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上了穿制服的女騙子

她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丟了出來,是一瓶防狼噴霧。這時,這個女孩,似乎已經沒有了任何可以反抗的方式了,我嘖嘖一笑,然後從抽屜裡拿出了網購的兩對手銬,走了過去……

看到手銬,她的眼裡更加的慌亂了:「你……你要做什麼?」

我一言不發的走過去,猛地抓起她一隻手,然後感覺到,她拼命的掙扎著,但是奈何,力氣太小了,直接被我把她的一隻手銬起來,然後固定在床頭,然後另一隻手也依法炮製。這樣,她整個人就如同一個Y字型的被拷在床上。已經完全的任人魚肉,喪失所有的反抗能力了。

湊在她的耳邊,嗅了嗅,一股誘人的體香,還有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這個牌子的香水,挺好聞的。」我說著,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的耳垂,可以感覺這個女孩明顯的身體一顫。然後我低頭,直接吻住了那誘人的嘴唇,她雖然雙手被綁著,可是卻緊閉著嘴唇,身體不老實的扭動著。

「張開嘴!別想咬,不然……哼哼,你知道,現在我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我狠狠的威脅著。

最終,她認命的張開了嘴巴,我貪婪的吸允著她柔軟的小舌頭,曾經,我也接過幾次吻,但是通常跟那些妹子接吻過後,總是感覺唾液搞得嘴巴裡有種澀澀的感覺,但是不知道為何,這個女的,嘴巴裡的唾液,有種像是清茶的感覺,舌吻起來,特別的舒服。我不由得更加貪婪的舌吻了起來,看著她生澀的技巧,難道……這是初吻?

帶著這個念頭,這個吻,更加的漫長起來。而雙手,也在舌吻的時候,一邊蹂躪著她那對雄偉的玉兔,那極為柔軟細膩的手感,富有彈性,讓我這個沒有真正享用過女人的處男倍感興奮。一開始隔著蕾絲BRD在揉搓著,然後便直接將其往上拉了拉,然後蹂躪起來……

當摸到那兩顆小葡萄的時候,這個女騙子明顯的身上僵硬起來,渾身微微的顫抖著。嘴裡發出了嗚嗚的聲響。而手上的觸感,那兩顆葡萄,明顯的硬了起來了,變得更加大了。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感覺到有點濕潤,原來是女孩的眼淚,不停地落下。哼,活該,現在才知道後悔麼?晚了。

漫長的舌吻結束了,直見女孩的臉色雙頰微紅,櫻桃小嘴微張,半伸著小舌頭,胸脯在急促的喘著氣,一抹唾液粘在嘴角,還混雜著淚滴,雙瞳紅通通的,佈滿了血絲,有股被摧殘的美感。青絲散落著,淩亂的頭髮粘在臉上,胸前……

讓這種美感更甚有之。

但是她卻非常倔強的看著我那灼灼的目光,乾脆閉上了眼睛撇過頭去。居然這麼的硬氣啊。我想著,然後直接咬住了那雙玉兔上的明珠,輕咬一口,卻見少女有些痛苦的眉頭蹙了蹙,然後我則開始貪婪的大口大口的吮吸著。右手也在這時候玩弄著少女另一邊的胸脯。她則是不安的急促喘息著,然後扭動著身子。

少女的胸前,是粉色的乳暈和乳頭,此時的乳頭已經變得約有半個拇指那麼大,看來,還真是敏感啊!猶如一顆水晶葡萄呢!而且居然這時候,還在反抗著麼……很好。

我撩起了裙子,往上一拉,只見少女穿著有人的黑色蕾絲短褲,喲,全黑的搭配麼!原本以為少女穿著的是連褲襪,沒有想到,居然是吊帶襪麼!還真是個不錯的打扮,倒也不能說是騷,大抵是為了利用美色來騙錢吧……

我想著,然後扒下了她的胖次,只見裡面已經猶如洪水氾濫一般……嗯,也是粉色的?然後是那濃密的森林……感覺,很帶感啊,這樣的摧殘一個沒有反抗能力的美女。

「不……不要在下去了,求求你,不要好麼,嚶嚶嚶……」少女哭泣著,苦苦的哀求著我,但是我卻不予理會:「反正都不是處了,給老子玩一下不行?」

我冷笑著,然後抓著她那兩隻掙扎的雙腿,隔著絲襪的質感,恩,然後直接解下了褲子……

少女驚恐的看著我那粗大的胸器,更加拼命的掙扎起來,但是兩個手銬可是非常的堅固,怎麼可能讓她隨隨便便的掙脫呢?

