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天香女警性奴之路

到了王小寶綁架她的第十四天,苗秀麗已經被訓練得完全成熟了,現在的苗秀麗,只要稍微碰一碰她的陰核,她馬上就會進入亢奮狀態,陰道和屁眼就會分泌出大量淫液,即使只是輕輕撫摩她的屁股和乳房,她也會又很強烈的反應,苗秀麗一天24小時差不多有20小時是處於性亢狀態,原本不算很大的乳房現在總是鼓脹高挺,陰唇一刻不停地蠕動,思想也被奴化。無時不刻想著主人、男人、甚至女人來姦淫她、玩弄她、虐待她。

王小寶看到自己親手調教出的性奴女警官比他原來想像中的還要淫蕩感到欣喜若狂,到今天為止他蓄謀以久的復仇計畫已經快完成了,接下來該讓這個女警過真正的暗娼生活。是時候檢驗成果了。規定的「假期」到了,王小寶準備明天讓苗秀麗回警局上班。

「我的性奴這幾天你的進步挺快,我很滿意。」王小寶漫不經心的玩弄橫躺在他腿上的苗秀麗的陰唇誇獎到。

「謝謝主人的誇獎。」苗秀麗一臉淫相的接受著主人的愛撫。

「今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什麼主人?」王小寶冷不丁的一句話,苗秀麗心中為之震驚。

「笨蛋,還不明白嗎。你可以離開這裡了,明天就是你回警局上班的日子了,我的苗警官。」王小寶戲謔的說道。

「是啊!自己請的假期到了。」她回想起這十幾天來的過程,想到自己不但被王小寶姦淫,還即將成為他手下的賣淫女,心中不禁百味雜陳。她明白自己一旦離開了這裡,將會開始一段更為恥辱的生活,相比之下她道是已經迷戀上了眼前的性奴生活和這個淫蕩的地下室。

「主人,讓我留下吧,我願意一輩子……啊」沒等他說完王小寶便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屁股上。

「蠢貨!難道你忘記了你來這裡的目的了嗎?」他又打了好幾下。

「不,不。沒有主人。我沒有忘記!」苗秀麗慌忙辯解道。

「那好,你再說一遍讓我聽聽。」王小寶停了下來,伸手抓住了苗秀麗的一隻乳房開始捏弄粉紅色的乳頭。

「是。我是一個奴隸女員警,過去做過對不起主人的錯事,所以我要讓主人在這裡把我訓練成賣淫的暗娼,以後主人可以隨時使用把我的身體給任何的男人,我要作一個賣淫的女警。」苗秀麗脫口而出淫蕩的誓言,這些話是王小寶教她說的,目的是給她洗腦,每天苗秀麗都要在王小寶的面前說上好幾遍這樣的話,苗秀麗開始很反抗,但是現在已經不覺得難為晴,就好像是很平常的話。現在苗秀麗已經很自然的說出這樣的話,並不會感到羞恥。

「還好你沒有忘記。現在你在這裡的訓練課程結束了,我教的也差不多了。

到了你該去實踐的時候了,你願意嗎?」

「是的我願意。」

「不錯。那麼今天晚上我就會把你送回市裡,明天你還是回警局上班,什麼時候我需要你的話我會聯繫你,到那時侯你必須一切聽從我的吩咐,如果你敢反悔,我會讓你活的比妓女還要難過,聽明白了嗎?」王小寶威脅道。

「不會的,主人我永遠都是你的性奴,我不會做違背主人意志的事,請主人放心。」苗秀麗看著牆壁上貼著的十幾張被放大了的自己的淫照,這些照片是王小寶對她調教過程的忠實記錄,人們清楚的就能發現從第一天被姦淫時苗秀麗臉上的的那種痛苦和反抗意志逐漸在以後的十幾張照片中淡出,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重的淫蕩和風騷,在昨天被拍下的相片中,苗秀麗身上僅穿著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衣也被拉到了乳房上下身赤裸,兩隻淫器一樣的奶子買弄的挺在了胸口,她踮起雙腳雙腿大開的蹲在地上,兩隻手正努力的掰開自己淫糜的陰唇,紅紅的陰道內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臉上讓男人感到誘惑的媚態一點也不輸給那些A片封面的女郎。

