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天香女警性奴之路

「這個員警婊子看來沒有多少性交經驗,才幹了她沒多久就不行了,不過沒關係經過自己的調教後一定要讓她變成一等一的淫蕩女人,把女員警變成妓女的過程一定很有趣,哼哼————」王小寶心裡盤算起來,要是眼前這個女公安知道了自己下一步要對她實施的行動不知道該是什麼表情,王小寶偷樂著。「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徹底摧垮這個女人的心理防線,一旦成功她還不乖乖的淪為自己的性奴——」王小寶開始計畫下一步的行動。因為腦中想著淫亂的計畫剛剛射完精的陰莖又開始勃起了,「嘿嘿又開始了」他再次把女警的身體拉了起來讓苗秀麗盤腿坐在自己的懷中,兩隻手粗魯的罩住了苗秀麗那一對尖挺的乳房大幅度的揉捏起來不時去提一提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哦——你的奶子不大,但很有彈性乳頭也很棒,今後要用繩子好好調教。啊!——女警官讓我再捅捅你的小穴哦————」苗秀麗如一個假人般被肆意淩辱完全喪失了抵抗的意識,連續數個小時的姦汙近十次達到高潮但這個雞頭仍樂此不疲,苗秀麗明白是他女警的身份讓自己有了一種令罪犯發狂的魅力。王小寶又把他高蹺的肉棒頂在了已騷水直流的肉洞外。「要進去嘍。」他用力扯了一把苗秀麗濕漉漉的淫毛隨後狠狠的刺了進去,由於陰道內大量的騷水和精液殘留物,龜頭沒費多少力氣便頂到了深處王小寶隨即開始了大幅的抖動。「啊————啊————」地下室再一次迴蕩起被俘女警痛苦的浪叫聲。

苗秀麗在噩夢中漸漸恢復了知覺,她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白天還是晚上更不知道王小寶是什麼時候離開自己身體的,她只感到下身火辣辣的疼兩腿之間黏呼呼的看來是未乾的精液。整個地下室瀰漫的人體分泌物的腥臭味令她幾乎要嘔吐。苗秀麗試著動了動癱軟的身體卻發現綁在手上的繩索沒有了。她吃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

「終於醒了,我的警官大美人」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她一跳,原來王小寶一直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欣賞著女警被虐後的裸體,此時這個雞頭已穿上了衣服悠然的吸著香煙。

「我殺了你!」不知何處來的力量苗秀麗一下把王小寶摁倒在地上,死死的卡住他的脖子,苗秀麗幾乎使上了全部力氣,奇怪的是王小寶雖然臉上表現出痛苦的神情但沒有反抗的動作。最終苗秀麗放開了手,員警的職責告訴她不能殺了眼前這個曾經強暴自己的罪犯,他把王小寶的雙手反轉使他失去還手之力,準備尋找捆綁的繩索。

「哈哈哈——員警婊子你以為這麼容易就能出去了嗎!」被制住的王小寶突然笑了起來。

「住嘴!我要把你永遠送進監獄!」苗秀麗憤怒的對他嚇道。

「哼哼,我先讓你看些東西看完後再抓我也不遲,怎麼樣女警官,就在我的外衣口袋裡。」王小寶對女警說道。苗秀麗把手伸進他的西裝口袋掏出一個厚厚的紙袋。她隨手抖出了裡面的東西。

「天哪!」苗秀麗驚呆了竟然全是自己被姦汙時拍下的照片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如此淫蕩的動作,有一些還是近距離的陰部特寫,一定是在她昏迷的情況下拍的,連陰唇內乳白色的精液也看的一清二楚淫亂程度決不亞於色情雜誌上的A照。

「畜生——!」瞬間的震顫讓她鬆開了手,王小寶站了起來。

「喔!我忘了告訴你,你的這些照片我已經送給了好幾個朋友,相信不久會被製作成精緻的影集,如果我有什麼不測,這些照片馬上就會出現在色情雜誌上,對了也給你的同事寄幾套,美麗能幹的女警,居然是搖動屁股追求男人肉棒的淫蕩女人,那是多令人興奮啊!」

「你——你究竟要把我怎麼樣!」

「哈哈!我沒有想怎麼樣,只不過要苗警官你補償一下我這四年的損失」

「你要幹什麼?」

「嘿嘿!」王小寶的口氣轉趨嚴厲:”我要你當我的性交奴隸!”「什麼?

