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天香女警性奴之路

回到家中,看見了又另她熟悉的環境,她嘆了口氣,心想,她此刻已經無法進入正常的生活了,只有他對她的各種淩辱才能感到真正的幸福,她回想當他用繩索緊緊的捆綁住她,用言語與肉棒淩辱她時,那種由屈辱產生的快感,滿足了她希望被男人支配的的心理。

她褪去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掛的站在落地鏡前,她看著自己的裸體,忍不住開始自慰起來,心中開始期待下一次他的淩辱,手指不停的在身上遊走。

苗秀麗在鏡前坐下,張開雙腿,缺少了陰毛的粉紅色肉縫一下子便鉤起了她的淫慾,兩片外陰唇似乎在終日的與肉棒和淫具的摩擦中變厚變肥了一些,她用手指撥開陰唇,手指開始抽插陰戶,手指的動作由慢慢的逐漸加快,口中的嬌吟也愈來愈大聲。她想起了王小寶給她的那些東西,便順手從包裡拿出了一隻假陽具,一下子便讓她的肉洞吃了下去,用熟練的動作使自己達到最為舒適的感覺…

“啊——-啊————”過了很久,她突然全身一陣痙攣,””洩了!””她大叫一聲,她慢慢的起身,從高潮中慢慢的站起來,她看著地上的水漬,知道是自己所流出的淫水,而這樣的感覺卻與她被淩辱的感覺差很多。希望他再一次讓她跪在他面前,用繩子索捆綁她,然後用肉棒插入她的陰戶中。

苗秀麗還沈醉在自己的性幻想中時,突然電話響了,她以為是王小寶打來的,她立刻接電話,卻是葉處長的聲音。

接到電話的苗秀麗性慾立刻消退了。

“是葉處啊——對我的事辦完了明天就來上班——-沒事身體很好,謝謝關心。——-對——-那明天見。”苗秀麗應付了過去,她心情複雜的放下了電話。

“明天我見同事和領導,不知會有什麼感覺?””她十五天來第一次有機會正常的睡覺,苗秀麗躺在床上卻無法入眠,噩夢不停的向她襲來,在夢裡她真的變成了一個暗娼被跟著王小寶出入於各種娛樂色情場所,那些自己從前看見過的嫖客們歡快的享用著自己的肉體,她也在這種屈辱的淪落中不斷的墮落下去……”]第二天早上苗秀麗準時出現在了市公安局的的門口,不斷遇到有同事和她打招呼詢問她半個月的行蹤,她只是笑著敷衍過去,越是走近公安局的大門,她就越是腳步沈重,門口正中高懸的那顆金色的警徽似乎在拷問著她,使她連看一眼的勇氣也沒有。

“秀麗姐!你終於來了!”剛進辦公室李媚就熱情的向苗秀麗打招呼。

“喲!總算把你盼回來了,還當你要去結婚已經辭職了呢。「張龍半開玩笑的說道。

“大家早……”苗秀麗輕聲向同事打招呼語調卻顯得極不自然。眼神略帶尷尬。

“秀麗啊。你這半個多月那裡去啦,事先也不打個招呼,像了一樣。沒有你這段日子大家忙死了。”老刑警陸崢嶸對苗秀麗的長假頗有些不滿,他是看著苗秀麗從警到現在的,他覺得苗秀麗請假的舉動有點一反常態。

“對不起,老陸。事情來得太突然沒來得及跟大家說就走了,不好意思,這幾天讓大家辛苦了。”苗秀麗歉意的說道,她努力把自己調整到正常的狀態好掩飾在自己身上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不可思議的變化。

“光說不行啊,一定要請客。””好,一定。”苗秀麗略微提高了音調回答到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正常的軌跡,同事們歡迎過苗秀麗的歸隊後又各自忙開了,沒人再追問過她這十幾天的行蹤,畢竟一個女人有權利有她自己的隱私,尤其對於苗秀麗來說,為這身警服她已經失去了很多。只有李媚依然對苗秀麗不依不饒,孩子般的纏著她追問這幾天是不是去相親了,苗秀麗暗自苦笑,誰敢想像她在這十幾天的離隊時間裡在她的身上發生了怎樣的駭人的事情,原本哪個正義凜然的女警官現在已經淪落為一個被雞頭控制的性交奴隸。真是諷刺……

早上苗秀麗到葉處長那裡報到,葉處長只是婉轉問了問苗秀麗的請假事由見她面露難色就沒再問下去,只是告訴她下次最好事先打個招呼現在嚴打已經結束時間不很緊,如果有事可以暫時不用上班。苗秀麗謝過了葉處長並說自己可以正常工作了,最後葉處長還提到了苗秀麗轉內勤的事,表示一有機會一定再會給苗秀麗報上去。

