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老師媽媽們的愛

第五章 變異

我幾乎連想都不太敢想,因為這一定是媽媽跟志傑表哥在隔壁房間所傳來的愛愛聲。聽到了這聲音,我忽然間還是有點「禁忌的想法」想起……真是不該,忽然間又有點懊惱起來,怎可以又對自己的媽媽多作聯想呢?我剛剛才復甦的色欲情緒,不禁因為這樣的「不該」與「懊惱」,又冷了些許。

於是只好望向嬸嬸,發現她見我停頓了下來,也跟著停頓了,看起來,她好像也有點想傾聽,甚至……偷窺自己兒子初為人事的模樣的樣子。

我望了望她,她才回了神過來,也發覺了我剛剛好像已經看懂她的想法,不禁意會剛剛那種情景的窘態,使得她臉紅了起來。(好像很尷尬的樣子?)

忽然間,我們都不太清楚要怎麼去打破這麼窘狀而沉默了下來……我想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嬸嬸畢竟是她個性如此吧。她就是比較忠厚老實些,不太會主動拒絕人,也不太擅長營造或掌控環境,這跟比較沉著冷靜堅強、反應也比較靈活的的媽媽有些不同的,她們兩位自師專以來就一直是好友,卻分別擁有不同的這兩種性格,好像彼此也是種互補吧?

小時候,我們家跟叔叔他們一起在台中時(前面說過,我們在我小學二年級才搬到台北住),從小我就見到媽媽與嬸嬸她們之間類似這種不同性格卻又能互相互補的情景,可是我一直也頗喜歡嬸嬸這種處世態度。但現在較老實的嬸嬸她卻不太會處理我們現在的狀況了,我一個十三歲小鬼,還不太會也不敢主動跟長輩打破這種僵局……也許,現在換做是媽媽就不一樣了。

啊……現在怎麼可以「換成」媽媽?媽媽怎麼可以跟我以這樣的赤裸狀況抱在一起呢?真是亂來……我自己想到這,也不禁再次地「尷尬」、「懊惱」了起來。但奇妙的是,這一次那種再次的禁忌想法,居然讓我的小弟弟又忽然間更硬了,理智禁止不住我潛意識的回憶,我居然又想起了剛剛在樓下,母親那雪白婀娜的風韻身影。

嬸嬸的眼神中,好像也有春潮產生——畢竟血緣亂倫的概念是深藏在每個人心靈深處的潛意識慾望吧?當她聽見了自己的好友——我母親,與她親生兒子正在做那種事情所發生的浪漫呻吟後,也會牽動了她潛意識的想法吧?

只是忽然間,也許是被我發覺了她「居然」有這種想法的情景是其一,又或是——我猜測的——因為嬸嬸她的心靈上、情境上,原先在我面前所扮演的是個「Aunty」那種不甚讓她自己害羞尷尬的角色,但忽然因為聽到自己兒子在隔壁房傳來的的愛愛聲音,而煞時間讓她轉換回「我的嬸嬸」或「志傑的媽媽」的那種角色,使她在我面前忽然間角色扮演不能適應吧?讓在我懷中的她,一時無法面對我關心的注視。

還是……她也大概忽然意識到了,其實現實生活中她還有另一個深愛著她、而她也深愛著的丈夫,因此為跟自己侄子有了「婚外性行為」而使她感到道德上的羞愧感的呢?——其實我到現在都一直未知她那天晚上這個時候的真正想法是什麼。

於是,嬸嬸略帶羞澀地將頭埋進了我的懷裡躲了起來……我看了(也只能看到)她耳根都已經紅了。

不過當時男女經驗尚不十分豐富的我,其實並沒有立即發現她心態上的這些改變與羞慚感,我當時只有十三歲,而只有剛剛那一次性經驗的我,當時只以為Aunty」又興奮了,正有點順勢想取悅她(也順便想滿足一下我剛剛因亂倫想法而帶來的性快感),事實上我忽然間變得相當衝動,有點想用「咬住她耳根」那種雄性天生的征服感來滿足我懷中的女人。

