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迷情

可就在她以為老闆會大恩特赦,自己的警報解除了,都已經鬆懈了神經揚起頭露出她可愛的純真笑容的時候,誰知道,剛才還笑眯眯的陳楓卻像突然抓狂一般,伸手在桌子上「啪」地一聲打了一下!

「你的車胎沒氣了這個理由很充分,可是你居然還為了要吃飯,要幫著門口離家的小貓回家,幫著鄰居的孩子尋找他昨天丟失的書包這就叫我很不能理解。王若兒小姐,你是一個在公司打工的辦公室文員,不是一個慈善家。我勸你以後少看一些臺灣的肥皂劇,也許,我們自己的正統劇會對你的幫助更大一些。」

「完了,完了。」王若兒整張小臉都垮了下來,她哭喪著自己的表情,無奈的想著,看來,真的要使用自己的最後一招了。

就在陳楓以為自己可以繼續教育這個調皮的小丫頭的時候,卻不料她突然的鑽到自己身後,開始用雙手不輕不重的在自己肩膀上擠壓著,嘴裡還用一種特別怪異的腔調說:「老闆,你別生氣了,來,我幫你按摩按摩吧。」

陳楓張大了嘴巴,眼睛瞪的比燈泡還大,他簡直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處處怪異的小丫頭。

可是王若兒當時卻也和陳楓一樣,她從來沒有離自己英俊的老闆這麼近過。

這叫她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從陳楓身上傳了的一陣一陣男人身上特有的氣息不斷的向她的鼻子裡襲來,那種感覺是她從來沒有在別的男人身上經歷過的。

她有些傻傻地看著陳楓剛毅的側臉,只覺得那弧線是自己生平見過最好看的線條。越看越叫她有些渾然忘我,再加上鼻子裡呼吸到的屬於陳楓的味道,這叫她整個人不禁都在那裡。

「呵……你……」陳楓半天回味過來剛轉過頭,就突然的看見到小丫頭的迷惑樣。他也是頭一次離著這個俏麗的小丫頭這麼近過,這叫他有些僵住了。看著她俏麗的臉龐,突然間,他覺得口乾舌燥,心跳不知為什麼快了許多。

王若兒突然有些驚醒了,她不敢再抬頭望著老闆那深幽的黑眸,因為她覺得自己好像快被捲入裡面而無法自拔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和花癡一樣看著他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著。突然,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原本的目的。

「好像接下來還要做什麼吧。勾引到了這一步應該不會結束的。」王若兒單薄的性愛經歷叫她有些不明白自己還要繼續做什麼。猛然間,她想起了自己在無意間看到了一篇關於電梯奇遇的黃色文章,好像在那裡面,男人一碰到女人的身體,就會很瘋狂的啊!

陳楓正滿足地擴散著嘴角的笑意。今天的遭遇簡直讓他興奮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可漸漸的,他感覺到好像有一個軟綿綿的身體靠在他後背來回的蹭著。

那身體是那樣的香氣宜人,甚至讓他覺得好像是處在清新的花叢中一樣。

可是當他轉過頭去,用他晶亮的黑眸疑惑的看到後面的小丫頭的時候,他的心「咚」地一個下重重的一跳,就好像有一個錘子打在上面一樣。

身後王若兒的套裝上衣不知道什麼時候解開了一排扣子。露出裡面那件小荷葉邊的粉紅色小內衣正在他身上扭動不止,可愛的打扮加上她甜美的讓人怦然心動的笑容,讓她的清新浪漫變得更加的甜美俏麗。

「你……你在幹……幹什麼?」她的舉動讓一直都很沉穩的陳楓都失控了,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

「好……好熱啊……」其實王若兒比陳楓更緊張。她站在他後邊,小心的蠕蠕的回答著。

陳楓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站起身,英挺的臉龐滿是一種驚訝的錯愕。不知不覺的,他靠上前,手抬起王若兒的下巴,用一種象火一樣熱情的目光貪婪的掃過她身上的每一處裸露的地方。

王若兒已經不敢大聲呼吸了,她的眼神跟陳楓那火熱的目光剛一碰觸。兩個人就同時產生一種近似於觸電一般無法呼吸的奇異感覺。

陳楓微微瞇起自己深情的黑眸,他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完全的迷失在王若兒那大海一樣深邃的眼睛裡了。他的雙眸越來越柔和,禁不住的,他緩緩低下頭,對著小丫頭那鮮紅的嘴唇就靠了上去。

王若兒怔怔站在陳楓身邊,她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想法,整個人都陷入到一種從未經歷過的迷離之中。不知道怎麼的,她的心就像要停止跳動一樣,空空的、悶悶的,緊張的感覺幾乎讓她無法呼吸。

