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偷窺的兩年間

將愛理放在後門的台階上,我急急忙忙地從角落抽出長長的水管、試著找到水龍頭,卻又因為太緊張,一下子水開太大,噴的滿身都是。我試著減小水量、把管子拉到愛理坐的地方。

「會有點痛、忍一下……」

我脫下愛理右腳的鞋襪,開始用水清洗傷口的部位,愛理忍著痛,又掉出了好些眼淚。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很快就會好了……」

仔細用從不遠的便利商店買來的碘酒清乾淨愛理的傷口,再蓋上紗布,用醫用膠帶固定好。應該不久就會痊癒的。

「對不起……一定很痛吧?」雖然不知道詳情,愛理總是因為要跟我說話才摔傷的,我邊收拾著愛理腳邊的醫療用具邊說。

「我也……對不起……」愛理小聲地說。

「我……對不起……對不起……」

愛理居然跟我道歉,不知道是受寵若驚還是被感動了,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愛理。

不過,沸騰的是慾望之外的情感。

「沒有關係的……我沒關係的……」

用一隻手輕輕梳弄著愛理的及肩長髮,抱著愛理的左臂又緊了一緊。

沒想到抱住愛理反而讓愛理雙眼湧出了更多的淚水,這時我除了抱緊她、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一陣子之後,愛理的情緒似乎稍微穩定了下來,放鬆了緊抓住我雙肩的手,望著我的臉,用手指向後草坪比了一下。

「抱我過去……」

或許是剛哭過吧,愛理的眼睛在蒙的光線下顯得好生動,像水一般波紋不斷地流轉著。當然我就將愛理抱了起來,輕輕放在草坪上。

「坐這裡……」愛理拍拍右手旁的草皮,示意要我坐下。

「呃……」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要是留下疤痕的話……怎麼辦?」愛理將右腿伸過來,白色的紗布在夜光之下顯得特別地明顯「不會的,已經仔細包紮好了,會跟以前一樣漂亮的。」

「……能夠像這邊一樣嗎?」

愛理又將左腿也伸了過來,用手輕撫著小腿,我忍不住低下頭去吻了吻左邊的小腿。

「會的……會好的……就像這裡一樣漂亮。」

「啊!我真高興……」

愛理用兩隻手繞著住我的脖子,不斷地親著我臉上的每一個地方,又拿掉我的眼鏡、在我眼睛上不斷地親著,我發覺愛理的身體不但比平常更激動,而且還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緒在蠕動著,回應她的吻,我用更堅實的力量將她摟在懷裡,採取主動,而愛理也配合著我的動作,仰著脖子抱緊我。

「嗯……嗯……」

對著被嘴唇封住,說不出話的愛理,我慢慢地一個個解開她制服上的扣子、伸手到愛理的背後解開胸罩的扣子,讓沒有肩帶的可愛純白胸罩落在平坦光滑的小腹上,再將制服往兩邊打開,讓兩個飽滿充滿彈性的乳房在月光下散發著真珠般的光澤。

「啊……漂亮嗎?喜歡的話就親吧……」

「喜歡啊……太美了啊!」

愛理主動地將一邊乳房塞在我的嘴裡,用雙手用力地壓緊我的頭,除了輕舔之外,我不時的也用牙齒輕輕咬著已經因為興奮而微微突起的乳頭,並且用雙手玩弄著乳房,讓兩個乳房不斷地在手中變幻出奇妙的形狀。

「太好了……愛理的乳房……」

「啊……還要用力……」

隨著我的動作,愛理身體的弓起程度越來越厲害,簡直像是要把腰折斷一樣地向上挺起,突然愛理的身體一陣顫抖,我知道那是愛理的高潮要來了,沒想到只有這樣也能讓愛理得到高潮。

「愛理……」

沒有得到回答,為了不碰到她的傷口,我又將還沉浸在餘韻裡的愛理放倒在草坪上,坐在她的旁邊。再次按了手上手錶的冷光顯示鍵,23︰20。

「來這裡已經四年多了……」

愛理將臉轉過來,仍然敞開上衣躺在地上,第一次跟我提及家裡的狀況。

「為了要念個好國中、好高中、好大學,爸媽把我們姊妹送來這……」

「那真是辛苦啊……」

「每次只有過年或者寒暑假才會回家……南部的家。」

「愛理的父母都在工作嗎?」

「嗯……爸爸在紐西蘭,媽媽在南部有工作。」

「那豈不是四分五裂了?」我心理這樣的想,不過反觀我們家,雖然大家都住在一起,可是爸媽簡直像兩個房客一般,要聽得到他們的對話可能只有在每年要合併報稅的時候吧……這跟分居有差嗎?