我邪笑的趴在她身上,輕聲道:「你叫什麼名字?」

「琳……琳雯……」梨花帶雨的女騙子低聲的說道,用滿是哀求的神色看著我。

「琳雯麼?好,你的身體……我收下了!」我只是本能反應的覺得,應該知道艸的第一個女人的名字。然後不理她絕望的眼神,直接一挺腰,那又粗又長的大屌就長驅直入……

「呀!嗚……嗚嗚……」少女猛地尖叫一聲,然後腰往上一挺,兩團軟肉猛地跳動了一下,我明顯感覺到,少女的下面非常非常的緊,而且溫暖而濕潤,居然……還感覺到有一層膜,被我突破了,居然還是處女麼?我更加的興奮了。沒想到這個女騙子,居然還是個處!

我興奮的看著那個慘叫出聲的少女,她緊緊的咬著下唇,甚至都咬破了,流出了一絲淡淡的血紅,更顯妖媚……而這時候,少女的身上已經是大汗淋漓了。

她的雙眼一下子變得更加的水汪汪的樣子,卻不知,讓我更加的獸性大發。

「沒想到,你居然還是個處女啊!嘖嘖嘖,我跟你說,我也是第一次。」我一邊的笑著,一邊加大了力度。說來也奇怪,本來處男第一次都應該是很短的,但是我卻感覺,狀態意外的好。意外的持久,難道是因為經常對著島國AV擼的緣故?

「嗚……啊……啊……唔……不要……不要……好痛!」琳雯哭喊著,不過卻沒有人能夠幫她。

刺激的快感,麻醉著她的神經,然而劇烈的疼痛,讓她蒼白的面色上居然混著一絲潮紅,兩隻美腿不由自主的本能的緊緊的交叉夾著我的腰間。

「快……快停下來啊,你這個HENTAI……嗚嗚……啊……停下,好痛啊……不要再繼續了,痛……求求你,停下來。」她哭喊著,然而儘管她的嗓子都哭啞了,卻根本不能阻止我的暴行。

我的雙手支撐著自己,然後更加用力的抽動著,房間裡,啪啪啪的聲音,以及琳雯的哭喊聲回蕩著……

而隨著抽動的加快,我則開始玩弄起了少女的胸部,然後猛地堵住了少女的小嘴,貪婪的吸吮著……

少女的喘息和痛呼便成了嗚嗚的哽咽聲,而每當我用力的挺進的時候,則會吃痛用力嗚的一聲……

琳雯似乎非常的敏感,我都沒有出什麼汗,她卻已經是香汗淋漓了,而且雙手緊緊的握拳抓住,下面的小穴裡,鮮紅的血液和淫業混雜著流出。床單都濕透了,而少女的制服,也都是汗水,我笑著,幫她解開了衣服上的扣子,然後微微的攤開,制服裡的襯衫,早就已經粘在了身上。而少女的胸部隨著我的抽動而晃動著……

「嗯……嗯……啊……不要……嗯……」少女緊閉的誘人雙唇,隨著我的動作,不由得,發出陣陣的聲響……甚至都有些沙啞了。她雖然閉著嘴巴,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嬌喘聲,可是卻隨著每一次抽插的快感,閉著嘴巴發出著那樣的聲音,更顯誘人,每到吃痛則是受不了了,才張開嘴巴,慘叫一聲……

少女的面色更加潮紅,然後……這時候,她忽然有些抽搐著,然後似乎是高超似乎,陰道緊縮著,然後噴出大量的淫液,隨後只聽見一聲長長的嬌喘聲……

她居然高潮了,這才大約20分鐘的樣子,居然就已經不行了麼?可是,我的動作卻還在繼續著,少女明顯癱軟了,那雙質感驚人的絲襪美腿無力的放了起來,雙手無力的攤開,只有胸前的兩隻玉兔隨著我的動作而大幅度的晃動著。

「嗯……嗯……啊……哦……哦……」少女居然無力的開始嬌喘,原來的哭腔,大概已經是哭的都無力了,再加上持續的快感,所以開始了這般的嬌喘,讓我更加的興奮。

一直再抽插了20分鐘,我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要噴發的感覺,然後冷笑道:「我要射了……就射到……裡面吧!哈哈哈哈哈……」

已經無力反抗的少女,忽然仿佛又有了力氣,拼死的掙扎著:「不要!別射進去,求你……會懷孕的,不要射進去啊……嗚嗚……嗚嗚……誰來……誰來救救我!」她哭喊著求救著,但是這都是徒勞的。

我瘋狂的一陣抽插,少女的渾身似乎都繃緊了一般,然後伴隨著我噴出濃濃的精液的時候,陰道再次緊縮,然後……

居然同時的到達了高潮麼?

