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老師媽媽們的愛

第三章 教育

彷彿,四位母子們親密的禁忌就要開始了,對我們兩個未經人事的小鬼頭而言,那真是充滿的緊張美麗的期待。

不料,此時媽媽卻轉過頭,向翠茵嬸嬸說道︰「翠茵,那就麻煩你按照原計劃,帶著我兒子到我睡的那一間房間吧。」接著又轉過頭牽起了志傑的手,彷彿也有點略略羞澀地輕聲的對志傑堂哥說︰「志傑,跟嬸嬸一起到你們倆睡的那間房間好嗎?」

「嗯!」翠茵嬸嬸剛答完話,已經沉迷於兩位媽媽們性感美麗裸體、有點呆呆的我們,卻不禁輕輕的訝問道︰「啊?」原來……我們兩個原來要被「各自帶開」的嗎?

志傑疑惑的問道︰「不……不是我們四個人一起?」

我跟志傑都覺有點小小的意外而吃驚,也有點抗議或不太情願地眼神。這個節骨眼,誰捨得和這兩位美女媽媽們的任何一位分開呢?我們倆都用著極度不捨的眼神望著她們倆。

我也疑惑地向媽媽問道︰「不是我們大家?不是我也能跟……」忽然發現我不太敢說下去。

「不行這樣喔……」此時,媽媽雖然仍然帶著微笑,卻忽然間帶著略有長輩威嚴的態度說︰「曉民,我們是親生母子,是不能真正的做這種事情的,這樣子就會真正的犯下亂倫錯誤了喔;同樣的,志傑你也是,也不能跟你媽媽做這種事情喔!」

志傑聽了,也轉頭看向他的母親一望,好像在尋求他母親會有否定的答案——雖然,他的心中也已經有了一定會失望的答案。

志傑跟著起哄問︰「那為什麼??」

「志傑,」翠茵嬸嬸打斷了志傑的好奇發問,走過來,擁抱住赤身裸體的志傑堂哥,柔柔微笑跟他說道︰「孩子,你嬸嬸說的對,親生母子倆是不能在一起做這種事情的喔!」她們母子倆,就這樣赤身裸體的擁抱在一起,我發覺志傑堂哥好像也被嬸嬸這動作吃了一下驚。

嬸嬸接著說︰「聽聽媽媽的心跳,嗯?」

志傑疑惑著,不太能懂他母親翠茵嬸嬸真正的意思,只好按著他母親的話,將臉龐側著埋進他母親溫暖的胸中。

「有沒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呢?」翠茵嬸嬸用一種母親身份的口吻溫柔的跟他說︰「仔細聽媽媽現在說的話喔……任何人,都可能會對沒有血緣關係的人有那種與生俱來的性慾望,甚至也同樣可能會跟他們發生性行為……但是,對自己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就不能這樣喔……你聽聽,在媽媽懷裡邊,你所聽到的,正是你小時候每當情緒不好時,最喜歡靠在媽媽懷裡面傾聽的聲音對不對?這是一個母親的心跳喔……你想想,這種老天爺賜給我們這種母子倆的天倫關係,能夠發生男女間的那種性關係嗎?」

志傑抬起頭望著翠茵嬸嬸,彷彿已經瞭解媽媽們的意思了,於是略帶羞愧地看著他的媽媽︰「媽,對不起……」

志傑緊緊地擁住了他的母親,此時母子倆雖然仍舊同樣赤裸地擁抱在一起,但一旁看著他們簡短對話過後的我,我想也包括了志傑堂哥在內了吧?都突然覺得,那已經是個好溫馨,而沒有了任何性成份存在的幸福畫面……

真是好奇妙莫名的改變啊!我不禁也轉過頭,有點慚愧地看著自己的媽媽,後悔我們怎麼會對自己親生母親產生慾望呢?(雖然,我跟志傑兩人的小弟弟,不太可能因此馬上就回復原狀……)

