子問道。

“ 要他需要,我從未拒絕過他……”她羞得低下了頭來。

“那麼是不是他在昨晚有強烈的需要,而你的母親又在這個時侯來到,今他不能得到你好好的安慰,故才想到向外發展呢?”我問道。

“不會的,據我所知,他從不在外玩女人的,所以我才知道他有同性的需要。”

“那麼我准備向你提出一個意見,不知可好?”

“你說吧!”她那美麗的大眼睛這時凝視著找。

“由我親自向警署報案,說他曾對我做出不道德的事情來,那警署就一定會傳他去研訊的,你跟住就去作証,把他從前的丑聞提出來以作為參考,那麼,無論這件事情是擴大了還是縮小,他的名譽就會受到大大的影響,這也可以使你同他這段婚姻很容易便會結束的。”我留意著她的反應,

“謝謝馬先生的一番好意,但你太早發覺他的企圖了,使他沒有機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警局是不會根據這樣而入他以罪的,我相信他會很容易過關,名譽無多大影響的,更不會根據這樣便讓我和他離婚,那時,我就變得枉作小人了!”

我望望她,留意著她情緒的變化。

“馬先生,這件事情讓我再詳細地考慮一下吧!”她滿臉憂愁地說道。

“陳太太,我想再問你一聲,他在與你洞房的那一晚有沒有不良的表現呢?”我說道。

“當時,”她回憶著說道:“他以疲乏為詞,放棄了他的權利,直到第四天晚上,他才與我行周公之禮。”她說道,

“那末看來,他并不是不愛異性, 是覺得同性比異性發生這種行為更有趣了,是不是呢?”我說道。

“大概是吧!我本來想好好地替他保密的,但是他竟然搞到你的身上來,病態分明嚴重起來了,我就不愿替他再保密了。”她幽幽說道。

“他還有些甚麼不好的行為呢?”

“有一晚,他與我同睡在床上,我正准備接受他對我的安慰,而在最素要的關頭,他竟然取出一瓶花士令潤滑膏來,要求我讓他走後門。”

“有這樣的事情?那你怎麼對付他呢?”

“他說如果我能以異性之身,兼有同性戀的興趣,那我便是世界上最最完全的女人了。”她說得更低沉了。

“後來結果怎樣呢?”

“我當然不能讓他這樣做。”她激動地說道:“我把他臭罵了一頓,并且不理會他整整一個星期呢!”

“這不是辦法來的。”

“但我又能怎麼樣呢?”她說到這里,不由得又伏在枕上哭起來,好可憐的。

“世間上竟有這樣古怪的男人的,你愈說愈加今我光火了,陳太,你別保護他了,讓我到警署去控告他說他企圖在我熟睡的時候鵝奸我吧!”我咬牙切齒地說道。

“別沖動呀,如果你現在告他而又入不了案,那反而會縱大了他的膽子,同時,他的名譽臭了而我仍然不容易與他離婚的,那我就更加痛苦了。”

“那又怎麼辦呢?難道讓他繼續這樣下去嗎?”

“不,我的意思就是耐心地等下去,等到他有進犯人家而能 構成罪案的那一天,我才把你這一宗案也供出來,那時你才助我一臂之力,使他無法卸罪,那時,我的離婚申請才會在有利條件之下獲得成功的。”

“陳太太。”我瞧住她的容顏說道:“我不明白,他為何娶得那樣美艷的太太竟然都會熟視無睹,反而會下流地走去同人干起這最丑惡的事情來那麼奇怪呢?”

“誰知道原因呢?我 知道自己命苦!”