從葉處長的辦公室出來,就看見一個男員警正在給一個剛抓到的賣淫女作筆錄,賣淫女濃裝豔磨的坐在椅子上,不以為然的回答男警的詢問,不時露出妖媚的神色。過去苗秀麗對這些風塵女子極其鄙夷,可這是她卻連去審訊她們的勇氣都拿不出,在淫窟裡被王小寶剝奪的羞恥感似乎又回來了,並時時拷問著她,苗秀麗想把目光移開卻看見了一旁桌子上放著的收繳來的色情光碟,帶有強烈性慾挑逗的封面剎時刺入她的眼簾,頓時苗秀麗的腦海中又翻騰起強烈的淫慾,自己在淫窟中一幅幅被虐的場景像電影般的又出現了。王小寶在她身上的調教立刻有了反應,苗秀麗覺得一股邪惡又熟悉的慾望從心中又被喚起,在淫窟裡被王小寶開發的身上的那些敏感地帶開始癢了起來,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已經濕潤了起來,乳頭不自覺的開始膨脹。苗秀麗一邊想,一邊手卻無意識的隔著外衣撫摸自己的胸部乳房,手指頭也在挺立的乳頭上慢慢畫圈。另一隻手也劃向了下體,舌頭不停的舐著嘴唇。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作如此大膽的行為,她只知覺得佛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支配著她,讓她毫不羞恥的做出淫蕩的行為。當她意識到這是在公安局的刑警隊時,才有意識的收斂了自己的行為,卻怎麼也無法澆滅那股已被燃起的慾火,她快步走出辦公室,匆匆走進了衛生間……

一個禮拜了,苗秀麗每天都在煎熬中度過,正常的已經生活不能改變她那顆已畸變的心,每天工作的時候她會時不時的走神,腦子裡隨時都會閃出那幾天自己瘋狂的鏡頭。回到家,她立刻褪下全部的衣服,守著電話,等待著他,期待王小寶早點召喚她,但音訊全無。到了晚上,她只能拿出她自己的裸照與看著他淩辱她的錄影帶,看著她被他淩辱的樣子,一邊看一邊自慰。幾天下來,苗秀麗已陷入難以自拔的狀態了,她回憶他對她的各種淩辱,想一減相思之苦,但對王小寶的思念一步步的佔據她的心。

她渴望被他召喚,儘管她明白這種召喚對她意味著什麼,這將表明自己賣娼生涯的真正開始,但苗秀麗仍然被體能強大的淫慾牢牢的牽引著,常常午夜夢迴時,發現自己的下體已被自己的淫水沾濕了。

一天下午,苗秀麗辦公桌上的電話的響了,她拿起了聽筒:「喂!是我請說。」

「你好啊,我的苗大警官。」話筒傳來王小寶奸佞的聲音。

「啊,是主人……」苗秀麗壓低了聲音,下意識的環顧了四周,同事們都在忙自己的工作。「主人,我好想你」苗秀麗開始顯露久已被壓制的慾望。

「嗯,看來你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主人的性奴,永遠是主人的玩物。」苗秀麗脫口而出,一如在地下淫窟裡王小寶教她的一樣。

「真是不枉我的調教,我已經觀察你好幾天了,看來你很寂寞,是不是需要我啊!」

「是的,主人。」

「那今天下班六點後你到藍平路和新樂路的十字路口等著。」

「好的,明白主人,我一定準時到。」

電話斷了,苗秀麗放下了聽筒,終於可以看見他,苗秀麗感到一陣興奮,想到馬上有肉棒插入陰戶中,她不禁從陰戶流出了蜜汁。但一想到這可能是自己可恥的作為妓女的第一次,她不免有了一絲悽慘的心緒。

終於等到了下班的時間,苗秀麗迫不及待的來到了王小寶為她指定地點。這裡並不屬於市中心商業區,顯得較為清淨。苗秀麗開始專心的等待主人的出現。

她不停的眺望著。終於,從前方漸漸的出現了那輛熟悉的小麵包車。苗秀麗感到興奮異常。

待車在跟前剛剛停穩,她便鑽入車內,坐在王小寶的座旁。

「脫掉奶罩和內褲,這種樣子才最適合你這種騷貨!」王小寶看著她,淡淡的說。

苗秀麗溫馴的服從他的命令,她挪起身體,在狹小的車廂裡費力的將女式牛仔褲解下來,又將黑色的褻褲脫下,她的下體僅剩黑色的長筒絲襪襪,白皙的大腿間濃密的無毛陰戶加上黑色的絲襪,看起來性感無比。之後她又撩起了外套,解下了黑色的胸衣,兩隻少了束縛的乳房在胸前抖了起來。