陳楓鼻子裡粗重地呼吸著,他的眼睛裡已經全是小妮子那誘人的櫻唇。他的意志力被這樣完美的嘴唇弄的已經失魂了。

在王若兒迷迷糊糊的迷離嬌媚中,陳楓的雙唇深深的吻到了她的嘴上。剛碰到她柔軟的唇上,他就急切而霸道的把舌頭探了進去,在奪取王若兒口中貪婪地吮吸著她的甜蜜和愛憐。

王若兒瞪大了眼睛,覺得自己好像連呼吸卻被陳楓奪去了,自己英俊老闆的唇是那麼狂野的在她唇上吸含廝磨。這叫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在作夢一樣。

「可是……我不是這麼……設計的啊……嗯……不能呼吸了……」最後的一點殘餘的理智讓王若兒緩緩想著……

他含吻她的唇,品嘗她的甜蜜,她的純真讓他癡狂眷戀,他喘息的吸吮著她的唇。

許久,他退開她的唇,濕熱的吻遊移在她頰邊,來到她小巧的耳,他張口含住她的耳垂,大口吸吮。

「嗯……」她顫抖得像朵小花兒,一聲陌生的輕吟從她喉間逸出。

他的吻來到她的耳後,他知道這是女人性感帶,他的呼氣惹得她一陣輕顫,看著這個迷人的小寶貝,他發自內心的低低笑了一下。

對著王若兒這樣叫人狠不得把她揉碎了融到身體去的小丫頭,陳楓只能是寵溺的一笑,他再一次低下頭,把他熱烈的愛吻重回到她的唇,並且貪婪的要她張口,以便自己的舌頭能順利竄入她口中。

他熱烈的在她口裡衝刺著。開始覺得渾身都口乾舌燥的。大口用鼻子喘了一口氣,就覺得好象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往他昂揚的硬挺奔竄,緊繃的讓他難受。不知不覺的,他的手掌來回遊移在她軟嫩的嬌軀上,慢慢地從她微微敞開的內衣領口中探進去,輕輕地撫在裡頭那雪白的渾圓小丘上,一陣陣的柔軟叫他開始胡亂的遐想起來。

「天!我……我這是怎麼了?」王若兒已經覺得全身都開始酥軟了,她沒有了自己的思想,只能癱坐在他懷裡,大口的喘氣。氣息不穩的嬌喘連連,讓陳楓聽起來是那麼的誘人。

陳楓低頭大口地吸著氣,他想調整自己的呼吸。可是欲望已經到達了瀕臨的臨界點,隨時都會引爆,一發不可收拾的燃燒。這叫他的呼吸完全無法控制,心中充滿了對歡愛情欲的渴望和期盼。

實在是無法控制了,身下這個迷人的小丫頭簡直是一個來誘惑人的小妖精。

在控制自己,陳楓甚至會害怕他會全身爆裂而亡的。

溫柔的,在兩個人都沉迷出其中的,他們的衣服都被陳楓丟在了辦公室的地毯上。

那種臉紅心跳的驚訝感覺馬上的又回到王若兒的身上。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之間的就渾身赤裸的倒在老闆懷裡。她想抗拒,因為這種勾引好象是已經超出了她的本意。可是,可是不知道怎麼的,陳楓撫在自己身上的手好象是有一種魔力,他已經完全主宰了自己的神經,就好象是自己的靈魂也深陷其中一樣。她的眼裡開始呈現一種水一樣的迷蒙,她醉了,就像是喝了很多紅酒一樣的醉了。

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思考。

陳楓愛憐的用手和唇遊遍了小丫頭全身。她的清香,她的柔軟,她的嬌呼,都讓自己火熱的膨脹開始愈發的刺激著自己的神經。他顫抖著,小心翼翼的拉著王若兒的小手,像是怕嚇壞了她一樣。一點點的,慢慢的把她的手觸碰到自己還在輕微跳動著的膨脹。

「天!」王若兒的手在剛剛觸摸到老闆那羞人的地方的時候,她簡直要停止呼吸了。她在心裡不斷的叫喊著。

可是為什麼?剛剛他對她所做的一切,她卻沒有一絲絲羞恥的厭惡感,她本來應該有些反感的拒絕的,但相反地,她卻覺得有一種羞怯跟興奮的緊張感。

王若兒並不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經歷過的生手。她也曾經在損友的帶領下做出過幾次一夜情之類的嘗試。可是那也只是一種對那些神秘事情的好奇心導致的。

她自己其實並不是那麼熱衷在裡面。甚至的,對於男人的膨脹,她似乎還有一些抗拒在裡面。

可是為什麼,偏偏是自己老闆的他會這麼的無法抗拒?甚至還有一些期待的怪異感覺。難道?難道自己是喜歡上他了嗎?