媽媽懂了我眼神的意思,微笑著撫了我頭髮幾下,抱住我的頭擁入她懷中,親吻了我額頭一下,「這也是我跟嬸嬸兩人原來的用意之一喔,」母親溫柔地說道︰「讓你們能藉這種機會,真正深刻的體會人倫間與男女間關係的不同……」

「所以,」母親微笑著,接著跟我們兩個說︰「這將是你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了自己母親在這樣的場合出現的機會了。」

媽媽托住我的下顎,抬起我的頭,溫柔地、輕輕地親吻了我嘴角一下說︰「那麼,跟你嬸嬸回房好嗎?」

好久,不知道從小學幾年級開始,自認為已經長大了的我,曾經數次會極度生氣的拒絕母親這樣的親吻,會認為長大了還被媽媽親嘴,對小孩子是一種羞羞臉的行為。可是現在,我眼角旁卻不自主地好像滲出了一點淚水,連我自己都很訝異會這樣……而且不只我一個,我猜想此時的志傑堂哥也同樣會很感動吧?

媽媽看了我一下,看我有點尷尬神情,於是用一種半開玩笑的口吻向我紮了一眼︰「媽媽會很驕傲你待會回房後,跟你嬸嬸一起的『成長』喔!」

「嗯!」我半不好意思地輕輕擦了擦眼角,有點捉狹的態度掩飾了剛剛「長大了居然還流淚」過的窘境,裝出了沒大沒小開玩笑道︰「老媽,你明天就可以問問嬸嬸喔,不會辜負你的期待的。」

「噗叱!」媽被我逗的嫣然一笑,微笑著摸著我的頭幾下。

直到多年以後,我才深深佩服了媽媽這樣「欲教故縱」的教育方法,也就是先藉著她跟嬸嬸的「一起出現」,挑發了我們身為男人的原始慾望後,再突然回到做一個母親應有的角色,讓我們在慾望邊緣上猛然瞭解一些該有的倫理。我猜想,任何經過這樣大膽又特別的教育方法後,即令日後在任何場合也同樣碰到一些不該出現的慾望,或被不該挑逗的人極力對自己挑逗時,也能用這樣地冷靜態度,避免了很多不該有的慾望產生而能及時煞車,以避免可能發生的危險了吧?

也許這種教育方法很特別,不過卻很有效……媽媽們現在這樣的作法,深深擄獲了任何做兒子們的心。只是,要世上任何一個媽媽這樣赤身裸體地面對自己兒子,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也還要能用一種臨危不亂的態度,才能在這種特別情境下教育自己兒子正確的性觀念,這是很難得的,因為一旦用不好,出現了母子雙雙尷尬或是母子雙雙出現了原始性慾望後,結果都會導致失控的場面……我猜想只有像我的媽媽這種平時就堅強沉決又溫柔明智的特質的母親才有辦法作得到吧?——因為連平時也很溫柔的嬸嬸,剛剛也差點因緊張而失了對情境的掌控了。

雖然,大多數一般親人常常在一時突然碰到自己家人臨時裸體狀況(如在浴室不是故意的碰到了)時,都會像嬸嬸一般,尷尬莫名而失去準頭,只好用一般人類的正常反應來面對,也就是用「生氣的態度對不是故意的家人對方生氣」來面對大家的赤裸時尷尬。而母親——可能是自從一個月前跟我吵架完的那次後,才發覺了這種方法的道理吧?

不過,此時令人覺得好玩的是,即令我跟志傑堂哥都是處在性慾超旺盛的青少年時期,經過了剛剛那種「冷靜教育」狀況,這時候好像不自覺地,也漸漸地有點開始冷掉了。

一開始是我,弟弟漸漸的垂了下來,我偷偷往志傑方向看過去想看看他的,他也剛好正從母親的懷裡離了開來,除了(也跟我一樣)居然眼角略略泛有淚光外,他那裡尺寸雖沒變化,但也低頭了。

