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老師媽媽們的愛

第六章 理性的慾望

這山中小屋的浴室很大,中間有個日式的大浴缸,旁邊甚至有幾張供人在入浴泡澡前坐著清洗用的小木椅,標準的日式浴室多半有此設備吧。這是志軒伯伯刻意挑的,他向來喜歡在度假時能舒舒服服地泡一個澡,所以無論他是挑別墅或旅社……

「夠大的浴缸」這點一直都是他第一個考量的條件。如今這也造福了我們四人,因為這日式大浴缸,足足夠我們四人同時泡進去仍有剩,可是……

媽媽正在浴室中,一言不發地坐在小木椅上幫我潔淨身子,這時候浴室中的四個人——我、母親、貴櫻嬸嬸、志傑堂哥,都裸著身子,嬸嬸也在旁邊清潔著身子準備進浴缸,只有志傑一個人先進去了……可是大家氣氛都有點詭異,因為大家似乎都隱隱感覺到媽媽正在生氣中——她拉下臉,似乎是在生我的氣吧還是在生貴櫻嬸嬸的氣?

根據我對媽媽的瞭解,我所感受到的,猜測媽媽除了氣我剛剛胡來之外,可能也有部分是生嬸嬸的氣才是,因為,貴櫻嬸嬸剛剛和媽媽說放我們大家進浴室的說法,似乎已破壞了原先她們倆的決定使然吧?

我很愧疚,因為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如果因為我剛剛的胡鬧而使她們兩位美麗的長輩因此鬧僵,我良心是相當過意不去的。感受到這種詭異的氣氛後,我懷著歉意的眼神,望著正在幫我清潔身子的媽媽……可是她似乎也生我的氣吧,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媽……」

「怎?」媽連頭都沒抬,仍還是繼續低頭洗刷我的腳。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媽沒答腔,我看媽媽是真的生氣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接續話題。

一旁的嬸嬸當然也感受到媽媽的氣了吧,一言不發的,跟正在浴缸泡澡的志傑說︰「志傑,來媽媽這邊。」

「嗯?」志傑一臉疑惑,不知他母親,為何突然叫她過去,只好呆呆的爬出浴缸到母親身旁坐著。

嬸嬸望著他兒子,並沒有回過頭,但是卻開始跟媽媽著麼說︰「貴櫻,」嬸嬸喚了聲媽媽,並沉靜地說著︰「我知道你在生氣,不過你先聽聽我們的說法,好媽?」

嬸嬸將先前我與她兩人間曾有的共識,也就是「既然發現人可暫時拋棄姻親上的道德束縛,而能一時灑脫的做愛,那同樣的,應該也是能暫時拋棄血親上的道德束縛,藉由性行為交流親情」這種共識,而且「孩子們似乎都很期盼能在他們今晚『成人』時,能有自己母親的參與」。不過大家在心態上一定要能成熟,也就是以後「當情境恢復現實面時,大家一定都要能瀟灑的在恢復原先應有的親屬道德關係與互相尊重」。

嬸嬸同時與媽媽與志傑說了以上的「共識」之後,跟著補充了一句︰「我知道,這違反了原先我們大家的共同協定,不過,這點新體認也是我與曉民兩人剛剛才發現到的,並不想勉強大家都一定能接受,只是提出來,看看你們的想法怎樣……」

嬸嬸一面說著,一面輕輕愛憐著自己兒子著頭續說道︰「志傑,媽媽懂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應該能瞭解媽媽的意思,對嗎?」仍然還是一個身為母親的慈愛樣子。

志傑堂哥猛個點頭說「嗯」。

在嬸嬸剛剛說話時,我不斷的望著媽媽,流露出「我也這麼認為,而且真的很希望媽媽你也同樣能在今晚幫助我」的眼神,只是媽媽一直低著頭沒看過我一次……不過,我感覺媽媽由原先的沉默不語只光顧著洗刷我身軀,到停下手來靜靜聽著嬸嬸的想法,我知道,媽媽其實並沒有真正排斥嬸嬸的這種說法,不然照媽媽脾氣,她一定會打斷嬸嬸的話才對(只是剛剛我一直很緊張媽媽真的會打斷嬸嬸的說話,那即是表示她對這看法有反感,那我就沒希望與媽媽好了)。

