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偷窺的兩年間

第五回︰荒唐的學校生活

愛理闖進我的另一面生活後,我的學校學業成績不退反進,下流卑鄙的內心面似乎與積極進取的表面互相僵持不下似的,每天在與愛理約定的女廁見面、更激烈地做愛著,反而在其他的時間能更專心地用功,大概是對自己的另一面覺得有所愧疚吧!

但是只要正午的鐘聲一響,我似乎就變成了另一個人,為了怕變身後的那一面被其他人看到,急急忙忙地跑到跟愛理約定的地方,然後用特定的敲門聲「喀喀、喀、喀喀」輕敲約定好的隔間塑料門,在裡面等著我的是已經變身的愛理,關上了門之後,小小的隔間裡就只剩下兩頭野獸、兩頭純粹只為了性交的快感結合的野獸,不斷地要求對方的身體、給自己帶來更多快感。

「……你是用什麼理由每天溜出來的啊?」

又是一個剛做完愛,兩個人倒在隔間裡的中午,雖然是冬天的12月,但是由於剛才激烈的動作,我們兩個人現在身上所有的,只有鞋襪而已。而在高潮後的鬆弛之間,愛理向我追問如何能每天中午都溜出來的原由。

「其實,本來我中午出來不是為了……」

雖然已經很熟了,愛理也知道我出來是為了「偷窺」,但是畢竟在人前面說出「偷窺」這兩個字,還是有點怪怪的。

「喔?那麼是為了……?」

面對著愛理的問題,我正在思考著是否應該把校史室的事說給愛理聽,並不是因為校史室的工作有什麼大不了的,而是那代表著我的「現實生活」,將愛理帶去那,或許就表示了我不但要讓愛理佔有我的黑暗面,更要讓愛理進入到我的另一個世界去。這樣是否好呢?我在心中不斷地盤算著。

「是因為我的工藝作品、在校史室、我利用中午時間來做。」

「……是怎麼的工藝作品?」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要去看看嗎?」

在帶愛理前往校史室的路上,我不斷重複地對自己說明︰「不會有問題的、只是帶她去我的工作地點罷了。」畢竟我們倆的秘密關係兩方都不會輕易地去破壞。

「這就是校史室了,沒什麼人知道學校還有這種地方。」

我打開了校史室的門鎖,對愛理介紹這間約有20坪的寬廣空間。的確,比起大學的校史館、是學校的歷史象徵,相對的我們這種升學性的高中,家長所注意的只是學生能不能考得上大學,校史室是完全不被重視的,在我進入校史室工作之前,獎盃櫥窗上的玻璃蓋著一層薄薄的灰塵,而在我開始工作後,這裡幾乎變成了我個人在學校的工作室,我從家裡搬來了一組剛汰換下來的電腦與印表機放在角落,放滿各式獎狀的玻璃展示櫃上堆著我工作用的白膠與超大的紙板,放著前輩學長苦心拿到名次、各種比賽獎盃的牆上櫥窗,現在則是貼滿了我臨時記資料的小張筆記,這裡現在是我專屬的工作間了。

在整個校史室中最明顯的,便是位於房間正中的超大展示台,上面是學校的200分之一縮小模型,而我的目標,便是完整複製這座模型。不過由於荒廢工作的關係,進度進行的極慢,學校的門口放著一公尺的長尺,教學大樓的頂樓上有三角板與圓規,一卷卷的全開設計圖紙則凌亂地堆放在學校的操場上,由於整個模型沒有玻璃罩保護著,所以可以直接用手觸摸到模型的每一部份。

