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天香女警性奴之路

「既然不想拉,那就忍住吧。」王小寶一想到現在調教的是高傲的女刑警的肛門,更是得意的虐待,他把苗秀麗的身子向自己的方向提了提。同時又時不時地將手滑進她的下腹,按壓那裡,使她差不多就要排洩了,惱人的刺激不斷地向她襲擊,她的心再一次被痛苦的羞辱、惱人的性慾和難以忍受的便意強烈地煎熬著,她大叫著,頭瘋狂地左右搖動著,她感到高潮來臨,王小寶陶醉地聽著她的叫聲,同時用手指撥弄著兩片濕淋淋的陰唇。

「噢,快出來了哦,加油。用力啊。哈哈…」

苗秀麗已顯得有些發狂,卻仍然牢牢的緊縮著自己肛門處的肌肉,可她明白自己撐不了多久了。

「不行了…我要…洩…了…哦…啊…」

「再忍忍哪」

「快讓我下…下來…啊。」

「還是讓主人幫你解脫吧」王小寶抓住了女警官兩隻繃緊到極限的腳逗殘忍的揉捏起來。

「啊…不行了…啊!」苗秀麗一聲尖叫,一股金黃的稀釋了的糞便傾瀉而出,劈劈啪啪的滴落在塑膠盆內,一些流到了王小寶的身上,刺鼻的屎臭立刻瀰漫在整個地下淫窟。王小寶卻異常興奮的勃起了。

「哈哈哈…」

「啊…噢…」地下室又一次迴蕩起淫蕩的叫喊聲。

在等苗秀麗拉出了肚子裡最後一絲存貨後,王小寶又抽了大量的溫暖的清水射進了她的直腸,如此反覆直到看到從苗秀麗屁眼裡流出較為乾淨的液體為止。

他又一次把苗秀麗已淫蕩的姿勢捆綁在沙發上,隨後仔細的擦淨了苗秀麗一片狼籍的下身。此時的苗秀麗已經被這種殘忍的調教方式折磨的醃醃一息,無力的癱軟在坐具裡,受虐過的菊花蕾變成了誘人的微紅色抽搐著,好像要訴說什麼似的。

混混沌沌中苗秀麗不安的看見王小寶已經褪光了他自己的衣物,把他早已挺到肚皮上的陰莖壓了下來。

「好了我的性奴,主人要進來了。」

「會…會疼嗎。」苗秀麗不敢相信這根比拇指還粗的東西怎麼能鑽進自己的肛門裡,她想退縮,所以不斷的扭動自己的下體。

王小寶擒住了苗秀麗的屁股溫柔的撫摩起來「別怕,開始疼,一會就會好了。」

他在女警官的肛門上塗抹了一些苗秀麗自己的淫液作為潤滑劑,就將已經非常灼熱的陽具尖端恰當貼在雙臀中央形成的狹縫中。

「好,現在深呼吸,進去啦。」苗秀麗的屁眼被巨大的龜頭慢慢的撐開隨後王小寶的肉棒緩慢的遊進了她的直腸裡。

「啊…不要…痛…」苗秀麗大叫,整個胴體也緊繃起來。

「忍住,就快到底了,放鬆屁眼。」

「啊…啊…啊…不行…快出來…」

王小寶絲毫不理會苗秀麗的疼痛完全沈浸在戲謔女警肛門的快感中,不一會他的整條陰莖就差不多被吞了進去。王小寶充分感受著肛道壁不斷的抽搐,幾乎不用他動作陽具便在女警的屁股裡運動起來。苗秀麗仍然被劇烈的疼痛感折磨著嘴裡含糊不清的傳出呻吟。

王小寶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用空出的雙手開始玩弄起她淫水直流的嫩穴,當陰戶已經開始大量充血時,苗秀麗的哭聲也變成甜美的節奏,括約肌隆起顯示出微妙的柔軟度。

「嗯…啊…還要…快…」苗秀麗發出陣陣的呻吟。

「是時候了。」王小寶開始了活塞運動,他採用時快時慢的節奏,慢慢調教她的菊花門。同時又把食指鑽進了她的騷穴裡。

前後兩處肉洞都被開採著,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妖美的快感,女刑警性慾高亢,她開始配合起王小寶的動作,並儘量試著放鬆自己的肛門以便讓王小寶的動作更流暢。

而王小寶在不斷抽插了一段後,他的陽具終於爆發出精液在女刑警的淫聲中撒進了她的直腸內,陽具滑出了苗秀麗的屁眼。

「啊——」突感空虛的苗秀麗苦悶的縮起眉頭,大聲的哭出來,全身的肌肉如溶化般的感覺。

「嘿嘿——不錯,你的屁股還挺耐干的只是還需要進一步的鍛鍊。」王小寶愛撫著還在不斷滲出精液的肛門說道。

高潮褪去後苗秀麗原本以為被抹殺的一乾二淨的屈辱感又一次襲來,他對自己感到害怕,「明天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一週後呢?一個月又是什麼樣子?」