王小寶滿意的點點頭,他非常滿意她的表現,他想,這幾天吊足她味口的策略奏效了,她已成為追逐性慾的女人了,在他面前,她只能成為蕩婦與奴隸。收起了苗秀麗脫下的內衣褲。發動了汽車。王小寶一隻手操控著方向盤,另一隻手也開始活動,不時挑逗著她身上各處性感帶。

「主人,我們去那裡?」苗秀麗問道。

「賤奴,難道你忘記了自己的諾言?現在是你該上班的時候了。今天是你入行的第一天,我的苗大警官。」

苗秀麗正開始享受他手上傳來的溫暖,聽了這句話,她不禁以哀怨的眼神看著他,他這時又以難得以平緩的語氣跟她說:「小蕩婦,別難過,你目前是我最喜愛的奴隸,今天帶你去一個開開眼的地方熟悉一下工作環境!保證讓你爽到極點。」

「看來今天自己就要成為一名穿著警服的妓女了。」苗秀麗這樣想著自己的心事時,汽車七拐八彎的繞行在吳市老城區的馬路上,暮色漸漸籠罩了城市,將改變苗秀麗命運的一夜即將開始……

「喲!噢!——」從客房裡傳來苗秀麗嬌喘的聲音,放眼一看,床上是一幅淫蕩的畫面,苗秀麗雪白的嬌軀如狗一樣爬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身後一個體格健碩的男人正在死命的做著抽插運動。整個屋裡充滿了混合著潮濕的黴味、嗆人的煙味和男人的臊味。

「干死你!臭女警!哦…你也有當婊子的時候!啊…哦…」男人邊操女人邊罵著。一旁王小寶坐在沙發上饒有興趣的觀看著二人的現場表演。

忽然苗秀麗的乳房被王小寶捏住淫笑著說「婊子好享受啊!當雞的感覺是不是很舒服啊?」苗秀麗正被插在下身的肉棒捅得像在地獄裡掙扎,不知道該說什麼,但見王小寶鷹一樣盯著她的眼神,她知道她必須回答他。

苗秀麗邊承受著肉棒一陣陣強而有力的衝擊,忍受著酥麻的感覺,邊小聲回應他「是,舒服。」

「舒服就叫出來,你知道該怎麼叫!我教過你!」在王小寶的調教室裡苗秀麗見過A片裡妓女在和男人交歡時是怎樣浪叫的,男人管那叫作「叫床。」那種淫浪的聲音她想起來都臉紅,王小寶現在要她像個妓女一樣叫床,她的心在顫慄。

可她沒有力量、也沒有勇氣反抗他,實際上她的處境根本不如一個最淫賤的妓女,苗秀麗其實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她必須表現得像一條聽話的發情的小狗,否則,她將墮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牙一咬、心一橫,隨著肉棒抽插的節奏叫了起來:「啊……好哥哥呀……你插死我了……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呀……我想死你了……求求你啊……你使勁插吧……你的大肉棒…別停啊……嗚嗚……操我吧……我受不了……」

王小寶聽著苗秀麗的叫床聲,非常滿意地踱到旁邊去了。

這裡是城市邊緣某個骯髒的小旅館專門為暗娼和嫖客提供淫樂的場所。王小寶讓苗秀麗在這裡開始了她作為暗娼第一次接客。正在狂干苗秀麗的嫖客叫張兵,3年前因搶劫罪入獄,在牢裡和王小寶待同一監室,最近才放出來。3年沒嘗過女人味的他在聽說王小寶把一個女員警調教成了賣淫女以後欣喜若狂,當即表示只要能幹一下這個女警婊子解氣出多少錢都願意。就這樣王小寶在苗秀麗身上做了第一筆罪惡而骯髒的交易。

剛看到苗秀麗時張兵一臉不相信的表情,不敢相信那位曾經高高在上又是精明幹練的女警,現在居然會不知羞恥當起王小寶手下的雞。直到看到王小寶命令苗秀麗脫光衣褲全身赤裸的在床上擺出淫蕩的姿勢自慰。

王小寶得意的問張兵「想不想看清楚這個娘們的騷洞?」在張兵答「想」時,他已經將苗秀麗抱到了自己身上,他坐在床沿從背後扳住苗秀麗的大腿,讓苗秀麗大腿張開露出陰部。完全開放的大腿根部,美麗的陰唇張開著,發出淫邪的光澤,被剃光的下身粉紅色的陰蒂驕傲地挺立在這個男人面前。苗秀麗被用這種屈辱的姿勢第一次在嫖客面前展示自己的性器官而產生強烈的羞恥感,美麗的臉頰染成了紅色,雪白的牙齒緊咬著雙唇。但是在接受了那些變態的訓練以後,她的身體不自覺的就會露出淫態,雪白的乳房隨著扭動上下波動著。美麗的陰唇開始流出濕潤的蜜汁。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