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領情緣

秀媚好奇地注意著我那裡的變化。我牽著她的手放到我的陰莖上,秀媚輕輕地握著套弄了幾下。而我就把手伸到她的酥胸摸捏她那鮮嫩的乳房。當我輕輕地捻弄著秀媚的乳尖時,秀媚無力地依到我的身上。我們肉貼肉的,彼此間不由得又再次萌生了新的衝動。

我把秀媚抱了起來走到外面,將她的嬌軀放到整理好了的臨時床鋪上。

我輕聲說:「秀媚妹,我們再玩一次好嗎?」

秀媚柔情地望了我一眼說:「我已經給了你了,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

我低下頭在秀媚櫻唇上深情一吻,又把頭埋到秀媚的酥胸吮吸她的乳尖。秀媚怕癢的扶起我的頭。

我望著她說:「秀媚妹,我吻你下面好嗎?」

秀媚說:「會癢死的,不好!」

我說:「秀媚妹,我很喜歡你那可愛的光板子陰戶,你還是讓我吻吻吧!」

秀媚羞得閉上眼睛說道:「那麼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我不理了。」

於是我把頭鑽入秀媚的兩條嫩白的大腿中間,把嘴唇貼在她那潔白細嫩的陰戶上美美一吻。然後又把舌頭伸進秀媚的陰道裡攪弄,秀媚被我搞得兩條粉腿忍不住顫動地將我的頭夾住。

我再用手指輕輕搔弄她的大腿內側的嫩肉,秀媚怕癢地掙開了我的頭。我抬起頭來,用舌頭舔著秀媚的大腿,小腿,一直舔到她那一雙小巧玲瓏的小腳。把她細白的腳背,粉紅的腳後跟,以至每一支腳趾都吻遍了。

最後吻她的腳底,秀媚怕癢地把小腳縮走了。我撲向秀媚身邊,捧起她的臉蛋,吻著她的小嘴,秀媚也熱情地伸出舌頭和我的舌頭交剪著。

過了一會兒,我又去吮吸秀媚的奶頭。

秀媚怕癢地推開我的頭說道:「好肉酸哦!不要啦!換我吻你下面吧!」

我高興的一口答應她道:「好!好!」

於是秀媚把她的頭鑽到我懷裡,張開小嘴,一口叼著我那硬硬的陰莖。接著便像食雪條一樣,用嘴唇吮我的龜頭,一會兒又用小舌頭兒沿著我硬起的肉棍兒上下舔弄著。我舒服地 起眼睛享受著秀媚帶給我的快感。秀媚一面吞吐著我的陰莖,一面還用好奇地用眼睛望著我的表情,我也認真地欣賞著秀媚天真的俏臉上的小嘴含著我的陰莖之美妙情景。

我捧起秀媚的臉蛋,吻過了她的櫻唇,伸手撫摸著她光滑可愛的陰戶說道:」秀媚妹,我可以再進入這裡嗎?」

秀媚甜蜜地望著我點了點頭。我示意她躺下來,秀媚聽話地仰臥著,分開了一對白嫩的玉腿,把那剛剛被我開苞過的私處毫不遮掩地對著我。我也激動地臥了下去,秀媚握住我的陰莖帶到她的肉洞口。因為她那裡也已經水汪汪了,我身子向下一沉,便進去了一個龜頭,秀媚叮囑我輕一點弄她之後,就移開她的小手。讓我的陰莖整條地進入她的陰道裡。

我生怕弄痛秀媚, 把身體緊緊地貼著秀媚溫香可愛的嬌軀,底下的陰莖也緩緩地插入她的肉體內,秀媚親熱地摟抱著我,乳房上的兩堆軟肉擠壓著我的胸肌。我全身的器官充滿了快感,情不自禁地讓陰莖在秀媚的肉洞裡輕輕抽動。秀媚也熱情地向我迎湊。我們的動作不知不覺地加劇起來。

這時的秀媚粉面赤紅,春情洋溢,我也放膽讓陰莖在她底下抽送著。秀媚開始領略到性交的樂趣,俏臉上呈現出快樂的笑容。我不停地粗大的陰莖在秀媚的陰道裡抽弄,直把個初經人道的小秀媚攪得哼哼漬漬,叫起床來。我更加賣力地抽送,終於使得她渾身顫動出不了聲,我知道秀媚已經快樂極了,而狹小的陰道把我的陰莖箍得很緊。所以我很快地產生躍躍欲射地感覺。

我告訴她快要射精了,秀媚媚眼兒半閉地向我點了點頭。於是我放鬆地使自己的身體壓到秀媚嬌柔綿軟的肉體上,而下體就緊緊抵在她的私處。我那條深插在秀媚體內的陰莖也一跳一跳地把精液吐在她的陰道裡。秀媚緊緊地抱住我,點滴不漏地承受了我第二次在她肉體裡的發洩。

我們都倦了,便側身相擁而眠。直到第二天凌晨我醒來時,秀媚的陰唇還仍然銜著我那軟了的陰莖。

我愛憐地摟緊了秀媚,無意中把她也搞醒了。秀媚睜開惺忪的睡眼兒,柔情地望著我,底下的小肉洞有節奏地收縮了幾下,像是小孩子吃奶似地吮吸著我的陰莖。弄得我禁不住意馬心猿,那肉棍兒又粗硬起來,漲滿了秀媚的小肉洞,我又想趴上去抽送。

