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天香女警性奴之路

由於現在已經是十月末,遊客稀少,鎮上的人也有不少外出幹活,因此整個鎮顯得異常寧靜,路上只是偶爾有幾個人走過。鎮派出所只有不多的幾個員警更本不能有效控制這片廣袤的地域,這種環境正是那些罪犯的天然避護所,就在靠近小鎮邊緣的有間二層普通民宅。人們對這座屋子的主人的情況知之甚少,只知道這是一個剃著光頭的城裡男人,他有一輛破舊的麵包車,每一次人們都是從停在院子裡的車知道屋子的主人來了,但每一次人們總是一連數日見不到那個人從房子裡出來,整棟宅子跟沒有人一樣,附近不多的幾戶鄰居只能認為這也是個愛冒險的城裡客,可能獨自到山裡去野營或狩獵去了,城裡人總是愛幹些古裡古怪的事。

但誰又能想到就在這座看似安靜的屋宅下卻隱藏著一個怎樣的獸慾魔窟。每當屋子的主人回到了這裡,就會從那陰森的低下淫窟裡隱隱傳出女人時而淒厲時而攝人心魂的浪叫聲和男人的淫笑聲,只是這聲音被厚厚的水泥閣層牢牢的鎖在了地下室裡,人們更本聽不到,當然他們也就無從瞭解到在這地下室裡會是怎樣的一副淫蕩畫面。

苗秀麗仍然躺在那張汙濁不堪的床墊上,依然一絲不掛,她是十月二十號被王小寶綁架到這裡的,算到今天已經快四天了,自從她在王小寶面前屈辱的聲稱要作受他控制的暗娼以來,王小寶便對她開始了更為變態的調教,幾天來幾乎是身無片縷,除了被迫穿上一些衣服,好方便他拍攝各式各樣的裸照,才第四天,她已任憑他的要求,她可以擺出任何姿勢,任他攝,同時在地下宮殿裡沒日沒夜地被罪犯淩辱、玩弄。她發現這個男人對性有著永遠不知疲倦的慾望,苗秀麗明白能把她這樣一個現役女刑警綁架到這裡調教成了一個淫蕩的性交奴隸這本身就會讓任何一個罪犯興奮不已,更何況苗秀麗還不知羞恥的接受了他要訓練自己成為妓女要求,這時王小寶的心理復仇成功所帶來的快感一定膨脹到了極點。在姦淫她的時候總是特別興奮。他對她身體的著迷程度超出了她的想像,瘋狂的性交加上變態的調教超出了身體的極限,每一次長時間的交歡後,王小寶都對癱倒在自己身下的苗秀麗不滿,苗秀麗隱約感到會有更加另人難以想像的變態調教加在自己身上。她不知道這種屈辱的日子會何時結束,也許要等到自己被調教成為一個真正的暗娼的那一天。

自從苗秀麗就範以後,王小寶就不再用繩索綁住她的手腳,就連調教室的門也沒有上鎖,只是地下室通往上層屋子的門依然是被鎖住的。顯然他斷定自己的初步調教已經成功了,現在的女警官已經對他服服貼貼,完全把他當作主人,自己則是個奴隸。

苗秀麗有了一定的自由活動空間,這使她有機會窺見到這個地下室的全貌。

看來這因該是過去有錢的住戶留下的,以前也許是用來作為儲藏間使用,王小寶將地下室裡修葺一新,安裝了電燈和簡易的生活設施。為了防止被其他人聽見這裡的聲音,他加厚了牆壁,在確認沒有聲音出的去後。他又對出口出精心的做了偽裝,這樣就算有人進屋地下室也很難被別人發現,更何況這裡本來就人煙稀少,一個地下淫窟在他的營造下出現了。

「不知有多少良家婦女在這裡被他調教成了妓女?想這些有什麼用,連我這個女刑警現在不是一樣成為受害者了嗎?」苗秀麗看著那張被騷水和精液弄到發黃的床墊想到了自己的處境暗自苦笑。

