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天香女警性奴之路

「先渡過這幾天吧,再想法子吧。」她腦海裡做出如此的決定。只是她沒預料到,自己一旦被像王小寶這種雞頭控制,是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到最後將會有什麼樣的悲慘命運等待著自己!

「對了,這樣才是聽話的好性奴。記住你既然心肝情願的做我的奴隸那麼在這裡你只是一個供主人玩樂的性玩具,就要聽從主人的一切命令。你說對不對?」

「是的主人。」苗秀麗回答著,在這個與世隔絕的的下淫窟王小寶是絕對的國王。

「那麼,下賤的奴隸快來接受主人的懲罰!」

「懲罰?」

「沒錯,剛才你竟敢攻擊你的主人現在你不因該受罰嗎!」王小寶威嚴的說道,邊用手揉了揉不久前被苗秀麗卡過的頭頸。「過來!快!」

苗秀麗爬到了王小寶的面前,王小寶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繩索開始捆綁女警,王小寶讓苗秀麗跪在地上,把繩子套在她的脖子上在前面打了一個節又順下來把胸部緊緊得捆了起來,然後又順下來把腰部也緊緊紮住,在背後打了一個節繫住了。苗秀麗倒吸了一口冷氣「好緊」,她試著動了動自己的雙手發現王小寶捆綁的手法十分老練,自己是無法解開的,被蹂躪了一天的而下垂的雙乳因為繩索的捆綁而又變的尖挺了起來。第一次被人用如此變態的方式捆綁自己的身體,苗秀麗心裡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取代了本該有的恐懼。王小寶沒有捆綁她的下肢便把她拖到了一旁的黑色皮沙發上,沙發的造型明顯是一種SM用具,在高高翹起的扶手上裝著皮帶。

「坐上去,賤奴。」王小寶把苗秀麗推倒在沙發上。熟練的把她尚未捆綁的雙腳用皮扣固定住將她的雙腿大大的分開,再將膝蓋綁在一起與扶手綁得緊緊的,她的雙腿幾乎呈140度的分開。

現在苗秀麗雙腿被分開在兩邊整個人陷在柔軟的沙發裡她自己正好能看見自己那把的很開的三角地帶。「啊,這種姿勢真是太淫蕩了。」苗秀麗過去只在被繳獲的色情雜誌上見過那些女人做出過這種動作,沒想到今天她竟然會被綁成這種模樣,她不禁羞的滿臉通紅。王小寶又拿了個枕頭,墊在女刑警的豐臀之下,擡高起來,使她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騷穴。

「好了,這個姿勢很好。」王小寶開始得意的欣賞自己的傑作,現在他要一步步的消除苗秀麗的羞恥感。他在入獄前曾經把不少自願出賣肉體的女人調教成賣淫女,馬上他就要在眼前這具女警的身體上再次施展「絕活」。

「喲,我還沒開始,你又流出粘粘的蜜汁了,你真是喜歡用繩子綁的女人。」

王小寶毫不留情地以言語嘲弄她「啊——不要——」被墊高雙臀的苗秀麗對自己的醜態瘋狂的搖頭,她兩處最秘密的地方誇張的露出來,王小寶貪婪的視線集中在女刑警的秘密處,同時不時以言語嘲弄她,讓苗秀麗有股被虐的快感。

「求求你不要這樣——饒了我——啊——」沒等苗秀麗把話說完王小寶一把抓住了她還濕漉漉的恥毛不斷的拉動著。

「你這個淫蕩的女刑警又忘記叫主人了,要我教你多少次才記得住!」

「不要——啊——主人——我錯了——啊——」苗秀麗徒勞的扭動著自己被緊綁的身體悲慘的討饒著,全身被綁現在她已經完全成任人宰割了。

「那麼,賤奴告訴主人願不願意受罰。」王小寶稍稍鬆了手進一步逼問。

「是的,我願意接受懲罰。」女警又一次屈服了,她不知到這個雞頭回用什麼樣的變態手法蹂躪自己。

「好,我先要剃光你的陰毛。」王小寶已經取出了剃刀和颳鬍膏。

「求求你主人不要著樣,會很難看的。」苗秀麗一聽到王小寶的企圖便感到了恐懼,她想極力阻止。

「啪」一個響亮的巴掌種種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到現在還敢不聽主人的命令,要好好教訓你這個賤奴。」王小寶又一次扯動起苗秀麗的陰毛。「啊——」

