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偷窺的兩年間

惠理姐用留有指甲的手指輕輕抓著我的胸膛,另一隻手把我的手抓過來,放在高高隆起的乳房上。

「你也可以摸我……你有很不錯的身體……這樣我會很高興的。」

不斷的喘氣聲與飄散的女人味,讓我才剛剛射精的肉棒再次挺立,發覺了我的變化,惠理姐興奮地從褲子外抓住陰莖搓動著。

「到我房間……」

的確,在客廳太危險了,要是愛理醒來發覺的話……我用力將惠理姐抱起,因為比愛理矮了一點,感覺比較輕,我們就一路保持接吻的姿勢到了三樓惠理姐的房間。

「太好了……年輕的味道……」

被放在床上的惠理姐立刻把我壓在超大的雙人床上,用騎師的姿勢騎在我的身上,不斷地吻著我的胸部跟頸子。另一隻手則活動到我的腰帶上,一口氣脫下我的長褲跟內褲,我興奮的肉棒像是解除束縛般彈跳了起來,暴露在空氣中。

「太好了……有這麼好的東西……我的陰戶會被塞滿……」

血液衝到了惠理姐的頭上,對接下來的快樂進入妄想的惠理全身顫抖著,子宮猛烈收縮倒在我的身上。

「快來吧……讓我的陰戶高興的哭泣吧……插進來還要磨擦……」

說著惠理姐自己將肉棒對準了肉洞,用力的坐了下去,太刺激了!

「真好……阿真的肉棒……滿滿的。」惠理姐發出了歎息,用力地將肉棒夾緊在陰道裡。

「惠理姐……好緊啊……」

「太好了……不能讓你洩出來……要把我弄到昏過去為止……」

不停的說著淫穢的話,惠理姊瘋狂地扭動著腰部,追求著更高的快感。

「轉過來……」

我換了個姿勢,將惠理姐壓在床上,仍然保持插入的狀態。

〔跟愛理的姐姐做愛……跟惠理姐上床……〕這種病態的邪念反而使我肉棒的硬度有增無減。開始加速抽插振動的動作。

「啊……持續地弄吧……這樣對待愛理的話……她一定離不開你的啊……太好了啊……」

跟小三歲的青年,還是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做出淫穢的行為,愛理姊像被打了春藥一般,激烈地迎合著我的動作而瘋狂地擺動著屁股跟腰部。

「再用力一點……像對愛理一樣激烈的弄吧!我的身體比愛理的更成熟、更美吧!會讓你高潮的,像對愛理那樣……」

沉浸在倒錯的快感裡,我和惠理姐都只剩下了強烈需索對方身體的本能,而居然沒有注意到房門,以及房門縫中傳來的凌厲眼光。

第十回︰變異

「啊……壓緊陰戶的感覺太好了……阿真……」

現在在我身下的是惠理姐,散亂的長髮有不少也黏在我的身體上。

「年輕的力量……啊……不行了……」

間接的衝擊進入體內,惠理姐努力地用腰跟下半身迎合著。

「這裡也要……」說完,惠理姐就用手將我整個臉埋進了她兩個高聳的乳房中,已經勃起的乳頭,略呈淡紫紅色地挺立著……

「啊……這是愛理常常享受的肉棒……」

惠理姐更用力地夾緊已經火熱的鋼棒,追求著高潮。這時我又想故技重施,突然停止了動作。

「啊!~」惠理姐尖聲叫了出來,用留著長指甲的十指深深刺進我的雙臂︰「快動啊……」

「不行,要先幫我舔乾淨……」我將剛拔出來的、沾滿淫水的肉棒在惠理姐的眼前搖晃。

「要我吃這個嗎……真是壞小孩……」

雖然我的肉棒不像外國A片的男主角一樣動不動就二、三十公分,不過倒也是有一般大小,16、7公分的長度在跟同學「比大小」的時候也少輸過,沒想到惠理姐居然可以整根吞下去……