之後我偷偷的向志傑堂哥一眼,他眼神表現出的不但是可以接受的態度,甚至在他凝聽他母親說這看法的同時,下體早已經勃發抬頭,而臉紅不已,我知道現在時機應該很成熟了吧?只剩下媽媽的口頭鬆懈而已了。

令我期待不已的媽媽看了看我,也看了志傑一眼,半晌,才微微歎了口氣,苦笑道︰「你們兩位小朋友,看來都真的很期待能發生的樣子說,今晚的事情是我起的頭,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聽了媽媽的說法,頓時心中卸下一石,不過媽媽仍續說︰「可是我很擔心你們年紀太小,日後心態不能回護到原來正常狀態……」

志傑打斷了媽媽的話,說道︰「嬸嬸,我以後並不想也不會去傷害到不知情的爸爸,破壞我自己的家,請你相信我……只是,我也很能認同剛剛曉民說的,我也很希望在今晚這種時刻,我自己的母親也能……也能參與我的……『成長』……」

嬸嬸聽了志傑的想法,不經意擁住了志傑,兩個母子,在互相確知對方的這種想法體認後,期待一晚的淺在慾望打破了外在一時的道德限制,就這麼,開始邊互相探索著對方,邊進入的浴池,似乎早已忘記了,也不管我們的存在。

見了他們已經如此的我,看著媽媽,下面的男根早已勃起了,血液也開始沸騰,但我仍不敢確定媽媽的意向,我膽怯地叫了聲︰「媽咪……」

媽這時才抬起頭望著我,輕輕撫摸著我的頭疼惜地說︰「曉民,答應媽媽,日後不准再對媽媽產生慾望……即令有,也不能表現出來,即使你爸爸不在家也一樣……你要尊重爸爸媽媽的婚姻,尊重媽媽身為你母親的立場,尊重你自己的家,好嗎?」

「嗯。」我點了頭,眼睛莫名的留下感動的淚,媽媽疼惜的幫我輕輕擦拭了一下,便低下頭,禁忌著,開始用她的嘴,一個身為母親的嘴,探索著。先舔舐了我勃起的男根一下後,便把我的小弟弟吸吮了起來。

「啊……」開始了,期待已久的、我與母親「成長」的交流……我不禁讚歎了一聲︰「媽……好……好舒服……」我低頭望著正在幫我服務、助我成長的母親,感動的說︰「媽咪,我真的好愛你!」

媽媽抬起頭,帶著被兒子感動的那種母親眼神,看著我微笑道︰「媽咪也好愛你……」說完便起身擁抱住我,吻著我起來。

我閉著眼迎接媽媽的吻……好久未曾如此,吻著自己的媽媽,好久好久,天旋地轉不已。

我迷迷糊糊地,先用手,後用嘴巴探索起母親的乳房,就在我眼前,那是小時候我常常吸吮的故鄉……母親受了我這刺激,不經意微微的讚歎一聲,摟緊了我的頭,深深埋入她溫暖的胸懷中。她的舌,順勢在我的頸後舔舐刺激著我,邊說道︰「曉民……你……還記得嗎,自從你上了三年級後……不曾這樣親密的叫著媽媽說『媽咪』了。」

「媽咪……」我抬起頭望著媽媽,有點慚愧、有點感動的望著媽媽,媽說得對,我自己都沒發現,上了三年級後,我甚至不肯讓她向剛剛那樣替我洗澡呢!可是今晚,真是好神秘好親密好幸福的母子感情交流,我早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忘記了「長那麼大還要母親洗澡」道德感羞恥感了。

我微微笑著抬起頭擁吻母親,只不過手仍有點不安份地繼續愛撫著母親的乳房……母子兩人的血液越來越交集熱烈,我靠上了牆,讓母親越發興奮的性感身軀不斷的溫柔摩擦我的身子,兩個赤裸的身子交纏一起,不能分離……

不知經過多久,我隱隱約約也感受到浴缸那邊,嬸嬸與志傑兩母子也已經開始發出了性愛的呻吟了,她們母子倆已經開始真正結合成一體了,我恍恍惚惚望向她們,她們交織的母子性愛情景也更加令我陶醉,我漸漸貪婪的吸吮母親全身性感的肌膚後,呢喃的說︰「媽咪,我……我也想進去,好嗎?」

