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領情緣

又誰知百密一疏,當我們玩得正開心時,廁所的門忽然打開,周素燕從裡面走了出來。一眼看見我的陰莖還插在惠玲的陰道中,不禁叫了一聲。先是楞了一下,接著就想奪門而出。我慌忙把陰莖從惠玲那裡拔出來,一箭步奔到門口截住素燕。那時間我的陰莖都來不及收進褲子裡面。

我對素燕說:「周姐姐,你千萬不要把我和惠玲姐的事講出去。」

素燕紅著臉說:「我不會理你們的閒事的,你放我走吧!」

說著就要去開門,我急忙拉著她的手臂說道:「你先別走,一定要給我們一點信心的保證才可以離開。」

素燕答道:「我發誓吧!」

我拖過她的手說道:「發誓靠不住的,除非你也玩一份我們才放心!」

說著把他的手放到我的陰莖上,素燕像觸電似地將手縮回去。我那裡肯放過,一把把她摟在懷裡。素燕雖然體格強健,可始終爭不開我的臂彎。這時惠玲也走了過來,出手去脫素燕的褲子。素燕笑罵爭紮著,可畢竟內外褲都被解下,那羞處完全暴露無遺。

我將素燕的身子放到衣料堆的上面,兩手分開她的大腿, 見素燕的陰毛也是烏油油的一片,小陰唇卻是肥厚鮮潤。惠玲按住素燕的手臂,我迅速將粗硬的陰莖插進素燕滾熱的陰戶裡。素燕感到大勢已去,也不再爭紮了,索性乖乖的閉著眼睛任我的陰莖在她細嫩的陰道裡來回抽送。

過了一會兒,素燕開始衝動起來,陰戶裡分泌出大量液汁,嘴裡也出聲哼了起來。惠玲放開她的雙手,幫她脫去身上的衣服,素燕健美的肉體一時間變得軟綿綿的,任由惠玲把她剝得光脫脫一絲不掛,我放下素燕的大腿,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素燕的奶子非常健碩而富有彈性,捧在我的雙手,一陣舒服的感覺傳遍我週身。

素燕的皮膚是古銅色的,毛孔很細,摸落的感覺是細嫩滑美。素燕雖然養過兩個孩子,但由於身子保健有方,陰道仍然緊窄,當我插入時感覺猶如姦淫少女一樣。隨著我頻頻地抽送,素燕的表情由半推半就變為無可奈何,又由無可奈何轉為熱情洋溢。盡情地享受著性交的樂趣。

惠玲在旁邊也看得粉面泛紅,渾身不自在。我提議惠玲也脫光了一齊玩,惠玲聽話地除去所有地衣服。把一付雪白的肉體完全顯露出來。我且將陰莖從素燕的陰戶裡拔出來投向惠玲的懷抱,惠玲輕抒玉臂摟住我的頸際。而我那沾滿素燕的愛液的大陰莖,也輕易地侵入她饞涎欲滴的陰戶裡。惠玲扭動著身子配合著我對她肉體的姦淫,因為剛剛目睹我和素燕的交歡,早已激起她的情慾,此刻更是放浪不拘。

素燕欠起身子,也不去穿衣,赤裸裸的坐著呆看著我和惠玲由站著交合至我壓到她嬌軀上抽插,又翻轉過來,由惠玲騎到我身上用陰戶來套弄我的陰莖。

玩了一陣子,惠玲已經嬌喘吁吁,終於從陰道深處衝出一股愛液,無力地滑下我身旁。我指著堅挺的陰莖,招呼素燕上來玩。這時的素燕已經不再怕羞了,她大方地跨上我的身體,然後貓一樣地蹲下來,手持我濕淋淋的陰莖,把龜頭抵在她那肥厚的陰唇上撩撥了一下,然後臀部坐下來,就爽然地將我的陰莖整條吞進去了。

惠玲打趣說:「周素燕真熟練,一定經常和老公玩倒澆蠟燭。」

素燕伸手在惠玲的大腿打了一下罵了聲:「死惠玲不知羞,自己偷了漢子怕人知道了,就硬拉我下水。」

我笑道:「大家都為圖個開心,周姐姐別怕羞了,爽爽快快地玩吧!」

素燕說道:「我都騎到男人身上了,還不爽快。」

說著就把屁股大力向下一坐,卻又叫:「哎喲!這東西真夠長,頂到我肚子裡去了呀!」

惠玲也說:「他不但底下長,又粗又硬的,鑽進我底下玩我時很快就使我丟了。可他就是夠持久,我丟了幾次他才玩完。真頂他不住,有素燕你一齊玩就好了,不必我一個人對著他,被他玩得死去活來。」