苗秀麗在恐懼的快感中,不停的溢出蜜汁……

王小寶在成功的給女警官的肛門開苞後又在她的陰道和屁眼內各塞進了一條塗抹過性藥的粗大假陽具用繩索固定好。

「這樣就可以了,你就保持這種姿勢我去休息,過一會再來。記住要充分表現出自己的淫慾。明白嗎?」

「是,主人」苗秀麗的括約肌和陰道屈辱的緊緊的夾住了兩隻淫具,她不住流出悲哀羞恥的淚珠,只好看著自己的下半身殘酷的受著虐待。

王小寶走出了調教室,時鐘指到了下午兩點,在地下宮殿裡完全模糊了白天和黑夜的概念,他準備到地面去,今天是做為刑滿釋放人員規定到警局報到的時間,「真有趣,一個原本因該處處受那些員警氣的人,現在卻正在這淫窟裡慢慢的要把一個正義的女警官訓練成為即將為自己賺錢的暗娼賣淫女。」王小寶暗笑道,他興奮的聽著從調教室裡傳出的一陣高過一陣的苗秀麗的淫亂呻吟聲,「看來是藥勁來了!叫吧,大聲的淫叫吧,以後的你白天可以威風的做你的女刑警晚上你就是嫖客的玩物,我我一定會把你調教成一個最淫蕩的暗娼婊子。哈哈哈…。」

王小寶走向了地下室的出口。

苗秀麗繼續過著淫蕩的性奴生活,又過了一週,苗秀麗在地下宮殿裡沒日沒夜的被王小寶淩辱、玩弄,甚至是月經來時,王小寶也把她當成了一個性玩具,要她用嘴為他提供服務。

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懷疑,王小寶每隔一兩天就讓苗秀麗打一個電話會警局謊稱自己有一些重要的私事需要處理,請了半個月的長假,由於這一階段全市的嚴打行動已接近尾聲,加上在苗秀麗轉內的事情上葉處長一直有虧欠之感,所以他沒有為難苗秀麗,立刻就答應了她的請求。可令他感到異樣的是每次苗秀麗在電話中的聲音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傷感,一點也不像他所瞭解的那個辦事果敢的女人,當他再想詢問苗秀麗現在的情況時,苗秀麗就時常吱吱嗚嗚的敷衍過去,葉處長雖然覺得怪,但一直理解為苗秀麗不想讓人窺視自己的隱私所以也就沒有細問下去,只是關照她利用這段時間好好休息調整自己的心態。

可是葉處長做夢也不會想到就在這短短的十數日內,苗秀麗的身心發生了何等的畸變。自從被王小寶開發了肛門這全身最後一處可用的性交器官後,苗秀麗就開始接受這個變態狂更為殘忍的性交訓練,王小寶作為一個老道的雞頭憑經驗很瞭解,多數玩弄的女人的嫖客喜歡女人長時間忍受他們的玩弄而不達到高潮。

因為女人一旦高潮而洩了後,就會大失光彩,沒有了性感的魅力,就如同一團死肉。而處於性亢奮狀態的女人是非常妖媚好玩的。這也是一個令男人銷魂的妓女的技巧所在,於是王小寶每天以各種方式享受完女警官的美肉,就是在自己終因筋疲力盡離開地下室後,也不會讓苗秀麗空閒下來。

他以各種姿勢捆綁女警,苗秀麗的乳房和性器官更是被繩索誇張的凸顯出來,然後王小寶在奶子和各個敏感帶上塗了大量的催情藥,因長時間的性交而失去原有羞澀態的小穴也淫糜的吞進了一隻粗大的抹過春藥的電動假陽具,經過調教的肛門也被殘忍的塞進了同樣的淫具,兩隻淫具被繩索牢牢的固定著,這種假陽具還有高潮探測器的作用,只要女人達到性高潮,就能探測到。隨後淫具就會停止在肉洞內的蠕動,這樣當苗秀麗因為受到刺激而就要達到高潮時假陽具就會立刻停下來,這種折磨實在太殘酷了,不僅是對肉體的折磨,更是對意志的蹂躪。一但成熟女人被塗滿春油,正在激烈發情,而且還不斷刺激她的性感帶,卻突然要她終止快感要她忍著不要達到高潮,是多麼痛苦、多麼難以做到。苗秀麗每次被折磨得幾乎發狂,反反覆覆地臨近高潮、卻再被淫具的嘎然停止而送入地獄。每一次當王小寶養足精力再一次來到地下室時苗秀麗下身已被粘糊糊地一片淫液了,口中也是白沫流成了河,雙眼失神,乳房充血。下身痙攣式的輕微顫動而無法高潮,在高潮邊緣保持幾個小時、身體一直亢奮不洩,這對於一個成熟並且發情的女人真是極大的痛苦。但是女人對性高潮的耐力,對於玩弄她的男人是求之不得的,為了讓苗秀麗的屁眼可以所謂的收放自如的目的時常用鋼針扎刺已被插進淫具的肛門,隨著苗秀麗一聲聲的殘叫,肛門的菊花蕾在王小寶的扎刺下,迅速收縮。牢牢的把已吞進去的假陽具夾的更緊。一連幾天,苗秀麗的屁眼佈滿了針眼,已經自己可以控制了,王小寶一把自己的陰莖送進去苗秀麗便牢牢的用括約肌夾緊,而且可以一鬆一緊的以運動肛門的方法來取悅肉棒,令王小寶好不舒服。

苗秀麗自己也從這種倒錯的、含有巨大屈辱的性交中得到極大的、混雜著痛苦的快感!從此以後,苗秀麗竟然喜歡上了這種性交方式。她已經底被奴化淫化了,沒有了羞恥,或者說只要王小寶的命令,她可以做出任何羞恥的事。她甚至有時暗自為自己能被王小寶選中並將要被訓練成為一個賣淫的女警而感到幸福。

女警變暗娼這將來會把玩弄她肉體的嫖客的淫慾推向極點的角色倒置此時也令即將淪為妓女的苗秀麗有著一種墮落的快感。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