這些照片一直在提醒她-你逃不掉了,苗秀麗一看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他警告自己別想利用任何機會脫離他,只要女苗秀麗有任何異心,這些照片馬上會在別人手中,她的命運會比現在更悲慘。老實說苗秀麗此時沒有這些照片的束縛也會對自己真的是否願意離開王小寶產生懷疑她已經為這個雞頭那些變態式的性交方法而瘋狂。

「我料你也不會,因為你已經是一個變態的性奴。做妓女是你唯一的出路。」

「……」

「好了,就讓主人今天在這裡最後一次給你愛撫吧!」王小寶看到從苗秀麗肉穴湧出的泉水已經順著會陰一直流到了床墊上,粘粘的一大灘。把身下的幾本淫穢刊物打濕了一大半,王小寶弄來了大量的黃色書報和影碟每天作愛的空擋就強迫苗秀麗觀看,苗秀麗現在已經能自覺的學習上面內容,還時常用新學到的性交姿勢和作愛技巧來取悅王小寶。

王小寶把讓苗秀麗起身,自己半躺下,他的陽具早已是一柱擎天。他擺好了姿勢就示意苗秀麗坐下來,苗秀麗老練的在背對他在他的胯部蹲了下來,握住那另她愛不釋手的巨大陰莖對準自己後面的肉穴,只在屁眼處試探性的輕插了一會便把肉棒整個的吞了進去,隨後開始了一起一浮的動作。

「嘿,真是淫蕩到極點的女警,竟然是個肛交狂。哈哈哈!」

「哦…啊…主人快…快操我的前面…我癢的難受啊……」原本應該是高不可攀的女警,現在毫不羞恥的說出取悅男人的話,讓王小寶幾乎射了出來。

「好,就讓主人幫幫淫蕩的奴隸吧。」王小寶隨手從旁邊取過假陽具探索到她的小穴後就省略了一切愛撫的技巧深深的紮了下去。

「啊——」苗秀麗露出滿足的淫態。動作更為瘋狂。

「你是婊子,淫蕩的女警官。」

「是的,啊…我是要做妓女的女警…啊…」

足足幹了半小時,苗秀麗終於洩了,無力的倒了下來,王小寶卻依然沒有射精,他在繼續操了一會後,把雞巴抽出了女警官的肛門,將大量濃腥的精液射在了苗秀麗的臉上。在苗秀麗身上爽夠以後,王小寶讓苗秀麗沖洗乾淨便把一套衣服扔給她。

“穿上,我現在還不想讓你光著出去。”苗秀麗發現這正是自己被俘後就被王小寶扒下的衣褲還有被繳的警用手槍和手銬,隔了十幾天後再見到竟然有一種陌生感,苗秀麗聽話的把衣服穿戴整齊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對正常的服裝已經有了排斥感,將近半月的淫奴生活她覺得自己還是比較喜歡丁字褲、SM裝和裸體的感覺。”雖是同一件衣服下,但人已經發生了多麼巨大的變化啊!”苗秀麗久久的看著自己已經不怎麼熟悉的正常身影,心中無限感慨。

“怎麼啦,做了婊子就不習慣穿褲子了吧,那麼就光著出去好了。”王小寶用手隔著苗秀麗的襯衣胡亂的摸了起來。

“不,主人我只是有點擔心。””什麼事”?””我出去以後會不習慣沒有男人的生活的。”””沒關係,我會好好使用你的身體的,在我要你工作的時候,你一定要好好表現喲!””謝謝主人,我一定會讓您滿意的。””苗秀麗的腦海裡有出現了自己正在被姦淫的幻想。

“嘿嘿——到時候別吃不消就行了。

苗秀麗被王小寶帶出了地下室來到了地上的自由世界,正是臨近黃昏時分血紅的太陽向大地撥撒著最後一死餘輝,暖暖的發出橘紅色的光芒,苗秀麗用手略微遮了遮自己的眼睛,她已經很舊沒有踏上地上的世界了,比起那本該讓人舒心的和煦的陽光,她倒更喜歡地下室裡那終日刺眼的燈光,這更能激起她的淫慾。一陣山風從不遠出的山野林海中吹來,苗秀麗只覺得瑟瑟的寒意,已是十一月初了,吳市的深秋總是特別冷,苗秀麗卻還是初秋的裝束。