我看了這狀況,便有點結結巴巴的跟母親們說︰「我們……還……需要繼續嗎?」

媽媽和嬸嬸們發覺了我們倆這樣的情形,也不覺呵呵地鶯笑了起來。即令大家都裸身相對,此時候慾望也漸漸淡去了,彷彿即使都沒穿衣服,四個人還是像平時狀況一樣正常無比的樣子。

 

第四章 激情

「照原訂計劃羅,」母親看了嬸嬸以及我們倆小男孩一下後,就微笑著拉起了志傑的手,向他半開玩笑的說︰「英俊的小王子,你願意接受皇后感性的邀約嗎?」

「嗯!」志傑表哥被媽媽一逗弄,不禁連臉都紅了起來,尷尬地笑笑以對︰「我……我願意……當然……」

不愧是媽媽,居然用帶頭開玩笑的方法來化解了我們「開始冷掉的」尷尬場面。同時媽媽看了志傑這種有點好笑的尷尬回話,也不禁「噗叱」地笑了起來,牽著志傑,媽媽四目交神的笑著望了翠茵嬸嬸一眼後,就逕往往二樓原先媽媽該住的那一間房一起上樓去。

我目送著上樓中的母親美麗的背影,心裡忽然有點複雜起來,一方面,早已經知道不該在有對自己親生母親的胴體產生慾望才對,但另一個方面,以一個男性賀爾蒙充斥著體內的角度來看,此時母親婀娜美麗的倩然背影,仍還是會不斷的勾起我原始慾望的遐思,而我現在所能作的,只是目送她如此離去自己……也許身為她兒子這種角色,是我既驕傲,卻又不得不在此時有點失望的吧?也或許因為這樣,我也發覺了正在上樓中的志傑表哥,似乎同樣也不太敢再度回頭,看看他母親翠茵嬸嬸赤裸的身子一眼吧?

這種情境,讓我幾乎已經快忘了此時我身後還有另外一位同樣美麗皎潔的成熟美女——翠茵嬸嬸……直到看了志傑表哥一眼,才忽然間意識起身後的翠茵嬸嬸的同時,嬸嬸也正在我背後輕輕的環住了我,讓我從方才迷惘於母親倩影的情景中,驚了一下地回神過來。

「曉民,」嬸嬸溫柔的將我轉過身,微微笑著對我說︰「別只光顧著看你媽媽,難道……你不喜歡嬸嬸嗎?」

「我……我當然喜歡嬸嬸!」不禁對剛剛有點冷落了身旁的翠茵嬸嬸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呵呵!瞧你,臉又紅了。」

「嬸嬸……」我尷尬的笑笑。

因為我身高畢竟還沒志傑發育快而來得稍稍矮些,而嬸嬸又還比媽還來得高了一些,所以此時的她,仍然需要稍稍低下頭,像平常安撫一般個頭小的小朋友那種姿勢般跟我對話。但我卻覺得她這樣的姿勢卻對我格外撩人,因為,嬸嬸這種需要略略恭下頭跟我說話的姿勢,彷彿同時結合了成人長輩的母性美,與異性的女性美於一身,單單嬸嬸這樣跟我單獨對話的姿勢,彷彿忽然間又再度挑發出血液中男性的原始慾望。

「今夜,不要叫我嬸嬸,叫我Aunty,好嗎?也就是『小阿姨』。」

「嗯!小阿姨……」

「小阿姨」這三個字同樣也是個有點性挑逗的詞,於是此時,臉上雖然望著嬸嬸,同時間我的小弟弟也因此生氣勃然站起。

嬸嬸看了我的弟弟一下,好像對自己單單能從姿態以及言詞上再度挑弄了一個男人的新生命,而感到頗有自信的的笑了笑︰「我們也上樓吧?」

「嗯!嬸(差點改不過口)……啊不!小阿姨,請你要教我……」對性的惶恐,我還是有點不太好意思的,我略尷尬的對嬸嬸微笑道。

「嗯,別急,夜還長得很。」嬸嬸一面牽著我的手,一面溫柔著對我笑著這樣說。

上了樓,我知道,房門裡邊將要發生的事情,將會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最美的回憶了。從門邊面對房間裡,我彷彿看到了這種期待的情景,卻不禁也跟著有點緊張地,一時站住了腳步。

