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領情緣

過一會兒,輪到麗芬上來玩,麗芬特意轉過身讓我方便摟著她摸奶子,後來又轉過來和我一起看著我那根肉棍兒被她的小肉洞套著的妙景。麗芬的俏臉上逐漸流露出紅艷艷的笑容,她 起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又一次到達高潮了。而與此同時,我的龜頭上也一陣奇癢,就把精液噴入麗芬的陰戶裡了。麗芬也激動得將我緊緊地攬住。

我和麗芬胸貼胸地摟抱了一會兒才分開來,寶珠拿著花 替我和麗芬衝去身體上的肥皂泡,我們擦乾淨水珠,就一起回到房間裡的大床上。我躺在中間,麗芬和寶珠分別躺在我的兩旁。我雖然剛剛射過精,不過面對著兩個活色生香的可人兒,卻沒有倦意。我的一對手不停在他們的身上摸來摸去,仔細比較著兩位姑娘肉體的各部份。

見一對白嫩的美人,都長得那麼細嫩,乳房那麼大。麗芬的乳房比較柔軟一些,難怪平時走起路來一對奶子一跳一跳的。寶珠的乳房比較硬一點,比麗芬稍微小一點點。可是摸在手裡十分舒服。倆人的乳房,各有千秋。

麗芬因為剛剛洩過一次身,顯得有些懶洋洋。寶珠卻是由於意猶未盡,這時更被我摸得興致勃勃。

我央她玩「69」花式,寶珠即時知情識趣地跨到我身上,輕啟小嘴兒,將我的陽具含入吸吮。我也用枕頭墊高頭部,讓嘴巴剛好對著寶珠的陰戶。接著就伸出舌頭去舔她那光潔無毛的肉桃兒,寶珠怕癢地縮了縮。但是我雙手扶著她的大腿不讓她動。柔和的床頭燈光把寶珠的陰部映照得清清楚楚的。那紅潤小陰唇夾住一顆陰核,陰道裡的嫩肉一瓣一瓣的,難怪剛才磨得我陽具那麼舒服。

我繼續用舌頭去舔弄寶珠的陰核,寶珠忍不住全身顫動著。因為寶珠的陰戶一根毛都沒有,所以我吻起來很方便。寶珠的陰道裡冒出許多陰水。她的小嘴裡被我的陰莖塞住出不得聲,鼻子裡就不斷地哼出性感的聲音。

後來寶珠終於忍不住地將我的陽具吐出來,大聲叫道:「哎呀!好肉酸喲!不來啦,你快點把下面給我幾下吧!」

我笑著問:「小珠,你想玩怎樣的花式呢?」

寶珠浪笑答道:「隨你愛怎麼玩都行呀!」

我說:「你先在我上面玩一會兒,然後我正面插入好嗎?」

寶珠不再說話,翻身騎到我身上,手持我的陽具放入她的陰戶裡。寶珠下半身水蛇一般淫蕩地扭動著,俏臉上卻是流露著一片嬌羞的神態。我雙手輕輕捻捏著寶珠那兩顆艷紅的奶頭。底下的大陽具就配合寶珠套弄的節奏向上挺動。

寶珠紅著臉喘著氣,終於軟軟的俯下來,一對溫軟的白奶子熨貼在我的胸口。我摟著寶珠的肉體翻了個身,讓她睡在下面。大陽具仍然緊緊的插在寶珠陰道裡。這時我且不抽動, 將陰莖深深地抵在寶珠的陰戶中。

寶珠含情脈脈望著我嬌聲說道:「人家底下癢得緊,你也不抽抽。」

我這才撐著上身挺了起來,屁股一挺他挺地將陰莖在寶珠的陰道裡抽送著。寶珠 眼望著我媚笑,底下的小肉蚌也一張一緊地吮吸著我的陰莖。我剛剛才在麗芬肉體裡射過一次,這時當然更是金槍不倒。橫衝直撞的,直把寶珠的小肉洞搗得水漿迸出,不斷發出「吱咕」「吱咕」的聲響。

麗芬在旁也看得淫興復熾,伸過一支手兒過來摸我搖動著的卵泡。我望了她一眼,麗芬淫笑著用手指著自己那饞涎欲滴的小陰戶。我見寶珠已經被我奸得手腳冰冷,欲死欲仙。便將大陽具從寶珠那個光潔的肉洞中拔出來,然後塞入麗芬肉汁津津黑毛擁簇的肉縫裡。

抽弄了一會兒,我漸漸覺得不夠刺激。於是就著麗芬貓在床上,昂起個肥白的大屁股。麗芬那濃毛鮮肉的陰戶在我眼前暴露無遺。我手扶著粗硬的大陽具對準麗芬那黑毛間的肉縫栽下去。麗芬「哦!」一聲,回頭對我嬌媚地一笑。