「不要這樣!曉民。」在懷中的嬸嬸,頭也沒抬就拒絕了我的愛撫動作。

「姨?」(我當時尚未意識到她已經回復到「嬸嬸」的那種角色)我有點惶恐問道︰「你生氣了嗎?我剛剛是不是太粗魯了呢?」

「不是,你別想太多,不是……」在我懷中的她猛搖著頭。

忽然間,感覺我胸膛中有點泛濕……嬸嬸居然哭了!「啊?」我一時錯愕︰「翠茵嬸嬸……?」

「別管我,讓我靜一下,好嗎?」嬸嬸在懷中緩緩的這樣道。

當時的想法是,嬸嬸那種語氣,並不是要責備我什麼事情……那她是因為什麼呢?我只有一直的思考著,以便安撫她莫名的情緒。

其實我一直很敬愛嬸嬸她那種敬愛的關心,不會因為我們已經發生過了性關系而改變,或變質成了男女間不純的交往關係而有所改變——至少我的想法從當時的這一晚,甚至到以後的現在,都一直如此。也就是性關係跟現實生活的角色關係,應該是可以明智地分離相當清楚的。

也許嬸嬸比較不能轉換或者區分這種角色間的關係,但因為我還是相當重視她,因此著急的一直問她︰「到底怎麼了?」然而她一直在我還中沉默不語,於是也只有遵照嬸嬸的指示,讓她安靜了。

而因為我倆相形沉默,只是互相擁抱著不再說話……大概過了十分鐘吧,這期間,隔壁房透過牆壁隱隱傳來的母親與志傑表哥愛愛呻吟,相對的聽得更加清楚了些。而我忽然間也意識到嬸嬸現在這些舉動應該與此有關,於是,「想保護女生」那種男人天生的想法自然產生,就用雙手幫嬸嬸她住了她耳朵,並不斷的安撫她柔滑的背脊……也許這僅是現在我所能做到的,彷彿此時,忽然變成了我才是這位「受傷的小女孩」的長輩一樣,像呵護晚輩的心情,呵護著這個心靈可能有受傷了女人。

要命的是隔壁媽媽他們的春聲,卻讓我小弟弟越發堅毅,就這樣直直堵著嬸嬸的小美妹……我幾乎只要一挺腰,弟弟就可能會溜滑進去!只是我不但不敢,而且此時我還擔心這種勃起行為,會對嬸嬸有一種「不敬的傷害感」,讓她更加難過或是什麼的,害得我也不敢再亂動。

良久,隔壁的媽媽與志傑的聲音漸息,我才將住嬸嬸耳朵的雙手拿開。不料,女人真是善變的——也許嬸嬸她此時也決定不想繼續「尷尬」下去,使彼此還在裸體相擁的我們氣氛更加尷尬使然吧?反正男人,永遠無法能瞭解這時候的女人真正在想些什麼。

所以,從我懷中抬起頭的嬸嬸,忽然一掃她方纔的陰霾,除了眼角還略泛著絲絲的淚痕外,反而用一種很正面性的笑容,又有點感動的樣子看著我說︰「曉民,你有沒有發現,你已經真正是個男人了呢?」

嬸嬸微笑地看著我,認真地說著,然後稍微低下頭,輕拭著自己眼角上的殘淚。我不懂嬸嬸的意思,只好以眼神充滿了疑惑的樣子呆望著她。

「嬸嬸很感動……你真的是個好孩子……」嬸嬸微微地微笑著,用一種欣賞孩子成長的眼神看著我——即便我們兩個都是赤裸對擁著,似乎在這種情境下,不該出現正常那種長輩與晚輩的對話才對。

(嬸嬸回復了嬸嬸的角色了……)心裡邊這樣想,嘴吧一時卻不知道要跟嬸嬸說些什麼才好。我猜,嬸嬸是因為我剛剛住她耳朵的舉動,才會有這種「感動」的反應吧?