地下室又迴蕩起女人痛苦的喊聲——苗秀麗在王小寶的酷刑下終於屈服了。王小寶開始把白色的颳鬍膏塗抹在苗秀麗的下體上。同時不斷用熟練的指法挑逗和摩擦女警敏感的性器官。苗秀麗的陰毛非常濃密,呈倒三角形,而陰唇平常是被覆蓋住,是一旦慾火被挑起,整個陰唇一漲大,粉紅色的肉縫便清楚可見。而陰毛一直延伸到肛門,在菊花門的附近仍有短短的陰毛,可能受王小寶不斷挑逗的關係,菊花門忍受不了戲弄緊緊收縮,形狀看起來非常淫靡。

「好淫蕩的肛門,你真是天生的性奴。」

「啊——不要說了主人——快——快結束吧——我受不了了」苗秀麗小嘴微微張開露出舌尖,沈迷在恍惚的境界中,平時的理智與才幹,淹沒在淫慾之中。

不斷挑逗的陰唇,早已充血而紅腫,在那裡不斷湧出的淫水早已和白色的乳膏融合又被王小寶均勻的塗抹在陰戶和肛門周圍。看著被俘女警臉上露出的妖豔的表情王小寶拿出了銀色的剃刀。

「我要動手了,不要動否則傷著就不好玩了。懂了嗎。」

「是主人,快來吧。」苗秀麗不像剛開始那樣害怕了,相反的還期待著手術的來臨。她已經被送入了淫蕩的肉慾中。被捆綁的兩隻乳房膨脹到了極點,頂上的乳首還未經揉撫此刻就已如石頭般堅硬。

“真是厲害,這樣子還是女刑警,哈哈哈,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王小寶一邊看著淫態百出的女刑警,一邊把閃著寒光的剃刀湊近她的陰部。他熟練而靈巧讓刀遊走在苗秀麗陰部和肛門茂密的森林,把女警那茂盛的森林颳的乾乾淨淨。

鋒利的刀鋒劃過皮膚發出”嚓嚓”的響聲,刀鋒過處,小山一樣堆滿苗秀麗下身的颳鬍膏被拉出一條長廊,所到之處已是寸草不生。苗秀麗只感到冰涼的金屬不斷刺激著她下體最敏感的皮膚,在自己的注視下她原本濃密的陰毛逐漸消失了,剃刀一刀一刀地颳下去,颳鬍膏迅速在減少,原先佈滿她下腹和陰部的濃黑恥毛也都隨之不見了,露出了光禿禿的陰唇還在不斷的流著騷水。苗秀麗的呻吟也開始變得迷茫,在痛苦和羞辱當中竟帶出了一絲興奮和滿足。

打掃乾淨所有的颳鬍膏後,王小寶又按住苗秀麗的菊門,小心翼翼地颳淨周圍的殘毛,就像在修飾什麼貴重的藝術品。最後,他撥開陰唇,將殘存在角落的一些細碎毛髮也都剃得乾乾淨淨,甚至連陰唇上他都來回颳了兩下。

「好了!這樣不是很美嗎?有這種騷穴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淫奴。哈哈哈——」

王小寶完成了他的工作,盡情的欣賞著被綁在椅子的女刑警那光潔無毛而淫蕩的性器官,那美麗的菊花門快樂的一張一閉好像要噴出屎一樣。「嘿嘿嘿!陰核和陰戶內側都充血成這種淫蕩的樣子。」王小寶用手拉開陰唇,不斷用話刺激苗秀麗,「女刑警,現在你沒話可說吧!快承認自己是淫蕩的女人吧。」

(啊……我完了,已經變成這樣子。)充滿理性的女刑警身體變成這樣子後,她自己也沒辦法了。發出甜美的聲音不停的呻吟,因興奮使身體變成粉紅色,同時性感的扭動,從全身表現出陶醉的程度。這時王小寶又用手指挑逗女刑警的下體。指尖輕輕碰到已經火熱的花瓣。「唔…唔…僅是如此苗秀麗就翻起白眼,性感的屁股淫蕩的扭動。刺激了那麼久的陰戶是多麼期待著陽具的插入。