突然調教室的門被王小寶推開了。

苗秀麗趕忙跪在地上,恭敬的對王小寶說「淫蕩下賤的奴隸向主人請安!」

這句話是王小寶強迫苗秀麗說的,但是現在她已經很自然的說出這樣的話,並不會感到羞恥。

“果然這幾天的洗腦非常成功。「王小寶得意的很。」能把這麼漂亮的女警訓練成我的奴隸,嘿嘿嘿真是愈來愈佩服我的手段跟眼光了!哈!!!「??王小寶走到了苗秀麗的身前,他準備開始下一輪的變態訓練計畫。

「你知道嗎?作為一個妓女,她肛門是男人很好的洩慾工具,不過你的肛門現在還是太緊,這大大影響了你的性交能力。所以今天我要開發你的屁眼。」

聽到王小寶的話,苗秀麗幾乎嚇了一跳,雖然幾天來的調教,苗秀麗的身體對男人的玩弄已經失去了抵抗情緒,但用來排洩的肛門畢竟還是個處女地,是承受不了王小寶變態的摧殘。但是王小寶嚴厲的眼神不容許有任何的懷疑,於是她小心翼翼的問道:「主人,那會不會很痛?”」開始會痛些,但過去就好了。

「王小寶邊說邊取出了麻繩,熟練的把苗秀麗雙手反剪到了身後。

「到沙發那去,像我教你的那樣擺動作,明白嗎?」

「是主人。」苗秀麗坐到了那張淫具裡,她將她的雙腿大大的分開翹到了兩邊的扶手上,王小寶隨即過來再將膝蓋以下的小腿部分綁與扶手綁得緊緊的,苗秀麗的身體被綁成如同A片裡面的模樣,整個下體淫糜的凸顯了出來。像一個即將臨盆的孕婦一樣。可能是緊張的緣故,苗秀麗那淺褐色的菊花蕾緊緊的閉著。

王小寶又拿了個枕頭,墊在苗秀麗的豐臀之下,擡高起來,更清楚的看到肛穴。

「好美的景色,幹練的女刑警張開雙腿,等著主人調教肛門」王小寶的話增加了苗秀麗的屈辱感,但也煽動了她被虐的慾望。王小寶貪婪的視線集中在苗秀麗的用來排洩的秘密處,同時不時以言語嘲弄她,苗秀麗那股被虐的快感不斷的上升。

「啊…不要…看啊主人,好害羞」被墊高雙臀的苗秀麗對自己的醜態瘋狂的搖頭。

「叭!王小寶一巴掌打下:」你這個淫蕩的性奴,沒資格說這個。「

苗秀麗不再發聲。王小寶的臉湊近了屁股欣賞淫靡的風光,早已春潮氾濫的陰戶裡流出淫汁順勢流入下面的屁眼周圍,此時的肛門已稍稍放鬆開始發出亮光。

王小寶用手指輕輕地按壓菊花蕾。花蕾反射性地抽動,「哈哈,彈性還不錯。」

王小寶的手指加力,插入了屁眼,感覺到了令人陶醉的收縮。

「啊…不要主人,那裡不要…好髒。」苗秀麗急忙閉上嘴,不讓呻吟聲流露,但也感受到激烈的疼痛,她用扭動屁股表示不舒服,但王小寶不理睬她的抗議,手指很快就插入到第一關節,這裡還是屬於處女的洞口,感到非常的緊,王小寶心想,如果肉棒插入一定會很舒服,更決定加緊調教。