嬸嬸溫柔慈祥地親了我額頭一下,真的,那是一種只有長輩對晚輩才有的態度跟輕吻。「慈祥」這字眼,出現在兩個相互赤裸的男女面前,真的很奇怪,也許因為輩份親屬的關係,和互相愉悅的性關係是兩相混淆的。古往以來自今的社會大眾,大概也是因為無法接受這種角色間的忽然轉變後的尷尬,所以「亂倫」這行為才會被人類社會所禁止的吧?

然而,今天我已經是第二次見到這了,一次是方才在樓下,我們各自的母親們,也曾赤身裸體地各自對她們自己的兒子「慈祥」過……所以,突然好是熟悉這種感覺。雖然,以上這些想法,只是在我腦子裡邊一瞬間,颯時閃過這麼多復雜的感覺而已。

嬸嬸大概看見我古厘古怪的眼神很有趣吧,不禁嫣然笑了一下,說道︰「曉民,我要你現在用侄子的身份,跟嬸嬸重新的、真正的做愛愛一次好嗎?」

「嗯?」本來我不懂嬸嬸為何忽然這麼說,不過馬上就懂了,嬸嬸也想「真正的亂倫」一下,雖然我們只是姻親亂倫(大概嬸嬸也是因為「隔壁的兒子」的刺激使然,才會忽然有這種想跟我「真正地亂倫一下」的想法吧?)。

我苦笑了一下︰「嬸嬸,今晚我真的成長不少,也見識到女人的心思,真是細膩複雜……好在你侄子不笨……嗯,我答應『您』。」

我捉狹了一下,稱嬸嬸為「您」,逗得嬸嬸一時露出哭笑不得的眼神。

「可是嬸嬸你也要答應我兩件事情。」

「哪兩件?」嬸嬸疑惑微笑道。

「第一,」我又再度捉狹一下︰「就是把你剛剛跟我告誡的,我全奉送回給您了,那就是……『以後在見面時,可不要在現實生活中混淆了角色扮演喔』,這你一定要答應我。」

「呵呵……」嬸嬸這下被我逗得樂的直笑,還捏了我小臉略施薄懲一下。

「那第二點呢?」

「好痛喔!」我笑著抗議,「第二點……」我忽然收斂起笑容,用認真的態度跟她說了︰「嬸嬸,你想想,如果我們都能灑脫的用姻親關係來發生性行為,為什麼……」

其實我本來是想說︰「那為什麼我們四人不也同樣能灑脫的,即使有真正母子們的關係,也能發生性行為呢?」

可是我還沒說完,嬸嬸馬上就伸出食指蓋住我的嘴,止住了我繼續說下去︰「我知道你想講什麼。我答應你第一點,至於第二的話……」嬸嬸用詼諧的眼神望著我,答了一句奇妙的話語︰「太陽底下什麼新鮮事都會發生,也許我們一輩子無緣見到,也也許待會就會發生,也也許在不遠的角落,或許也有對姻親嬸嬸正在對她侄子說同樣的話。嗯?」

「啊?」我一點茫然看著她,根本搞不清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呵呵,你們母子倆的思維模式真像,說話的結構技巧也一模一樣。也許,若我猜得沒錯,現在我兒子也正住你媽媽的嘴,然後像我一樣的回答著她。」嬸嬸嫣然一笑地說道。

我懂了,嬸嬸是在暗示我,隔壁房的媽媽或志傑,也可能已經跟我們一樣有這種體驗共識了。

方聽懂嬸嬸的意思,我心中不禁一樂,然而此時嬸嬸又補了句頗潑了我一頭冷水的話︰「只不過……」嬸嬸忽然間斂容說︰「我也只是說『也許』而已……曉民,」她微笑著環住我的頸,用一種挑逗的語氣誘惑著我說︰「我們……先別管這些了吧?」