琳雯無力的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著天花板,小嘴張開著,在喘息著……

小穴裡,白色的淫液流了出來。發出陣陣高潮後的喘息聲……

「嗚嗚嗚嗚嗚……你這個禽獸……變態,大變態!射進去了……我……我髒了,嫁不出去了,嗚嗚嗚嗚嗚……」琳雯的眼睛再次嘩啦啦的流出了大顆大顆的眼淚,無助的哭了起來,甚至讓我感覺是不是過分了!

居然有了一絲的愧疚感?但是初次嘗到女人身體滋味的我,卻能夠在此放手麼?要不?先放了她?

我起來,過去拿鑰匙,然後回頭,只見少女此時的姿勢,真的是衣衫淩亂,高跟鞋也瞪掉了一隻,甚至絲襪上,全部都是汗水,和淫液的混合,頭髮粘在臉上,顯得很無助,兩隻眼睛似乎都已經哭紅了,哭腫了。

我打開了手銬……只見,琳雯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胸部隨著喘息而顫動著。

這時候,忽然,有人敲門……她似乎就仿佛是發現了希望之光一樣,拼盡最後的力氣……想要動起來。只見她突然站起來,就要往門口跑。

「哼,是你的同伴麼?」我冷笑著,然後按住她。

「有人沒有?防疫站。」門外一個女聲傳來,不過我卻沒有理會,而是將琳雯抓著,直接按到了一旁的牆上,然後這時,感覺到,似乎小弟弟又再次抬頭,不由狠狠的抓著她豐滿的臀部,拍了一下,啪的一聲,然後直接再次進入了她的身體。這次,似乎是後入式,感覺有些不同呢!少女臀部上那驚人的觸感,嘖嘖嘖,簡直是滿分。

少女被按在牆上,被我狠狠的再次插入。

「有本事你開門啊!讓你的同伴,看看你現在這副淫蕩的樣子,被我幹爛的樣子,你去開啊!我不阻止你。」我冷笑道。

少女雙手無力的按著牆壁,然後聞言,渾身顫抖著,然後一隻手,無奈的按著自己的紅唇。

門又被敲響了,只是,琳雯卻緊緊的捂著嘴巴,試圖讓自己不發出聲音,可是還是忍不住發出,嗯,嗯,啊,啊的一聲嬌喘……

既然你那麼辛苦,那我就幫你把嘴巴賭上吧!我一邊抽動著,然後一邊吻住了少女的嘴。

敲門聲還在持續著……不過,卻沒有任何的回應,因為隔音效果,那麼好,怎麼可能有回應?

這時,外面又一個聲音傳來:「咦,你找誰啊?」是我的鄰居。

「恩,你剛才有沒有看到,我的同伴?我是防疫站的。」

「沒有啊!這個房子,好像是個小夥子住的,不過很少看見他,好像他已經去了外地了。」鄰居說道,這個鄰居,上次見我的時候,我說要去國外一段時間的。

「這樣啊?那打擾了。」那個女聲再次響起,之後又沒了動靜。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就跟自己一牆之隔,在這裡被我肆意的玩弄著。

再一次的,把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了琳雯的小穴,少女嬌喘連連的癱軟在地上。「把上面,給我……舔乾淨。」我冷漠的看著這個我的第一個女人,說道。

「嗚……髒……不……不要……」她乞求的眼神看著我。

而我卻直接扯著她的頭髮,一把就塞進了那柔滑的嘴唇之中。少女只得發出嗚嗚的抗議,卻無濟於事,而且,她也肯定是不敢咬的,雖然她表面上看著很強硬,其實卻不過是個非常柔軟的像小兔子一樣的女孩吧!

當少女舔乾淨後,似乎,感覺到自己又硬了起來,然後我邪笑著,抱起了這個送上門的女騙子。嗯,很柔軟,很輕,手感很好。

「今天,就讓我好好的玩弄……你的身體吧!」我笑眯眯的說道,而這個女孩呢!卻連回應的力氣也沒有了,只是無力的看著我,顯得那麼的無助。

沒過多久,房間裡又傳來了少女無助的喘息聲……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