「怎麼了?」見我停住步,嬸嬸用她明亮皎潔的大眼睛不明的笑著看我。

「沒什麼……好像……還是會有點會緊張……」我老實地跟嬸嬸說。心跳越來越加速……

「放輕鬆點,曉民。」嬸嬸輕輕地先推了我進房門,帶上了門,然後將我轉過身,摟住我的肩,面對著我︰「來,摸摸我的心跳。」嬸嬸拿起我的手,往她溫暖的胸部靠近。

「嗯?嬸……不!小阿姨……」我又一時改不過口了,嬸嬸馬上笑著白了我一眼,「你心跳也好快呢……」我有點吃驚地笑著說。

「這是,小阿姨婚後第一次……也請你好好的對小阿姨喔!」嬸嬸用認真的口氣溫柔地跟我說︰「Aunty現在跟你一樣緊張喔。不過請你放心,Aunty會好好的對待你的,也請你要輕輕地、溫柔地對Aunty,好嗎?」

「嗯……」

站在白色房門前的嬸嬸她真的好美,她以那對跟肌膚顏色相稱的、潔白明亮的、成熟女性獨有的那種會說話大眼睛,帶著溫柔笑意不斷望著我,房間微弱的燈光,泛在嬸嬸健康古銅色那種原住民與生具來的肌膚上,跟她身後白色的門,以及四周木屋背景的原木色,四個層次的顏色,巧妙地完美搭配成一體。見到此景的我,昂然生氣的弟弟此時完全站立起來。

見到它再度振發,嬸嬸用讚歎的眼神望著它,用雙手握住了那炙熱的鐵棒,我也開始在嬸嬸如容華綢緞般的肌膚上探索。未曾有過這種膚觸——雖然同樣都是女人平滑的肌膚,但嬸嬸的跟剛剛媽媽細緻般的那種不同,也許是加上與嬸嬸沒有血緣關係的那種羈絆吧?我覺得嬸嬸的肌膚更是滑嫩,更是令人喘不過氣。

這是我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好奇又興奮的第一次,令我愛不釋手,但還是帶著絲絲的膽怯不斷游移,由五指……漸漸的用雙手的整個掌面來回撫摸……

這種新奇的膚觸刺激,讓我彷彿有股電流直直地衝擊著我的下腹部。

「啊……」當我輕輕碰觸到嬸嬸那可愛性感的乳頭時,她不禁輕輕嬌喘了一口氣。

從剛剛在樓下那時起,今晚所有的禁忌情節,我猜想已經使得她十分興奮了吧?原本皎潔明亮的眼神開始流顯出了迷惘的眼神,鼻頭也開始滲出了碧玉般的絲絲小汗珠,古銅色的肌膚好像也開始泛紅,乳房也漸漸的渾圓堅挺了起來……撫摸著她那令任何男人沉醉的乳房與肌膚後,我抱住了美麗溫柔的她︰「可以吻你嗎?Aunty……」

「嗯。」嬸嬸抱住了我,美艷的粉唇貼上了我早已乾燥的了嘴。兩個赤裸裸的男女,擁吻一起,躺到了床上纏綿起來。

一切都不用再說,經過了先前樓下時她與母親倆對我們的第一次禁忌式的性挑撥,再加上現在嬸嬸這般柔情蜜意的玉體橫陳,兩個飢渴的人本就不需要太多的語言,需求的眼神與探索的慾望足以代表一切陰陽的交流。需求的探索、慾望的衝擊,自然而然的使男女兩性在此時放下世俗間多餘的包袱。

但是不可否認的,身為第一次處男的我還是難免衝過頭,或緊張、或擔心而不知所措,不過經溫柔嬌美的嬸嬸引導下,自然也會使我懂了很多任何男人該遲早該懂得的事情……此時的我深深覺得,對一個未經人事的男孩而言,若能有緣被一個關心疼愛自己的成熟女性慈柔地引領到這樣的情境,該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