*** *** ***

再一次的激情,使我跟嬸嬸都盡歡而洩。

事實上,至少對美麗溫柔的嬸嬸個人而言,這應該是我跟「嬸嬸」第一次做愛吧?因為之前的那一次,至少在嬸嬸個人的感覺上,她之於我的角色,只是以一位風資綽約的「Aunty」的立場,跟一位剛認識不久的少年作一場禁忌式偷歡的一夜情般——至少嬸嬸自己應該是這麼想的吧。

但對我而言,在我面前的,無論是前後的哪一次,她對我而言,不但同時是嬸嬸,也是位性感的成熟女人。「Aunty」只是我順應著她的要求所做的稱呼而已。

這一次,我的表現是比剛剛純熟多了,也許因為先前已經放過了吧,所以歷經的時間也比較久。嬸嬸也藉機會教導了我三種不同性愛的姿勢——口交、正坐位、老漢推車。感覺上的充份滿足、真正嬸侄姻親上亂倫的格外禁忌,都讓我完全奔放而盡歡。我彷彿只能記得,在我這次高潮時,不斷的叫著她「嬸嬸」這稱謂時,她反而更加興奮刺激的模樣而已。

而嬸嬸這次更興奮後的渾身香汗淋漓,那也真的好香的女人香……我也是,流了一身埋頭苦幹的汗……蜷縮在被窩中的我們嬸侄倆,真正以嬸侄身份進行性行為的嬸侄倆,仍止不住因過渡歡愉而來的喘息。

「怎樣?」嬸嬸仍只不住嬌喘的笑道︰「你應該被嬸嬸真正降服了吧?」

「哪……哪有。」我還有點小喘,也半開玩笑口吻的抗議並微笑著說︰「其實,我一直還期待……另外一對『嬸侄』也能……可是……」

我也有點疑惑的望著還在嬌喘中的嬸嬸,只不過,我們倆誰能有勇氣,或要用什麼立場,去敲開隔壁的那扇門呢?可是後面的話我沒開口問,我想嬸嬸會懂我的意思。

嬸嬸略有所思地沉默不語,看來,她也並不願冒險吧?因為,隔壁的媽媽與志傑表哥兩人,或許並沒有我們剛剛才體會到的「灑脫面對」的想法也不一定,在不確定大家都已經有共識之下,這樣貿然去敲人家門,會不會對四位中任何一位造成什麼心靈上的傷害呢?再說,無論誰去敲門,不也破壞了原先在樓下時本有的協定了嗎?

我也沉默不語……我也不想讓隔壁房中的媽媽難過吧?

我跟嬸嬸在交換過有這種契認的眼神後,似乎已經決定不再跟自己的媽媽兒子做更進一步的性探索了……我心中當然也感有些遺憾。倒是嬸嬸,她似乎在兩次狂烈的性交後,有了些疲憊的睡意,抱住我的頭擁入她懷中,說了聲︰「睡吧,」她略略安慰我道︰「只要人一直活著,也許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今晚,就在嬸嬸的懷裡睡好嗎?」

「嗯……」我答應著她。

*** *** ***

睡不著,就這樣過了半小時,牆上的時鐘,指著一點半。

將臉貼在嬸嬸溫暖又起伏的安詳趐胸中,懷念起了小時候還在台中時,偶爾因為爸爸媽媽忙而不在家,將我托寄在伯伯家照顧。偶爾,嬸嬸也會在這樣抱著還是小學低年級的我與志傑入眠,差別是在於當時是穿了衣服的,而現在我們赤裸而眠。

其實,說真的,嬸嬸對我而言,或媽媽對志傑堂哥而言,我們也都像是真正的母子一樣,感情親摯得不得了了,今晚的美妙種種,不都跟真正的亂倫感覺一樣甜美了嗎?那有沒有跟自己親生的母親在發生更親密,更增進母子感情的關係又有何妨呢?我就這樣安慰著自己。