素燕不作聲,專心地用她的陰戶套弄我的陰莖,她用力收縮著小肚子,把我的陽具吸得很緊,我玩摸著她胸前上下拋動著的大奶子。手心輕觸她的乳尖。素燕臉紅眼濕,漸入興奮佳景。我也在下面挺動著陰莖配合,過了一會兒,我終於也激動地首次把精液射進素燕的陰道裡。

惠玲拿出紙巾,遞給素燕,素燕小心地用紙巾摀住我和她交合著的地方,然後慢慢起身,讓我的陰莖從她底下肉洞裡退出來。惠玲隨即欠過身子細心地為我潔淨塗滿了愛液的陰莖。望望牆上的大鐘,已經快八點了,她們倆人要趕回去做飯,匆匆地穿好衣服後,互相替對方整理了頭髮,就急忙離開了。

自從素燕也和我有過肉體的事,我們這個小廠子裡更加充滿了春意。惠玲和素燕時常講有些有味的笑話。更離譜的是經常拿我和金蘭來開玩笑。那其實是用我來挑逗金蘭的春心和淫興。看來她們倆人是有意也讓金蘭踩上一腳。好讓大家都可以肆無忌憚的隨時和我玩性愛的遊戲。

有一天,車邊的衣料還沒運到,所以金花也便照例不必上班。上午九點半,電話鈴響了,金蘭去接聽,原來是秀媚打了個電話來廠請假,說是有事不能來。金蘭向大家說過之後,惠玲和素燕都不約而同地相視而笑。我心想今天大概可以試試金蘭這個小騷婦的肉味了。

到吃過午飯的時候,金蘭說:「今天好熱,該有三十度吧。」

素燕笑著說:「怕熱不如脫衣好了。」

金蘭也指著我笑道:「我 穿一件恤衫,脫了可不是益著這個臭男人!」

惠玲說:「你也知道他臭!」

素燕說:「你們成天打情罵俏的,不怕益他一點兒吧。」

金蘭打了她一下說:「死素燕,你敢脫,我都陪你脫。」

惠玲笑道:「好啊!素燕你就犧牲一下色相,看金蘭敢不敢陪你,她敢我都敢!」

素燕響亮地應了聲:「好吧!」隨即把上衣向上捲起然後除下。上身 剩下一副奶罩。金蘭估計不到平時比較端莊的素燕此刻竟如此大方。呆了一下,也 好脫下上衣,可是她今天沒有戴胸圍,趕緊用衣服遮住胸前,可是金蘭潔白的背脊卻是一覽無餘。惠玲頑皮地伸手去摸她的白肉,金蘭嘻笑地避開了,又回頭嚷著:「死惠玲,又話陪我除衫,說話不算數。」

惠玲道:「你敢不敢脫下褲子,你敢我就陪你脫。」

金蘭淬了一聲道:「睬你都傻的!」說著就要穿回衣服。

素燕趁她不提防,一把奪過金蘭的上衣,金蘭趕快追過去搶,一時間一對胖鼓鼓的雪白奶子暴露無餘。那微微向上翹起的乳尖,猶如兩粒鮮紅得葡萄。就在倆人拉拉扯扯的時候,惠玲上前去解金蘭的褲帶。金蘭想縮回手護住自己的褲腰,雙手卻被素燕緊緊捉住。惠玲迅速解開金蘭的褲子,並使其跌落下去。金蘭兩條粉腿剛剛裸露出來,惠玲已經摸向她的底褲。無論金蘭百般爭扎,她身上僅有的一條黑色三角褲還是被惠玲扯下來了。金蘭背對著我, 見她渾圓的大屁股雪白細嫩。

我正出神地欣賞著金蘭的肉體,素燕一邊和金蘭搶衣服,一邊瞪著我道:「我們都已經幫你把她給去皮了,還不快點過來吃這個鮮剝果子肉。」

我移步走到金蘭前面,金蘭臉紅紅地瞪著我說:「臭男人,你想幹甚麼呀!」

我從她身後抱住她的乳房說:「我想奸你呀!行不行!」

金蘭並不爭扎出聲道:「行又怎樣,不行又怎樣!」

惠玲接口說:「行就通姦,不行就強姦!」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