我望著麗芬陰戶的嫩肉被我的陰莖帶出來又塞進去,煞是有趣。忽然間我注意到麗芬那個緊緊閉合著的肛門,不禁盟生了將陰莖刺進去探探的念頭。於是我也不再問問麗芬,趁著大陽具向外拔出時所帶著的滋潤,望麗芬的肛門裡一下子戳進。

麗芬尖叫了一聲趕緊就要縮走,可是她的大屁股被我緊緊抱住,那裡逃得掉。她越爭扎,我的陰莖就越深入。麗芬急得哇哇大叫,寶珠到底姐妹情深,雖然剛剛被我搞得週身軟綿綿,這時也一咕碌爬起身,雙手扶著我的腰部就想把我拉開。

我且將麗芬放過,卻轉身把寶珠捉住。也要她伏在床上讓我玩,寶珠聽話地貓在床上昂起雪白的大屁股,可是卻用小手將她的小肛門摀住。 准我玩她的陰戶。可是當我把陰莖插入她陰道中抽弄時,寶珠就不得不放開手去支撐她的身體了。

我一邊把她弄得舒舒服服,一邊央求她讓我玩一次後面。或者當女人的私處讓男人進入時,特別好商量吧!寶珠竟然被我說服了。

於是我吐了好多口水在寶珠的肛門,然後將大陽具慢慢頂進去。才進去一個龜頭,寶珠已經「哇哇」地叫起來。

我 好一點一點緩緩地挺進,好不容易才整條插進寶珠的體內。寶珠吩咐我不可抽送,而且浸一會兒就要拔出來。其實我也 不過是出於好奇,並不想弄痛她倆。既然目的已達,就滿足地將陰莖從寶珠的直腸抽出來。

我下床站在地上,把寶珠的身體移到床沿。跟著就舉起她的兩條粉腿,然後將粗硬的大陽具挺進寶珠飽汁的肉縫中奮力抽插。終於猶如打針似的把一股精液射入寶珠的陰道裡。

我摟著寶珠柔軟的肉體溫存了一會兒,麗芬也拿來了熱毛巾為我和寶珠抹了抹下體。我讓兩位赤身裸體活色生香的俏嬌娃擁在中間。雖然軟玉溫香,但因為剛才均布雨露於她們體內。也著實倦了,於是便左擁右抱著兩位可人兒心滿意足地入睡了。

幾天後,我再一次到她們的香閨幽會兩位紅顏知己。這次她們比上次更大方了,我一入屋,就被她們脫得精赤溜光。然後,就要我幫她們脫衣服,這種事我當然最樂意的啦!自從不斷和幾位女性結下肉體之緣,我對嬌娃們的穿著已經十分瞭解。 是三幾下手。兩位女人已經一絲不掛地和我看齊了。

我左擁右抱她們走進浴室沖洗一下,然後回到床上。我問:「你們誰先來呢?」

麗芬道:「你先別急著玩我們嘛!時候還早,我們應該玩一些遊戲助興,等夜深了再讓你插入我們的陰道玩!」

寶珠插嘴說道:「今晚 准插前面,不許走後門,那天我們被你弄得很痛哩!」

「是嗎?對不起 !」我雙手摸向她們的屁眼說道:「我們玩什麼遊戲呢?」

麗芬笑道:「我們要把你的眼睛蒙起來,雙手綁起來。然後你用嘴巴.陽具.雙腳來接觸我們身體的任何部份,靠你的感覺猜估到底是寶珠或者是我的身體。如果插中,算你對我們有心。如果猜錯了,你要讓我們打一下屁股。」

寶珠拍手叫道:「好玩啊!我贊成。」

我心裡也覺得很刺激,卻扮成無可奈何地說道:「既然你們都喜歡,就這樣玩吧!不過可以不綁手嗎?」

麗芬道:「不行!這是遊戲規則。」

於是,麗芬和寶珠用她們兩條內褲把我的雙手分別綁在床架上。然後用乳罩蒙上我的眼睛。她們做得很小心,我雙眼被蒙之後,完全見不到任何東西。

遊戲開始,她們分別和我接吻,然後要我說出是誰先吻的。這個問題並不困難,因為寶珠的嘴唇比較薄,所以我一下子就知道是她先吻我。

接著,她們把乳房讓我吮吸,然後分辨是誰的乳房。這也難不倒我,因為麗芬的奶頭要比寶珠大粒。上次吃她們的乳房時我已經印象深刻。

接下來,她們把陰戶湊到我嘴唇,要我吻出是誰。本來我覺得很容易,因為她們之間有一個是沒有陰毛的光版子。但是她們用手遮住恥部, 將小陰唇部份讓我吻。所以我第一此並分辨不出是誰。當吻另一個陰戶時,我很仔細辨認陰核,才從她們的大小猜出這是麗芬的陰戶。