嬸嬸心中自然瞭解處男可能會發生的窘境,心疼地,在我們彼此探索對方身體或心靈或氣味之後,她安撫既急躁又惶恐不安的我在床上躺平。躺在床上時,望著坐在身上的赤裸野艷的嬸嬸,我知道,世界上最完美的包容、最深層的結合一體、最神秘的愉悅感覺,即將在我面前發生了。

「啊……」當嬸嬸將我早已飢渴莫名的男根對準她那也已期待良久、早已濕漉漉的穴穴,沉坐下去而使我們禁忌般的融為一體時……好舒服、好奇特的感覺啊!我的弟弟就這麼沉陷蔽掩在那神秘濕潤的深海中盡情奔放。

好舒服……我根本形容不出這種第一次擁有的新鮮感覺——在我不經意對這未曾有過的快感衝擊而釋放出那種喘動的聲音,嬸嬸此時也不禁跟我同樣般發出讚歎︰「啊……好美……」

嬸嬸美艷臀部擺動的節奏,由原先輕輕的搖曳,漸漸加快了速度,她足以令人窒息的乳房就這樣不斷的在我面前晃動著,引領懵懂的我達到那天人合一的境界。她油亮的秀髮,不斷的姿意擺動,搖曳生姿,嬌喘著,嬸嬸閉著眼也迷惑在她與生俱來的原始慾望中,呈現在我眼前的,是我期待已久,卻從來未出現在我這十三歲男孩面前的美麗畫面,我簡直快要迷惑沉醉了……

就在我腦筋已經呈現一片空白,不知道經過多久後,終於,在我已經按捺不住的狀況下,初次童精,就這樣呈獻給了從小就十分疼愛我的嬸嬸。

「啊……」我與嬸嬸同時在釋放童精之時發出了讚歎。嬸嬸嬌喘著,在我釋放著我的初次童精時,壓沉著她的臀部,不斷地使我釋放出所有的生命……

最後,已經嬌柔無力的嬸嬸,就這樣趴在我的身上,還未歇止地不斷喘息。

*** *** ***

任何男人在射完精之後都會很快的平復回自然狀態……雖然剛剛我曾經體驗的從未有過的快感經驗而意猶未盡,可是它也暫時力不從心的低了頭起來,於是有點難過的,從嬸嬸體上身上就這樣不乖地迅速滑出……原先,剛剛才釋放在嬸嬸體內的生命,卻也開始由她大腿內側滑流了出來,混合著原先已經被嬸嬸蜜液塗濕的我的弟弟與睪丸上,一種奇妙的感覺,泛在我與嬸嬸之間。

漸漸平復的嬸嬸,笑看著好像還沉迷一點迷惘卻又回復冷靜的我,仍待著絲絲沉醉,熱烈的再次擁吻了我一下,「撫摸我……」小阿姨牽起了我的手,帶領著我繼續輕揉她的乳房,並也教導了我一個以前未知的觀念。這時候我第一次了解到,原來女性的高潮退去不易這性知識。