要我作奴隸?辦不到!」苗秀麗聽到王小寶的變態要求,厲聲的拒絕了。

「你以為還有你選擇的餘地嗎?」王小寶一步步逼問女警言語中帶有威脅的態度他從苗秀麗的神情中知道這個女員警一定會就範。

王小寶的話正中苗秀麗的要害,一想到自己這些淫亂的照片將會暴光,作為一名員警她還有什麼臉活在世上,但她又明白一旦自己向王小寶屈服,等待自己的會是更加屈辱的命運,落在這個雞頭手裡她將徹底的變成性交工具。

「考慮的如何?我的條件不算苛刻,只要你在這幾天乖乖聽我的話,我保證替你保守秘密,以後你還是女刑警。不然你現在可已把我帶走,怎麼樣夠公平吧!」

隨即他把一個黑色的金屬項圈丟在了女警面前。

「如果你答應的話就把這個戴上。」

「啊————」長時間的寂靜後苗秀麗發出了悽慘的哭喊聲,她低下了頭,呆滯的目光漸漸移到了眼前的這個淫器上,兩行屈辱的淚水流過美麗的面頰。王小寶完全找到了她的弱點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線。她慢慢拾起了項圈。

隨著一聲輕微的響聲項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黑色的淫具被苗秀麗白嫩的肌膚襯托的格外突顯。她仍一絲不掛的跪坐在地上等待著王小寶下一步的行動。

「嘿嘿!很好你很識時務女警官。放心這兩天我一定會讓你感受到以前從沒有快樂!哈哈哈……」王小寶大聲的淫笑起來。「成功了!眼前這個不可一世的女警已經屈服在他的威脅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如何把她調教成淫蕩的女性奴從而進一步訓練成賣淫女了。苗秀麗被王小寶牽進了浴室,警花終於在淫窟中凋零。

性奴女警官在淫窟內側的簡陋浴室裡王小寶開始擦洗獵物的身體,他讓女警如狗一樣匍匐在地上高高蹺起那豐滿的屁股,自己盆裡撈出浸透溫水的毛巾用一種異常溫柔的手法擦洗著苗秀麗的身體各處,苗秀麗異常屈辱的忍受著罪犯的著種特殊「服務」,雖然手上的繩索已被除去但她卻感到自己的心理卻被王小寶牢牢的捆住身不由己,這個雞頭已經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線正在一步步把她帶入淫蕩的地獄自己卻無能為力還心甘情願的做了他的性奴,正是莫大的羞辱,苗秀麗想到了死…

「啊——」苗秀麗發出了小聲的呻吟。王小寶的毛巾已經離開了她的背開始遊向女人最敏感的區域。

「不要啊!那裡不行。」苗秀麗的拒絕顯的無力軟弱。

「淫賤的女奴現在還敢反抗!給我把騷穴放鬆,夾的這麼緊怎麼擦裡面!」

王小寶喝道!用手很很的拍了拍女警緊繃的屁股。

沒辦法,只有服從這個罪犯的命令。苗秀麗深感自己現在已沒有了反抗的餘地,她開始試著放鬆自己緊繃的下體。

「嘖嘖,正是淫蕩的女人淫洞裡騷水那麼多還不肯洗。讓我來為這裡服務一下吧」

「哦——」苗秀麗感到有異物塞進了自己的陰道強烈的生理反應使她猛的夾緊了本來分開的淫唇,”哈哈哈。好有力的小穴把男人的手指夾的這麼緊。「王小寶的手指連同深入苗秀麗陰道的毛巾一起被夾住了。

「嘿嘿!女警官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吧。那就讓我幫你。」

「不是啊!快出——啊」沒等她把拒絕的話說出口王小寶已開始挖弄她的陰道,毛巾不斷摩擦著苗秀麗陰道內壁異常敏感的嫩肉使她瞬間達到了高潮。暖濕潤的毛巾的摩擦令苗秀麗感到一股衝動,即使她明白自己是在被罪犯蹂躪,她也不禁閉上眼睛享受一下這難得的快感。

「啊!」苗秀麗尖叫起來,令她恐懼的肉體的快感一次次襲擊了她的全身,在王小寶持續的動作下,這肉慾如火箭般直衝雲霄。眼看就要到達頂端時,下身那極其強烈的興奮點卻突然消失了。王小寶停止了蠕動慢慢從苗秀麗的身體裡退了出來。隨著手指和毛巾的滑出女警小穴內大量的騷水也湧了出來。

「喂!我的苗大警官,快看看自己的騷水吧!」王小寶把手指連同毛巾上殘留的淫液湊到了苗秀麗的面前「都這麼濕了,還不承認自己是個淫蕩的女人?!