順利地過了三關。麗芬和寶珠溜到床尾,她們各捧著我一條大腿,讓我的腳底撫摸她們的乳房。我用腳趾縫輕輕夾住她們的乳尖。憑著奶頭的大小和乳房軟硬的程度,我又信心十足地過了這一關。

下一關,她們讓我的大腳趾試探陰戶。這個問題可有點兒難處。腳趾並沒有舌頭那麼敏感,感覺不出陰蒂的大小。我忽然想起她們並未換過位置,於是我的腳趾剛接觸她們的陰道口,已經把答案說出來。寶珠這個鬼靈精,立即意識到她們剛才未換過位,於是嚷著剛才不算,要另外來過。這下子可差點兒難倒了我,幸虧我急中生智,用腳趾攪得她們忍不住微微出聲,才憑著聲音過了第五關。

緊接著,寶珠和麗芬輪流用她們的手兒握住我的肉棍兒摸捏一番,要我說出是誰,這一回合我終於估錯了。 好側轉身體,讓寶珠和麗芬在每人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掌。她們又讓我的陽具去辨識倆人的乳房。結果我又失敗了。

接著她們用嘴巴含著我的龜頭吮吸,我仍然分不清到底是誰的小嘴。

最後,寶珠和麗芬騎在我身上,把我粗硬的大陽具套入她們濕潤的小肉洞。要我說出進入誰的肉體。我好像記得上次和她們性交時,其中一人的陰道是重門疊戶型的,但是記不清到底是寶珠或者麗芬。

這時我覺得後一個陰戶套入我陽具時,龜頭上有被片片肉恿刷掃的感覺,便猜說是麗芬。但是當她們解下蒙著我雙眼的乳罩時。我見到自己那條粗硬的大陽具,這時竟吞沒在寶珠光潔無毛的肉縫裡。

我要求她們解開我的雙手,可以貓在床上讓她們打屁股。但是她們不肯。寶珠仍然用她的陰道套弄我的陽具。麗芬卻蹲在我的頭部,要我用嘴巴舔吮她的陰戶。她們都玩得很興奮,寶珠和我交合的地方發出「撲滋」「撲滋」的聲響。麗芬的陰水也流了我一嘴都是。接著寶珠和麗芬交換位置,輪流用她們的濕潤的小肉洞套弄我粗硬的大陽具。

我終於在麗芬的陰道噴出精液。但是她們並沒有因此而停止下來,她們又一次交換位置,寶珠把我剛從麗芬陰道裡抽出來的陽具含入她的小嘴裡繼續吮吸。麗芬卻把被我灌滿精液的陰戶湊到我嘴上。要是在平時,我說什麼也不肯吃自己的精液,但是這時我雙手被縛,又覺得既然她們玩得這麼開心,爭扎也 有是破壞氣氛。於是我 好忍氣吞聲,默默地讓剛才射入麗芬陰道裡的精液滴在我的嘴裡。

然而不知為什麼原因,我忽然又興奮起來。肉棍兒膨漲發大,塞滿了寶珠的小嘴。寶珠把龜頭吐出,喘著氣對麗芬說道:「阿芬,他又硬起來了,我們把他的手解開,讓他好好地把我們玩個痛快吧!」

鬆綁之後的我,猶如出籠的猛虎。我要她們並排躺在床沿,舉高著雙腿。輪流讓我的陽具在她們的肉洞裡狂抽猛插。因為剛才讓麗芬套弄時出了一次精液,所以這一回合特別持久。直把兩位嬌娃玩得如癡如醉,欲仙欲死。最後才在寶珠的陰道裡射精。

從此之後,每當假日之前夕,我總是有機會應麗芬和寶珠的邀請一齊大被同眠。可是我畢竟不能娶她們兩個之中其中一個為妻子。數月之後,寶珠和麗芬一齊辭工了。她們沒有告訴我去那裡,我也沒有問她們。男女之間本來就應該這樣的,合則來,不合則去。但求曾經擁有,何需天長地久!

至於秀媚和金蘭她們,我仍然不時地和她們密約僻室尋歡, 不過直到如今我仍是孤家寡人一名。雖然在性愛方面我並不短缺,但總有一種無主孤魂的感覺。每當半夜乍醒,心靈上無限空虛。夜闌人靜, 得一聲慨歎!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