「雖然大家的感情都很好,可是畢竟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姊姊雖然跟我住一起,可是現在上大學就很少在家了……」

雖然很想說出「你現在有我會陪你」這類的話,不過畢竟我又不是愛理的男朋友,要說出來還真不太容易。

「高中也過得很無聊,大家都在比成績……」

這倒是,雖然我的成績還算不錯,可以在二流的國立大學程度間遊蕩,但是比起常常是班上前三名、第一第二志願的愛理是差多了。連我都多少感受到同學間互相較勁的緊張感,更別說是許多人打倒的目標的愛理了。

「不過幸好……」

「?」

「有你這個笨蛋給我抓住了把柄……」說到這,愛理的臉上露出了笑意,笑咪咪地盯著我看︰「其實啊……我早就知道你躲在廁所偷窺了。」

「啊!?」

「有一天我無意間發現你鬼鬼祟祟地從女廁跑出來,我就懷疑上了。」

「咦?我應該很小心了啊……」

「你只是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後來我又偷偷注意了好幾次,確定你是跑來偷窺的。」

「難道……」

「那次是我特別準備好的……就知道你這大色狼會中計。」說著又用力地捏了一下我的大腿。

「你……」

「結果你就真的中計啦,真想讓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被抓到那時候的臉,簡直像世界末日……」

「好啊你……居然敢陷害我!」

也沒想到是自己太不小心才被抓,現在被愛理說出來,真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

「你還敢說……要不是你碰到我……現在大概已經被退學了吧?」

「……這麼說,我還要多多感謝你了?」

「其實你已經讓我值回票價了,一場春宮秀就能讓你服服貼貼。」愛理臉上又出現了那種狡獪的惡作劇笑容。

「唉……算了……我認輸了……碰到你這種……」

五味雜陳,是我現在心情的最佳寫照。

「喂……」

「嗯……?」

還沒聽見愛理說什麼,從前門遠處傳來了低鳴的引擎聲,隨著引擎聲靠近,愛理家的車庫鐵門開始發出聲音捲動著。

「姊姊回來了……」

「趕快整理一下……把衣服穿好……」

我們兩人急忙整理著自己凌亂的衣服,雖然剛才被淋濕的地方還沒乾,不過也顧不得了,稍事整理之後,走到前門的我們剛好跟愛理的姐姐打了照面。

「愛理?」

大概是想問怎麼還在外面吧,不過愛理的姊姊馬上就注意到了愛理右腿上的紗布。

「怎麼了……受傷了?」

「我、我在學校摔了一下,請朋友騎車送我回來,可是又忘了帶鑰匙……」

真快,隨便也可以編出一套理由。

「不嚴重吧?」

「嗯,只是一點小擦傷。」

「這位同學,真是謝謝你了,還送愛理回家……」

雖然嘴巴上說著感謝的話,不過總覺得愛理的姊姊是用種怪異的眼光在我身上掃來掃去。當然,這時我的「賣相」也相當的差,右邊上衣跟褲腿幾乎全是濕的,又因此剛才忙了一陣,頭髮也亂糟糟的,會被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也是必然的事。

「我來介紹,這是我姊惠理,這是我同學馮亦真。」看出氣氛有點尷尬,愛理急著打破僵局。

「姊你先進去吧,不要鎖門,我送他到巷子口。」

「那你自己小心。」

沒說太多話,大姊消失在台階上的房子大門後,而愛理則慢慢走下台階到我這來,於是我推著車跟愛理走到不遠處的巷子口,而愛理先停了下來。拉了拉我的袖子。

「喂……」

「嗯?」

「喜歡我嗎?」愛理小小聲的問,雖然不知道我的答案,但是愛理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嗯……」

「大聲一點……」

「我最喜歡愛理了……」我把嘴巴貼近愛理的耳朵輕輕地說。或許這是她想要的答案吧……不過確實現在我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謝謝……」