為了要當性交奴隸,而故意做我的俘虜。是不是」

「不,不是的!」女警官明白了男人的意圖,然而已經晚了,她的慾火在溫暖的毛巾和男人巧妙的玩弄手法下再一次被點燃。

「還想狡辯?」王小寶猛地一下趴在高蹺在自己面前的女警屁股上手扒開她的兩片花瓣,一口含住她已經充血的陰核吸吮起來。

「啊——」雖然早已被王小寶強暴了一夜但這種快感依然令她招架不住,她的雙手幾乎快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了,同時體內天生被虐的快感也漸漸侵蝕她的羞恥心。看著自己在一步步地被罪犯帶上淫途,苗秀麗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時的她己也被王小寶這種淫邪的行動刺激得興奮不已。

「哦——啊——」苗秀麗開始隨著王小寶靈巧的嘴和舌頭的動作浪叫起來。

「對。就是這樣你開始找到當性奴的感覺了,真是無師自通啊。哈哈哈。」

在王小寶淫語的挑逗下,苗秀麗挺直了自己的身體儘量放鬆下體的肌肉,開始享受這種淫亂的快感,她正熱切等待這個雞頭的下一步進攻。

王小寶並沒有再次進入苗秀麗的身體,待把苗秀麗擦洗乾淨就拿出準備好的一條鍊子扣在苗秀麗脖子上的項圈上,苗秀麗還來不及反對,就被套上。「好了,我的警官大美人,該是上課的時候了。」王小寶說。

「上課?」

「當然要上課,不然怎麼把你調教成我的性奴?相信不久我就會把你被訓練成一名最淫蕩的性交奴隸,哈——」王小寶笑道。然後隨即用力扯動鍊子「現在開始爬進調教室吧!」苗秀麗坐在地上猶豫不決,但是想到王小寶手中自己的淫照,再想到現在的處境,她就心寒了。於是她把雙手放到地上,擡起臀部開始一步步的爬。

王小寶就像溜狗一般牽著苗秀麗,而苗秀麗雖然在王小寶的威脅下不得不爬,但是卻慢慢習慣像狗一般在地上爬的行為,心裡也出現異樣的感覺。自己不久前還口口聲聲說:「不會當奴隸」可是卻又毫不反抗的讓罪犯淩辱。這樣矛盾的情況,讓苗秀麗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淫賤的女人。她感到自己體內原始的淫慾在王小寶的淩辱下正被漸漸喚醒,此刻正吞食她最後的心理防線「啊完了!」她不知道自己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只有屈辱的服從罪犯的命令。

調教室在整個地下室的最深處,一進入「調教室」,映入苗秀麗眼簾的是一張碩大無比的深色床墊,另外在牆壁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刑具」,不但有粗麻繩、蠟燭,甚至還有各種尺寸、樣式的假陽具。過去她在執行一些掃黃任務時也曾見過這種場面,但是她卻萬萬沒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也將要被這樣折磨,這對從小在正常環境中長大的苗秀麗來說,是非常恐怖的,苗秀麗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這裡就是以後幾天裡,要把你調教成奴隸的地方。」王小寶看著表情錯愕發呆的女警,說出了他的目的。

「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性交奴隸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明白了嗎?」王小寶坐在床墊上開始對跪在面前仍一絲不掛的苗秀麗發話。

「明白了」苗秀麗輕聲說道,她羞恥的低著頭讓長發垂下遮住自己的臉。

「賤人!」王小寶一腳踢倒了苗秀麗。「這麼輕的聲音誰聽的到,要大聲說」

明白了主人!再說一遍「王小寶儼然一個奴隸主般。

「明白了主人。」苗秀麗慢慢支撐起自己的身體說道,這次的聲音響了卻含著屈辱的哽咽。作為一名女刑警,苗秀麗完全有能力輕易制服眼前這個瘦弱的男人,但她現在卻是自願的稱這個罪犯為「主人」這讓她羞的無地自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