「嗯。」媽媽的臉早已紅潤發熱,好是性感。她將我扶向地面,讓我躺著,就是用剛剛嬸嬸第一次跟我做愛的那種女上男下的姿勢,扶助了我期待已久的弟弟,腰一挺,便順勢滑入了母親神秘的穴穴中……

「啊……」我們倆都不經意同時再次發出讚歎。

「真是好……好神秘幸福……的感覺。」邊恍惚地望著正在我身上搖曳生姿的母親,我呢呢喃喃的這麼說︰「媽咪……我回到了……你當初生下……我的故鄉……」

媽也妮妮喃喃輕應著︰「曉……曉民…永遠……永遠記住今晚的感覺……好嗎?」

「嗯……」

不知經過多久,在母子兩人熾熱的情感與慾望的強烈交流後,終於,我將我的精液全部釋放在媽媽的穴穴中。

「這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跟媽媽做了愛了!」我心中不斷感動的吶喊,可是我已經累得說不出話了。媽媽也是同樣如此,嬌柔地躺在我的胸口仍不斷的喘氣,也難怪,即令正在發育期性慾較強烈的我,連這次做愛已經是第三次了,難免體力不支,何況媽媽呢!

我想浴缸中嬸嬸母子倆也如此吧,母親看了我一眼,交匯地懂了我的意思,也不經「噗叱」嬌笑了一聲,仍還是止不住的躺在我胸膛上微喘。此時的母親,與我做完愛愛的母親,跟剛剛的嬸嬸一樣,都特別嬌柔撫媚。

我下意識地解開原本母親因為要洗澡而將頭髮梳起來的髮夾,將她的髮髻散開,也不知道我為何如此動作,也許下意識的認為女性當梳上髮髻後比較成熟,真像是個母親的形象。可是現在和我做完愛愛的母親的身份也應該是個「女人」了吧?我想,於是想想讓長髮散開不是更有「女性」的味道嗎?

解開母親的髮夾後,我愛憐地撫摸起媽媽的長長秀髮以及背脊……

媽媽漸漸恢復體力後,微笑著在我身上坐起來,也扶起了我坐著,溫柔地抱住了我,並轉頭看向在浴缸中的嬸嬸她們。當我別過頭去望向浴缸,才發覺嬸嬸和志傑她們也是用同樣的姿勢互相擁抱著、微笑看著我們,「哇!不知道她們這樣看著我們做愛多久了?」心中這樣一想,我耳根子以及臉頰忽然紅熱了起來。

媽媽抱著我跟嬸嬸她們笑著說︰「看來我們兩對母子們都真正的向禁忌挑戰完畢了呢!」

「是啊!」嬸嬸抱著志傑,也轉頭回看著他,輕輕愛撫著志傑的頭說。

我跟志傑都不禁地一起臉紅了……不一會,大家又會心地笑了起來。

 

第七章 水乳交融

 

嬸嬸笑著對我們母子倆說︰「你們母子倆怎還不進浴缸呢?不冷嗎?」

聽了嬸嬸的話,我和母親對視會心一笑,相互牽著手進入的大浴缸中。

「哇,好熱喔!」四個人之中,只有我到現在還仍未進入過浴缸中,不經意的對浴缸中的熱氣有點訝異,不過還是一股腦兒的溜進了浴缸,緊緊挨在媽媽與嬸嬸中間,害得作我對面的志傑堂哥吃醋的對我笑笑著擠眉弄眼抗議。