愛理輕聲說完之後,淺淺地在我臉頰上一吻,便轉頭直直走回巷子裡了,倒是留下我在原地又呆了好久,我又看了看手錶,00︰06。

第八回︰燃燒

「早。」

「早。」

「幫我拿一罐咖啡……」

現在早上,在早自習開始前的時間,愛理會跟我一起去學校地下室的福利社買些早餐,偶爾下課碰到也會順口聊聊。當然,每天中午的「約會」仍然繼續,我似乎從「玩具」稍稍往前進了幾步。

「喂……今天中午在校史室……」

小小聲跟我「預定」以後,愛理加快腳步走回了她的教室,雖然每天中午仍然不斷見面,不過除了狂亂的性愛以外,現在有時我們也能平靜地在校史室裡享用冷氣與午餐。而我的兩面人格卻沒有因此被「中和」,反倒是外表看起來越來越道貌岸然,內裡卻不斷地燃燒著狂氣的火焰。

『今天又是在校史室……』

中午,我拿著便當走在前往校史室的路上,最近顯然與愛理的會面比較多在校史室,當然女廁仍然是個好地方,不過身為女生,愛理可能不太有辦法領會偷窺女廁的刺激所在,畢竟還是校史室比較大、又比較安全,比起躲在女廁隔間,在校史室裡作愛被發現的機率是小得多了,而且不會落到一個「偷窺」的罪名。

「呼……好涼。」

因為一早就已經先來這裡把冷氣打開,所以當我打開校史室的門鎖、推開門的時候,一股涼氣便直撲我而來,在高濕度的亞熱帶台灣、這股清爽的風真是像寶物一樣。看看手錶,才十二點零五分。

『多少進行一點……』

畢竟工作進度不能一直原地踏步,我鬆開用童軍繩綁牢的一大堆畫筒,每個畫筒裡都是整個模型各部份的藍圖,足足有三、四十張的藍圖裝滿了八個大型畫筒。為了帶回家趕工方便,我用五、六條童軍繩將畫筒捆在一起,以方便帶上機車,利用在家的時候趕工,多少趕了一些因為愛理而用掉的中午時間。

「喀喀、喀、喀喀……」

正當我好不容易攤平其中一張圖紙的時候,愛理就來了,真準。

「你有買午餐嗎?」

「沒有,我沒有吃午餐的習慣啊,你有看我常常吃午餐嗎?」

「嗯……那這個給你。」愛理從手上的布提袋裡先拿出了一個塑膠飯盒,再從裡面拿出一個綠色的微波盒塞到我手裡。

「這是……?」

「打開來看看啊。」

盒子裡是兩個小小的三明治,雖然體積不大,但是卻有好幾層,各式各樣的生菜、洋蔥、火腿、培根、起士………

「早上多做了,就給你好了。」

愛理轉過頭,開始享用自己的午餐。

『喂喂……七點半要到學校,作公車來至少要六點起床,哪來的時間做早點啊?』

再探頭看看,愛理飯盒菜式裡居然是正統的中國菜,這三明治哪像是「早上多做的」啊?當了學生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吃到手制的午餐,雖然媽媽有相當不錯的手藝,但是除了週末外是沒機會嘗到的,從小學開始我就是吃學校便當長大的,上了高中以後,更是幾乎不吃中餐。

「……謝謝……」

我想我現在,大概有點像被丟了根肉骨頭的寵物犬吧。不管了,三兩口就解決了三明治,繼續回到工作台上。

「咦……你不是這禮拜在家都有趕進度嗎……還那麼用功?」

吃完飯的愛理掂著腳從我的背後看著工作台,飽滿的乳房就這樣壓在我的背上,即使是隔著衣服,我仍然像被電到一樣。

「還不都是你……每天都來……」

「……你這色鬼,自己造的孽,還敢說~~」說完,愛理就從背後緊緊抱著我,用臉在我的背上磨著。

「喂……」

「?」

「來做愛吧……」

當然我是沒有辦法拒絕的,很快地、兩個人的身上都只剩下鞋襪了。

「不要動……就站在這裡……」

發出命令的是我,很奇怪,無論是平常或是在其他地方做愛,愛理總是握有主導權,唯有在校史室,似乎愛理特別地聽話,我命令的次數也特別多,現在愛理便直直地站在房間裡,任我欣賞。

「愛理的身體真漂亮……」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