「啊……唔……」

低頭看惠理姐口交的表情,高雅的面容跟怒張的肉棒,形成極不對稱、但又極淫穢的畫面。

「惠理姐真是的,幫多少人做過這種事了……」

好像沒有聽見,惠理姐專心地玩味著肉棒,除了在口中進出外,還用手玩弄旁邊的兩個肉球。

「嗯……嗯……」

再次噴出誘惑的氣息,惠理姐將肉棒再次吞到根部。

『不行了……』

太強烈的刺激,差點讓我直接噴射出來,我試著將肉棒往外拉。

「怎麼了?」

「太刺激了……這樣我會射在惠理姐嘴裡的……」

「沒關係……給我吃……」說著惠理姐手又伸過來,試著抓住剛剛離開嘴的肉棒。

「不行!」

隨著尖叫聲,房門被用力的甩開了,愛理像魔鬼一樣站在門口。

「愛理!」

先吃驚發出聲音的是我,但是僅此而已,三個人像泥塑木雕般維持著自己的姿勢好久。

率先行動的是愛理,朝著我這直撲過來,抱緊我的大腿,用力地將臉在大腿上磨擦。

「阿真……是我的……」就像要證明一樣,說完愛理便抓住了陰莖、不斷地吻著龜頭,「全部……頭、手、腳、這裡全是我的……」拚命擠開惠理姐,愛理的身體在我面前扭動著,不斷發出哼聲。

被擠到一邊的惠理姐稍微呆了一下,便用羨慕跟火熱的眼神望著在我身下的愛理。

「我也要……」惠理姐像中邪一樣,搖搖晃晃地試著從旁邊接近肉棒。

「不要!這是我一個人的……」愛理抱住我的腰、發出更大的聲音舔舐著肉棒,像在對姐姐示威。

「啊……今天就好……把阿真借我吧……」

得不到肉棒的惠理姐淒慘地向我的上半身撲來,用臉在我胸膛磨擦著,接著跟我接吻。

「不要……阿真……」愛理從底下傳來哀怨的聲音,放鬆肉棒,試著向上推開姐姐︰「姐姐不是已有很多男朋友嗎……不要搶我的阿真……」愛理流出眼淚來,推擠開姐姐,死命地霸佔住我的身體。

「啊……阿真……要吸這裡……」

或許是跟惠理姐的競爭意識,愛理快速解開睡衣胸口的扣子,將乳房塞到我的嘴裡,身體用力地擺動著,而我就這樣被壓倒在床上,可以在旁邊看到被丟到一邊的惠理姐,散亂著頭髮,一臉失神的樣子。