“如果我有著一個像你這般干嬌百媚的太太,我就會覺得那是世間上最美最美的視覺藝朮享受了,因為它們都集中在你的身體上,那末,有了你後還會有甚麼奢望呢?”我貪婪地瞧住了她。

“謝謝你!馬先生。”她伸出了友誼之手。

但我不肯一握了事,我俯下頭來輕輕地吻了她的玉掌一下,然後取出了我的名片,請她在需要我幫助之時就打電話給我,然後我方才告退。

臨走時,我望見陳太太用一 常的眼神目送著我。

我告退了出來之後,又能去甚麼地方呢?剛才和陳太在一起,已令我生起滿腔的欲火來我就去找秀霞,她是我以前認識的一個女孩之,她與我可算得上是一對密友的。

但由於她的年齡僅為十九歲,仍然與她的父母同住,故所以我們兩人常常要摸上去天台偷偷快活……。

當她見到我來時,歡喜得連忙把我拉出屋外,以免讓她的父母見到,問我道:“為甚麼這麼久見不到你的?”

“我過到對面海做工呢。”

“不耍說那麼多了,我們上去吧。”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於是,我們兩人便小心地避開了眾人,沿著鐵梯爬到了天台上,

這時正是傍晚,晚風吹來,令人感到陣陣的舒適。

天邊的一彎新月,照在這一個布置得很好,草木扶疏的天台上,染成了一片翠綠。我 見到在天台的四邊值滿了五爪金龍,闊大的碌葉沿著竹枝向上伸展著,組織成了一道最佳的屏障,可以這樣說,外邊天台上的人們絕難發現到這里正有著一對情侶在幽會呢!

當我踏足其上時,我 覺得腳底下是軟綿綿的。

初時我還以為天台上是種滿了青草,但細心觀察之下,方才知道,這是人工草皮鋪滿了整個天台,而另外的那些花花草草都是種在大盆小盆里的。

“啊!很久沒有來這地方了,變得多美啊!”我贊嘆著說道。

“我還以為你已經忘記了我呢!”她幽幽地說道。

“怎麼會!”我摟住了她那幼幼的小蠻腰,吻著她那幽香縷縷的頸畔說道。

“啊!”她深情地緊緊摟住了我。

“這地方怎會變成這樣美呢?”我問她道。

“是這樣的。”她貼在我的耳邊說道:“三個月前,我爸爸中了六台彩,你知道他這個人是喜歡種點那些草草木木的,故所以便跟業主買下了這個天台,然後再花了十萬元來裝修,便變成這低樣子了。”

“你爸爸真是奇怪得很!”

“現在我可就最受益了,當假期來到的時候,我就喜歡獨自走上來,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來做日光浴的!”她嬌媚地笑道,

“你不怕有人偷看你那美妙的身裁嗎?”我香了香她那嬌嫩的臉龐。

“嘻嘻!現在這里四周都用花木圍起來了,對面天台上的人是看不見我們的了,不愁有人來做瞥伯呢!”

“還記得那次我們在這里嗎?”我笑著說道。

“歷史是不會重演的,況且那次也是我們太不小心了。”她把粉臉埋到了我的胸膛上。

我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灰暗的黃昏,我和她就在這里談情說愛,情到濃時,我們只方都把持不住,雙雙倒在這光坦坦的天台上,我就在那個黃昏取走了她那賓貴的處女之寶,而當我們在激情後平靜下來時,就是她發現到了對面天台上有著望遠鏡片所發出來的玻璃片閃光,令找們尷尷尬尬地匆匆離去。

“今天我們不再要驚怕那次的事情發生了。”我笑著撫摸著她那嫩滑的玉背。

“ 是,你還得把聲音放輕一些才行呢。”她邊說邊去撫弄著我的小腹,

她那玉掌是溫暖的,貼在我的小腹上令我產生著陣陣異樣的感覺……

她的輕挑慢摸,果然是撩人欲念的,她已再不是以前那個無知的少女了,短短的歲月已令她增多了很多有關這方面的知識。

我這時頓覺渾身火辣辣的,心臟在狂烈地跳動著,小腹下如同有一團烈焰在熊熊地燃燒著?

“啊……”她發出著渴望的聲息。

止不住亢奮的我,把她的玉手緊按在那俚,并且輕輕地磨動著,我那粗壯的勁兒也頂著了她的掌心。

她微微地閉上了眼睛,一陣陣的女子氣息在她的鼻孔噴發出來。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