突然到來的想法讓王若兒幾乎愣在那裡。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念頭。身份上的巨大差距叫她以前根本就不敢在這方面做太多幻想。可是現在,這完全親密的接觸又叫她無法在控制自己心頭的忐忑。

她的臉開始變得更加紅潤了。紅彤彤的顏色好象是一個熟透的蘋果一樣,讓人恨不得在上面咬上一口才甘心。

陳楓心動地看著她的害羞和紅潤,有一種巨大的滿足感在心頭油然而生,他溫柔的笑了,再次貼進她道:「小寶貝,我要來了,你……以前有過經歷嗎?」

王若兒倒抽一口氣,瞪大星眸,害羞地轉過頭,臉紅燙得嚇人。這種讓她無法呼吸的關鍵時刻就要來了。這突然叫她有些無所適從。

她害羞地怯怯一笑,輕輕點了點頭。可是卻不知道怎麼的,生平頭一次對以前的放肆有著那樣的後悔。

不知怎麼的,陳楓突然有一些極度心酸和妒忌在心裡縈繞。但馬上的,他又釋懷了。畢竟,自己以前應該是更放蕩和風流的。再說,現代的城市女性,對於這個又怎麼會陌生呢?

他小心地屏住了呼吸,深邃的黑眸燃起更加熱烈的火花。他溫柔的把放倒在桌子上,像是捧著一個易碎的花瓶一樣小心的壓在她身上。

王若兒睜大眼,不敢眨眼的看著滿臉都是吃驚的表情,緊張的心吊的高高的,連呼吸都忘了。這一刻來臨讓她甚至都有些顫抖了。

「哦……」她的聲音嘶啞誘人,嬌柔得讓人迷醉。隨著王若兒一聲輕輕地呼叫,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突然的被一個火熱而滿是愛意的膨脹佔據的滿滿的,這讓她感覺自己是那麼的充實和幸福。

王若兒體內的狹小和濕潤讓陳楓也完全的迷醉了。他小心的活動著自己的腰部,讓熱情的膨脹在她身體裡溫柔的進出。他的手撫在他吻過的紅唇上,想像著王若兒下面的鮮紅是否和上面的一樣的顏色誘人。

慢慢地,他的臉再次貼住她,狂野的欲望讓他的聲音變得嘶啞低沉,黑眸裡滿是深濃的迷醉愛意。他實在是無法抵擋小丫頭把渾身散發出來的迷人。他的動作開始加快,但快速的動作也更使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迸發。

像是被一個深深的泥潭吸引一樣,他的唇又親吻在王若兒的小嘴上。他的吻又深又熱,飽含激情、狂戀、深深的饑渴欲望。

他整個人已經完全地俯壓在她身上,眼裡滿是狂亂的激情渴望,這促使他的動作變得那麼的狂野和粗暴。身下的王若兒甚至已經完全的有些癱軟了。

突然的,他粗喘著鼻息嘶啞的開口:「寶貝,我要……要來了。」

她嬌喘吁吁地瞪大驚訝的星眸,然後吞咽了下喉間的口水,身體裡面越來越膨脹的火熱叫她明白了陳楓的渴求。她迷蒙了星眸,聲音低啞的繼續用身體應許著。默默的,自己還竭力的收縮自己修長的玉腿,讓身上這個她心動的男人能舒暢的迸發出來。

「嗯……啊……」

陳楓低吼著叫出聲來,隨著嘴裡繼續激情狂妄的奪取她的純真甜美。他的身下也開始不停的顫抖。大量的對於王若兒充滿愛憐的火熱透體而出,一股一股,象無邊無際的海水一樣沖襲著她身體最深處的神秘。

隨著陳楓的迸發,王若兒的腦子也轟地一下開始嗡鳴著,極大幸福的快樂讓她幾乎都要昏迷在他的身下。她發出一陣哭泣一樣的呼叫,雙手也用力的抱緊了自己心愛的男人。

很長時間,他們才從熱情的親密中平緩下來。在王若兒脹紅的小臉面前,陳楓開始溫柔的把一件件衣服親手為她套上。

「其實……其實……」陳楓突然有一些難為情的說:「你今天早上的車胎氣是……是我找人放的。因為……因為我想借機會和你一起單獨相處,可是……可是卻。」他有些實在難以說出口了。自己竟然這麼失控的和這迷人的小丫頭就那樣了。

但馬上的,他又保證道:「我……其實真的很喜歡你,我們馬上結婚,一刻都不要耽誤。」

王若兒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她實在沒有想到,自己今天的遭遇是老闆一手導演的。可是……可是為什麼自己不恨他呢?甚至,甚至還有一些歡快的欣喜在心裡。

又過了一會兒,陳楓突然的又開口道:「不過你,你今天的一些舉動是從哪裡學到的啊?好象……這……這不是你的作風啊?」

「我說了你……你不生氣?」王若兒小心的看著自己的老闆。

「你說吧,小寶貝,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陳楓愛憐的撫著她的小腦袋。

「其實我是無意中在一個論壇上學到的。好象有一篇文章就寫著,女人和男人身體一碰就……就會叫男人忍不住的。」

「什麼論壇?竟然會教你這個?」陳楓警覺的直起身體。

「好象是叫小羊羔什麼的,我也記不清了。」

「呸,一看這個名字就知道不是一個什麼好地方。估計這個地方從斑竹到會員,都是一群淫蕩的閒人,以後我不許你再去了,會把你教壞的。」

「呃……」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