「哇~~好大喔!」

第一次知道學校裡有這樣一間這樣房間的愛理,稀奇地打量著房間裡的各個地方,自然最有吸引力的,還是那正中間的模型了。

「耶~~這真可愛!」愛理玩著校門口的假樹,又透過壓克力的窗戶看著建築裡面︰「不過這裡的窗戶都是封死的,你在這工作不會熱嗎?」

對於愛理的這個問題,我指指門口燈光開關的旁邊,那一排控制裝置︰「雖然這裡很少人來,不過畢竟是校史室,冷氣還是有的。」

「哇……真好,連學生教室都沒有冷氣,這裡居然有……」

「怎麼樣、不錯吧?」

「還敢說,有這種好地方竟然不早點跟我講~~好,決定了,明天你就在這等我。」

「咦?」

「就是這樣,快一點鐘了,我們回去吧!」

不分青紅皂白,愛理擅自決定了明天的「行程」後就跑掉了,留下一臉呆然的我。

第六回︰校史室

「喀喀、喀、喀喀」

這是我與愛理約定好的暗號,進入房間之前都要先確定對方真的在房間裡。因為昨天愛理的任性要求,所以今天中午的見面改在了校史室,雖然除了校長秘書跟我以外沒有其他人有校史室的鑰匙,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仍然跟愛理說好要使用暗號再進入。

既然愛理要來參觀校史室、看來我今天高漲的性慾是無處發洩了,我打開了空調系統的開關,試著稍減一下雖然已經12月,但仍然濕熱的空氣以及火熱的性慾。

「喀喀、喀、喀喀」

厚重的門外響起熟悉的暗號,是愛理來了,在我還未將門完全打開之前,愛理就已經迫不及待地鑽了進來。

「好涼啊……」愛理不斷地用手掀著領口,享受著在學校裡極少有的涼爽空氣,並且在房間裡繞來繞去,像個小孩子一樣地東翻翻、西翻翻著。

「嘿嘿、這地方只有你一個人享用太可惜了……不早告訴我……」

「我是……」

「難道這裡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

「沒、沒有!」

「一定是些色情的東西吧……嘿嘿……」愛理奸笑著繼續翻著我堆積如山的物品。

其實我還真沒有什麼不敢見人的東西,唯一不敢公開的,便是這個在房間裡動來動去的小惡魔,還虧我們班上有暗戀愛理的男生……

「喔,這個模型連中庭的地下室入口都有耶!」愛理爬上了學校模型的操場上,從另一邊仔細地看著學校模型的死角,而整個人背對著我趴在檯子上的姿勢實在是……好不容易消減一點的慾望又升起來了。

「你……」發覺到我的注視,轉過身來的愛理,爬到了展示台的邊緣,突然地抱住了站在檯子邊的我。

我的慾火瞬間被挑發起來,反過來將愛理壓在展示台上,不顧一切地用力親吻著愛理。

「嘻嘻……要在『操場』上面來嗎?」愛理一面解開胸前的扣子,一面有點搞笑地對我說。

我自然也不甘示弱,快速地脫下了上衣,埋首在愛理的頸項中︰「越看越美……愛理的身體……」

「啊……真好……就是這樣……」

愛理的脖子與耳朵是相當敏感的,每次輕咬她的耳朵,總是可以得到激烈的回應,順勢我將愛理轉了過來,讓她背靠著我坐在檯子上,從後面伸手過去輕揉著愛理胸前的兩個飽滿乳房。

「呀……」

沒有多說什麼,愛理兩隻手向後環住了我的脖子,露出腋下少少的腋毛,自然我就將頭湊了過去舔著,沒想到這裡也能讓女生有快感,隨著動作,愛理的喘氣聲越來越大,我的手也開始伸向裙子裡的最終目標。

雖然沒有脫掉裙子跟內褲,我的手已直接伸進了愛理的內褲裡,找尋著軟軟的、濕潤的裂縫,配合我的動作,愛理將兩腿彎了起來,更方便我尋找那地方。

「嗯……脫掉……脫掉……」

如同在指揮一樣,愛理弓起了身體好讓我脫掉內褲,我將脫下的內褲丟到一旁,內褲如同變魔術般地縮成了一團,而因為裙子已經被掀了起來,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兩片小嫩陰唇已經紅撲撲的,用指頭輕輕地撥弄看看,可以感覺到有點濕濕的,就這樣持續的從外面玩弄這陰唇、偶爾掀開、碰碰已經充血腫脹的陰蒂。