雖然,嬸嬸也是像媽媽一樣的美女,也正裸身肌膚相親的伴擁著我入眠,但腦海中,還是一直浮現著剛剛樓下母親美艷的裸身形象對我的衝擊。

嬸嬸已經睡著了,我其實剛才一直都很想回問她︰「日子同樣也那麼長,以後你若有機會,是否也想要去跟志傑發生更進一步的關係呢?」

我一直沒再問,也沒膽問,就這樣,靠在嬸嬸溫暖的懷中,貼在她平滑健康的趐胸上,傾聽嬸嬸平靜慈柔的心跳……我想嬸嬸也同樣的好奇,只是她同樣也不會問。

睡不著……最後,我還是做了個決定,在不驚動嬸嬸的原則下,我想出去,輕輕的打開隔壁房門的一角,只希望能看著裸身的媽媽,也同樣地擁著赤裸的志傑堂哥一起入眠的景像就好了,那怕只看一眼……好像,我也很期待自己的媽媽不一定要跟他有性關係,但也能像嬸嬸剛剛的裸身般,在溫暖的被窩中以及母親慈祥的懷抱裡傾聽著母親節奏的心跳,讓我在自己母親的安撫呵護下,像小孩子般入眠……我渴望那種感覺。

也許,潛意識中,仍還希望有機會能看到自己媽媽做愛的場面呢?不禁理智的感情面與性慾的衝動面又開始交雜……

只是聽起來,隔壁也已經什麼聲音都沒有了,連交談的聲音都沒有。我猜,媽跟志傑早也睡了吧?還有,也得隔壁房門沒鎖才行,不然我一定無緣一睹任何情形了,像剛剛,嬸嬸為了怕明早回來的伯伯可能撞見我們這種只有我們四人才懂得的「情況」,也把自己的房門鎖了起來。我也知道媽媽一定會想到這點,也因為我知道她平常就有鎖房門的習慣……那我還想過去開他們房門幹嘛呢?

還是經不住許多的想法,輕輕起身,下了床,偷偷摸摸開了房門溜了出去。忽然我心裡又出現一個想法,那就是在思考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奢望被自己的母親赤裸著呵護擁抱而眠呢?而且我還感覺這想法絕不一定是性慾方面的,我只是真的這樣想而已。好奇妙,我會覺得能這樣被自己母親抱著,躺在母親赤裸的乳房上,很有幸福安全的感覺。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想法呢?我真的不知道。我平常缺乏母愛嗎?不會的,老媽平常超關心我的,溫柔的關心到我都快覺得煩了……那為什麼??

轉了媽媽他們房門一下,咦?房門沒鎖?本來還以為這是媽媽忘了上鎖了,我還真能一滿偷窺的願望呢!結果等我打開一看,裡邊居然都沒人了,媽媽他們呢?

咦?忽然也才想起來,剛剛我們四人在樓下那些脫光光丟在地板上的衣服,怎麼都沒收起來?(至少阿姨跟我都沒想到……)明天一早萬一志軒伯伯很早回來了,那對不知情的他而言很不公平,甚至也一定很危險,因為我們倆家的關係絕對會因此破滅(雖然伯伯不太可能太早到,因為從台中到這山區小屋,至少要二小時以上車程)。

於是我赤裸著急急忙忙衝下樓,想把地上的衣服先收起來,也順便想找媽媽他們是否去樓下了呢?

咦?衣服怎麼都不見了呢?怪怪,左右一看,樓下浴室的燈還是亮著的,還有淋浴與交談的聲音,我躡步前往,聽見浴室中媽媽與志傑正在淋浴……原來,他們倆下樓洗澡了。

我偷偷想推開浴室的門——居然又想偷窺了!浴室門卻也沒鎖,我乾脆就決定敲了門一下。

「誰?」裡邊的媽媽大概嚇了一跳吧?誰會大半夜敲浴室的門呢?想想我也真是夠煞他們倆的風景。

「我,曉民~~媽,對不起,我想找衣服穿……」

「喔~~衣服我剛剛收起來了……在浴室裡邊。」媽隔著門回答道︰「我拿給你,你也幫嬸嬸拿她的好嗎?」

「嗯……」我本來猜想,媽媽可能會掩著門傳遞給我吧?這樣露出半臂的媽媽好像也挺能滿足我剛剛的慾望似的。想不到,是媽媽還是穿了件浴袍走了出來(好像有點失望的樣子?我剛剛甚至還進一步想︰搞不好媽媽會全裸而出呢……我在幹嘛啊?)。