「賤貨!你這一邊更敏感,對不對?」王小寶來回的用手指在苗秀麗的肛門洞口處抽插,女刑警扭動裸體發出甜美的唾泣聲,他知道她對菊花門的敏感。

「沒有…不是的…啊…不要弄了,手指快離開啊…」原本以為只有排洩的骯髒地方,沒想到會有電流會通過全身,苗秀麗為否定可怕的妖美感而拚命的搖頭。

王小寶終於拔出了手指,苗秀麗如獲救般的鬆了一口氣,也感到屁眼充滿了灼熱的濕潤。才剛放鬆心情的苗秀麗,突然感到聞到了一股濃烈的屎臭味,原來是王小寶把剛拔出來的手指湊到了她的鼻子前。

「賤貨,這麼髒的肛門叫我怎麼用。聞聞自己屁眼裡的味道吧。」苗秀麗羞的轉過了頭。

「看來要先把這裡洗一下,才能用。」王小寶拿著一個巨大的玻璃注射器。

「要幹什麼啊,主人。」

「當然是灌腸啦,好方便主人操你的屁眼。」

「啊」苗秀麗從慾望的快感中驚醒了過來,過去一直認為不可思議的變態施虐手段在今天馬上要降臨在自己的頭上。

「不要啊…主人,不要灌腸啊…不要…」苗秀麗努力扭動著身體,但繩索牢牢的把她固定在了沙發上。王小寶絲毫不理會苗秀麗此時的恐懼感,他取出一隻裝滿橙黃色液體的塑膠桶裡面是早已調製好的灌腸液,王小寶把針筒注滿,然後來到苗秀麗身前。

苗秀麗仍在苦苦哀求,但王小寶根本不會憐憫她。

「閉嘴,作為一個妓女,這是你的必修棵,明白嗎?」隨後他用手將她的屁眼掰開,將浣腸器狠狠地插入她的肛門,推動注射器將甘油送入直腸。尖硬的管嘴插入她的肛門時,一種前所未有的撕裂般的疼痛使她忍不住慘叫一聲。感受到冰涼的灌腸液注入體內,一陣陣恐懼感籠罩在苗秀麗身上,這是她第一次被灌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一會兒會有什麼反應。

王小寶將一針筒液體打進女警官的肛門後。站到了一邊,開始架設自動攝影機。他要把女警官最為恥辱的受虐鏡頭永久的記錄下來。

浣腸液注入苗秀麗的體內後,不一會她的肚子裡有如翻江倒海一般,他的肛門感受著一浪高過一浪的的壓力。「啊——」她驚呼一聲,同時感到了肛門的劇痛,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她扭動屁股想擺脫這種痛苦,但被綁住的身體無法掙脫。

「啊…這是…什麼——啊……」

「是瀉藥啊,哈哈…」王小寶淫笑道。

「啊」

「感覺怎麼樣,很難受吧」

「快…我要上…廁所…啊…」劇烈的便意不斷拷打著苗秀麗,她感到肛門在不斷的痙攣。

「再忍耐一會,現在是感受快感的好機會。」

王小寶拿出了一隻塑膠盆放在地上,隨即解開了綁在苗秀麗腿上的繩索卻沒有解開她手上的。他自己坐在了沙發上把苗秀麗抱到了腿上,讓女警官的上半身的斜身體靠在自己的身上,在用雙手分別撐開了苗秀麗的雙腿並使它們彎曲,就好像幫嬰兒小便一樣。那隻塑膠盆就在苗秀麗的身下。

「好了,你可以拉出來了。」

「什麼!不…不要在這裡啊…快把我放下…啊……」苗秀麗語無倫次的說道,只要放鬆一下肛門的肌肉就可以解脫了,但她實在不能以這種難堪的姿勢。

王小寶聽見苗秀麗那急速起伏的肚皮裡發出一陣陣咕嚕咕嚕的聲響,他看到靠在自己身上的女警官已是汗如雨下。兩隻垂下的肉足上腳趾頭僵硬的彎曲到了極點。

「好棒的屁眼啊!竟然能鎖住這麼多的糞便,不愧是做婊子的料,哈哈…」

「啊…饒了我…吧…啊…」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