「快點……」

「嗯?」

「手指……」

「手指怎樣?」

「插進來……」

「這裡嗎?」

對著半開著的兩片陰唇,稍微地將中指伸進去陰道裡一點點,愛理的陰戶毫不費力地將手指吞了進去、緊緊地夾著不放。

「再進來……多一點……」對著我的臉,愛理用有點蒙的眼神輕輕說著,肉洞更大膽的迎接我的手指,這時我突然將整只陷在陰道裡的中指屈了起來。

「啊!這樣、這樣的……」對於陰道裡突如其來地被撐起,愛理又不小心叫了出來︰「等、等一下,我要尿出來了……」

大概是早上都沒有上廁所吧,愛理試圖披上上衣,到校史室旁邊的廁所去解決生理需要。這時我靈機一動,從她背後把雙臂伸到愛理的兩個腿彎處、將愛理整個人背對我抱了起來。

「唉……你……」用這種姿勢被我抱起來的愛理因為沒有辦法掙脫,發出了微弱的抗議聲。

我卻無視她的抗議,把她抱到了房間的一個角落,用抱著小孩子上廁所的方式,讓她面對著角落邊的一個排水孔,「你就尿在這裡吧……要對準喔!」我從愛理的背後在她的耳朵旁小聲說著,將愛理兩隻大腿跨在我蹲下的大腿上,讓她沒有辦法合起腿來,並開始用手慢慢搓揉著愛理的陰戶、尿道口附近。

「啊啊……這樣子……我不要……」

「沒有關係的啊……弄髒了我會幫你清乾淨的……」我小聲地在耳邊鼓勵著愛理,同時加重了手上的速度,不斷摩擦著尿道口。

「不行啊……不行啊……」

夾在要尿出來的快感與羞恥的刺激下,愛理臉上流下了兩道淚水,不斷地搖著頭,但是卻沒有全力掙扎。

「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嗯……尿出來吧……很舒服的……」

「出來了……出來了!啊!」一聲低鳴,愛理被我撐開的陰唇間急急地射出了一道急流,畫著美麗的弧線降落在地面上,發出了相當猥褻的聲音在地上形成一道軌跡。愛理全身弓了起來,像是使出全身力量一般,而我則幫她微微調整角度,讓飛射的尿液能夠落在排水孔蓋上。

「哈、哈、哈啊……」

隨著水勢漸漸變小,愛理緊繃著的身體徹底地放鬆了下來,瞳孔亦失去了焦點,靠在我的身上。

等到放尿完全結束,我又將愛理抱著讓她躺回展示台上,舔著愛理臉上的兩道淚痕,「做得很好……愛理……做得很好……」輕輕地舔著愛理閉上的雙眼。

「……真的嗎?」

「嗯……很好、很漂亮……為了謝謝你……」

我將頭移動到愛理的兩腿之間,仔細地舔著剛剛沒有用衛生紙擦的、濕濕的陰戶,愛理坐了起來,抱著我的頭、用力地將我的臉壓到陰戶上。

「要來了喔!」離開愛理的兩腿之間,我脫下了褲子,準備正式進入,將愛理的身體拉往台邊一點。

「來啊……」愛理張開大腿,準備迎接我的侵入。

仔細對準後,我慢慢將肉棒壓進了愛理的陰戶裡,而愛理則緊緊地抱住我,將臉靠在我的肩上。雖然已經好幾次在女廁裡性交,但是在學校的大房間裡是第一次,我與愛理都顯得特別地興奮,兩個人的粗重氣息不斷交互地在偌大的校史室裡迴響著。

「這裡……這裡……這裡也要……」

愛理不太會「叫」,但是她會常常要求著我的動作跟愛撫,即使是在激烈的活塞運動中,也不會忘了要我持續刺激其他幾個性感帶,而我就像在尋寶一樣,不停地發掘著一個個能讓愛理舒服的地方。

「愛理……我要……」

「我也要高潮了……快……」

「啊……愛理……啊!」

「來了!來了啊……!」

兩個人的身體同時僵硬了幾秒,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壓在愛理躺在檯子的身體上,慢慢地舔著愛理胸口沁出的汗珠,而愛理則是緩緩地觸摸著我的背脊,我的腦中一片空白,像是下意識地動著,又接近了愛理的雙唇,愛理也微笑著回應了我的吻,在餘波漸漸消失的同時,頭腦也漸漸恢復了理智。

「有人說親吻嘴是人類的愛情表現、只要退化成獸類就會完全失去,而變成只有性交慾望的野獸,獸類對親吻是沒有興趣的。」

我的頭腦裡突然浮現了這段忘了從哪看來的句子,既然在做愛之後我仍然想要去親吻愛理、這是意指我對愛理、愛理對我,有著純性慾之外的什麼嗎?