「等、等一下……」我覺得事情開始有點失控了,試圖離開愛理。

「為什麼!姐姐的比我還好嗎?」

被我掙開的愛理失去理性地大叫,扭動著身體脫下身上的衣物,將赤裸裸的身體展現在我眼前。

「看啊……阿真……這個身體……嘴唇……乳房……陰戶……」愛理跪在床上,用雙手將兩片陰唇大大分開︰「進來這裡……阿真……」

「惠理姐……」

「阿真……跟愛理做愛吧……不過不要忘記我……」惠理姐從後面把愛理推向我。

「啊……阿真……」被我壓倒,愛理瘋狂地吻著我的頸子。而惠理姐則壓到了我的背上,兩個豐滿的肉團就直接磨擦著我的背。

「跟愛理做愛吧……不過不要忘記我……」惠理姐從後面咬我的耳朵,扭動著身體「愛理……」我看著身體下的愛理,做好插入的準備。

「進來吧……阿真……」愛理用手導引著肉棒,然後刺進去。

「啊……」再次進入愛理的陰道中,我不禁發出呻吟。看著在跟愛理性交的我,惠理姐發出嫉妒的聲音抓著我的背。

「阿真……太好了……在陰道裡……真舒服……」愛理像是在炫耀一樣,大聲的呻吟著,同時扭動屁股誇張的表示快感。

「啊……太過份了……」受到刺激的惠理姐死命地用臉緊貼著我的背部磨擦著,十指更深的陷入我的肌肉裡。

「好……好啊……刺穿吧……」更瘋狂的扭動屁股,愛理貪婪的享受著戰勝的滋味。

「要出來了……受不了了……」愛理身體急速硬直,肉洞裡開始猛烈收縮。

「愛理……好緊啊……」

「啊!啊……」

彈起的腰失去力量,愛理整個人攤在床上,達到高潮。

「啊……我也要……」惠理姐用力將我向後一拉,快速地抽出尚未射精的肉棒,然後趴在床上,拱起雪白的臀部︰「從後面來吧!……阿真……不會輸給愛理……」

「姐……」雖然愛理想要阻止,但是卻沒有力氣,眼睜睜的看著我從後面刺入惠理姐的陰戶。

「啊!」進入的一瞬間,惠理姐發出了激烈的叫聲迎合著︰「阿真……太好了……跟愛理性交完還能這麼棒……」一面吐出氣息,惠理姐閉著眼睛享受著從後面來的快感。

「阿真……不要……」愛理慢慢的爬過來,流著淚看著我跟惠理姐的動作。

「不行了……我會瘋了……愛理……把阿真給我吧……」

惠理姐轉過身來壓倒我,騎在我身上,又快速的再將肉棒插入,拚命的擺動屁股。

「愛理……過來……」

我把噴射出火焰般嫉妒眼神的愛理拉過來,直接吻愛理的嘴,愛理立刻發出很大的聲音配合著。

「阿真……你舒服嗎?」用妖艷的眼神看著我,惠理姐不斷繼續的套弄著。

「咕……」被愛理的嘴封住,我說不出話來。

「要出來了……」

被兩個女人壓在身上,我的快感急速升高。

「射出來……在身體裡……」惠理姐更加速的扭動腰部,迎向高潮。

「不要……這是我的……」突如奇然,愛理推開了正跟我緊密結合著的惠理姐,馬上用嘴覆蓋住肉棒、用力吸吮。

「愛理……出來了……唔!」

輸給連番的玩弄,我開始發射積存已久的精液。而愛理則是不斷地舔弄著肉棒,試著吸走所有的精液,然後趴在我身上。

接下來的幾分鐘內,房間裡只有我們三個人間歇的喘息聲,三個人都攤在床上。癲狂的行為持續電擊著我的神經,過了好久我才稍微清醒。

「……我先去洗個澡……惠理姐……浴室借用一下……」我首先打開僵局,光著身體直接走向一旁的浴室。

「等一下……我也……」愛理也站了起來,向我走過來,我沒有反對,兩個人一起進了浴室。

「愛理……」站在從上面灑下來的水花下,我輕輕的抱住愛理,沒有多說什麼。可以感覺到愛理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隨後又放鬆下來。

簡單的清洗之後,走出浴室的我們看到愛理姐已經穿上睡衣,坐在床一邊的椅子上。

「兩個人都過來……」

聽不出來惠理姐現在的心情,我和愛理遲疑了一下,坐在床邊,惠理姐先轉向愛理。

「對不起……愛理……今天是我不對……」

先說出道歉的話的是惠理姐,為免氣氛太難看,我拚命向愛理使眼色。雖然裝著一副鎮靜的樣子,還是看得出來愛理多少有著不滿的情緒。

「其實是我不對……太容易被誘惑了……」我說得有點口是心非。

「算了吧,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愛理,以後要好好珍惜阿真……」說著惠理姐看了我一眼,充滿著複雜涵意的一眼。

「時間不早了……阿真你今天要留在這嗎?」

惠理姐這樣說,我才注意到時間,已經過了午夜了,愛理似乎傳給我懇求的眼神,叫我留下來。

「這……我打個電話。」

找到死黨阿治幫我掩護,今天我就跟家裡說是住在阿治家。

「好了,那阿真你就睡四樓的客房?」

「嗯……」

我和愛理走出了惠理姐的房間,惠理姐馬上把門鎖了起來,我和愛理對望一眼。

「喂……」

「嗯?」

「……跟我一起睡吧?」愛理拉著我的襯衫下擺,低聲的說。

「嗯……」

躺在愛理的床上,愛理將身體靠過來,緊靠著我,「阿真,僅此一次喔!」說完就將頭埋到我的胸口去,就這樣的姿勢睡去。

老實說,直到我意識模糊睡著之前,我還是沒有把握,若是惠理姐再來誘惑我,我真的有辦法拒絕嗎?

(待續)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