秀釵溫柔地阻止我說:「你昨夜太辛苦了,我們還是摟抱躺著說話好了。」

我聽了話,便不再動,一面玩摸秀媚的乳房,一面聽她有關她定過婚的事情。

原來秀媚未出世時,家裡已經將她與她的表哥指腹為婚。誰知她的表哥竟然天生弱智。後來雖然經過醫治,總算懂的照顧自己的起居,可是畢竟和平常人有異,每次和秀釵拍拖時,總要鬧出一些笑話。秀媚心裡是很不願意嫁給她的表哥,但也不想讓年邁的父母傷心, 好勉為其難。眼既婚期漸近,秀媚很不甘心將她的初夜獻給她不喜歡的丈夫,而平時對我十分好感,所以便藉這次機會將讓我進入她的第一次。

我感激地摟緊了秀媚溫香而赤裸裸的肉體,嘴唇貼著她的香腮深情的一吻。秀媚也柔情緊依地在我的臂彎。我忍不住又讓陰莖在她的小肉洞裡抽動。過了一會兒,秀媚也被我弄得動情而漸入佳景了,緊湊的小肉洞分泌出好多津液來。跟我昨晚射入的精液混在一起,使我地肉棍兒流暢地出出入入。終於又糊里糊塗地射精了,秀媚也又哼又喘地接受了我對她第三次的姦淫。然後與我再次相擁入眠。

以後幾天的晚間,秀媚都陪我過夜。我倆像小夫妻般地過了三個纏綿的春宵。可惜好日子並不長,秀媚的母親回來香港了,並且著手為她料理婚事。秀媚告假嫁人去了,我雖然失去了一個好伴。不過也並不寂寞,因為仍然要應付其他三個嬌娘兒的需索。

女工還沒和我有過肉體關係的 剩下柳金花了,這個大肥婆本來是挑不起我的興趣的。可是惠玲和金蘭她們竭力勸我把她也給收拾了,主要原因當然是想堵住她的口,以免她到處亂講。

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臨收工的時候,金蘭藉開玩笑把金花翻倒在地,肥婆本來就笨得像豬一樣,這時更是癱在地上爬不起來。惠玲和素燕上前去,硬將她身上的衣服脫個精赤溜光。

惠玲回頭對著我出聲道:「還不趕快上馬!」我這才匆匆脫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惠玲和素燕每人捧著金花的一條又粗又肥的大腿努力的向兩旁撕開,讓金花毛茸茸的陰戶暴露無餘。我挺著大陰莖上前,對著金花胯下那個肥肉洞一下子戳進去。一時間 覺得裡邊是溫軟而濕潤。

我把整個身體壓到金花肥胖的肉體上,然後扭動著腰肢讓陰莖在她的體內活動。這時金蘭她們已經放開了金花,而金花也主動地用手臂摟住我。毫不爭扎的接受我對她的姦淫。那時候我彷彿置身於一床柔軟的棉被上,我舒服地在這肉床上顛波著,一面又用手大力地摸捏金花的巨大乳房。大約過了半個鐘頭,才將一股精液暢射入她的陰戶裡。

我懶洋洋地躺在金花肥胖地肉體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爬起身子。惠玲為我抹乾淨濕糊糊的下體,素燕也遞過一條熱毛巾來為我擦拭陰莖和陰毛。金蘭也湊了過來,三個女人不顧赤條條躺在一旁的金花,圍在我身邊撫弄我的身體。我叫她們也將衣服脫去。於是她們紛紛脫清光身上的衣服,用性感的裸體依著我的肉軀。金蘭先把頭埋在我胯間用朱唇吮吸著我的陰莖,惠玲也轉身湊過去,伸出舌頭兒舔我的裝著一對卵的袋袋。

我也不甘清閒,一手摸捏素燕的乳房,一手去挖弄惠玲的陰戶。而剛才軟下來的陰莖也在金蘭那溫暖的小嘴裡靜靜地硬了起來。金蘭將它吐了出來,用舌尖兒輕輕舔弄著我的龜頭和春袋。搞得我支肉棍兒一跳一跳的,心裡頭也泛起一陣子衝動。

金蘭向著惠玲和素燕笑著說:「兩位姐姐,我先來了!」

接著就逕自跨到我身上,手執著我那硬硬的肉棒對著了她的私處。腰兒一扭,臀而一沉,已經把我的陰莖整條地吃進她的陰戶裡去了。繼而就將身子上下活動著,讓她的肉洞兒套弄著我的陰莖。金蘭玩了一會兒,陰戶裡分泌出大量的愛液。陰水順著我的陰莖流下來,濕透了我的陰毛。

接著她停止了動作,向著惠玲和素燕說道:「我不行了,你們誰來接著玩呢?」

惠玲站起來把金蘭扶著離開我的身軀,然後向著素燕說:「阿燕,你先來吧!」

素燕指著惠玲濕濕的陰戶說答道:「阿玲,你都急得要出水了,即管玩著先啦!」

惠玲也不再客氣了立刻讓我的肉棍兒填滿了她的小肉洞。可是惠玲亦沒有多大能耐了, 玩一陣子便讓位給素燕。還是素燕體格好,不單止兩條腿像鐵做般結實有勁,陰道的收縮力也很強。素燕孜孜不倦地讓她的陰戶吞吐吸咬我的龜頭,一直將我的陰莖再次搞到精液射滿了她的肉洞兒。

一個禮拜之後,秀媚行過婚禮回來返工了。幾個女工圍住她問長問短,我也擠了過去,將秀媚摟進懷裡親了親,跟著一手從她的衣領伸進她的酥胸玩摸奶子,一手從她的褲腰伸到她的私處玩弄陰戶。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