「嗯!衣服……」媽媽看著我,發覺我眼神好像略有所思。

「志傑在裡邊……」媽媽似有點不好意思,還是望著我,對我溫柔微笑說︰「肚子餓不餓呢?」

媽媽這樣問好像有點奇怪,也許她本來要問我跟嬸嬸怎樣了吧?可是若這樣問我,會更奇怪更尷尬的吧?所以她才好像臨時又覺不妥才改問這的樣子,只是這樣問也一樣奇怪。

「我……」忽然不太清楚要怎麼面對自己媽媽答這種有點怪怪的問題。順勢看了看浴室方向一眼,忽然有點嫉妒裡邊那個正在跟自己媽媽同浴、也共歡過的志傑堂哥。也許在他的心中,他一樣有點嫉妒著我也不一定。

媽媽好像懂了我的想法,輕輕地用親吻我額頭一下,化解了尷尬,「快穿上吧!山上冷,會感冒喔。」媽媽不忘叮嚀我。

我幾乎忘了自己仍是裸體的,要是平常這樣面對著媽媽,大家早就尷尬萬分了,不過現在衣服好像是不重要的東西一般,除了避寒用之外。

「媽……」我不知怎樣的撲上前去,抱住了媽媽,投進在她懷裡。

「怎麼了?孩子。」媽有點心疼的抬起了我的頭,用有點擔心的眼神疑惑地看著我。

「難道,你跟嬸嬸……?」母親有點緊張的問。她相信自己的好友——翠茵一定會妥善地照顧好自己兒子才對,然而現在卻發現我眼角此時隱隱泛著一些些淚水——連我都很奇怪這時候我為什麼會哭了呢?於是,媽有點疑惑又擔心地望著我。

「嬸嬸剛剛對我很好,真的,我剛剛很……很幸福。可是……」我略帶遲疑的要求︰「四個人一起,好嗎?」

「啊?」媽媽被我這沒頭沒腦的過份要求嚇了一跳。

我在她懷中抬起了頭看著她︰「至少,在你們互相幫助我們成人,而一切已經回復平靜之後……其實現在我最想身邊躺著伴我一起入眠的,能是我自己的媽媽……」

媽媽才張開嘴想繼續說話,卻被我打斷了︰「我……沒有對媽媽你不敬,我也很謝謝嬸嬸剛剛對我的好,那真的是我一輩子最好的回憶。但是……」十三歲小孩子的我,忽然不知怎麼的流了兩行淚︰「我真的……好想……這之後的一切……能陪在我身旁,像嬸嬸一樣溫柔擁抱著我入眠的……其實是媽媽您……」

一面垂淚,一面看著媽媽,亂七八糟說了起來︰「我想……志傑堂哥搞不好也跟我一樣這樣想吧?只是我不想……不想破壞你跟志傑堂哥兩的事情……我也……只是……我……」

不知怎的,原本在樓上已經睡著的翠茵嬸嬸,大概也因為發現我怎不見了?此時也下了樓,也應該都聽到了我跟媽媽的對話了吧?看我這樣莫名其妙地亂說話,就從背後輕輕地摟住了我的肩,而志傑堂哥也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嬸嬸看了媽媽一眼,也看了志傑一眼——志傑好像比較成熟,不會像我一樣有點小孩脾氣的胡鬧。四個人此時除了媽媽還穿了件和式浴袍外,每個人都赤身裸體著……可是,氣氛卻不像先前我們大家還在樓下時一樣,不但沒有了一絲絲的情慾,而且還尷尬不已,因為所有氣氛都被我這小鬼莫名其妙地給弄僵了。

嬸嬸一句話化解了這種尷尬,她微笑著跟媽媽說︰「貴櫻,外邊好冷,我們大家都進浴室裡邊好嗎?」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