「兩位小帥哥!」母親嬌嬌的笑著對我們說︰「還想繼續剛剛的情緒嗎?四個人一起?」

「啊?」我跟志傑都不經意吃驚了,才剛剛愛愛過說,怎麼原來媽媽的「體力」那麼好?我好像已經不太行了。我望了望志傑,他好像也苦笑。

「先休息一下吧?畢竟,男生的恢復能力不像我們女生……」翠茵嬸嬸看了媽媽一眼,有點愛惜我們兩個小鬼的笑著這樣說。

畢竟,我們才剛辦完事,大部份的男生在這種狀況,尤其還經過數次性愛之後,只怕一時都難迅速恢復體力了。

嬸嬸才剛說完,忽然發覺媽媽用一種暗示了什麼的眼神,好像好點話中有話的樣子。

「你……該不會是想在兩個孩子面前……」嬸嬸又有點吃驚的望著媽媽說。

「嗯嗯!沒錯。」媽媽的眼神讓嬸嬸會過意了的樣子回答道。

「這……這樣不好吧?對孩子們……」

我跟志傑兩在一旁都不懂她們兩位有十多年交情、默契十足的長輩在打什麼啞謎,我只好好奇著沒頭沒腦大膽問︰「老媽,你們究竟是要做什麼呢?」

老媽回過頭向我跟志傑兩人紮了一眼,有點嬌柔的不好意思笑著說︰「只是想做些動作讓你們兩個快點『站』起來罷了。」

「啊?不懂……」志傑呆問。

老媽還沒回答志傑的問題,就逕自摟住了翠茵嬸嬸,抬起她的下巴,往她的粉唇上就這麼吻了下去,但是嬸嬸好像卻是當著孩子們的面有點緊張放不開的樣子。接著兩人就是相互擁吻,媽媽還不停的用熟捻的動作去摸嬸嬸嬌嫩的乳房,動作十分火辣的樣子,不過,嬸嬸始終不好意思臉紅的四肢僵硬著。

我跟志傑都張大嘴喊︰「原……原來你們……也是同性戀……天啊!」

「呵呵,傻孩子。」媽媽離開嬸嬸身上,跟我們解釋︰「我跟嬸嬸不是同性戀,只不過……」媽媽微笑著說︰「媽媽跟嬸嬸是打你們還沒出生就一起同窗的好友,交情都好到知道對方『需求地帶』在哪裡,所以偶爾,尤其當你們父親們都不在時,會相互慰藉一下而已。」

媽媽接著簡短的解釋了一下什麼叫需求地帶,並說明了敏感的需求地帶是因人而異、隨人不同之後,望向了嬸嬸,嬸嬸卻仍有點緊張的說︰「這樣……會對小孩子有不良影響吧?萬一他們日後也……」

「我想是不會的,」媽媽用充滿信心的眼神看了我們一眼,微笑說道︰「他們倆那麼聰明,分得清楚同性戀和同性性愛的不同,是吧?」

媽媽也大概解釋了同性戀是同性之間的戀愛行為,同性性愛則多半只是好玩而已。媽一面向著我們說著,手仍一面不停的挑弄嬸嬸的乳房以及浴缸水面下的陰戶一帶,連嬸嬸都已經情不自禁的被漸漸挑發,臉頰芬紅,不經倒在媽媽的懷中開始嬌喘起來。

我跟志傑都被母親及嬸嬸兩人大膽的同性禁忌做愛給大大刺激,我的小弟弟馬上因此又再度充滿生氣。眼見著媽媽與嬸嬸相互愛撫的動作越來越大膽激烈,腦中忽然也產生一個好玩的想法,那就是望向志傑,我也半開玩笑的將手伸向志傑,握住他水面下的小弟弟撫摸起來。

不料志傑卻被我逗得發笑,也有點抗拒,說道︰「不要啦,爆的。」推開了我。

「真沒意思!」我也覺得有點的樣子,心想老媽她們到底是在搞什麼?同性間哪有那種樂趣可言?至少我跟志傑兩兄弟兩之間要搞這種事情,直直就覺得超噁心的。於是,只好轉向加入媽媽們的戰局,開始撫摸她們倆的赤裸精靈般的胴體,我也覺得上帝創造女性那麼完美的曲線身材,才是會讓男人愛不釋手的。

媽媽嬸嬸倆見到我們都已經生氣復甦,當然各自離開,轉而擁抱住我們,繼續愛撫我們倆起來。只不過,志傑有點嘟囔說水裡太熱,他泡久了真受不了。於是媽媽便提議︰「不如大家都去原來我跟志傑那間房間吧?那邊是雙人床,我們四個都去那邊繼續羅?」

「好啊!」大家當然沒有異議。

*** *** ***

手牽著手,四人一齊走上樓梯,沿途仍是在不停的相互愛撫中。等大家開了房門,四個人都躺在雙人床上時,早已經糾纏在一起不可分離。

我們兩個小鬼也越來越興奮,來回的不停的舔、摸著彼此媽媽的美麗胴體,而媽媽們也不斷地給予我們我們從未想像過的刺激,尤其媽媽,在用她那靈活純熟的舌舔完我的菊花後,甚至用食指插了進來。