「饒了我吧——求求你——啊——快插進——」苗秀麗口中呻吟著。

「嘿嘿嘿,饒了你?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你的肉洞已經張開,好像要求快進去。」王小寶用手指在肉洞淺進淺出,輕輕刺激花瓣。「啊——唔——”苗秀麗左右扭動屁股,大腿根的肉開始痙攣,發出浪聲哭泣。實在殘忍,而且更殘忍的是在快達到高潮之前,想洩卻洩不出來,很希望陽具能深深插入火熱的肉洞裡。

女刑警繼續搖擺柳腰為強烈的性感而哭泣。

「我的性奴女警官,你很色,但是持久力還差一些,這樣怎麼能為主人很好地服務呢?我要訓練你的忍耐力。」王小寶說。隨後王小寶拿出一盒油膏,挖出一大塊,塗抹在苗秀麗的陰部、大腿內側、屁股和肛門周圍。

「這是什麼?”苗秀麗感到涼絲絲的。

「哈哈,我的女警官,這是會令你快樂到極點的東西它會給你上天堂的快感,你就好好享受吧,我累了明天早晨再來看你吧。”王小寶得意地戲虐獵物,但並沒有告訴她塗的是什麼便走出了調教室留下了痛苦不堪的苗秀麗。

整個房間裡靜的可怕。苗秀麗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臟跳動的聲音。她感到了恐懼,王小寶塗在自己身上的東西十有八九是催情藥,不久後自己一定會淫蕩的在他面前搖著屁股要求性交的。她感到很淒涼「原本自己是執法的人民警察,受人尊敬的女公安。現在卻在一夜間變成這個雞頭的性工具,自己連一丁點的反抗餘地都沒有。這真是恥辱啊!」強烈的燈光把苗秀麗剛被剃光的性器官照出一種淫靡的光澤,綁在乳房上的繩索令她看起來更加能挑起男人的性慾。

「啊,感覺來了——”苗秀麗的屁股、陰部、大腿和屁眼有一種越來越騷癢的感覺。」啊——啊,這種感覺如此令人快意和羞恥?我,我怎麼在這種情形下會有這種感覺呢?難道我真是天生的淫婦嗎?”這種感覺好像與過去的男朋友在一起依偎時的感覺相同,有些難受、有些期待,也有些在意。

「啊,越來越強烈了。”苗秀麗不自覺地開始扭動屁股。」陰部好癢呀!真想有根大肉棒使勁插進來呀!哎呀!我怎麼能有這種可恥的慾望?……可是……

真的想。”苗秀麗試圖用手自摸陰核,可是雙手被綁在背後,兩腿又大大的分開,想相互磨擦都不可能。

「啊……啊……好難過啊。”苗秀麗被一波一波的瘙癢折磨著,身不由己地扭動著大大的屁股,思維混亂墮落到母狗一樣,唯一還能反射到大腦的信號就是無邊的淫慾。」啊……啊……好熱,我要……我想要「苗秀麗在無邊的淫慾中煎熬了不知多久。

王小寶回到主臥室睡了一覺,睜開眼睛時已過去了快八個小時,他迫不及待的來到調教室要看看女警在被催淫藥折磨後的賤蕩表情。

進入房間他驚喜的看到苗秀麗此時已經進入癡呆的淫靡狀了:口角上流著白沫,淫水順著屁股溝緩緩的流下到了沙發上後又淌在了地上一灘,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動,嗓子如母狗發情一樣的發出淫呻吟。

「哈哈!母狗女警,一定舒服死了吧?”王小寶一邊撫摩著苗秀麗的屁股,一邊挑逗她。苗秀麗翻了翻白眼,繼續扭動著,兩隻豐滿的奶子被繩索磨出了深深的紅印。

「主人,快給我想辦法……」

「你說什麼?」王小寶露出得意的笑容,準備看著女刑警提出那淫蕩的要求。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苗秀麗搖動已散亂的頭髮,用迫不及待的口吻喊著。

「你要說,幹我吧主人!『」饒了我吧,求求你,主人——「不情願的哭聲和性感的要求,變成美妙的哼聲,女刑警無奈的搖晃著那淫蕩的性器,全身不停顫抖,精神幾乎崩潰。

「說啊!說出來就讓你痛快。」王小寶抓住女刑警的頭髮,逼迫她。

「來吧!來幹我吧,快來幹我吧,主人!」苗秀麗大聲叫出。強烈的淫慾終於讓這女刑警說出淫穢的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