“真是隔世的感覺啊——-””苗秀麗跟著王小寶上了停在院子裡的小麵包車。

這輛曾把她帶到這罪惡之地的車也將把如今一個完全不同的她送回去。王小寶駕著車穿過坑坑窪窪的鄉間土路,離開了鎮子,駛上了通向市中心的大道。當苗秀麗望見吳市那繁星閃爍的璀璨夜景時已是晚上八點了。

“我還怎麼去過正常的生活呢,我還能去面對領導和同事嗎?自己有臉去審問犯人嗎尤其是那些賣淫女?”她一路上一直在反覆的考問自己這些問題。車離城市越進,她的心理越是翻騰的厲害。

而王小寶胸有成竹看著苗秀麗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早已經盤算著以後的計畫,”不用再想了,你已經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以後只能乖乖的做我的賺錢工具,讓那些淫蟲們去操”王小寶在心裡想著。腦子裡出現了一幅幅苗秀麗被男人狂干的淫蕩畫面。他一邊開車一邊撫摸著苗秀麗的乳房,王小寶的手從乳房開始,有節奏的慢慢挑逗著苗秀麗,口中還不停說著淫蕩的話來刺激著苗秀麗。

原本苗秀麗極力克制自己,不讓自己產生性感,但是已經被王小寶在調教中挖掘出的性慾卻不自主的讓自己慢慢產生感,””啊!啊!……嗯!……””在王小寶的挑逗下苗秀麗不自主的發出哼聲。

在調教室裡,王小寶已經徹底的擊垮她的道德防衛,讓她全身都成為性感帶,只要男人的手指觸碰到她的身體,就會不自主的發軟,產生慾念。

“啊!好舒服啊!!主人再快一點!……嗯!……”苗秀麗在王小寶的手指刺激下,已經漸漸要達到高潮,陰戶的淫水也漸漸流到大腿根打濕了她的內褲連在外面的牛崽褲上的浮水印也慢慢明顯了。

王小寶把撫摩苗秀麗胸脯的手褪了回來:”好色的奴隸,看看你分泌出的淫水吧!才不過幾分鐘而已,就流出這麼多的淫水,我看你這個變態的女員警明天還有什麼臉去上班?”原本期待高潮的苗秀麗,突然間身體感到空虛,王小寶的手隨停止了動作,身體的慾念卻還不能獲得解放,陰戶的淫水還在汨汨的流。

“啊!!不要欺負我了,主人快讓我解放吧!!””慾火焚身的苗秀麗撒嬌般的對王小寶要求。

但是王小寶卻在此時一言不發,只是專心的等待紅燈的過去,苗秀麗只能試著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來撲滅她的慾火。她朝車窗外那個繁華的世界看去,今夜吳市精彩依然,人們在城市的夜景下盡情的宣洩一天的疲勞。大大小小的廣告燈箱不停的把這個世界變成五顏六色的光怪天地,”這是否就是我今後的歸宿……?

“”苗秀麗看著一個打扮妖豔的女人走進了一家卡拉OK廳。憑著職業經驗她知道這個女人從事的是什麼樣的職業。

“不知道我回墮落成什麼可怕境地?”苗秀麗又一次陷入了沈思之中。

終於車停在了苗秀麗的公寓門口。

“記住,要控制自己的淫慾,讓你的同事看出你的變化就麻煩了,明白嗎?

“”是主人。””乖,這是獎賞你的,在家難受的時候可以用。”王小寶給了苗秀麗一個裝有許多假陽具和其他自慰用品的袋子。

“謝謝主人的關心!”苗秀麗欣喜的接了過來。

“好好等著,過幾天我就會來召喚你,到時你敢反悔就有你苦頭吃!””不會的,我永遠是主人的奴隸。”苗秀麗顯得很謙恭。

“好了,來跟主人告別吧。””王小寶趴開了自己的雙腿。苗秀麗心領神會的,拉開了王小寶的拉練,在那隻另她瘋狂過無數日的肉蟲上深深的吻了一口,之後還想進一步吞它入口。

“可以了,淫奴!你走吧!”王小寶阻止了苗秀麗的舉動。畢竟這裡是她家附近不比地下室可能會有認識苗秀麗的熟人,他還不想讓人瞧出苗秀麗有什麼不對勁,否則他精心構想遊戲以後就不好玩了。

王小寶駕車消失在夜色中。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