「啊……」我簡直沉迷在媽媽嬸嬸們布下的性愛迷魂陣中不可自拔。

媽媽手指在我菊花內部不停的緩緩抽動,這,又是個完全不可思議的極度快感,我幾乎已經投降狀的蜷縮在媽媽的懷裡,不自主地忸怩擺動……

就在不知經過多久的快感興奮後,我迷迷糊糊的望向志傑一眼,他對我這被媽媽手指插菊花的動作引得笑了一笑。這傢伙,想必先前和媽媽兩人單獨相處時就已經享受過了媽媽這招溫柔的「菊花待遇」了,真令人忌妒他能比我早被媽媽插菊花。

而在志傑還在對我亂笑時,嬸嬸也早已冷不防地也用她纖纖玉指也插進了志傑的菊花裡面,同樣的,也看到那個同樣也是十三歲的好奇寶寶,不停地在他母親懷中顫抖不已。

今晚的所有性愛刺激,從姻親亂倫、血親亂倫、到目睹媽媽與嬸嬸兩人間的同性愛撫,甚至到現在的四人群交、以及給自己親生母親的菊花待遇,都大大的刺激著我們兩個初經人事的小蘿蔔頭,這是以前我們想都不能也不敢想像到的,今晚卻一一眷顧在我們兩兄弟的身上。

腦筋昏沉沉的我,都快要招架不住了。我們四人漸漸都不分彼此互相取悅,理智面漸漸地喪失,慾望面已經高漲到極點,激情萬分的我,甚至開始又再度向志傑堂哥的小弟弟攻略了起來……我是有點想報復他先前能比我早「享受」到我母親的溫柔待遇心態使然吧?頓時想對志傑他性侵犯惡作劇一下,於是迅速的抓起她的小弟弟吸吮的起來。

「啊……曉民你……」不單志傑被我這趨近瘋狂的舉動訝異了一下,連媽媽嬸嬸也被我這含住志傑雞雞的動作驚楞了一下。我知道大家都有點訝異,只略略抬頭含笑地向大家紮了一眼表示一切OK,仍沒有打算停住我含住志傑的意思,繼續傚法媽媽嬸嬸們先前含住我弟弟的一切玩弄動作,很好奇、很好玩地看看能夠讓志傑得到什麼反應。

好玩的是,被含住的志傑,他根本就逃不了,只能任我宰割,而媽媽嬸嬸們似乎也默許了我現在這調皮又帶性興奮的行為,於是媽媽與嬸嬸分別在我們倆的背後,一手加速了我們兩兄弟菊花內的抽動,另一手不斷輕撫我們倆的小弟弟與任何敏感部位。

我與志傑都達到了最興奮的狀態,兩個赤條條的小男生不禁相互擁吻起來,彼此舔舐雙方身上所有可碰觸到的敏感部位,呼吸越發急速,我這時才知道,原來舔自己同性的胸膛也會同樣有感覺的,也才有點能體會到媽媽們剛剛之所以懂得同性愛愛的心情所在。

不過,好像媽媽跟嬸嬸都有點因為擔心什麼,而刻意不讓我們兩同性性愛撫行為繼續下去的樣子,於是媽媽既帶著性的激情,又極力想冷靜的跟我們說道︰「你們還太小,我也……不希望你們太早……接觸同性間的性愛。嗯?」

媽媽幫我們換了個新的四人群交姿勢,她讓我們分別面對床頭與床尾躺好,只有兩人的雙腳能勾得到對方大腿部位的姿勢,而媽媽與嬸嬸兩人分別以坐姿就這麼讓自己兒子的弟弟進入了她們的穴穴中去。

「啊!!!」媽媽與嬸嬸在進入的同時又不經意的嬌喊一聲。

現在她們兩個是相互面對面的坐著了,自己兒子的陰莖在自己陰道內的摩擦抖動,使媽媽嬸嬸兩人也不自主的相互愛撫了起來。她們這行為,對躺在床上的我們,原本是個極度惹火禁忌的姿勢,幾乎就如同我們剛剛的立場般,可我卻覺得她們「大人」自己怎麼也可以搞起同性愛撫起來了,不是才說過我們不行嗎?真是……

躺在床上看著她們這種大膽惹火姿勢的我,在格外受這種視覺性刺激同時,我也不免嘟起嘴抗議說︰「剛剛才說我們倆不行互相愛撫,你們現在卻……」

「因為我們懂得拿捏分寸啊!」嬸嬸略帶不好意思的笑笑,不過也望了媽媽一眼,示意她們倆也別再如此同性愛撫後,於是嬸嬸轉向過去自己兒子那邊,對著志傑作「該做的事情」了。

還有,就是我腳那邊的志傑,也對我略施抗議,抗議我真不懂風情,平白無故破壞了媽媽嬸嬸相互做愛的惹火畫面幹嘛……懶得理他!