不過這還不是當時的我所能想的到的範圍。

第七回︰喂……喜歡我嗎?

又是一個送愛理回家的星期六晚上,愛理因為忘記了帶鑰匙,只好呆坐在房子的後花園裡,等著她晚歸的姐姐。在她的硬拖之下,我也被拉來後花園看星星了。在山腰上的愛理家,附近雖然有並排的幾間房子,周圍確是靜得出奇,大概這些房子都是有錢人拿來渡假的吧?除了愛理家門口的燈亮著之外,沒有什麼燈光,看起星星來倒是相當不錯。

「你姐姐都什麼時候回來?」

我在微光下按了按手 上的冷光電子錶,表發出微微的藍色光芒顯示時間,22︰00。

「通常不會超過午夜吧……」

「什麼!?」我跳起來,那要是超過午夜才回來,那我怎麼辦?雖然家裡還算開放,但是沒講就超過午夜才回家的話,肯定又會挨一頓罵。

「如果太晚了,那你就先回去。」

愛理把身體轉過去,背向我坐在草坪上,雖然嘴巴上這樣說,可是多少可以看得出來,她在鬧彆扭。

「喂……我等就是啦……等下去跟家裡說我今天住阿治家……」

阿治是我從小學到現在的好朋友,現在雖然不同校了,但仍然經常連絡,他的父母也跟我的父母有些交情,等下等愛理的姊姊回來以後,跑去住阿治家,家人不會有意見的……我心裡這樣盤算著。

「不必!你現在就回去吧!」愛理背對著我大聲地說。

自從我們有了關係之後,她是第一次發這麼大的脾氣、相當的稀奇,我走過去、試著將她的身體轉面向我。出乎意料,愛理坐在地上用力地推了我一下,重心不穩的我就這樣狼狽地跌坐在草坪上。

「你只不過是玩具罷了……玩具!」

如果用被揍一拳形容跌在地上的痛楚,愛理的這句話大概就像一個十噸的大鐵錘、砸得我頭昏眼花。接著愛理轉身站起來,用冷酷的眼神從上面俯視著我。

的確,我們的關係僅僅建立在每天的中午,或許再加上一些送她回家的路程而已,用「玩具」來形容我對愛理的功用,是再也正確不過的名詞了,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我還是找不出可以用來形容的其他名詞,被正中弱點的我無話可說。

「對……對不起……我太過份了。」除了這句,我想不到其他能夠說的話。

「走啊!」愛理又對我吼了一聲。

既然都吼成這樣了,我只好站起來,向房子外面的前花園大門走去,發動停在外面的機車,坐在上面試著回復心情,以現在的恍惚狀態騎車回去,鐵定出車禍的。

雖然知道這樣的事應該遲早會發生,不過沒想到來的這麼快,心裡除了失望之外、還有著意料之外的、一點苦苦的感覺。

「等……等一下!」

愛理突然從房子後面出現,向我跑了過來,或許是太急的關係,愛理被門口下來的階梯絆倒,整個人摔了過來、倒在地上。

「愛、愛理!」

我嚇了一跳,急忙奔過去,愛理雙手 著右邊的小腿,好像受傷了的樣子。

「好痛……」

真的,連淚水都跑出來了,我輕輕移開愛理的手,大約手心大的一塊皮膚擦傷了,雖然不深、但是慢慢地滲著血。

「要先洗乾淨傷口……花園裡有水嗎?」

「後面角落有水管……」

「嗯,不要動,我抱你過去。」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