嬸嬸教導我,任何有紳士風度的男生,都應當幫女生排解剩下未退盡的潮意——這讓我忽有新奇大悟的感覺。當然,我也自然十分熱意幫美麗的嬸嬸做這種服務。

不過這時候,我還是問了一個大部分處男在第一次後都會問的蠢問題︰「姨……我剛剛……表現的好不好?」

嬌柔未退的她,用一種極為迷人、卻又令人信任的成熟女人的嫵媚眼神微笑說︰「當然了,你是姨最乖最棒的小寶貝。剛剛你真的很棒,是個真真正正的男人了。」

聽了她的話,呆呆的處男的我,才放心了不少。

而嬸嬸此時用她左手刮起了泛在我倆之間的、混雜了我的精液與她愛液的結晶,嬌笑著跟我說︰「這是我們倆愛的結晶喔,也是你的初精,很有紀念價值的喔!吃下它。」

我意猶未盡的將她玉手中所有的結晶液體舔乾淨,而嬸嬸繼續擁吻了我,四片唇中交流著我們倆努力的結晶,我們就這樣赤條條地纏綿在一起分享著它。

突然,處男的我忽然意識到了某件事情而呆呆的蠢蠢的嚇了一跳,「姨!」我頗惶恐緊張的忽然推開了還沉醉熱吻中的嬸嬸,也令她吃了一驚。

「怎……怎麼啦?」嬸嬸不解的用她大眼睛望著我問。

「萬……萬一……你要是懷了孕,那不就……」

「呵呵!」嬸嬸聽了我這呆呆的蠢問題不禁也呵笑了起來︰「傻孩子,今天的日子不會的,你安心,我跟你保證。」她微笑著說︰「絕對不會發生你擔心的事情的。」

聽嬸嬸她這樣說我才放了下心,當然也到現在才瞭解到,原來知道了女人只有在危險期才會懷孕的知識。不過,這話題一開,倒開啟了我不少的好奇心,也跟嬸嬸問了許多相關的知識。

聊了些性知識的議題後,嬸嬸也不忘認真的再次提醒了我一次——也只有在此時,嬸嬸才會從「小阿姨」恢復到原先「嬸嬸長輩」這種身份跟我說話。

「曉民,別忘了剛剛你媽媽跟阿姨兩人提醒你們的話,成年人應該用正確的態度面對這美麗的性喔!今晚一切是我們美麗的回憶,不過……我們在現實上,畢竟是嬸嬸與侄子的關係,雖然無血緣,但是這關係也不能打破喔,所以今晚的事情……嗯?」

「哇~~」我半開玩笑的先逗弄嬸嬸一下︰「恢復原先婆婆媽媽、嘮嘮叨叨的長輩身份羅!」

「曉民~~別不乖!」嬸嬸見我嘻皮笑臉,不禁也微嗔起來。

「好啦,『嬸嬸』~~我答應你,請你放心。」我也不經意有點感懷起來,認認真真的看著嬸嬸說︰「今夜,會是我這輩子最懷念的一個回憶,一個永遠不會發生,我以後也『想不來』的回憶……謝謝你,嬸嬸……能將我的第一次獻給嬸嬸你,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嬸嬸見了我懂事的承諾,誠摯的心感,也不禁心疼的看著我,溫柔的,親吻了我額頭一下。

「可是,『Aunty』,」我也認真的用懇求的態度看著她說︰「夜還那麼長……我們能否再回復剛剛扮演中的角色呢?那種什麼都可以聊,沒有禁忌的那種角色?」

「嗯。」嬸嬸望著我,會意的、甜美的笑了一笑。

繼續的,我們持續了剛剛熱情而禁忌的擁吻。也跟著聊了很多禁忌的事情,除了……連有點人小鬼大的我也知道此時絕不會開口問起嬸嬸與伯父間的私密房事,至少我也不會笨到主動去提起伯父這種「角色」,破壞或是讓眼前這位風姿萬千的「Aunty」,回復到現實面的「嬸嬸」角色。

不過說真的,在我們倆這愉快的聊天氣氛當中,我也突然也體驗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剛做完愛的女性,真的特別嬌柔嫵媚,連她們都不會自覺這種不經意散發出的風情萬種……

望著做完愛後格外嬌柔的嬸嬸,漸漸地,我那裡也開始復甦了起來,就在她還來不及回答我剛剛隨便亂七八糟提出過啥問題,而我也沒有在耐心聽答案時,我的嘴又再度的湊上去,擁吻了她性感美艷的唇,漸漸復醒的慾望之火再次在我們胸中燃起。

然而此時,我們卻同時聽到從隔壁房間,好像這木屋隔音也並不太好,從牆上也傳來了極微弱的女性的嬌媚聲音︰「嗯~~嗯~~」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