媽媽此時也翻轉過來,微笑著逗弄著捏了我鼻子一下,已略施剛剛我「抗議行為」的薄懲,但是此時,母親卻忽然間不知為何地向我半調皮式的眨了一下眼睛。

在我還弄不清楚母親這眨眼動作究竟是代表甚麼意思時,母親已經抬起了她勻柔的臀部,拔出了我的弟弟,將它改了個方向,竟然向她的菊花那邊瞄準坐了下去。

「啊!肛交!」我大為驚喜訝異,想不到媽媽居然也肯讓我「肛」她菊花,啊……這……又更是奇特舒服又緊密的感覺了,菊花內部肌肉比陰道裡的更為緊密,我簡直興奮得要翻了白眼,真是好奇妙的感覺。煞那間我那在先前幾次早已被釋放殆盡的陰囊中,好像又有新生命要急速竄出,投降在媽媽的菊花陣中的樣子……

沒多久,我才好像感覺嬸嬸也不甘示弱要「肛」他兒子的同時,我已經盡情一滴不剩的全釋放到母親的菊花裡邊了。而我才向媽媽的菊花投降卸甲沒過半分鐘,志傑也在他母親翠茵嬸嬸菊花的溫柔攻勢下,兵敗如山倒……

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在第一次的肛交超級快感中,馬上敗得一塌糊塗,爽得天上人間。

就這樣,四個情感交融的兩對母子,在歷經今晚無數次的激烈性愛後,疲憊不堪,累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了,只能懷抱著幸福以及滿足感激的心情,而沉沉睡去……

*** *** ***

第八章 每個故事的結束都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鈴……鈴……」

在這大房間中四個赤迢迢、沉沉睡睡去的我們,不知已經到早上幾點了,只覺日上三竿了吧,忽然被嬸嬸手機的聲音喚醒。

「喂,我是翠茵。」嬸嬸有力無力的惺忪回答著。

「我是志軒啦!」是伯伯打來的電話︰「都十點了,你還沒起床嗎?」

「啊……志軒!!」嬸嬸楞了一跳,說道︰「你已經回來了嗎?」嬸嬸的眼睛彷彿露出一點恐懼的感覺,因為倘若伯伯已經快要進到這別墅大門附近的話,那我們四個衣衫不整、還同擠在一個房間內睡覺的狀況可不太好解釋了,我們四個都不約而同同時被嚇醒而睡意全消。

「也快了,已經過霧社村街上了,大概20分鐘就可到羅。看來你們昨晚大概玩的真兇,到現在都還沒起床ㄋㄟ。」手機中傳來伯伯慣有的爽朗笑聲。

「呵呵……」嬸嬸乾笑著,和我們大家都不經心中卸下了一塊大石頭,20分鐘,著裝梳洗都來得及了。

嬸嬸有點略帶幸福的神情,和電話中的伯伯說︰「真的太忙,就別一大早就趕回來了嘛!你應該七、八點就出門了吧?真令人擔心……」之後的話我就聽不到了,因為我跟志傑已經由媽媽領著出房門去浴室梳洗刷牙去了。

出房門下樓梯時,心中有點感歎,昨晚的美夢,隨著伯伯的回來真的醒了,就這樣醒了,一切又回到原來的現實面,再也不可能再次發生……我望了志傑一眼,志傑也略有所感。在樓梯上的我們倆都不經回頭望了身後的媽媽一眼,又看了看房門,有些許不捨的樣子。

媽媽瞭解我們的想法,微微的擁抱住了我們倆,親了我們額頭一下說︰「你們倆現在都是大人羅,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羅,別忘了昨晚你們答應我們的,嗯?」

我跟志傑憔然點了點頭,回報一笑……不然又能怎麼樣呢?這就是大人該要學會負責任的社會行為了,當作什麼都沒發生。昨晚一切,都當只是個美麗而永不復返的夢,才是真正負責任的行為。

但此時,媽媽望著我們倆,溫柔嫣笑,輕輕向我們眨了一眼,道︰「誰說明年的暑假,我們四人不能再回來這邊渡假呢?」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